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帆:情报·风投资本家·创新企业主

——美国中央情报局技术获取机制“英克特尔模式”探析

更新时间:2021-05-21 15:50:53
作者: 张帆  
技术需求和市场状况是考察美国国家安全界技术获取机制的基本要素;美国特有的反国家主义(anti-statism)政治文化传统对技术获取机制具有重要影响。此类见解对本文探析路径的启迪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1.技术需求、技术供给、反国家主义与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

   美国的大多数国家安全机构先后或同时拥有数种技术获取机制,它们在形式及实际运行上存在差异,但具体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一般取决于以下要素:

   (1)技术需求。“技术崇拜”或“技术迷信”深植于国家安全界,各机构为实施、完成各种行动,往往诉诸克敌制胜的尖端技术。各色国家安全任务对技术有不同需求,当国家安全机构自有研发部门无法满足国家安全技术需求时,这些机构往往从市场或私营部门获取。无论何种技术获取机制,首先在于满足特定国家安全技术需求,服务于具体国家安全实践。战略环境的不确定性和战略实践的复杂多变,使美国国家安全技术需求更具多样性、先进性和时效性,具体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以此为出发点。(22)

   (2)技术供给。着手从市场获取技术,技术获取部门须具备面向市场的组织结构和较强市场意识;具体获取机制的选择不但反映国家安全技术需求,还取决于特定技术的市场状况。当市场具有现成的满足国家安全需求的技术或产品时,采购成为最简单、最直接的获取方式;存在于市场的技术部分满足国家安全技术需求时,技术获取部门通过定制、改造等方式从私营部门获取技术;某些大学和科研机构具备强大的技术力量和创新潜力,技术获取部门则通过合作研发从这些部门获取技术。以信息和通信技术为标志,美国私营部门迸发出强劲创新活力,技术升级日益加快,与此相适应,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须考虑此类市场特征。(23)

   (3)反国家主义。美国是一个典型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国家,其社会存在根深蒂固的反国家主义政治文化传统,反对国家干预社会经济生活,尤其是个体经济活动。联邦政府在美国经济中的作用日益扩大,但主要以财政、税收和货币等政策为杠杆,为市场经济和个体经营创造公平竞争环境、提供宏观调节。在反国家主义政治文化传统影响下,公私界限依旧存在,政府仍止步于个体经济活动。反国家主义者以国会为阵地,时刻警惕政府对个体经济活动的干预。反国家主义对国家安全技术获取机制的影响主要体现为,国家安全界不能因技术需求而直接干预私营企业的经营活动,尤其不能以直接投资、补贴等形式,直接扶植其中意的企业。但是,随着国家安全技术需求日益升级,私营部门技术创新日新月异,国家安全界若要及时、高效地从私营部门获取最新技术,需在一定程度上引导、参与、影响后者的经营活动。如何在不触及反国家主义敏感神经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是国家安全技术获取机制面临的一大挑战。(24)

   “国家安全与技术创新”理论强调,美国国家安全界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往往是上述要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2.技术需求、技术供给、反国家主义与技术获取机制的运行。

   上述要素不仅决定某种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而且在该机制的实际运行中得以体现。无论何种技术获取机制,其实际运行必须体现:

   (1)技术需求。任何技术获取机制最终在于满足国家安全技术需求,此类需求必须通过一定的形式在该获取机制的实际运行中有所反映;(25)

   (2)技术供给。任何技术获取机制必须面对市场,该机制在实际运行中必须体现所需技术的市场特征;(26)

   (3)避免触发反国家主义情绪。任何技术获取机制在实际运行中必须以此为前提完成技术获取:不得直接干预私营部门的经营活动或从事有违反国家主义规范的其他活动。(27)

   (三)探析“英克特尔模式”:分析框架

   中情局是美国国家安全界的重要成员,“技术崇拜”是中情局重要的组织文化特征。“国家安全与技术创新”理论,尤其是考察技术获取机制的三大要素,为探析“英克特尔模式”提供了重要路径。

   1.中情局为何以“英克特尔模式”获取技术?

   作为国家安全界的重要成员,中情局在选择技术获取机制时同样受技术需求、技术供给和反国家主义政治文化传统影响。本文探析中情局为何以“英克特尔模式”获取技术,主要考察这三大要素如何作用于中情局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

   (1)技术需求。为从事国家情报活动,中情局有其特殊技术需求;自有研发机构无法满足其技术需求时,中情局从市场获取技术。以此为出发点,本文将考察创设“英克特尔模式”的技术需求背景,即:冷战结束后,中情局技术需求如何影响其技术获取机制的市场倾向。

   (2)技术供给。中情局以何种机制从市场获取技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情局所需技术的市场状况。为此,本文考察创设“英克特尔模式”的市场背景,尤其是根植于美国社会的技术创新活力在当时所呈现的主要特征及其对中情局选择技术获取机制的影响。

   (3)反国家主义。美国特有的此类政治文化传统主要是指反对政府干预个体经济活动,这同样适用于中情局。但对中情局而言,反国家主义还有另一种表现形式,即限制中情局在美国本土的活动,尤其是国内情报收集活动。本文从反国家主义政治文化传统视角,考察其对创设“英克特尔模式”的影响。

   美国国家安全界特定技术获取机制的选择往往是技术需求、市场状况和反国家主义传统共同作用的结果。本文进一步分析,三要素如何共同促成“英克特尔模式”的创设。

   2.“英克特尔模式”是如何运行的?

