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犹太精神刍议

更新时间:2021-06-02 16:12:15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犹太教是一个神本主义的宗教,或以神为中心的宗教(theo-centric religion)。从内心深处信仰、敬畏、服从、崇敬、效法这样的上帝,是犹太人的根本精神。

  

   二、崇尚德行精神

  

   这里所说的崇尚德行精神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在信仰与德行之间,知识与德行之间,首重德行;二是泛律法主义。

  

   在信仰与德行之间,孰轻孰重?孰处在更优先的地位?众所周知,“因信称义”(Justification by faith)是基督教的教义之一。在基督教传统里,自使徒保罗始,经过教父学的代表人物德尔图良、奥古斯丁,到新教改革家路德,都大力宣扬“因信称义”,强调信仰之于德行、功业的优先地位。根据这个教义,人类始祖亚当和夏娃因为偷食了禁果,违反了上帝的命令而被逐出了伊甸园,此后每一个人都因与生俱来的“原罪”而疏离了上帝。人若要改变这一状态而得救,即回到正当的生存状态(justification),必须信靠耶稣基督。基督就是真理,就是人得救的道路。在这里,虔诚的信仰是称义的唯一途径,实际的行为或功业,不是称义的必要条件。虽然《新约·雅各书》和佩拉纠主义认为德行(deeds)或功业(merits)对于称义有优先性,但毕竟在基督教中是受排斥、被边缘化的“异端邪说”。

  

   反之,在犹太教中,不论是圣经时期,还是拉比犹太教,以及现代犹太教的各个宗派,都认同“因行称义”(justification by deeds),即认为德行之于信仰对于成为义人具有更重要的意义。换言之,在信仰与德行之间,犹太教认为德行对于人的成义有优先性。一个人是否为义,虽然以信仰上帝为前提,但主要不是看他是否有信仰,以及信仰的程度,而是要看他如何行为。用道德哲学的话说,看一个人是否为义人,主要的不是着眼于他的动机,而重在其实际行为和效果。有的拉比文献甚至说,只要你们做正当的事,不信仰我(上帝)也行。在这个意义,如果说基督教是一个尚信的宗教,那么,犹太教则是一个尚行的宗教。

  

   行,就是实行上帝为犹太人订的律法。希伯来语中有“哈拉哈”(halahah)一词,其原意为行走,引申为道路,而经典中的律法就是犹太人的生活之路。按照拉比们的解释,希伯来《圣经》包含的律法是“成文律法”,而《塔木德》(Talmud)是《圣经》之后的“口传律法书”,其中包含了犹太圣哲对成文律法所做的详尽阐释和发挥。在中世纪,迈蒙尼德作《律法书再述》(Mishneh Torah),卡洛编《犹太教法典》(Shulhan Aruh)⑦ ,一再申明、细化律法并使之体系化。“哈拉哈”涵盖了犹太人的宗教信仰、礼仪、伦理、婚姻、民事与刑事纠纷等方方面面的法规,为时时处处的犹太人提供了生活指南。犹如孔子重礼,要求人们“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动”一样,犹太教的律法在规范犹太人行为的同时,也是犹太人不得逾越的“雷池”与藩篱。这也就意味着,犹太教中所谓的“义人”,实际上就是一个在信仰上帝的前提下严格按律法行事的人。简言之,崇尚德行意味着凡事按律法而行,尚行的犹太教是一个律法性的宗教。崇尚德行之为一种犹太精神,也就是泛律法主义精神。

  

