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莫纪宏: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法知识学特征分析

更新时间:2021-04-28 14:40:22
作者: 莫纪宏  
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辐射力非常广泛,几乎涵盖了全面依法治国的各领域和全过程,与全面依法治国对法治建设的要求是同辐的。

  

   从法学研究的视角来看,要充分发挥习近平法治思想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和实践的指导作用,必须在法理上完成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体系的逻辑构建工作,这就需要从“法知识学”的角度来归纳和整理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内涵,并在科学意义上加以分类,在不同层次上来充分有效地发挥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指导思想作用。具体而言,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内涵覆盖传统法知识学的法哲学、法价值论、法政策学、法制度学、法规范学、法社会学、法行为学以及法学学意义上的法历史学、比较法学、法逻辑学等领域,对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内涵的归纳和总结也应当立足于上述各个不同层面和层次的法知识学领域。

  

   一是习近平法治思想包括了大量的法哲学的知识内容。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强调指出:习近平法治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法治理论中国化最新成果。上述判断是建立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中,包括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分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实践中所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法律问题得出的带有辩证法精神的新观点新理念新思想。例如,习近平总书记在论述全面依法治国总的发展战略时提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实行“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体建设”。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三者各有侧重、相辅相成。”“立法、执法、司法这三支队伍既有共性又有个性,都十分重要。”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说明中,习近平总书记运用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原理,对全面依法治国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制度创新和发展战略做了法哲学意义上的概括和总结,为全面依法治国各项法治工作的有序推进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这是贯穿决定全篇的一条主线,既明确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性质和方向,又突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工作重点和总抓手,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具有纲举目张的意义。”由上可见,坚持用马克思主义法治理论的方法论来科学阐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发展目标与发展战略,是习近平法治思想最重要的理论特质,也是习近平法治思想区别于古今中外各种形形色色法治理论和法治观点的最重要的理论品格。

  

   二是习近平法治思想中包含了大量的法价值论观点,旗帜鲜明地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旗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和实践的不断发展指出了正确的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地指出:“学习借鉴不等于是简单地拿来主义,必须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认真鉴别、合理吸收,不能搞‘全盘西化,不能搞‘全面移植,不能照抄照搬。”对于如何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最根本的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谈到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重要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保证了人民当家作主的主体地位,也保证了人民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中的主体地位。这是我们的制度优势,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区别于资本主义法治的根本所在。”由此可见,鲜明的“党性”和明确的“人民性”立场,是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法价值论基础,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正当性所在。

  

   三是习近平法治思想中的法政策学知识是习近平法治思想最大的理论亮色。与古今中外形形色色的法治理论和学说不同的是,习近平法治思想中的大量关于法治建设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不是基于某种抽象的假设,而是以问题为导向,从中国实际出发,旨在解决一个又一个具体的实际问题,所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中的许多真知灼见都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性,体现了法政策学的实践逻辑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说明中指出:全会决定应该旗帜鲜明就法治建设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作出回答,既充分肯定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成就和经验,又针对现实问题提出富有改革创新精神的新观点新举措;既抓住法治建设的关键,又体现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要求;既高屋建瓴,搞好顶层设计,又脚踏实地,做到切实管用;既讲近功,又求长效。在运用法政策学的知识来具体论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实践中的问题时,习近平总书记特别重视法治改革在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重要作用。2014年10月27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研究改革方案和改革措施时,要同步考虑改革涉及的立法问题,及时提出立法需求和立法建议。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要及时上升为法律。实践条件还不成熟、需要先行先试的,要按照法定程序作出授权。对不适应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规,要及时修改和废止。上述讲话精神集中体现了习近平法治思想所具有的法政策学特点,关注到了法律自身的稳定性和灵活性,对于推动法治改革和法律制度的完善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促进和保障作用。

  

