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鲁慧:百年变局下的国际格局调整与中国引领新型周边关系

更新时间:2021-03-03 21:23:07
作者: 杨鲁慧  

  

  

【内容提要】全球抗疫防疫堪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具有历史影响的疫情政治经济学创举,为迈入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和国际政治新历程作出新的诠释和导引。启迪人们思考后疫情时代,我们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经济格局、什么样的全球治理体系、什么样的大国关系,乃至最终归结于什么样的中国未来。疫情引发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和世界经济萧条与危机,导致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出现重大调整,并为中国引领新型周边国家关系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中国在实践中凝练的抗疫成果为中国与周边国家开展经济合作夯实了基础和提供了契机;“一带一路”建设成为中国周边地区的融合区和重启的首要之地;中美大国关系对中国周边地区的和平稳定起到决定性作用,只有大国关系稳定,周边国家的关系才可防可控可稳。严峻的全球疫情使人类愈发强烈感受并意识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已不是缥缈的理念和抽象的概念,每个国家的利益和命运已经与世界相互嵌入、环环相扣。东亚国家在疫情挑战面前选择了团结合作与同舟共济,RCEP的签署必将为促进东亚发展繁荣增添新动能,必将增强区域共同体意识。

   【关键词】百年变局;后疫情时代;国际格局;综合引领;新型周边关系

  

   从2020年年初开始的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乃至愈演愈烈,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以下简称“百年变局”) 背景下的疫情公共卫生安全危机为世界带来了严峻的现实挑战。从全球视角而言,2020 年年底,新冠疫情再次开始大流行肆虐,部分北半球国家的疫情日趋加重,世界上部分国家再度强制“封城”。

   新冠疫情是近百年来人类遭遇的影响范围最广、规模最大的全球性大流疫,并且已成为 21世纪影响全球重大事件之一,疫情的扩散和蔓延对世界格局和国际经济秩序造成了全方位的冲击和影响。面对百年变局和百年大流疫的叠加冲击,中国周边地区格局和周边国家关系也将发生深刻的调整与变革。因此,人类进入的后疫情时代已成为百年变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历史演变阶段。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活动和人类社会秩序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是前所未有的。在二战结束后的当代国际关系理论和历史演变中,病毒疫情流行在人类历史上不乏先例,但是鲜有从公共卫生疫情的角度来研究其影响和改变世界的案例。而当今百年变局中的这场疫情,颠覆和改变了全球经济产业链和人类社会生活常态,并且国际秩序乃至全球治理体系带来重大冲击和影响。全球抗击病毒堪称是一场具有历史影响的疫情政治经济学创举,为迈入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和国际政治新历程作出新的诠释和导引。启迪人们思考疫情结束后,人们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经济秩序、什么样的全球治理体系、什么样的大国关系,乃至最终归结于什么样的中国未来。

   疫情引发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和世界经济衰退,导致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出现重大调整,并且为中国周边外交带来新机遇。这一切都向国际体系和人类社会昭示:我们正在步入一个比以前更加相互需要、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的新时代,面对全球疫情的蔓延肆虐,我们的挑战是共同的,利益是共同的,责任是共同的,命运也必然是共同的。共生共存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将是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也就要求人们从纵深角度和国际视野来探讨这个领域的新命题。

  

一、百年变局的后疫情时代国际格局的深刻调整变革

   纵观数百年来的人类文明发展历史,就是一场与疾病艰难抗争的历史,在与病毒疫情百折不挠的抗击中浴火重生并深刻变革,从未知到有知,从自为到自觉,从混沌走向文明时代。当下全球疫情的严峻挑战再次警示人们,我们正处于一个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相互交织的时期,也是国别和区域乃至全球问题彼此转化的时期。在全球化进程中,各个国家的利益和命运紧密地融合依存为一体,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包打天下。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将是一个未知和不确定的世界格局。新冠疫情既加剧了国际格局和世界秩序的冲突调整,也打破了多年来形成的全球化产业链布局的平衡状态,还带来了各国抗击疫情模式背后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价值观差异性的对立和竞争。其传导路径是从人类公共卫生安全危机,逐步向全球经济、政治、安全、国际关系等各个层面不断拓展延伸,并且为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和世界秩序带来了重要影响和新的变化,也为百年变局中的全球治理体系刻下深深烙印。

   新冠疫情的冲击波使全球经济的互动关系遭遇重创,这场危机的突发性和影响是全方位的。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造成了国家间人员流动和物资运输供应中断,全球金融市场和经济市场紊乱动荡,经济萎缩和衰退在世界各国蔓延。作为全球化赖以维系的根基,各个国家之间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及资金链乃至服务链条纷纷断裂,给人类经济生产和社会生活造成重大影响,并带来了一系列的调整和改变,造成了国际体系和经济秩序及大国关系的角色再定位、再选择、再调整。疫情伤害与经济衰退的双重打击,给世界各国政府带来的挑战也是全方位的,并且展现了非传统安全对人类社会的共同威胁和严峻现实。在疫情背景下,每个国家已切实看到和感悟世界整体性发展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内在本质的客观真实性,当代人类社会不论是否承认和接受,客观上已经真真切切地进入了利益交融、相互依存、荣辱与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框架中。百年变局和大疫情冲击波下的国际格局将面临着三个“不一样”的 世界未来特征。