   尚行的犹太教不仅有别于尚信的基督教,也与尚智主义(intellectualism)的西方哲学传统显著有别。古希腊哲学家崇尚人的智性(理性),重在寻求自然现象背后的始基、原理、规律或“罗各斯”。他们的旨趣是运用人的理智能力追求知识和真理。德谟克里特说:“只发现一个事物的原因,也比做波斯人的国王还好。⑧”苏格拉底通过不断的追问和诘难,以期给出事物的“定义”性认识;柏拉图旨在认识可感的现象背后的理念,亚里士多德将自然界万物的形成与毁灭归之于“四因”——质料因、形式因、动力因、目的因,认为事物的存在有本真的一般性实体,事物的产生有超越的终极原因。在近现代,培根提出“知识就是力量”,笛卡尔、斯宾诺莎、莱布尼茨建立了唯理论哲学。康德、黑格尔以及现代分析哲学、科学哲学家也都相信并身体力行地探求真理。西方哲学家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也重视美德,但认为“美德即知识”,将美德落实在知识上。亚里士多德还把求真的理论理性视为高于践行道德的实践理性;他们也希冀过一种幸福的生活,但在他们那里,最大的幸福是宁静、恬淡、理智的生活。他们的逻辑是,未加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人生应该以知识和真理为目标,理想的人格是智者或哲学家。这种尚智主义直到后现代哲学家的兴起才开始有所解构。与西方的尚智主义传统不同,犹太教最关切的不是怎样获得知识,发现规律,而是怎样行为,以成为一个有德行的义人。理想的人格不是哲学家,而是有德行的人。人生在世,可以缺少理智的知识,但不能没有好的行为。19世纪的意大利犹太学者卢扎托(Samuel David Luzzatto, 1800-1865)就曾经严厉批评西方哲学的尚智主义倾向,指出人类最需要的不是理性的科学与哲学,而是“道德维生素”⑨。当然,从广义上说,犹太教与西方哲学都属于人类的智慧。但是,前者的智慧指的是上帝给人的启示,后者则是哲学家和科学家的认知;启示来自上帝,对普通人而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知识则是人人可以依靠心智获得的。可见,尚行的犹太教与尚智的西方理性主义传统是两种不同的智慧,体现出不同的人生目标和价值取向。

  

   在崇尚德行这一点上,犹太教倒是与儒家颇为相似。儒家奉行“内圣外王”之道。一方面注重正心诚意的心性修养,另一方面又将儒家的一套礼法运用于现实生活,努力做到“齐家、治国、平天下”。换言之,儒家所追求的乃是完善的个人的道德品性——圣人或君子人格,和谐有序的家庭与社会,天下大同的人类共同体。这些都与犹太教很接近。然而,儒家的这一切都局限于人,包括个人和群体、人类,而缺乏犹太教所具有的超越维度和神圣性。儒家虽然也相信天、天道和鬼神,但认为“天道远,人道迩”,对鬼神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如前所述,在犹太教那里,犹太人和上帝有约,遵行的是上帝确定的生活规范。与儒家倡导完善的世俗人格不同,犹太教所说的义人因为行神圣的律法而具有神圣性;犹太人的生活因为神圣律法的规范与指导也成为圣洁的,这与儒家的人本主义和世俗性有显著的区别。在超越的实在和人的上下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横向关系问题上,犹太教侧重的是神与人的上下关系,而儒家则更多地注重横向的人际关系。因此,尚行的犹太教是一种伦理型宗教,而同样尚行的儒家,则可以被视为一种宗教性的伦理。

  

   三、求异自立精神  

  

   这里的求异自立精神指的是犹太教传统提倡的求异、存异思维,好言善辩,以及行为方式上的特立独行。

  

   如果以求同或求异的取向来审视人的思维,那么,犹太教与犹太人的思维方式是从求异切入的。就是说,犹太人在思考问题时,较其他民族的人更注重寻求事物的差异和区别,而较少关注事物的共同点和同一性。这样的特点既见于犹太教的《塔木德》经典,也体现在犹太人的日常生活中。《塔木德》凡六大部分,数百万言,乃是早期犹太拉比对于《圣经》经文的诠释,是犹太教律法的细化。拉比们就讨论的每一个问题提出不同的看法,然后引经据典证明自己的看法有道理,而这些不同的看法又并存于同一部经典里,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范例。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塔木德》是犹太教信徒必读的典籍,多少世纪下来,这种求异且存异的思维取向便浸入到犹太人的内心世界,形成了思维定式。

