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时殷弘:拜登政府对华态势考察:侧重于战略军事

更新时间:2021-04-04 23:11:53
作者: 时殷弘 (进入专栏)  

  

   1、总政策宣示(上)

   白宫发言人琼·普萨基1月25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正在变得对外更加伸张,对此需要一种新的美国方针。”她认为美国不会改变当前对华“严重竞争”的态势。“对华战略竞争是21世纪的一项规定性质。中国行事损害美国工人、挫钝我们的技术优势,削弱我们的同盟和我们在国际组织内的影响。”她说拜登行政当局打算对华保持“某种战略耐心”,同时渴望与美国的盟国和国会两党议员讨论,以便评估如何与中国打交道。

   可以认为,上述总政策宣示提示,拜登政府一段时间内将不理睬中国近来对美放话中的“软成分”,先部分迁就与部分说服国会民主党左派、共和党建制派和共和党民粹派,加上部分说服及部分迁就欧洲大陆盟国,同时在行政当局内部依据“全部署方式”[all-agency approach]讨论和协调对华政策,可谓“三重协调”。不仅如此,“战略耐心”还意味着拜登政府将在一段时间里等待中国方面就某些或个别重大问题“软化”实际行为方式。到它理睬中国对美放话中的“软成分”的时候,其态势大概将相当强硬,合作和“正常竞争”的范围将被限定得相当有限,为此规定的条件大多将相当严苛。

   对于中国来近对美放话中的“硬成分”,拜登政府可谓毫无“战略耐心”。针对杨洁篪主任2月2日演讲奉劝美国新一届政府应“严格遵守一个中国原则”,“应停止插手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关乎中国的核心利益和民族尊严……,是碰不得的”,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瑞斯是日在对新闻界作情况简介时予以拒绝。2月5日,作为逆转2020年6月中旬以来两国政府间毫无较高层外交沟通和对话的行动,国务卿布林肯与杨洁篪通电话。美国国务院宣布布林肯对杨洁篪表示,美国将维护其所谓价值观,美国“将与盟国一起要就威胁印太稳定、包括飞越台湾海峡和损害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努力向中国问责”。

   2、总政策宣誓(下)

   2月10日,拜登总统首次与中国领导人通电话。据白宫就此发表的声明,拜登“重申他的优先,即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繁荣、健康和生活方式,维护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拜登针对各种问题强调了他的基本关切。”2月22日,对同日中国外长王毅“蓝厅论坛”讲话要求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和停止遏阻中国高技术发展,国务院发言人普瑞斯公开予以拒绝。因此有如上述,拜登政府坚持触击中国政府定义的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关乎中国核心利益和民族尊严的诸多重大问题。

   3月18日在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杨洁篪和王毅会晤访问日韩返程途中的布林肯和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是为拜登入主白宫后中美两国高层间的首次会谈。白宫发言人普萨基3月10日宣布此项会谈时说:“我们将坦率地说明北京的行动和行为方式如何挑战安全和繁荣,说明我们关切他们对美国与其盟国及伙伴的安全和价值发起的挑战”;会谈也会涉及可能的合作领域,但是“我们从实力地位出发并与我们的盟国和伙伴齐肩同步处理我们与中国人的关系”。

   3、台湾

   1月19日提名国务卿布林肯对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说,美国在拜登政府之下将维护其承诺,保证自治的台湾有能力自卫。他还说,他希望看到台湾在各处发挥更大作用,台湾应当成为不需要主权地位的国际组织的成员,而在需要成员有主权地位的国际组织中,“存在他们能参与的其他办法”。他就前国务卿蓬佩奥离职前夕为美台官方交往松绑的宣告说,“我希望见到这过程进至完全。”

   法律地位非官方的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被邀参加1月20日拜登总统就职典礼,是为1979年以来首次。

   1月23日13架人民解放军轰炸机和战斗机飞入东沙群岛附近台湾“防空识别区”后,国务院发言人普瑞斯随即发表声明:“我们将继续援助台湾维持足够的自卫能力”,“我们对台湾的承诺坚如磐石”。他还敦促中国政府不设条件地与“民选台湾政府”对话。

   2月4日,美国导弹驱逐舰“麦凯恩号”穿经台湾海峡,是为拜登入主白宫以来的第一次。2月24日,美国导弹驱逐舰“柯蒂斯·威尔伯号”穿经台湾海峡。3月11日,美国导弹驱逐舰“约翰·芬恩号”穿经台湾海峡。

   2月10日在华盛顿,美国东亚太平洋事务代助理国务卿金成与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会晤,是为拜登政府与台湾当局间首次公开宣布的正式会晤。

   3月4日,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逊海军上将发表讲话,说美国应当对台湾提供“持续一致的军售”,既帮助加强其防御能力,也帮助加强其(基于进攻性武器的)威慑能力。这实际上特别指可以攻击台湾海峡对岸港口、空军机场和其他军事目标的导弹,它们已经首次在2020年10月下旬宣布批准对台出售,总价达41.7亿美元。3月9日,戴维逊告诉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中国大规模动武攻克台湾简直近在眼前:“我认为未来十年这种可能性将会非常显著。事实上,是在以后六年里。”他还说,美国应重新考虑过去四十年关于台湾的“战略模糊”政策。

   共同社3月16日凌晨报道,据日本政府透露,在将于是日举行的美日“2+2”会谈中,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将向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丁表达日本的一大战略关切,即“中国对台湾的愈益增长的军事压力”;“鉴于人民解放军去年9月在台湾海峡的军事演习(特别指9月18和19日解放军空军37架战机飞越海峡中线),面临北京与台北之间改变着的军事力量对比,岸信夫和五角大楼首脑预期将共同关切围绕该自治海岛的可能的紧急事态。”共同社3月21日据出自日本政府的消息报道,岸信夫与奥斯丁在日美“2+2”会谈中约定,台湾海峡两岸间爆发军事冲突时,日美两国军队将就保卫台湾紧密合作,日本很可能派遣自卫队保护从事军事干涉的美国战舰和军机。可以认为,日本由此已触击作为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台湾问题底线。

