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广义产权论:为天地人共同体立命的探索

更新时间:2021-03-22 23:55:23
作者: ​常修泽  
邓小平南方视察后,人们思想进一步解放,“资本化规则”遂引起关注。1992年11月13日,新华社“内参”以《常修泽建议按“资本化规则”重塑我国国有资产的运营体系》为题上报。书的观点没变,社会舆论环境变了。①

   ------------

   注释:

   ①此书获第七届中国图书奖(1993)和国家教育部科研成果二等奖(1993)。1994年,作者被香港《经济导报》称之为“对产权问题素有研究的经济学家”。见《国企:改到深处是产权——访经济学家、南开大学教授常修泽》,载香港《经济导报》1994年第35期。

  

   (二)《现代企业创新论》:瞄准“产权制度创新”

   论文《企业创新论》获中央三部门“改革十周年”奖并在《经济研究》卷首发表后,引起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和国家教委博士点研究基金的重视。1990年,在笔者主持的第一部学术专著《资产重组:中国企业兼并研究》接近完成之际,通过申报—竞标,承担了国家“八五”重点项目“中国现阶段公司制度研究”和国家教委博士点项目“中国企业创新机制研究”。1991年,两个项目“合二为一”集成研究启动。1994年春,37万字的《现代企业创新论》主笔完成。

   这是一部研究产权理论的呕心沥血之作。书中预测,随着市场经济的萌生和发展,一场历史性的企业创新浪潮即将在中国大地兴起。书中尝试性地提出了中国企业制度创新的三大理论依据,即:“资源配置‘换体’论”“企业产权重组论”“资本运营效益论。”特别是书中提出了“寻求现代市场与科层新组合”的理论构想,在此基础上对中国企业制度创新的目标架构、运作方式以及与此相连的企业市场创新、管理创新和创新主体等进行了系统阐述。

   谷书堂教授在该书《序言》中指出“这本书稿在理论上确有新意,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关于“现代市场与科层新组合”的研究思路;(二)关于中国企业制度创新的立论依据;(三)关于“财产关系大裂变”和法人产权制度的理论模式;(四)关于中国国有企业“分类改革、三线推进”的运作方略;(五)关于企业市场创新的两重涵义;(六)关于社会主义企业创新主体问题——“这些独到的见解,对于推进国有企业制度创新,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6]序言2

   此书出版后,中国人民大学宋涛教授在1996年《人民日报》理论版“书刊评介”对《现代企业创新论》发表如下评论:“作者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借鉴当代西方国家企业制度研究的有益成分,对中国传统体制下企业制度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刻分析,并对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企业制度创新进行了富有成果的探索。”不仅研究主题创新,而且研究观点创新,“由此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现代企业制度创新理论体系”。①

   -------------

   注释:

   ①1995年9月,天津市人民政府授予该书“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1996年1月,《经济日报》 “理论探索”版,以《积极推进企业制度创新——南开大学经济学教授常修泽访谈录》为题,探求《现代企业创新论》一书的理论奥秘。《现代企业创新论》问世20余年来,仍保持着理论生命力。直到2017年,中央有关部门在酝酿出台“保护企业家”文件之前,内部研究报告还在参阅该书第十五章《企业创新主体分析》。

  

   (三) 《产权交易》:与产权市场深度交缘

   1988年《产权市场论》一文在上海《学术月刊》发表后,上海产权交易机构率先“试水”。1992年,中共中央确定国家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改革目标,“产权交易市场”开始在全国兴起。1993年,笔者到上海、广东、海南、云南、吉林等地实地调查,并参与了天津产权交易中心的创建筹备工作。1994年4月17日,新华社“内参”刊登了《常修泽教授建议尽快规范产权交易市场》一文。《亚太经济时报》1994 年6月5日、6月7日、6月9日分三期连载了《建立规范的产权交易市场体系》一文。

   产权交易在西方发达国家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在俄罗斯和东欧的一些国家中,当时产权转让也在大规模展开,但是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条件下如何进行产权交易则是个新问题,值得探讨。于是,笔者带领硕士研究生共同撰写,于1995年2月由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了《产权交易:理论与运作》(第一版)一书。全书共十章,32万字。责任编辑杨林林女士为本书题写了内容提要:“产权交易这个现代市场的产儿,伴随着我国历史性的资产重组浪潮,正以其不可阻遏之势勃然兴起。这是继股票、房地产、期货交易之后的又一新的投资领域。对此国人多感陌生,不知如何操作,运行中普遍存在着运作不规范的现象,相应的理论支撑更显薄弱。故此,我国著名中青年经济学家、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常修泽教授在经过数年潜心研究并掌握大量新鲜材料的基础上,亲任主笔,将本书奉献给广大读者。”[7]

   该书第一版出版之后,高尚全先生在《经济日报》发表书评《对国有企业产权交易的新探索》。北京大学厉以宁教授也把该书列入他主编的“企业万有文库”。时任香港总商会中小企业委员会主席的邝家贤律师将此书作为香港该系统的推荐阅读书。一些城市产权交易中心或市场以此作为培训教材,一时成为畅销书。1998年,该书第二版出版,由此笔者与国内产权交易市场结下深厚的“不解之缘”①

   -------------

   注释:

   ①湖北产权市场创始人、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原董事长何亚斌先生在《湖北产权市场是怎么创建起来的》一文中写道:“我找遍武汉三镇,终于从武昌民主路书店找到关于产权交易唯一的一本书《产权交易:理论与运作》,是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常修泽教授写的。这本书我一口气读了3遍。”(载《产权市场 中国创造》,同济大学出版社,2014年5月) 。“我是读着著名经济学家常修泽教授的《产权交易:理论与运作》于1998年来创办湖北产权交易所的,它就是今天蔚为大观的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前身。常教授的书,从理论到实践,成为我投身产权市场这项创造性事业的实际指南。”(见何亚斌:《不信东风唤不来:我与湖北产权市场十一年》,湖北人民出版社,2009年8月版。)

  

   (四)《中国企业产权界定》:究竟“桃子”该由谁来摘?