  

   这种求异思维的表现方式之一就是喜好发问与争辩。从《圣经》中我们可以看到,亚伯拉罕与上帝就是否应该毁灭索多玛和俄玛拉而讨价还价式的争辩⑩,约伯与朋友就神的公义、人的苦难等问题进行的争辩⑪,《塔木德》通篇记载了圣者们的争辩;犹太人在现实的政治、经济、家庭和社会生活中屡屡发生争辩。笔者曾出席过以色列建国60周年总统大会,亲眼所见各位部长就巴以和谈等问题唇枪舌剑的辩论,也多次见证来自各地的犹太朋友之间的争吵。总之,争辩是犹太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犹太人常说:“两个犹太人,三个意见”。可见,发表不同观点,惯于争辩,对犹太人是司空见、习以为常的事情。

  

   犹太人的求异精神还表现在他们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上。犹太教作为一种民族性宗教,塑造了犹太人特有的生活方式。它体现在圣殿时期的献祭仪式,圣堂以及其他场所的祈祷,每周一次的安息日,一年一度的新年日,赎罪日,逾越节、律法节、光明节,还有宗教性的生活禁忌、饮食律法、特殊的服装和饰物,等等。最值得我们重视的还不是这些可见的独特习俗,而是他们心灵深处的特立独行、自主自专的勇气。众所周知,犹太人自公元70年后便开始了全民大散居,足迹遍及世界各国。在基督教主导的欧美国家,犹太人不仅拒不接受基督教教义,奉行自己的犹太教,而且与基督教公开论争⑫。至今,犹太人拒不承认基督教的基本教义,认为“道成肉身”、“三位一体”等学说是不合逻辑,不可思议的。在乔居国里,犹太人也是入乡而不随俗,坚持自己的生活习惯,以此和基督徒区别开来。尽管也有一些犹太人改变了信仰,犹太人主体还是选择了犹太教,愿意按照犹太律法和宗教习俗生活。一个人口1000多万的小族群,居然在基督教的汪洋大海里特立独行近2000年,实在是勇气非凡。若无特立独行的勇气,并实际坚守了自己特有的生活方式,犹太人恐怕早已被同化,不能作为一个族群而存在了。

  

   就求异、尚异的精神而言,中国人与犹太人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求同存异”。“求同存异”既反映了中国人的思维取向,也体现了一种行为准则。在哲学的天人关系问题上,我们的祖先主张“天人合一”,甚至说什么“天人本无二,不必言合”(《二程遗书》卷六),“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庄子《齐物论》第二篇)。在对具体问题的认识上,我们愿意追求“一致同意”,“万众一心”;在处理人际关系时,我们习惯于服从权威,包括服从父母、长者、老师、上级、君主;在日常学习和实际生活中,我们表现为重知识而少问题,惯常说好话而少批评,行为方式喜随大流,从众从俗而羞于特立独行。对于个别与众不同的言行或人物,往往视之为“另类”而不予认同。这些以趋同、尚同为旨趣的思维和言行方式,深深地植根于儒墨道的“大传统”和小说、戏曲、习俗等民间“小传统”中,已经成为我们的心理定式,日常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成为中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毫无疑问,求同尚同的精神有其积极可取的一面。它有利于凝聚共识,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秩序,有利于形成个体、团体和族群之间团结和睦的集体主义精神。但是,其负面作用也是司空见惯的,尤其不利于知识的创新和科学的发展,不利于辨明是非、坚持真理,不利于建立平等、自由、公正的人际关系与社会秩序。在这一点上,犹太精神与中国精神应该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在建设现代新型社会的过程中,中国人更应该正视自己的不足,更多地学习犹太人求异创新、独立自主的精神。

  

   四、学而不厌精神

  

   “学而不厌”是从教育方面论犹太精神的,指的是犹太人重视教育,把学习视为生活之必须,勤奋学习、终身学习的精神。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7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