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铁军:新时代生态化需要基础理论创新

更新时间:2021-03-28 00:45:19
作者: 温铁军 (进入专栏)  

   其次要看需求侧的中产阶级绿色消费。

   从需求侧来讲,空间生态资源价值化开发对应三大类消费群体。其中,农民为主体的下层社会的消费还是生存性的,高收入者主要是海外消费,买城堡、私人飞机等等。而中产阶级占人口比重超过三分之一,现在成为消费引领者。世界上中产阶级消费倾向是绿色主义的。所以,什么叫做需求侧?我们大部分的农业生产没有针对目标客户做专门分类生产。现在提出需求侧,其实就是中产阶级的消费不再是过去那种实物形态——从手表、缝纫机、自行车升级到彩电冰箱洗衣机,再升级到房子和汽车,那是产业资本阶段的实体产品的消费。进入到新生态经济阶段的中产阶级消费,往往不同于原来产业资本阶段的消费,而是绿色消费倾向。比如说家用太阳能、都市有机农业、郊区休闲农场,很多城市中产阶级希望自主形成对传统能源和化学食品的消费替代。此外,生命消费、休闲康养医养等消费都可以通过城乡融合的有效途径得以实现。生命产业与有机农业本来就是结合在一起的,客户要求消费的东西与生态化新经济吻合。

   据此,生态文明新时代的生态经济不是过去产业资本时代把一切都变成资本收益的发展方式了。生态化的新经济所对应的消费群体客观上是中产阶级。对中国的中产阶级的绿色消费来说,农业还没有针对这个需求侧做出产业供给侧的改革,因此值得我们关注。

   如何实现生态经济中的非标资源性资产的价值化。我们做了一个图来表达相对而言比较完整的闭环。其一,通过村一级的基层三变改革+投改股来形成村级资产总量的扩张,进一步村内完成价值化定价,最后通过县级平台公司来完成生态资本深化。

   这样做,就构建出了一个从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再转向生态化的发展模式。

   同期,数字经济也已经成为一个重要趋势,如果我们把数字经济和生态经济结合,把数字乡村落实到乡村绿色发展之中,很可能会改变已经形成的金融资本利益群体走向西方金融资本虚拟化扩张的那种发展模式。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传统的文明古国来说,不能走西方金融资本虚拟化扩张的那条路。当然,金融领域中的这些人士只是按照一般市场规律往前走了几步,但现在拉回来的难度很大。

   我在农行独立董事岗位上干了八年,现在改任邮储银行独董,合计在金融口做了九年的高管,接触了大量材料,深知金融异化不是简单的市场制度问题,很大程度上得把它和一个发展阶段、以及这个阶段对于某个特定人群体激励形成的群体行为作用相结合。接触时间长会发现规律性的决定作用几乎是不可逆的。所以,只有借助中国特色新举国体制调整生产方式,我国才有维持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主要是把资本市场的概念和运作机制引入到生态经济的思路,体现在我们开展的以乡村振兴为基础的生态文明新战略的经验研究中。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74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