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秦晖:“无为躺平,绝仁弃义”

更新时间:2021-06-19 08:32:17
作者: 秦晖 (进入专栏)  

   关键在于,道家的思想家把这种圆滑、没有原则的犬儒主义并不是看作是迫不得已,而是把它理解为人生的极致。像庄子就认为这样一种生存状态就是所谓的“真人”、“至人”,就是道家意义上的“圣人”。他说只有世俗之徒才津津乐道一些迂腐的原则,其实所有的原则都是无所谓的,只有想不开的人、俗人才想着积极入世呢。

  

   低层次的人想着赚钱,高层次的人想着怎么经国济世、普渡众生。在道家看来这两种人其实是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是想不开的人,都是为了世俗目的的不超脱的行为。他认为“无为”的状态可以理解为一种崇高的境界,在这种境界中存在的是“相对主义”,“真伪、有无、是非、善恶”都可以不分,或者甚至可以说是不可分的,真要分的话就落到俗人堆里了,而不能成为“真人、至人”。

  

   如何达到道家的境界呢?庄子说:“物无非彼,物无非是”——彼此是可以不分的,这个就是那个,那个就是这个;“彼出于是,是亦因彼…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因是因非,因非因是”——是非也没有什么区别,对的东西可以变错,错的东西也可以变对。我在这里要提醒大家的是,《庄子》中大量存在的这类语言,有人把它称之为“辩证法”,说什么“好事变坏事,坏事变好事,事物是相互转化的”诸如此类。这种理解也成此一说。

  

   大家知道,“辩证法”和“诡辩论”在外语中本身就是同一词,在希腊文化中的所谓“辩证法”就是“诡辩”,这两者之间没有严格的界限。把任何好坏的原则都抹掉,把“好事变坏事,坏事变好事”理解为一切坏事都可以做,那当然就是诡辩了。

  

   对庄子的理解也是这样,有人认为庄子是非常了不起的“辩证法”大师,但是换一个角度,也可以说他是非常无耻之徒,是一个没有任何是非感的人,他认为“因是因非,是以彼也,彼以是也,”这个就是那个,鹿就是马,马就是鹿,“指鹿为马”也未尝不可。“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没有什么固定的是非标准,你有你的标准,我有我的标准,实际上就是不存在真正的标准。

  

   “恶乎然?然于然,恶乎不然?不然于不然……无物不然,无物不可。……恢诡谲怪,道通为一”。庄子得出的结论是,什么都是可以的,没有什么大不了得,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坏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好的,好坏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这就叫做“齐物”,或者叫“万物一齐”。庄子主张没有什么区别,看透了就是那么回事。

  

   不管是赞成庄子的还是反对庄子的,都认为庄子的《齐物论》是庄子著作的核心,他认为世界万物包括人的品行情感看起来千差万变,归根结底是“齐一”(一样)的。有人称《齐物论》为“辩证法“,有人说是“诡辩论”;有人说是“通达超越”,有人说干脆就是“堕落”,就看读者站在什么立场上怎么理解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050.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