   四是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核心要义是法制度学层面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过程中,着重抓了法律制度建设。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首次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概念和政策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决定的说明中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视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各项工作的“总抓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包含了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以及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2019年9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七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要在坚持好、巩固好已经建立起来并经过实践检验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的前提下,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继续加强制度创新,加快建立健全国家治理急需的制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必备的制度。”2020年2月5日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要在坚持好、完善好已经建立起来并经过实践检验有效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的前提下,“聚焦法律制度的空白点和冲突点”,统筹谋划和整体推进立改废释各项工作,加快建立健全国家治理急需、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备的法律制度。习近平总书记上述关于加快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重要论述,为从理论上构建法制度学提供了明确的政策指引和科学的法理框架。“根本制度”“基本制度”和“重要制度”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度学的核心研究对象。

  

   五是习近平法治思想集中体现了法规范学的理论特征,对于以宪法和法律规定为基础的法规范体系的构建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须体现在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个方面。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尊重宪法法律权威,都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都必须依照宪法法律行使权力或权利、履行职责或义务,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任何人违反宪法法律都要受到追究,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习近平总书记还强调:发挥好法律的规范作用,要注意把一些基本道德规范转化为法律规范,通过法律的强制力来强化道德作用。由此可见,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中,关于发挥法律的规范作用的论述是习近平法治思想的主体部分,这充分说明习近平法治思想不仅仅具有政策指导意义,而且还有设计具体法律规范的作用。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核心还是法律思想,是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系统化的法理观点。

  

   六是习近平法治思想中包含了大量的法与其他社会现象关系的重要论述,突出了法律作为调整人们的行为规则在维护和谐社会秩序中的重要作用,形成了丰富的法社会学、法伦理学知识体系。在阐述法的社会功能时,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要“依法公正對待人民群众的诉求”,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集中体现了司法要体现回应人民群众诉求的“社会效果”。2014年10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对深入推进平安中国建设作出批示,强调指出:深入推进平安中国建设,发挥法治的引领和保障作用,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矛盾和问题,加强基础建设,加快创新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提高平安建设现代化水平。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中,对法律与道德之间的辨证关系的论述是习近平法治思想的重要特色。2016年12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七次集体学习时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明确指出:要把道德要求贯彻到法治建设中。以法治承载道德理念,道德才有可靠制度支撑。法律法规要树立鲜明道德导向,弘扬美德义行,立法、执法、司法都要体现社会主义道德要求,都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穿其中,使社会主义法治成为良法善治。

  

   七是习近平法治思想高度重视法行为学的知识及其运用,强调了领导干部作为“关键少数”必须带头守法。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特别注重法律制度和规范在具体实践中的落实,突出强调了“知行合一”的重要性。习近平总书记不仅重视作为关键少数的领导干部带头学法、尊法、守法、用法的重要性,而且还强调要“引导群众遇事找法、解决问题靠法,逐步改变社会上那种遇事不是找法而是找人的现象”。要“使全体人民都成为社会主义法治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使尊法、信法、守法、用法、护法成为全体人民的共同追求”。

  

   此外,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中还包含了丰富的法历史学、比较法学、法逻辑学的知识,这些法知识对于构建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体系起到了很好的理论铺垫作用。正如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所强调的那样:“习近平法治思想内涵丰富、论述深刻、逻辑严密、系统完备,从历史和现实相贯通、国际和国内相关联、理论和实际相结合上深刻回答了新时代为什么实行全面依法治国、怎样实行全面依法治国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从法知识学的特征来看,习近平法治思想可视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百科全书”,是马克思主义法治理论中国化最新成果。

  

   三、习近平法治思想的“三大体系”的逻辑构造及学术价值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只有以我国实际为研究起点,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包括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在内的“三大体系”建设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理论研究面临的重要课题。作为马克思主义法治理论中国化最新成果,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体系的科学构建也要在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三大体系”上下功夫。从学科体系的角度来看,习近平法治思想几乎涉及传统法学学科的所有领域,属于法学学科的基础理论,或者称之为“当代马克思主义法理学”。作为“当代马克思主义法理学”,习近平法治思想涵盖了法的历史,法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军事、党建等各个领域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制度功能和社会作用,其法知识学特性具有法哲学、法价值论、法政策学、法制度学、法规范学、法行为学、法社会学等学科领域的知识特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288.html
文章来源:求是学刊 2021年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