   拜登政府台湾问题政策的所有上述事态令台湾蔡英文当局非常满意。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3月16日接受彭博通讯社采访说,拜登政府对台态势与前总统特朗普的“已大有连续性”。3月25日,台湾“国防部长”邱国正及政府属下中山科技研究所负责人告诉立法院,台湾已开始大量生产一种可打击海峡对岸纵深目标的陆基远程导弹,并在研发另三种此类导弹,它们“是远程、准确和机动的”。

   3月25日,萧美琴与美方签署建立台美海警工作组协议,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代助国务卿金成参加签署仪式。萧美琴称,台湾是印太的重要“利益攸关者”,“有了新的海警工作组,双方将塑造一种更强劲的伙伴关系,更多地共同贡献于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区域。”

   4、南海

   1月23日,与13架中国军机飞入东沙群岛附近台湾“防空识别区”同一天,核动力航母“西奥多·罗斯福号”率其打击群驶入南海。

   1月27日,国务卿布林肯与菲律宾外长通电话,声明美国“保证站在面对中国压力的东南亚声索国一边”,强调“美国拒绝中国在南海的权利声称,在它们超过依据国际法中国被允许声索的海区限度内。”

   2月5日,美国导弹驱逐舰“麦凯恩号”驶入南海西沙群岛12海哩水域,是为拜登入主白宫以来美军首次在南海的“航海自由行动”。就此,美国第七舰队发言人宣称,这特别是为否定中国锁闭西沙群岛的直线基线声索。2月17日,美国导弹驱逐舰“拉塞尔号”驶入南海南沙群岛12海哩水域。

   2月9日,美国两艘核动力航母“西奥多·罗斯福号”和“尼米兹号”率各自的打击群在南海进行演习,是为2020年7月双航母南海演习以来的第一次。

   2月19日,国务院发言人普瑞斯公开表示,美国重申前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7月13日宣布的立场,即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声索“完全非法”。

   5、美日军事同盟和东海

   1月25日,美国新任国防部长奥斯丁与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通电话,代表美国政府重申美日安保条约涵盖钓鱼岛。

   1月28日,拜登总统与日本首相菅义伟首次通电话,“表示他对日本防务的毫不动摇的承诺,包括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款应用于尖阁群岛(钓鱼岛)”。拜登还称,他就日本承诺“延展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 即可以使用核武器保卫一个盟国。

   2月19日,国务院发言人普瑞斯尾随日本政府已反复表示的、对中国新颁《海警法》的“关切”,说该法的措辞“强烈暗示该法可被用来恐吓(中国的)海洋邻国”。2月23日,在日本政府称中国海警舰船1月初以来9次进入钓鱼岛周围12海哩水域之后,五角大楼发言人科比宣称这些行动损害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2月22日,美国第七舰队司令部宣布是日起从事为期六天的“弹力盾牌2021”(Resilient Field 2021) 计算机模拟导弹防御演习,在77个以上美军和日本自卫队指挥中心进行,“进一步整合日美两国无可匹敌的导弹防御能力”。

   3月16日,作为拜登政府高官首次外访,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丁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和防卫大臣岸信夫举行美日同盟“2+2”会谈。会谈后发表的美日联合声明称,“中国的行为在不符合现存国际秩序的场合,构成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挑战”;美日两国政府“立意反对在本区域的对他方的强制和损害稳定行为。”

   6、印太四国联盟

   奥斯丁在国防部长提名一经参议院确认后,立即分别与日、澳、印四国防长通电话,表示基于现存国际法和国际规范保证印太洋域“自由和开放”、使之免于“恶意行为”至关重要。

   1月29日,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美国和平研究所演讲,称面对中国的崛起和伸张,印太四国联盟将在美国的印太区域政策中起一个“根本的、基石的”作用。

   2月18日,大概出于其提议,国务卿布林肯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外长举行印太联盟四国外长线上会议。会议结束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立即告诉记者,四国外长一致强烈反对中国以武力改变印太区域现状的任何企图。

   3月9日,白宫和印度外交部分布宣布,美日澳印四国首次政府首脑峰会将于三天后线上举行。同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单独与印度总理莫迪通话,“惊呼”(法新社报道时用语)中国“企图单边改变东海和南海现状”。3月12日,由拜登政府提议的这次峰会如期线上举行,发表联合声明称四国联盟将“继续优先国际法在海洋领域的作用”,为在东海和南海“迎对基于规则的海洋秩序遭到的挑战”便利合作。四国政府首脑还在峰会上针对中国“疫苗外交”约定,经资助印度大为增长新冠肺炎疫苗生产能力,达到在2022年以前向东南亚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投放10亿剂疫苗。

   3月1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库特·坎贝尔接受澳大利亚《时代报》(Age)采访,说中国不停止对美国的紧密盟国澳大利亚的经济施压,美国就不会与中国改善关系。

3月13日,在即将与国务卿布林肯一起出访日韩两国和单独访问印度——拜登政府高官首次外访——之际,国防部长奥斯丁表示他将经由印太司令部所在地夏威夷,说去夏威夷和访问日韩印三国的目的是加强美国的同盟和伙伴关系,加强美国的战略军事能力,以便“能够提供可信的威慑,威慑中国或任何其他会想要与美国较量的国家”。奥斯丁访问印度期间,与印度总理莫迪和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达成共识,要深化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和防务、情报、后勤合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8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