   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将面对一个不一样的国际格局。当今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和国际秩序及全球产业链条的布局,正处于百年变局之中,呈现出不断冲突、变革、调整的基本特征。审视疫情之后的国际格局和国际关系及全球治理方式之间的关系,必将体现为前所未有的根本性变化。“一是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正在发生深刻调整;二是全球治理体系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三是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近代最具革命性的变化”。后疫情时代国际格局的重新“洗牌”在深刻影响着人类的发展观、国际观和安全观的同时,也必将给国际安全环境和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带来新的思考。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大冲击,虽然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国际格局的演变趋向,但是不可否认其会加快推进国际格局演变的历史进程。新冠疫情既对全球各国的经济发展造成重创,也在深刻影响着中国周边政治格局和国际环境的改变。这就告诫当今的世人,两次世界大战是人与人和国与国之战,而当下世界各国联手抗击新冠疫情的全球性战“疫”,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新型世界战争。虽然这是一场人与病毒的战争,并非枪林弹雨的武力战争,但是战争的惨烈和结局是相同的,战“疫”的残酷性使 170 多万鲜活的生命消失,并且给世界政治、经济、国际关系带来重大影响和改变。因此,非传统安全特别是公共卫生疾病流行,是对人类健康和国际社会安全构成的最直接和最主要威胁之一。当下疫情的非传统安全正在逆袭和影响着传统安全,国际安全格局和国际关系将面临再调整和再塑造的新议题。后疫情时代的公共卫生安全问题,日趋成为世界政治和国际关系必须关注的重要新命题。

   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将面对一个不一样的经济全球化。“世界经济秩序可能将会大规模重组,全球化进程的调整将势在必行”。在疫情影响下,经济全球化的内涵与形式将会发生某些新变化,人类社会将进入新的全球化阶段,但全球化仍将是不可阻挡的世界主潮流。全球化经济促进了国际资本和世界商品的流动及科技发展与文明进步,为世界市场和经济繁荣提供了内在驱动力,符合各个国家的共同利益和开放性需求。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利益优先”的政策导向下,大打贸易战,并叫嚣中美经济“脱钩论”,陆续退出多个多边国际协议和国际组织。这场新冠疫情又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逆全球化的重要推手,起到了推波助澜和雪上加霜的作用。特别是疫情暴发以来,经济全球化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击。“2020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数据显示,2020年世界经济将出现20世纪30 年代大萧条以来的最糟糕局面,经济增速将跌至-3% 。全球需求急剧萎缩不可避免地导致贸易的大幅下滑”。新冠疫情将使世界新增4亿--6亿贫困人口,且这个数字继续呈现扩大的趋势。从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看,全球化进程曾经遇到过许多坎坷险阻,甚至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的磨难,但始终没有改变其在艰难曲折中勇往直前、生生不息。作为病毒疫情这种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突发事件,从长期看,关键还是取决于各国在战略和政策上如何应对全球化带来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在新的全球化阶段,首先,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大国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维护基于国际共同规则的全球经贸规 则和秩序;其次,积极适应全球化产业结构分工体系,为国内受损的弱势群体制定扶助解困的保障政策;最后,国与国之间加强政治互信,化解安全困境的焦虑,支持国际机制的协调作用。因此,后疫情时代从大方向和经济发展的趋向上来审视,难以扭转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历史进程。“原来的全球化回不去了,但新的全球化还会发展”。全球性问题的实质是全球化的负面效应,这就更有必要实施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

   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将面对一个不一样的中国与世界关系。新冠疫情与百年变局相互交织和碰撞裂变引发世界格局新变革,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及大国关系无不遭受和面临着重大冲击和挑战。“旧秩序难以为继,新秩序尚未搭建,这正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本质特征,也是当前国际局势云诡波谲的根源所在”。国际格局再次呈现出历史上罕见的动荡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变量,世界未来发展的重大趋势及动态走向初见端倪,何去何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由此走到新的十字路口,面临新的战略选择。因此,必然引发中国与世界关系再出发的深度考量。在行稳致远的基础上再出发,必然需要回望改革开放40多年曾经走过的路、探讨过的话题、总结过的经验和规律。归根结底就是中国对外开放的40年,中国走向世界的40年,融入世界的40年,中国与世界关系相互塑造相互成就的40年。在40多年里,中国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一跃成为繁荣昌盛的经济大国,其中的经验真谛只有中国自己才能有深切感悟,把握处理好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是中国始终面临的一个历久弥新的永恒议题。中国经济崛起不是与世界相脱离的进程,而是与世界发展紧密相连、与经济全球化密切相关的产物。中国与世界相依相存、互动交融、双向塑造、相互成就已为大势所趋。

中国与世界关系在新环境和新挑战的背景下,再次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需要再次战略选择、再次坚定国家意志、再次重新出发。从总体发展态势看,新冠疫情并没有改变百年变局的基本趋向,也不可能改变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基本格局,但是世界的大国关系却更为错综复杂,更加尖锐艰难及不确定。“疫情也催生新的全球化的发展……鉴于相互连接与相互依赖已经是当代与未来世界的一个基本特征,全球化要发生根本性逆转,世界要退回到所谓‘部落式’孤立主义,是不可能的”。随着中国由“大”向“强”的国家转变,与此相伴的是经济繁荣、道路自信、战略进取。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日新月异的巨变,中国已再不是贫穷落后的中国,世界也不再是强权霸权肆意横行的世界。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被疫情打得溃不成军、自顾不暇,每日确诊病例不断刷新世界历史纪录,美国的现状说明其失去了领导整合全球协调抗疫的能力和条件。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亚洲经验可圈可点。中国短期时间内成功控制疫情,为世界疫情联防联控提供了宝贵经验和医疗援助,体现了在全球危难时期大国所应有的责任和担当。中国与周边亚洲国家团结携手、相互支援、共渡难关,充分体现了东亚国家之间深厚的人文渊源,诠释了东亚地区抗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因此,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回不到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的世界格局,我们将面临重塑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重塑欧美大国关系和中国周边国家关系,世界正在步入一个各国比以往更加相互需要的新阶段。疫情后的世界何去何从,将取决于中国今天的所作所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369.html
文章来源:2021年第1期《理论探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