   本文从技术需求、市场供给和反国家主义政治文化传统的视角,考察“英克特尔模式”的实际运行,除简要介绍该模式的基本运行机制外,重点考察在实际运行中,该模式如何体现中情局技术需求,如何反映技术供给的市场特征,以及如何在从市场获取技术的同时避免触发反国家主义情绪。

   本文以上述分析框架为基础,探析“英克特尔模式”的创设原因和实际运行。

  

   二、“英克特尔模式”:创设原因

  

   “英克特尔模式”引发的一大疑问是,中情局为何以此模式获取技术,即:中情局为什么通过设立于该局之外的英克特尔公司、借助该公司风险投资活动从私营部门——主要是初创企业——获取最新技术?本文此部分以上述分析框架为基础,从技术需求、市场状况和反国家主义传统三要素及其共同作用出发,探寻答案。

   (一)技术需求:中情局从市场获取技术的动力

   成立于1947年的中情局旨在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制定和实施提供情报支持。相对于其他大国,美国国家情报机构起步较晚,但自成立之日起,中情局就打上了鲜明的技术烙印,不断致力于将先进科技应用于情报活动。(28)中情局情报活动很大程度决定其技术需求,技术需求助推该局采取面向市场的技术获取机制。

   冷战时期,中情局技术需求主要源于针对苏联的情报活动。这些活动面临的重大挑战是,如何在“铁幕”封锁和苏联社会高度封闭的情况下,获取有关苏联的战略及战术情报?中情局主要诉诸先进科技,应对此挑战。中情局首先通过自有研发机构满足冷战情报行动的技术需求。1951年,中情局设立技术服务办公室(Technical Services Staff,TSS),为战术情报行动提供技术支持。(29)为强化科技对情报活动的支持,中情局于1963年设立科技分局(Directora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作为对所有部门提供技术支持的自有研发机构。当科技分局无法满足业务部门的技术需求时,后者自行按技术需求,通过特定机制向市场获取技术,中情局并无统一的技术获取部门,就各部门的技术获取而言,科技分局仅提供建议和咨询。无论是技术服务处还是后来的科技分局,其技术力量均无法为针对苏联的战略情报行动——各种空间侦查计划——提供足够技术支持,这些项目的主管部门主要从私营企业,尤其是在空间技术方面拥有强大研发和生产能力的企业,获取技术,其主要的技术获取机制就是,依附“军工复合体”,以大型国防承包商为对象,通过成品采购为主、合作研发为辅的方式获取技术或产品。

   冷战结束后,面对日趋复杂的国际安全环境,中情局情报活动更加复杂多样,对技术支持提出更高要求,无论战术情报活动还是战略情报活动,无论情报收集还是情报分析,甚至包括中情局日常管理,都需要以及时、先进的信息技术为支撑。中情局有识之士普遍认为,以信息和情报为其看家本领的中情局必须应用最先进的信息技术,为决策者提供及时、有用的情报,以保持其在国家安全界的优势地位。(30)但是,伴随冷战结束,中情局削减预算和人员,科技分局难以幸免,技术和研发实力受损,越发难以满足中情局信息技术需求。(31)

   1995年9月,露丝·戴维(Ruth David)就任中情局主管科技事务的副局长。她着手通过改革,增进信息技术在中情局的应用。戴维首先着眼于内部挖潜,强化科技分局研发实力,尽量满足中情局信息技术需求。戴维此前长期与私营部门打交道,形成所谓“新世纪情报观”,主张通过与私营部门合作,提高情报工作效率。(32)戴维深知,仅靠科技分局,无法逆转中情局信息技术需求与供给之间的失衡;中情局以外的美国社会才是信息创新技术最大发源地。她据此构想:中情局若要以最先进的信息技术从事各项业务活动,必须以某种机制,迅速、高效地从市场获取此类技术。(33)

   戴维的构想与中情局局长乔治·特尼特(George Tenet)的改革思路不谋而合。在特尼特看来,冷战时期,中情局与私营部门合作,将先进空间技术应用于对苏战略空中侦查,为中情局建立起卓越技术声誉,但中情局未能及时将“信息革命”成果应用于情报活动,难以充分满足各种情报活动的信息技术需求,不但有损于中情局技术声誉,且长此以往,中情局情报活动能力前景堪忧。特尼特认为,中情局的“信息技术差距”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科技分局的研发实力难以充分满足各种情报活动的信息技术需求;另一方面,就信息技术创新和应用而言,私营部门远超中情局。特尼特据此构想,从中情局以外广大的美国市场获取最先进的信息技术,满足中情局情报活动的信息技术需求;中情局需建立某种机制,将美国社会的信息技术创新成果迅速应用于情报活动。(34)

   在戴维的倡导和敦促下,特尼特将从市场获取信息技术以满足中情局技术需求的观念融入其改革计划,即1998年5月出台的“战略方向”(Strategic Direction)倡议。中情局随即成立包括戴维在内、由该局高级官员组成的“中情局调研团”(Agency Group),研究以何种机制从市场获取技术。该调研团首先着手市场调查,调研中情局急需的信息技术的市场状况。(35)技术需求推动中情局领导层为创设后来被称为“英克特尔模式”的技术获取机制迈出了第一步。

   (二)技术供给:中情局从市场获取技术的机会与挑战

   “中情局调研团”主要在“硅谷”对信息技术的市场状况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实地调研。信息技术创新的市场特征对“中情局调研团”设计面向市场的技术获取机制,产生重要影响。

   1.“信息革命”为中情局技术获取提供了丰富的供应源,同时带来新的挑战。

“信息革命”催生新的信息产业,信息技术创新成果层出不穷,产品升级换代加速推进。不断推陈出新的信息技术市场为满足中情局技术需求提供了潜在的、丰富的供应源,但信息技术的加速升级不断缩短相关技术及其产品的淘汰时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630.html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 2020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