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安:解读西藏民主改革:三重视角

更新时间:2021-03-29 12:43:40
作者: 常安 (进入专栏)  
因为,这60年来新旧西藏的巨大发展变化,其动力源泉就是61年前雪域高原的伟大政治风潮和人权史诗。正是由于西藏民主改革解放了占西藏人口百分之九十五的农奴,赋予他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地位,才调动起了西藏人民建设一个社会主义新西藏的热情和动力。因此,2009年西藏自治区决定设立“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一种迟到的铭记。而学界目前对于西藏民主改革的研究,一方面研究成果数量不足,远远无法与这一运动的重大意义相比;另一方面参与学科也极其单一,仅局限于藏学领域,从政治学、法学的视角对西藏民主改革进行系统深入研究的论述少之又少,甚至说不客气点,这一在西藏社会发展、新中国国家建设、世界人权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节点性事件压根没有得到法学界、政治学界的关注。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抗议国外学界对于西藏社会发展缺乏了解,这固然有地缘政治背景下的熟视无睹、东方学的话语迷误和“藏独”分子的混淆视听的宣传攻势等外界因素,但又何尝与我们自己对于西藏民主改革的研究、宣传不足有关。在美国宪法研究中,黑人问题、林肯研究是非常重要的话题。从1787年制宪中关于黑人人口代表数的妥协到后来新加入美国各州是否实行奴隶制的所谓“密苏里妥协案”,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史上一直羞于提及的臭名昭著的斯科特案,一直到因为黑人问题导致美国政体分裂和南北战争爆发,最终林肯下令平定南方叛乱势力并发表了著名的“解放黑奴宣言”,乃至重建时期对于黑人的人权保障问题,都是美国宪法研究者孜孜不倦的研究话题。而西藏地区的民主改革,尽管其意义不亚于林肯当年的废除奴隶制,且在一些具体权利保障方面还比当时的美国政府贯彻得更为彻底,西藏地区民主改革本身也涉及到国家政治制度统一、人民当家作主、人权、政教分离等典型的宪法话题,但却一直缺乏从宪法学视角上的系统研究,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

   面对“藏独”分裂分子和西方国家部分政客基于地缘政治图谋打出的所谓“西藏问题”中的诸如人权、宗教自由等西方政治话语的指责,我们也有必要针锋相对地运用上述他们所理解、所提倡的话语模式给出反驳,从平等、人权、政教分离这样一些现代宪法体制的基本原则出发,从公民平等权、政治权利、宗教信仰自由、经济权利、受教育权、妇女权利保护等公民基本权利的保障出发,或许更能揭示香格里拉神话背后旧西藏地方政治体制的本质,也更能证明西藏同胞60年来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基本权利保障的伟大意义。

   上世纪50年代末的西藏民主改革,是影响西藏社会发展的一项重要历史事件。西藏实行几百年的农奴制、政教合一制度由此终结,西藏人民也由此走上当家作主之路。2009年,西藏自治区设立“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其意也正是试图凸显西藏民主改革在西藏社会发展中的重大作用。而如果我们从国家主权、平等、人权、政教分离等方面,来凸显西藏民主改革背后丰富的政治、法律意蕴,就会发现,作为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初发生在雪域高原上的一场重要社会改革风潮,同样属于一场不亚于美国林肯废奴的重要宪法性事件。但客观讲,从法学视角,对西藏民主改革的法理意涵进行全面深入的解读,目前尚不多见。就研究数量而言,关于西藏民主改革的研究在整个藏学研究中所占比例偏低,且近半数论文为2008年之后所撰。就研究深度而言,多集中于旧西藏农奴制黑暗程度的揭露、西藏民主改革决策进行过程等史实梳理,也有部分论者注意到西藏民主改革在人权保障方面的重要意义,和旧西藏政教合一政治体系的性质属性。可惜数量仍然偏少、研究也欠系统,缺乏对其从法理层面进行解读的系统研究。在国外政学界,如戈伦夫、戈尔斯坦、达维耐尔、斯特朗、比达克等学者对于旧西藏农奴制、政教合一体制进行了批评与揭露,但由于意识形态偏见和资料占有方面不足等,也多集中于上世纪50年代以前的西藏政治、宗教、历史文化等方面的研究,对于西藏民主改革本身同样缺乏系统、深入的学术研究,以至于部分西方人士对于美国废奴视为天经地义,而对于同样结束农奴制、维护国家统一的西藏民主改革则被扣上了“文化入侵”“侵犯人权”等意识形态帽子。而这一事件在西藏地方社会发展、新中国国家建设、乃至世界人权发展史上又是如此的重要。

