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樊英民:新发现的《太公遗书》残抄本

更新时间:2021-03-27 21:41:21
作者: 樊英民  

  

   笔者最近有机会见到一个题为《太公遺书》的手抄本复印件。这个太公指西周初的大政治家、军事家太公望吕尚,民间则称为姜太公、姜子牙,其人可谓大名鼎鼎妇孺皆知。关于他的著作,以前只听说过《六韬》,而现在忽然有此发现,确实是一件令人惊讶、好奇和充满期待的事情。  

  

   一、《太公遗书》的产生和流传

   这抄本的原件是用钢笔抄在一般的白纸上,共30页。竖排,每页10行,满行约23 字,行书,基本清楚可辨识。全部约7000字。内容按顺序分五部分:

   一是清代学者牛运震的《太公遗书序》(见本文附录一)。

   二是《太公遗书》,这是此抄本的主体部分。文分《农旨》《治旨》等十二篇,合计1600余字。

   三是题为"滋阳牛运震撰次"的《太公世家》,是有关太公望史料的汇辑,其体例是正文叙太公事迹,每段落后低行列资料来源或作者按语。(见本文附录二)

   四是王小隐1941年作于上海的《太公遗书新序》(见附录三)。

   五是此抄本手录者牛德辅作于1956年的《跋》(见附录四)。

   梳理三篇序跋并参考其他材料,可以大致还原出这个抄本产生和流传的来龙去脉。

   《太公遗书》最早是在清雍正十三年(1735)由邹县(今山东邹城市)人吕一口述,滋阳县(今山东济宁兖州区)人牛运震记录整理成书的。

   吕一的生平不详。他自称是太公后人。说本来家中藏有一部称为《周府宗志》的抄本,但不幸遇水浸毀。所幸吕一对此书的内容能背诵十分之三。于是他请牛运震记录整理。牛运震在所作序中说,"予为笔其口载,凡三千五百余言","编定其次为上下二卷,表曰《太公遗书》。"

   牛运震,字阶平,又字真谷,号空山。雍正十一年进士。任甘肃秦安等县知县,有政声。事迹见《清史列传》及《清史稿》的《循吏传》。他是著名学者,在经学、史学、文学和金石等方面都有著作,后人编为《空山堂全集》近百卷。

   现存的牛运震《甲寅年谱》(收入山东大学出版社《山东文献集成》第4辑第14册)和《牛运震日记》(收入学苑出版社《历代日记丛钞》第21册)中,对此事有简单但确凿的记载。前者雍正十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和二十六日均记"吕一来";后者雍正十三年五月十五日、十六日和十七日,均记"辑《太公遗书》"。据此可以推知,是雍正十二年的九月吕一造访牛运震,谈到了《太公遗书》的事情。到次年(1735)的五月,牛运震用了三天时间,完成了辑录工作。此后作《太公遗书序》,序又载《空山堂文集》卷三。另外,他还撰写了《太公世家》约两千五百字,《空山堂文集》未收。

   雍正十三年五月的《牛运震日记》中,有他每天的读书记录,那是因为当时他正为参加乾隆元年举行的博学鸿辞科考试作准备。他所读的多为子部书,从五月初七到二十六日,有十六次是读《管子》。如初七日:"读《管子·牧民》……"初十日,"读《管子·七法》……"十五日,"读《管子·幼官》,辑《太公遗书》……"十六日,"读《管子·幼官》,辑《太公遗书》……"十七日,"读《管子·宙合》,辑《太公遗书》……"我们知道,旧题管仲撰的《管子》一书,是齐文化的代表著作,而太公望是齐国历史的开创者和奠基者。那么,牛运震在辑《太公遗书》时的深入阅读《管子》,恐怕也不是偶然的。

   牛运震所记录整理的《太公遗书》文本,似未刻印。其后的二百多年中,这个文本的下落未见记载。 1935年,邹县县长臧家禕领衔编纂的《邹县新志》的《艺文志·书录》,收有牛运震的《太公遗书序》,而未及《太公遗书》,看来其时是认为书已失传。

