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洋:经济学的意义

更新时间:2021-03-29 07:59:58
作者: 姚洋 (进入专栏)  

  

   题记:2021年3月12日下午,北大国发院经济学本科教学中心主办专题讲座“经济学的意义”,并介绍三个学习项目:经济学复合型人才培养、经济学本科、经济学双学位。本文根据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国发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季刊》主编姚洋教授的分享整理。

   今天在座和线上的听众可能最想了解经济学是什么,学习经济学能给大家带来什么,所以我选了“经济学的意义”这个题目,分三个部分:

   第一,经济学是什么?

   第二,经济学不是什么?

   第三,为什么要学经济学?

   我自己的北大本科专业是经济地理。按照当年报考大学时的要求,我高中学的理科,大学也只能报理科专业,不像现在高中学理科,上大学可以报文科。

   我高中时对理科其实没有感觉,更想学文科,在北大的招生专业目录里看到了经济地理,好像跟文科相关,就报了这个专业,由此跟经济学结缘。后来读硕士、读博士,彻底转向经济学。我今天的分享就是基于我本人过去几十年学习和从事经济学研究的体会。

   一、经济学是什么?

   首先,经济学是研究人的行为的科学。

   经济学要研究人的行为,因为人的行为是市场和社会互动的前提条件,不先把人的行为搞清楚,后面的研究至少是没有系统的。经济学有一个统一的认知——人是理性的,一切研究从这个前提假设出发。

   文学也研究人,也称自己为人学,但文学靠讲故事反映人性。社会学也研究人的行为,但其弱项是没有像经济学这样对人的行为有统一的假设,而是把人作为一个更加全面的实体来研究,这使得研究范围有点太大,不像经济学,主要就是研究人的行为。

   人的行为是怎么来的?有什么规律可循?这就涉及到进一步的思考:人到底是什么?人做决策时的动机究竟是什么?搞清楚这个问题非常不容易。人类可以认识宇宙,马斯克甚至要把人送到火星上居住,但我们对人的大脑如何工作都还知之甚少。脑科学目前研究出来的成果还不足以解释很多问题。尤瓦尔·赫拉利写的《人类简史》一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人的决策很多时候不受自己的理性支配,而是化学反应在支配。比如,你的脾气、性格你自己无法控制,是大脑的一些化学反应在控制,你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心理学家对此也做了很多研究,目前已经从行为的描述又往前走一步,与脑科学结合,包括利用MR扫描去观察人做决策的时候脑区里哪些地方在活动,但这类研究目前也比较浅。要搞明白人是怎么做决策的,可能要深入到分子层面甚至更微小的层面。

   在生理学、心理学等并未有突破性进展的情况下,经济学怎么研究人的行为?怎么开展研究?

   一两百年的摸索,经济学给这个学科设置了一个假设,即“理性人”假设,认为人是理性的。什么叫“人是理性的”?就是人首先都关心个体,其次有计算能力,再次是有学习能力,能学习并掌握关于现在和未来的很多知识,由此进行计算。

   当然,人性是多面的,“理性人”假设也只能叫“假设”,人不可能达到纯粹理性的程度。

   经济学为什么要做这个假设?因为基于这个假设,经济学家才能写出经济学的模型,让大家讨论、批评,经济学才不会原地踏步。正如数学有一套最基本的公理,要想当数学家,你必须先认可这些公理,然后在这些公理的基础上发明你的数学定理。

   经济学基于“理性人”假设,构造了一个庞大的经济学大厦,而且其中的逻辑非常严密。这是经济学与其他社会科学非常不同的方面。社会学、政治学、政府管理、外交等等,没有一门社会科学能像经济学一样,构造如此逻辑严密的数理体系,然后大家在这个数理体系里面学习和创造。

   当然,严密的体系也带来很多约束,被主流给框住以后难以再有革命性的创新,这是事实。但这个基本假设和严密的体系构造为经济学做出的贡献远大于羁绊。

   经济学的主要假设是“理性人”假设,过去二三十年有很多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开始研究人到底是不是自利的理性人,是否还可以找到人的一些规律性的行为逻辑,由此产生了行为经济学,也已经有多位经济学家因此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行为经济学的很多研究基于实验,这些实验基本上还停留在心理、行为层面,达不到生理层面,但和经济学此前相对单纯的理性人假设不同,行为经济学提出了心理账户等不同的理论。

   举个例子,很多美国人会买下整个球赛赛季的票,但很少有人真能看完。按照经济学理论,这些人从一开始就不理性,因为他们能预测到自己一定会有一段时间不能看,为什么还要买全季的票?纯粹靠经济理性没办法解释。还有一些人买了全季票之后,不管下雨下雪都要去,按理说雨雪天气交通很不便,而且可能观赛体验极其不好,甚至有生病的危险,但很多人还是会去。按经济学理论,这是沉没成本,你今天去或不去,成本已经不会改变。这是理性假设无法解释的。金融市场很多时候也没办法用“理性人”假设去解释。你为什么买这个股票?为什么追涨杀跌?所以又有了行为金融学。

   综上所述,经济学研究人的行为,但本身也在扩展。有朝一日,经济学是不是全面放弃理性假设?目前还不知道。毕竟目前为止理性假设的利大于弊。

   其次,经济学研究资源配置及其后果。

   资源配置是人类的基本活动之一,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当今世界,如果不研究资源配置,这个国家就没办法运转。政治家都明白经济是第一位的,不把经济搞好,想当选就很困难。正如克林顿当年所说:“It’s economy”,把经济搞好了,胜选的概率就大。因为这是我们基本生活的一部分。

