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2020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

更新时间:2021-03-25 00:16:43
作者: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疫情失控给美国人心理带来严重阴影。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对美国人造成的负面影响超过病毒本身,人们感到压力重重、孤立无援。(注7)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20年8月14日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2020年4月至6月,40.9%的成年受访者表示出现心理健康问题,30.9%的成年受访者表示患有焦虑或抑郁症,而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与此同时,13%的成年受访者表示开始或增加使用药物,11%的成年受访者认真考虑过自杀。2020年6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疫情期间美国自杀救助热线电话接听数量上升了47%,某些危机干预热线电话接听数量暴涨300%。(注8)

  

   二、美式民主失序引发政治乱象

  

   美国自诩为民主制度的“样板”,动辄打着所谓维护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对许多国家指手画脚、肆意打压。然而,金钱政治痼疾深重,民意操纵与谎言泛滥,美式民主不仅难以弥合日益极化的政治分歧,反而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导致美国民众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有名无实。

   金钱支配下的政治选举实质上成为“钱决”。金钱是美国政治的驱动力。美国的金钱政治扭曲了民意,把选举搞成了富人阶层的“独角戏”。2020年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的总支出高达140亿美元,是2016年的2倍多。其中,总统选举花费再创历史纪录,达到66亿美元;国会选举花费超过70亿美元。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2020年11月1日报道,在2020年的选举周期中,排在前10位的捐款者捐款总额超过6.4亿美元。除公开登记的选举捐款外,大量秘密资金和“黑钱”充斥着2020年的美国大选。根据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的分析,匿名捐款的“黑钱”组织通过广告支出和向各类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的捐款创了新的纪录,共为2020年的选举投入7.5亿多美元。(注9)

   民众对选举的信任陷入危机。盖洛普公司网站2020年10月8日公布的调查显示,对总统选举非常有信心的受访者比例仅有19%,创下自2004年以来该调查的最低纪录。《华尔街日报》网站2020年11月9日评论称,在2020年的选举中,人们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心下降至20年来最低点。

   政治极化现象日益严重。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对立逐渐从政策之争变为身份之争,政治部落属性日趋明显,两党在诸多重大公共事项上僵持不下、无所作为,使国家治理陷入低效无能的泥淖。政客自甘堕落争权夺利,相互倾轧、攻讦缠斗成为美国的基本政治生态,各种丑陋攻击和低俗抹黑竞相上演。支持不同党派的选民在极端政客的挑唆煽动之下势不两立,情绪日趋狂热、沟通愈发艰难,仇恨政治演变为一场全国性的瘟疫,成为社会持续动荡撕裂的根源。皮尤研究中心网站2020年11月13日报道,美国社会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政治分裂。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在经济、种族、气候变化、执法、国际参与以及其他一系列问题上的分歧日益鲜明。2020年的总统选举使这些根深蒂固的分歧进一步深化。选举前一个月,两党候选人的支持者中有约80%的登记选民表示,他们与另一方的分歧不仅在于政治和政策上的不同,更在于核心价值观上的对立,约90%的选民担心对方的胜选会对美国造成“持久伤害”。

   权力制衡异化为否决政治。两党分裂强化了美国体制中固有的否决现象,权力分割和权力制衡变异为相互否决。两党恶斗不止,使国会陷入瘫痪,决策陷入僵局。在疫情暴发失控的危机局面下,两党不仅在诸多议题上一再缠斗,还把应对疫情冲击的第二轮纾困法案当作竞选工具,为了捞取选票拉锯扯皮拒不妥协,导致数百万底层民众生计艰难。否决政治造成国会和行政系统、联邦和州的尖锐对立。疫情期间,共和党总统和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矛盾不断,联邦政府与民主党执政的“蓝州”冲突频发,不仅同各州抢夺抗疫物资,还屡屡和“蓝州”执行截然相反的疫情应对政策,导致民众无所适从。马萨诸塞州紧急购买的300万个N95口罩在运抵纽约港后竟被联邦政府拦截。

   选后暴乱凸显美式民主危机。选举没有解决美国政治分歧,反而使对立白热化。英国《卫报》网站2020年11月4日指出,无论谁赢得选举,美国仍然是一个严重分裂的国家,愤怒和仇恨将成为政治遗产。败选的共和党阵营指控大选存在多项欺诈,不接受总统选举结果,在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佐治亚州等提出诉讼,并对当地选举官员施压和恐吓,要求重新计票以推翻选举结果。特朗普一再坚称绝不接受选举结果,并号召支持者前往华盛顿抗议国会确认选举结果,选举争议最终演变为暴乱。

   2021年1月6日,拒绝接受选举结果的上万名示威者在华盛顿举行“拯救美国”示威集会,大批示威者随后越过警卫线翻墙闯入国会大厦,与警察发生激烈肢体冲突。警察发射催泪弹并开枪射击,国会议员们戴着防护面罩慌忙躲避,示威者占领会场后肆意妄为。事件造成数人死亡,导致正在认证选举结果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被迫中断,华盛顿特区相继进入宵禁和紧急状态。美国国会警察局局长史蒂文·桑德2021年1月7日称,成千上万参与暴力骚乱的人用金属管、化学刺激物和其他武器袭击警察,华盛顿特区和国会大厦共有50多名警察受伤。警察总计逮捕了100多人。2021年1月7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发表声明称,该事件清楚地表明了政治领导人持续、蓄意歪曲事实以及煽动暴力和仇恨所造成的破坏性影响。

