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宁:新冠病毒肺炎突发与治理的人文反思

更新时间:2021-04-28 13:48:25
作者: 王宁 (进入专栏)  
因此,面对这一情形,我们应该采取何种措施迎接这些新的挑战呢?这正是我在结束本文前需要略加阐发的一个方面。

   首先,新冠病毒的全球传播和蔓延使得我们不得不暂停实体教学,而改为在线教学,研究生的论文答辩也改为在线答辩。这种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将在 “后疫情时代” 继续实践。这就对我们的教师提出更高的要求。特别是那些恪守传统观念的人文学科教师,并不喜欢甚至抵制高科技的辅助教学手段,他们依然习惯于拿着一本教科书和一支粉笔走进教室,通过面对面的授课和现场的即兴发挥阐述自己对经典哲学和文学名著的阅读感受。确实,聆听这些学识渊博的教师授课,对学生不啻是一种享受,学生有时可以通过教师的面部表情和言语声调的抑扬顿挫得到直接的理论和审美教益,而这种效果在网络上是得不到的。面对疫情的冲击,教师们不得不学习电脑和网络操作技术,有时线路的卡顿直接使自己的思维中断,而与学生的互动也隔着一层冷漠的电脑屏幕。但是优秀的教师依然迅速地适应了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我本人作为一位长期从事人文学科教学的教师也是这样:从开始的不适应到逐步适应。通过视频教学,我们不得不更加认真地备课,有时甚至将自己要讲授的内容写成文字,从而更加规范和精炼了我们的授课内容。在完成一次在线授课或网上公开讲座后,我不禁惊异地发现,正是由于自己的精心准备,一篇学术论文的雏形已经完成,只需稍加润色文字和核实引文数据,我就可以将自己基于授课或讲座写成的论文发给期刊编辑。而那些懒惰和不思进取的学者则颇不情愿地应付这种教学方式的改变,他们也许会在疫情过后惊异地发现,几个月的居家工作,自己竟然一事无成。这就再一次说明,成功在于勤奋学习,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而来的。

   其次,疫情的波及也使我们大规模地取消了学术会议和论坛,改为视频会议和在线讨论。这既节省了大量的学科建设经费和人力、物力,又使得更多的由于繁忙的教学工作和有限的科研经费所限不能出席国际学术会议的青年学者有机会一睹学术大师之风采。同时对于我们人文学者来说,也可以省下旅途所耗费的时间,静下心来认真阅读那些由于往日工作的繁忙而无法阅读的书籍,把自己一拖再拖的科研项目认真完成并提交结项。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网络去在线阅读那些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最新论文,以便充实自己未来的教学和研究。而这一点在以往则是无法保证的:冗繁重复的文山会海使学者们难以静下心来阅读并充实自己,同时也占据了他们本来可用于思考并写作的宝贵时间。

   再者,由于疫情的波及,我们人文学者的研究生指导工作也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人文学科的研究生导师经常通过读书会和定期约见学生讨论等形式指导研究生,而疫情的波及则使这种传统的 “耳提面命” 式的指导不得不中断,而代之以互通电子邮件、微信和电话交流等方式来完成论文的指导。这无疑对我们的研究生导师提出了新的挑战。我自己虽然不用微信,但我总是要求学生将自己的论文初稿通过邮件的方式发给我,以便我在仔细阅读后直接进行修改,然后将修改过的论文连同自己的建议一并发给学生。这样不但没有耽误自己的论文指导工作,反而可以让学生通过阅读导师的指导性意见对论文进行修改,最后达到答辩或发表的水平。

   也许有人会认为,疫情的暴发使得许多单位大规模裁员,一些不会操作电脑和网络教学的高校人文学者也面临着被淘汰的危机。而我则认为,疫情的暴发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秩序确实构成了严峻的挑战,但也为努力勤奋的学者提供了宝贵的时间,使我们能够潜心读书,勤奋著述,深入思考一些以往来不及或根本无暇去思考的学术理论问题。这样看来,我们完全可以将不利的因素变为有利的因素,为未来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做好必要的准备。

  

   基金项目:本文是作者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批准号14ZDB082)“马克思主义与世界文学研究” 的阶段性成果。

  

   本文原刊于《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5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627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