   市场存在的时间很长,自打人类有文明之后就有了市场。有些国家的市场比较受限,有些国家更自由发达。就中国而论,在北宋我们就有了比较发达的市场体系。读古人的著作可以发现,那时候人们就开始认识市场运行的规律。例如,王安石就是一个大经济学家,对当时的经济运行有很明确的认识,他的变法以现代经济学的眼光来相当不错,只不过执行过程中出现很多问题,最后被推翻。

   经济学家研究市场、资源配置,着重于两个方面:

   第一,市场是什么?怎么工作?亚当·斯密作为经济学的鼻祖,主要讲的是市场如何推进分工,价格怎么形成。到了马克思,他对市场的运作有了更深入的认识,深挖到劳动价值论。从劳动价值论的角度,提出市场在配置资源的过程中不光是配置资源,还分配权利,马克思对此提出了更深刻的见解。当然,马克思的目的是要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建立共产主义社会,但他对市场经济分析的洞见,到今天仍然振聋发聩。

   到凯恩斯时代,他开启了宏观经济学,研究经济整体在动态的过程中怎么形成价格,怎么影响大家的决策。这是一个很大的推进,从此大家可以研究总量的概念。凯恩斯经济学主导了很长时间,直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进入滞胀,遭到很多批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兴起。

   在美国,20世纪五十年代还兴起了发展经济学,研究发展中国家,六七十年代开始研究发展中国家的微观问题。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信息经济学。博弈论早就有,但很大程度上是应用于数学,只有它开始和信息经济学结合,才在发展经济学领域获得深入的应用:一支是詹姆斯·莫里斯(James Mirrlees),用于研究税收,另一支是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用于研究发展中国家产权和租赁权的分配。之后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博弈论得到更大的发展,对我们认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认识企业的定价和各种制度的产生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有人说经济学过去二百年没多大发展,还是停留在亚当·斯密阶段。这种看法不对,至少博弈论的发展是最近四五十年的事情,一个学科的发展总是一步一步推进。

   经济学还有国别之分。比如我们今天在研究中国的问题,有很多是新问题,还有一些问题有特殊性。但特殊性中蕴藏了多少普遍性,值得我们重新认识。我们生活在正经历伟大变化的中国,认真研究中国经济的变化就可能产生新的理论、新的洞见。

   第二,市场“应该是什么”?这也是经济学家要研究的。马克思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实际上他最终想告诉大家“应该是什么”。马克思时代,资本主义非常肮脏,他看到了满目的剥削和贫困,觉得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应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他描绘了这个新世界应该的样子。这一点也很重要。

   当代的很多经济学家也是在设定的目标下开展研究。比如,如何提高经济的效率。马克思其实已经超越了这个层面,他会问:什么样的社会是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这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上升到了政治哲学。

   举例来说,上世纪30年代有一场社会主义大论战。当时苏联实行社会主义,并且当时看起来还比较成功,西方为此发生一场大论战,讨论社会主义到底是不是可行。因为大家觉得社会主义可以增加公平,但到底是不是有用可行?是不是可持续?当时,在美国工作的波兰经济学家奥斯卡·兰格(Oskar Lange)认为,社会主义搞计划经济可行。因为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最后算一般均衡,假设有N种产品,最后可以变成求解(N-1)种产品的价格,你只需要(N-1)个方程式即可。如果这样,就可以去收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信息,然后把这些需求方程、生产方程都写出来,最后推导出(N-1)个方程,再把价格解出来,就可以按这个价格去实施计划经济。最后,历史证明奥斯卡·兰格输了,他的反方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是对的。

   哈耶克提了一个根本性问题,社会主义无法收集到你所需要的所有信息。你怎么知道某一个消费者的偏好在哪里?你怎么知道某一个企业的生产函数是什么?后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波兰经济学家赫维奇(Leonid Hurwicz)在理论上证明,市场上分散的状态是最节省信息收集成本的机制。他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

   但直到今天,这些问题还在争论,因为如何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是一个开放的命题,也是难有终极答案的命题。

   在这两方面的经济学研究主题之外,是否还有更多的领域值得研究,答案是肯定的。

   首先,世界在不断地变化,不断有新的问题冒出来需要我们去探索。如我前面所说,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有很多激动人心的问题值得我们去研究。

   其次,在理论方面,还有很多学科需要完善。举例来说,如果你对宏观经济学感兴趣,会发现它内部存在不同的流派。为什么会出现流派?因为宏观经济学研究的都是总体概念:总需求、总供给、价格,这些都是内生的,不清楚谁决定谁,所以容易产生分歧。与之相反,微观经济学的大厦已经构筑得非常好了,所以基本上没有学派,大家都是一致的。宏观经济学的各种流派中,总有一个是比较正确的,但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所以还有很大的探索和发展空间。

   再次,经济学研究政府、制度与经济之间的关系。这一点我觉得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在马克思的年代,即经典经济学家时代,这一点不言而喻。那时候的经济学都是所谓的政治经济学,但后来形成了新古典经济学,大家基本上就不再去研究政府和制度对经济的影响。

   什么时候又开始了研究?最重要的起因是“亚洲四小龙”的崛起。

“亚洲四小龙”由于经济增长得非常快,几十年间从贫困经济体变成了几乎是发达的经济体。一代人的时间从贫困到富裕,这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在“亚洲四小龙”成功因素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767.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