   但在1941年,兖州人王小隐得到了一份《太公遗书》的抄本。他为此写下《太公遗书新序》。其中说:"兹吾所得,乃千零四十言,较空山所云又减其三之一。固知辗转传写,脱讹益多。"(按此说不甚准确,当是他计算错误。抄本现存一千六百余字,是减少了约一半。)可知他所见的并不是牛运震当年手定分上下二卷的原本,而是一个残缺的转抄本。

   王小隐(1895-1946),名迺潼,字梓生,1922年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是民国时著名记者。其父王景禧是光绪进士,民国时曾任北洋政府国务秘书长。王小隐的祖父王薪传,费县人,大约在同治年间娶牛运震玄孙女为妻,故落籍兖州,王牛两家成为姻亲。可以推想,王小隐是从牛家抄得《太公遗书》的。

   王小隐转录的这个抄本,后来落入宁阳县石碣集周翰庭处。宁阳与滋阳为邻县,清代同属兖州府。周翰庭(1918-2000),字凤羽,五十年代起任教于曲阜一中,为著名书画家,著有《鲁人随笔》《曲阜旧事》《天籁集》等。他和王小隐也有姻亲关系。

   周翰庭收藏的王小隐抄本,后来被牛德辅见到,他据以抄录后并作跋语,就是我们现在见到的这本。牛德辅名如骥,在《牛氏大宗谱》属十八世,是牛运震的六世孙。其父牛效伊,曾为牛运震的《尚书评注》撰《校正尚书评注讹字表》《校正尚书评注阙疑》,可称牛运震后人中能克绍箕裘者。牛德辅的跋撰于丙申桐月,即1956年春,从他自称"年届耳顺"看,当生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前后,比王小隐小两岁,故称其为表兄。

   牛德辅的跋中说自己"兄弟俱无,儿女终鲜";据了解他的出身和历史都比较复杂,所以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的处境可想而知。大约在七十年代末,他到兖州找到族兄牛云玉先生,希望能为自己谋个生活门路。牛先生无能为力,只送给了他一些钱和食品。他临走前把这份抄件留给族兄,此后便不知所终。

   牛德辅的跋中又说:"世无所传之秘籍……于晚年无意见之,直欲喜而不寐;继思年届耳顺,衰苶日迫……虽得此书,无力梓行……一念及此,不知涕之所由至也。虽然,弃而不录,良所不忍。故谨缮副本,冀传万一。或因此而传诸剞劂,固属幸事;抑或隳于俗子之手,终归湮没,亦不敢必。斯二者,任之耳!……希藏是书者倍加珍护,阅者且勿以等闲视之,则余馨祝无量矣!"其抄录此书时的复杂感情溢于言表。这是一个对文化传承有着高度自觉的读书人的抉心之言,不必追问他本人有何背景,也不管这个抄本是否真地有多么大的价值,他的这种精神是应该得到尊重的。

   1956年距今并不太久,这个抄本说不上多么古老;但是考虑到这个抄本是近三百年前形成的那个整理本的唯一遗存,考虑到抄成之后六十多年中间经历了那么多社会动乱而终于未被湮没,我们还是应该感到庆幸,应该感谢它的转抄者和收藏者。

   如果将来真能证明这尚存的一千六百余字是先秦文献,那它的价值有可能是石破天惊的;即使仅作为曾经牛运震整理的佚文,而能终于昭显于世,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牛云玉先生现已八十多岁。他感到应在有生之年把这份抄本公之于世,于是找到牛钟玉先生。牛钟玉先生是牛运震七世孙。

   笔者就是从牛钟玉先生处见到复印件的。

  

   二、现存《太公遗书》文本及其内容略述

   以下是《太公遗书》残抄本的整理本。只规范了用字和标点符号,保留原句间的空格。笔者又撰有《太公遗书残文译注》,将另文发表。

  

   农旨

   维上厥孔,维下厥重。二气冲冲,质就形成。维钦维钦,以生以养;无亏厥营,惟仁惟命,以养以成。安安佚佚,拟其浮律;钦钦勤勤,甫定其候基。利种利植,此逆彼逆。五色八风,相土验生。人功夺气数。

