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洋:经济学的意义

更新时间:2021-03-29 07:59:58
作者: 姚洋 (进入专栏)  
政府的作用非常大,参与非常深,所以大家重新开始讨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制度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因此,1993年研究制度的经济学家诺斯(Douglass North)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现在,制度经济学和新政治经济学是经济学里发展比较快的分支,因为这里面还有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

   我举两个例子:

   一是政治经济学。政治经济学主要研究分配对于生产的影响。因为市场要有分配机制,要先建立产权,然后市场又根据你的贡献或资本等来分配这些资源,这些资源反过来会强化你的产权,这样会对经济产生影响。2020年欧美国家货币大放水,谁变得更加富有?那些掌握资本的人。事实上,货币大放水拉大了国家间的贫富差距。政治经济学就要研究,这样的财富分配从一开始是不是正确,是不是对经济增长有利,怎么去改变或调节这样的分配才能有利于经济增长。所以,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21世纪资本论》这本书非常有影响力,因为他提出了全球资本税的概念来调节收入分配。这样大家都意识到,初始产权分配最终会对经济产生很大的影响。

   二是在中国,关于政府和市场经济关系的争论非常多。中国经济在过去40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的体制和其他国家非常不一样,我们的党和政府很强大,政府和党在经济发展中到底起什么作用?我们现在的研究还不够、不充分。比如,我们对官员晋升机制做过一些研究,但依然很不够。我们以前都是研究经济表现对晋升的影响,后来又研究政治忠诚是不是也对晋升有影响,但反过来又怎么影响经济增长,机制是什么。我们的认识还不是非常清楚。再上升一步,应该怎么认识我们国家的体制?这个体制必定是成功的,但成功的核心要素是什么?我们研究得还不够。这其中可能蕴藏着全新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或政治学理论。

   最后,经济学研究人与人的互动。

   经济学研究人的行为,再推进一步就很容易想到,经济学可以研究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博弈论主要研究的就是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组织与组织之间的互动。因为经济学的分析工具太强大,所以我们可以分析以前我们不分析的事物,比如家庭、组织。

   记得1980年代末期我还在北大读书,林毅夫老师刚回国的时候来到北大给我们做讲座,他说用经济学的成本收益方法可以分析家庭。这在当时对我们来说是开了脑洞,觉得家庭是因为爱情而形成的,爱情怎么能用经济学来分析呢?我们当时不知道,美国的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写了《家庭经济分析》,还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后来,博弈论又大量应用到组织行为学上,研究组织的成果也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还有研究不完全合约、研究拍卖的经济学家都获得了诺奖。

   组织研究有一个很著名的定理叫“多目标理论”。当一个组织有多目标的时候,这个组织或组织代理人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那些更容易测量的任务上面。比如,中国官员的任务很多,但是官员把工作重心都放在容易测量的经济增长方面。消灭了多少害虫没人知道,因为数不清,种了多少草皮大家也看不到,但经济增长的数字一目了然。

   以前,组织是社会学研究的对象,经济学家其实侵入了以前社会学的领域,甚至是把这个领域夺过来了。现在经济学家大量参与组织研究,而且可以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还有人用经济学的方法去研究法律,形成了法律经济学。

   所以很多人会说“经济学帝国主义”,经济学的研究方法虽好,但到处去用是不是正确?关于这一点的争论很大。有些经济学家比如美国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H. Coase)就反对,他认为经济学只是研究经济运行,而且他定义的很窄。什么样的社会是美好的社会?我们只要增进社会的效率就行,效率是唯一的目标,这是我们经济学家的任务,我们只能在这个框架里面做研究。但是另外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我们有这么好的工具、这么好的能力,为什么不去研究那些领域?现在看来,是第二类经济学家占了上风,很少有经济学家还坚持科斯对经济学的解释。

   现在,经济学对其他学科的影响,特别是对社会学和政治学这两个相关学科的影响特别大。美国大部分政治学的博士生必须跟着经济系学一个学期的经济学,学微观经济学和博弈论。所以,美国政治学杂志上很多文章也开始出现数理模型,被经济学同化。社会学也用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做研究,他们的论文发表也开始跟经济学趋同。著名社会学家谢宇老师说,经济学和社会学的论文,如果用计量的方法做,其实只有引言部分不同,后面的方法都一样。社会学家也开始采用计量经济学的办法,学科之间开启了互通。

   可以说,经济学的发展在某些方面推动了其他学科的发展。

   二、经济学不是什么?

   第一,经济学不教你怎么赚钱。

   对于这一点,普通老百姓总是转不过弯来。我的家人常说,你是著名经济学家,怎么投资总是失败?因为我不懂这些。术业有专攻,投资是一门学问,经济学不做这个,特别是我研究的都是政治经济学。老百姓觉得经济学就应该教我们怎么赚钱,这种看法是不对的。

   第二,经济学也不擅长做预测。

   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之后,英国女王罕见地给英国皇家经济学会写了封信,问你们经济学家为什么没有预测到金融危机?皇家经济学会的会长回了一封措辞很委婉的信,核心意思是想告诉女王,我们经济学家不做预测。有时我们听说所谓末日博士预测到什么,都不能相信。如果他们真能预测到危机,自己为什么不去投资赚钱呢?其实他们对自己的判断不确定。

   经济学不擅长做预测,也是因为经济学没有达到实验科学的精度,也不可能达到。为什么?正如“卢卡斯批评”认为传统政策分析没有充分考虑到政策变动对人们预期的影响,自然科学家研究的是那些没有思想的物体,做预测不会影响它的运作,但是,经济学的预测一旦说出来,马上就变得不正确,因为听到的人会立刻改变行为,开始预判。换言之,我们每个做预测和听预测的人都是经济活动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永远不可能把预测做得完全对。

   三、为什么要学习经济学?