   作为讨论“西藏问题”无法绕过的一个节点性事件,西藏民主改革一直是十四世达赖集团和西方部分政学人士抹黑所谓“西藏问题”的聚讼所在,也是我国涉藏外宣中必然会涉及到的一个话题。关于对外宣传,习近平主席指出:“要创新对外话语表达方式,研究国外不同受众的习惯和特点,采用融通中外的概念、范畴、表述,把我们想讲的和国外受众想听的结合起来,把‘陈情’和‘说理’结合起来”[[12]]。西藏民主改革,作为一场对于西藏社会发展、中华民族发展、世界人权发展史上都具有重要意义的社会改革风潮,我们有底气也有责任用学术的语言把这个故事讲好。作为新时代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面对藏独分子和西方部分政客关于西藏问题的所谓“人权”“宗教信仰自由”等法律战攻势,我们同样有责任从法学、政治学视角出发,以西藏民主改革的政法意义为枢纽,对西藏60年来的社会发展与人权保障进行深入研究,从而确保国家在涉藏外宣中立于主动地位,使得理论研究服务于西藏区稳定、国家安全、对外宣传等重大政治和现实需求。另外,从法理角度对西藏民主改革进行解读,也有助于深化对于西藏民主改革这一影响西藏社会发展、中华民族发展、世界人权发展史的重要事件之历史意义的理解。

  

   基金项目:中宣部宣传思想文化青年英才资助项目“社会主义与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国家建设”;广西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研究院开放性课题“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法治保障研究”(项目编号:2020GXMGY0105)的阶段性成果。

  

  

常安,陕西榆林人,法学博士,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法学、政治学。

   本文原刊于《贵州民族研究》2020年第11期,原标题为《西藏民主改革的历史意义与价值》,引用请以纸质版为准。

  

   参考文献:

   [[1]] 国务院关于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的命令[R].国务院公报,1959,(6).

   [[2]] 西藏自治区党史征集委员会编.西藏的民主改革[M].西藏: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

   [[3]] 郭德宏,冯成略.丰碑:中国共产党八十年奋斗与辉煌(西藏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2001:75.

   [[4]] 王小彬.经略西藏:新中国西藏工作60年[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23.

   [[5]] 张荫棠.致外部电请代奏办事艰难情形吁恳收回政权、致外部电请迅速整顿藏政收回政权等折,吴丰培.清代藏事奏牍(下册)[M].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

   [[6]] 阿沛?阿旺晋美.坏事变成了好事:纪念西藏民主改革40周年[J].中国西藏,1999,(1).

   [[7]]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西藏工作文献选编:(1949—2005年)[C].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44.

   [[8]] 厉声,孙宏年,张永攀.香巴拉的迷途:十四世达赖喇嘛人和事[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11:101.

   [[9]] 常安.西藏民主改革:现代政治秩序建构及法理解读[J].民族研究,2014,(1).

   [[10]] 常安.缔结社会主义的中华民族大家庭:新中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奠基历程[J].学术月刊,2019,(9).

   [[11]] 王希.从美国黑奴解放看达赖问题[A].李希光.对话西藏:神话与现实[C].北京:法律出版社,2017:173.

   [[12]] 习近平.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A](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C].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21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77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