   治旨

   孑孑天民,作君司之;体天则地,兆民赖之。帝政天政,罔弛厥七,慎审厥八,范闲厥九。德运广,其圣神;皇极眷,天下君。

   兵旨

   大道有肃,人事有绌。仁以见德,义以成仁。仁者体天之道,备人□事,甲兵有设。兵道天道,兵机天机。神其神,通其人,短其节。

   大法

   都数数:一乃辟,五乃既,十乃极。克远广,广远无极。微哉微哉!惟兹惟兹!  都五行:生而化,化而生,不增不减,不生不灭。微哉微哉!惟兹惟兹! 都彝伦,乃厥首;皇建极,作亿则。  吁!绥厥天良,殄厥天虐。  吁,密密!克振厥武,克武克文;  吁,平平!无拂厥人,克武克文!  右缮厥能,无难厥国!

   大纪

   无上上,弗上尊;三公孤,弗绝伦。  惟日孜,节厥性,慎厥居,爵厥德。官官能进贤是急。  纳谏圣,下下贤。上灾厥下,德弗穀;下逆厥政,民弗淑。弗淑弗穀。  皇天罔亲,亲厥德;下民罔念,念厥仁。 民性艰裕,政惟大德。 处心惟仁,制事惟义。刑小法严,罪逃益滋。法当匪忍,刑戮止天。惟政乂,君臣艰。明德戒佚,恤祀寅威。钦六府,郑三事,殷九功,宅三咸吉。三事惟修,六府其遑,九功厥殷。  泽死劳禦,捍大烖祀。  忠孝廉洁,愆则有辟。 聚族咀愿,闻歼叨櫍。允是则后。  厥统惟一,厥职惟三,厥官惟六,厥爵惟五,厥级惟九,服章十二。德咸如,端拱重,万邦咸宁。

   政则  

   正正整整(一作"清静平整"),情因物生。太上乾若,君子坤若,万物奂若。赋敛已如,刑罚已如,劳苦已如。罔逾厥爱。  温润严凝,咸七乃復。   亿抑气郁,天不若。风雷厥震,岁饥。  君子厚德:承健如万彙,亿兆各依向,四外无邪异。阴阳殊,上下分。风条不鸣,雨块不破。亿万兆,兆吉则吉,凶则凶。毋为下贱,毋为上贵。毋意毋固,安上全下。  七门冲,人物安;二仪顺,风雨调。  视听厥民,明威厥民。慎哉钦哉。  

   相度

   天下治,仁圣昌。天下乱,仁圣藏(一作"天下平,非圣不穷;天下荒,非圣不当")。仁圣不行,大道不明。贤奸不辨,国必生乱。释近谋远,国势必险。亲贤远奸,国乃可安;释远谋近,国乃常存。推贤让能,无名有名。群材竞进,无功有功。江海纳污,天地有容。  虚虚乾元,人心有灵,物物有明。崛起大智,灵人之灵,明物之明。度理相情,治定功成,天地安宁。诚哉坤元,万物资生,人在其中。卓彼仁圣,条教号令,抚字裁成。各安其所,各遂其生,天下太平。  无地之明,弗能安天下之物;无天地之德,弗能享天下之福。能救天下之祸,能据天下之安,事在非常,惟圣惟能。

   国忌

   雲发爱施,蔓敷厥政。里司不典,开方田石。贡土不及,工商惸惸。里巷作议,狱囚切凄。君言自是,司言自是,国之大忌。  亲贤任能,不时日而事利;贵功养劳,不祷祀而获吉。竖子任职,国事败;赏罚不明,人心怠。

   土宜

   山水土植,禾实坚嘉。火山土植,禾实亦佳。平洋之禾,实不淑于平原;沃土之禾,实不淑于瘠土。沃土味芹,瘠土味果。粪土不惧劳,力勤不惧旱。  气生东作初,五色青居首。

   物则

天地以静命,人性多惰;以动生,人情多贪。愚蠢无欺心,奸盗多智人。阴阳诚流,人宜诚,成天德。五行赋人全,物偏;全多纯,偏多杂。物物有长,人其弗如。天厥信笃,不我下欺;知天知地,凭栏视基。  维天维虛,有形无质;在天在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7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