   在研究和撰写前三部著作(资产重组、产权创新和产权交易)的过程中,遇到了“产权界定”这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本来,按照产权经济理论研究系列(产权界定——产权配置——产权交易——产权保护)的内在逻辑体系,《中国企业产权界定》应该作为第一本首先推出,但实际写作却是颠倒的。一则,考虑到资产重组、制度创新和产权交易的现实迫切性;二则产权界定本身具有较复杂的专业性(特别是在中国,产权关系相当复杂),需要有一个摸索和积累的过程,因此放在第四部来研究和写作。

   产权界定确实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命题,“桃子”该由谁来摘?涉及各方的利益纠结,尤其是涉及中国特有的集体经济一段时间内“模糊产权”的历史作用和随后出现的制度弊端(成也“模糊”, 败也“模糊”),不能简而化之,需要慎重处理。改革必须把好产权界定关:评估要准确;价格要合理;界定要透明。之后,笔者带领研究生用三年时间完成了《中国企业产权界定》一书,由南开大学出版社于1998年12月出版。

   全书共五篇十五章,30万字,从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角度对产权界定进行了探讨,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主张。书中涉及以下六个问题:(1)关于产权界定的基本理论;(2)关于国有企业产权界定;(3)关于乡镇企业产权界定;(4)关于城市集体企业产权界定;(5)关于产权界定中政府与有关经济组织的作用;(6)关于产权界定后的产权经营问题。

   10年间出版以上四部产权论著,笔者想起《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凡例”有诗云:“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虽然这四本书很难说“字字看来都是血”,但是“十年辛苦不寻常”倒是实实在在的,至于“*产权”,虚名而已。①

   -------------

   注释:

   ①“*产权”的戏称最早出现在1994年9月15日《北方市场导报》的一篇《明晰产权,利益当先》的访谈“编者按”中。后来,在北京流传。例如,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杨林林著《转型中国——顶级学者访谈》中说,“我听到国内有人沿袭对一些知名经济学家的别号,比如‘董体制’‘萧股市’‘吴市场’等等这种说法,常修泽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叫‘常产权’”。见杨林林:《转型中国——顶级学者访谈》一书,经济日报出版社2004年出版。

  

   三、21世纪前十年:由“狭”向“广”过渡,《广义产权论》问世

  

   所谓由“狭”到“广”,是指经多年探索,由“狭义产权论”过渡到“广义产权论”的逐步拓展的过程。

   (一) 内部研究报告:建议中央“从广义上”把握“产权”内涵

   2003年春,在多年积累的基础上,经过研究,完成了有关产权问题的基础性研究报告——《论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现代产权制度》,于2003年5月 20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上报十六届三中全会中央决定起草组。② 在报告中,建议中央“从广义上”把握产权:第一,在产权定位上,不应局限于狭隘的“企业产权制度”,而应超越企业层面,建议从更高的层次提“现代产权制度”;第二,在产权内涵上,建议包括物权、债权、股权、知识产权以及劳动力产权和管理产权,“从而使要素产权体系完整化”;第三,在产权制度构成中,建议包括产权界定、产权配置、产权交易和产权保护四个制度支柱。

   “从广义上”把握产权的研究报告得以允许公开发表后,引起产权界讨论,也促使自己进一步对其拓展完善。这种拓展,既包括从横向领域和纵向权能两个方面拓展,也包括对内核制度系统的研究加以完善,形成“三线推进”之势:

   第一条线:横向上,进一步由单一企业产权拓展到“广领域”产权,特别是“天”上和“地上地下”的资源环境产权以及“天地”之间的“人”的各种产权。对于前者,2006—2008年三年间,相继提出了“资源环境产权三论”,即:一论——《资源环境产权制度的缺陷对收入分配的影响及其治理研究》;③二论——《再论建立环境产权制度》;④三论——《资源环境产权制度及其在中国的现实启动点》,⑤系统阐述了“广领域产权”思想,其中有新意的是“环境产权”概念的提出。对于后者,即人的各种产权,在2004年长篇访谈《在改革中要让人民群众拥有自己的产权》中,曾有深度探讨。

   第二条线:进一步由“单边初始所有权”拓展到“多权能”权利体系,包括垄断行业特许经营权等。按照“多权能”权利体系,“特许经营权”交易也是产权交易。并指出,这是中国垄断性行业“破垄”的关键之所在。

   第三条线:内核上,由单项制度拓展到“多向度”制度,即“包括产权界定制度—产权配置制度—产权交易制度—产权保护制度在内的四位一体的制度体系”。

   上述“三线”合拢,《广义产权论》便呼之欲出了。

   -------------

   注释:

②常修泽:《论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现代产权制度》于2003年5月 20日内部上报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662.html
文章来源:《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O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