   华盛顿上演的政治乱象令世界震惊。美国媒体称这是美国现代史上权力移交第一次“在华盛顿权力走廊内演变成一场实体对抗”,“暴力、混乱和破坏动摇了美国民主的核心”,是“对美国民主灯塔形象的一记重击”。法国《费加罗报》评论称,这一暴力事件激化了美国社会不同阵营间的怨恨和不信任,使美国陷入新的政治危机。《外交政策》评论称,美国已经变成了美国领导人经常谴责的样子:无法在权力交接过程中避免暴力和流血破坏。黎巴嫩外交官穆罕默德·萨法在社交媒体发表评论称:“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对美国做的事,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以从美国暴政的手中解放美国。”

  

   三、种族歧视恶化少数族裔处境

  

   在美国,种族主义是全面性、系统性、持续性的存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这一现状无奈地表示:“因种族而被区别对待是数百万美国人悲剧性的、痛苦的、愤怒的‘常态’。”2020年6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连发两条媒体声明,强调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引发的抗议活动不仅凸显了美国警察对有色人种的暴力执法问题,也凸显了美国在卫生、教育、就业等方面的不平等和种族歧视问题。如果美国想要结束种族主义和暴力的悲惨历史,就必须予以倾听和解决。6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3次会议召开种族主义问题紧急辩论,这是人权理事会历史上首次就美国人权问题召开紧急会议。11月9日,美国在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时,因种族歧视问题遭致国际社会严厉批评。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等机构指出,美国的种族主义令人震惊,白人种族主义者、新纳粹分子和三K党成员公然使用种族主义的标语、口号,宣扬白人至上,煽动种族歧视和仇恨;政治人物越来越多地使用分裂性语言,试图将种族、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边缘化,等同于煽动和助长暴力、不容忍和偏执。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认为,对于非洲裔美国人来说,美国的法律体系已经无法解决种族不公与歧视。

   印第安人权利遭受侵犯。美国政府在历史上对印第安人进行过系统性种族清洗和大屠杀,犯下罄竹难书的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行,美国印第安人今天仍然过着二等公民般的生活,权利饱受践踏。美国许多低收入社区中的印第安人等土著人遭受核废料等有毒环境影响,罹患癌症、心脏病的比率非常高。很多土著人生活在危险废物处置场附近,出生缺陷率畸高。2020年8月5日,联合国危险物质及废料的无害环境管理和处置对人权的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人权理事会第36/15号决议发布的报告指出,美国土著人面临采掘业、农业和制造业释放或产生的有毒污染物,包括遭受核废料放射性影响,并且采矿废物造成的土壤和铅尘污染对其健康造成的影响远超其他群体。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联大74/145号决议编写的报告指出,美国政府未经土著群体同意,或违反其传统土地所有权和集体土地所有权,将印第安“立岩”苏族部落等的土地开放接受投资。联合国适当生活水准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人权理事会第43/14号决议编写的报告指出,少数群体和土著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最具破坏性,美国土著人的住院率是非拉美裔白人的5倍,死亡率也远超白人。

   对亚裔群体的欺凌加剧。疫情暴发以来,亚裔美国人在公共场合遭受羞辱甚至攻击的事件比比皆是,一些美国政客对此更是有意误导。《纽约时报》网站2020年4月16日指出,“新冠病毒肆虐期间,在美国身为亚裔是一种非常孤独的感觉”。全国广播公司网站2020年9月17日报道,一项针对美国亚裔年轻人的调查显示,在过去一年中,四分之一的美国亚裔年轻人成为种族欺凌目标;在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种族主义言论的推波助澜下,近一半受访者对自身所处境遇表示悲观,四分之一的受访者对自己及家人所处的境遇表示恐惧。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2020年3月23日和4月21日先后指出,有关国家政客主动发表公开或暗示性的仇外言论,使用别有用心的名称来替代新冠肺炎病毒,这种把特定疾病与某个具体国家或民族相联系的仇外表达不负责任、令人不安。美国政府官员公然煽动、引导和纵容种族歧视,无异于对现代人权观念的悍然羞辱。

   仇恨犯罪居高不下凸显种族关系恶化。联邦调查局2020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9年执法部门报告的8302起单一偏见引起的仇恨犯罪案件中,57.6%涉及种族族裔身份,其中高达48.4%是针对非洲裔,15.8%是针对白人,14.1%是针对拉美裔,4.3%是针对亚裔。在种族仇恨犯罪案件的4930名受害者中,非洲裔多达2391人。《今日美国报》网站2020年5月20日报道,一些美国人将疫情的暴发归咎于亚裔,对亚裔的歧视、骚扰和仇恨犯罪事件越来越多。民权组织“停止仇恨亚裔美国人与太平洋岛居民”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前7个月,美国共发生2300余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

   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洲裔死亡案件频发。2020年3月13日,26岁的非洲裔女子布伦娜·泰勒在自己家中被警察射中8枪致死。2020年5月25日,46岁的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当街残忍“跪杀”。2020年8月23日,29岁的非洲裔男子雅各布·布莱克在打开车门要上车时被警察从背后连开7枪导致重伤,事发时布莱克3个年幼的孩子就在车上目睹了这一恐怖经过。“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警察共枪杀1127人,其中只有18天没有杀人。非洲裔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却占被警察枪杀人数的28%,非洲裔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2013年至2020年,约98%的涉案警察未被指控犯罪,被定罪的警察更是少之又少。

有色人种受疫情危害更大。2020年8月21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向人权理事会第45次会议提交报告指出,美国新冠肺炎病毒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体现了明显的种族差异,非洲裔的感染率、住院率和死亡率分别是白人的3倍、5倍和2倍。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020年5月15日报道称,“没有什么比这场疫情下的生与死更能体现美国的肤色差异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20年8月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疫情中的种族差异扩大到了儿童。拉美裔儿童因新冠肺炎住院的比率是白人儿童的9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6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