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游 高飞: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中俄伙伴关系外交的经验与启示

更新时间:2021-03-05 18:03:32
作者: 于游   高飞  
中俄领导人单独举行会晤,就进一步加强地区合作达成共识。

   3.3中俄伙伴关系外交为全球合作提供公共产品

   中俄伙伴关系外交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双方以相互尊重为基础,以解决现实问题为出发点。在与中俄密切相关的国际问题领域,两国既能注重关系和身份的调适,调解可能产生的摩擦,又能合作发挥建设性作用,为地区发展提供公共产品。2015年中俄两国确立“一带一路”倡议和欧亚经济联盟(下文简称“一带一盟”)的对接战略方针之后,不仅中俄双边合作成绩斐然,还为地区发展提供了公共产品。

   通过“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较快的发展,运输基础设施建设和跨境运输领域的多项合作开始发挥重要作用。在渝新欧、汉新欧、蓉欧、郑新欧等国际班列的基础上,又相继开通了合新欧与连新欧国际班列,这些班列的开通与运行对沿线地区与国家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高度评价,欧亚经济联盟建设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对接将给中亚各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在“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背景下,2017年中俄两国正式提出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冰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不仅有助于推动中国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联动发展,还将带动沿线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促进环北极经济圈的整体增长,促进朝鲜半岛、日本乃至欧洲地区的互联互通与经贸合作,开辟欧亚合作的新捷径。作为“一带一盟”示范效应项目,也是中俄共建“冰上丝绸之路”的第一个重大项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LNG)的投入使用不仅为中俄两国的能源战略和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也将成为亚太地区天然气需求国进口多样化的重要选择。“一带一盟”的对接不仅为地区发展提供硬件基础设施,发展和完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也为地区发展提供机制安排。2018年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及其成员国签署了《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济贸易合作协定》(下文简称《合作协定》),为进一步减少非关税贸易壁垒、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提供了制度性保障。《合作协定》是“一带一盟”对接合作过程中首次达成的经贸方面重要制度性安排,标志着中国与该联盟及其成员国经贸合作从项目带动进入制度引领的新阶段,对于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具有里程碑意义。

  

四、中俄伙伴关系外交的启示意义

   国家间关系的稳定尤其是大国间的相处之道是未来世界能否延续和平与繁荣的决定性因素,冷战后中俄关系的发展提供了一种选择模式——伙伴关系外交。中俄两国,通过发展伙伴关系外交不仅为两国的务实发展带来了颇丰成果也创造了替代结盟的新形式成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典范。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中俄关系的发展为新型大国关系构建提供了重要启示:

   第一,中俄伙伴关系外交坚持合作共赢理念,兼具原则性和灵活性。伙伴关系外交是实现国际关系网络与个体国家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良性互动的重要联结枢纽。原则性体现为中俄两国的伙伴关系外交根植于两国各自的国家利益和战略需求,灵活性则体现在伙伴关系外交既能促进国际网络中的行为体为实现共同利益开展合作,又调节各方关系,照顾合作各方的舒适度,保障利益的实现和关系的稳定。伙伴关系外交通常围绕共同原则而不是具体任务组织起来,它既可以存在于友好国家之间,也可以存在于竞争国家之间。它比军事联盟有更多的灵活性,它既不明确地针对某一特定国家,也不存在有约束力的安全承诺。伙伴关系外交要求国家间进行更多的接触,而不仅仅是发展临时性双边关系。通过保持良好稳定的互动关系,培育友善的合作氛围,实现合作共赢。

   第二,中俄伙伴关系外交强调摒弃冷战思维,承认并致力于管控分歧,务实提升合作水平。国家间有差异、有分歧甚至有矛盾并不意味着一定要走向对立。作为21世纪颇具典型意义的一组大国关系,中俄关系的最大进步在于,双方能承认和有效管控分歧,同时不断扩大共识。根据中俄两国达成的共识,当双方利益冲突时,从两国关系的特殊性出发,通过对接双方利益,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伙伴关系外交寻求发掘本国和其他国家潜在的共同利益,弥合与其他国家的利益矛盾,进而将本国和其他国家的冲突性关系转化为友好的伙伴关系。通过发展伙伴关系外交,保持良好稳定关系,创造潜在的战略合作机遇,以此来应对双边关系中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

   第三,中俄伙伴关系外交强调结伴而不结盟,致力于打造国际合作网络。当今世界各国联系日益紧密,已经成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命运共同体。伴随技术进步,各国之间已经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交流网络。国家行为体构成网络中的“点(node)”,“联系(tie)”界定了它们之间互动的“规则(rule)”。多元多维的网状结构支持了国际体系的基本架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作为全球战略稳定的三大支柱——《反弹道导弹条约》《中导条约》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前二者被美国抛弃,却并未导致全球安全体系崩溃的原因。在网状的国际政治结构中,以“共识”为核心的权威,取代了“实力”为代表的“强权”,成为左右国际关系变化的决定力量。中俄伙伴关系外交坚持相互尊重、平等信任,以实现共同繁荣为目标,为构建良好大国关系、构建国际合作网络提供了借鉴,是带动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向更加多样化、均衡化方向发展的主要力量。全球伙伴关系网络的构建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中俄伙伴关系外交的发展对全球伙伴关系网络的建设具有示范作用。

   近年来,美国奉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在国际社会中采取“断网”“退群”政策,严重损害了世界秩序的和平稳定。当前国际社会正经历深刻复杂的变化,作为世界大国的中美两国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肩负着重要的共同责任,中美两国完全可以摒弃历史上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必将冲突的老路。今天中美关系又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汲取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教训,借鉴中俄新型大国关系的成功经验,中美两国完全可以走出一条和平相处、互信平等、共赢发展的新型大国关系之路。这不仅是中美两国的需要,也是国际社会的期待。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424.html
文章来源: 太平洋学报 第29卷 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