   第一,以经济学研究为职业。

   我自己从地理专业转到经济学研究纯粹是一个偶然事件。那时候北大成立了管理科学中心,一个好朋友拉着我一起去考。考进去之后,没人会教管理,教的都是经济学,所以我机缘巧合就真的学了经济学,回归了我报考大学时的初衷。

   学了经济学以后我发现,经济学的确是激动人心的学科,能够做很多有意思的研究。你会掌握很好的研究工具,做出来的研究会比较有信服力。经济学家是一个很好的职业。

   当然,如果你想用你的学识去获得回报也可以。因为你对世界的了解和对经济的了解都比一般人深入,你就可以去告诉大家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行的,这个世界应该怎么更好地工作,通过传播思想获得回报。

   第二,开拓视野,丰富本学科的研究。

   今天线上线下的同学中有一些是想转到国发院读经济学本科,还有更多同学是在考虑该不该选国发院的经济学作为第二学位。

   把经济学作为第二学位有什么好处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掌握了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对你本专业的研究会很有帮助。对临近的社会科学自不必说,哪怕你是学自然科学的,其实也有相通之处。经济学所培养出来的这套逻辑体系和思维方式很有用。

   说个小故事,以前我对自然科学家非常崇拜,我们经济学家与之相比显得是耍嘴皮子,他们是创造新的东西。直到有一天我跟一位化学家出去开会,他说你们经济学家用那么好的数学写那么好的模型,我们化学家就是盲目地做试验,以前是靠人做试验,现在用计算机做试验。当然我不是诋毁化学家,化学是非常有用的,我想说的是,经济学这套思维方式带到一些实验科学里面,也会很有帮助。

   第三,丰富自我,提升素质。

   人生活在社会里面,就得了解这个社会,得知道这个社会是怎么运转的,否则就会走向极端。我们在北大校内做过实验,在其他学校也做过实验,最后发现学工科的人最注重效率,却相对地最不注重公平。因为他们离人文学科最远,只考虑做出来的东西能用、效率高,所以他们觉得社会也应该是这样,注重效率就足够了。然而,这个世界不是这么运转的。

   如果你没有经济学的基本知识,就很容易走极端,要么走向左派的激进主义,要么走向右派的激进主义。如果仔细观察网上的激进言论,你会发现他们没有经济学的基本逻辑,所以就根据自己的想象随意发挥,语不惊人誓不休。学了经济学之后,你会更加平和,会觉得这个世界大体上就应该这样运行,要想找到其他的运行轨道是很难的。因为这是人类社会摸索了千百年之后的总结,市场经济是资源配置的最有效方式,在这个基础上你可以做一些调节。这是学了经济学之后最基本的认识。

   再比如,关于比较优势的问题,如果你不懂比较优势,总会觉得我们国家的人都那么聪明,为什么要做劳动密集型的工作给其他国家打工?被他们剥削?但是当你学了经济学之后就会懂得,这是比较优势,发展有个过程。这样你就不会那么极端,不会那么愤懑而焦灼。

   我给经济学双学位的学生教过课,有一年教的是经济学原理。其中有一位外校学计算机的研究生,我问他为什么来学经济学?他说,上了您的课之后,我的人生观被颠覆了。经济学原理告诉他的东西和他以前接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他突然发现人生更加美好了。我觉得这代表我们的经济学双学位成功了一大半。哪怕你以后做的工作跟经济学毫无关系,你的素质提高了,你的人生境界更高了。

   当然从实用的角度讲,学经济学对大家毕业后的就业也很有帮助。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是最重要的,如果有了经济学的双学位,找工作相对来说会容易一些。根据我们的统计,我们的经济学双学位毕业生里有30%-40%做的工作和经济运营管理有关。

   为什么要到国发院来学习经济学?

   简单地说,国发院是把经济学和中国现实结合得最好的学院,在中国没有之一。我们的老师都经过很好的训练,功力都很强大。我们做的研究又很接地气,我们试图用我们的研究来改造中国。国发院里每位老师都有家国情怀,做的学问不是象牙塔里的学问,而是真正的学问。像周其仁老师是用脚来丈量,靠在中国走访的数据和事实得出结论,再基于学术提出政策建议。我们有这样的基因,也希望培养我们的同学们,特别是来国发院读本科的同学们也能拥有这样的价值取向。

   我们希望你们打好坚实的基础。比如,我们鼓励国发院的同学去数学学院读双学位,我们有很多同学做到了。即使你不拿数学的双学位,我们也强烈建议你必须到数学学院修几门像数学分析那样的课,把数学基础打牢,把理论基础打牢。

   同时,我们重视让国发院的本科生接触中国现实。每年夏天我们带着同学们去中国最苦的地方看一看,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到乡村里去实地调查,最后我们把每位同学写的调查报告集合起来出书。

   我们也送本科生到国外交流一个学期。所以,我们是把最本土的和最国际的方法结合起来,培养同学把理论和现实结合起来的学术导向。

   当然,我们不要求国发院所有同学最后都成为经济学家。过去这两届本科毕业生有一些同学选择了其他方向继续深造,也有少数同学本科毕业后直接去工作。我们都是鼓励的。

   我们把国发院的本科教育定位为以经济学为基础的博雅教育。因此,我们的课表里有很多政治学、社会学、哲学的相关课程,我们还给本科生提供博雅书单,希望大家开拓思路。本科是打基础的阶段,不要求你做研究,你能把经济学的基础掌握扎实,眼界打开就已经很好。(整理:白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767.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