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勇:中美关系的复杂性与未来的谨慎乐观

更新时间:2021-02-09 15:29:59
作者: 王勇 (进入专栏)  

  

   本文为王勇教授在第160期【鸿儒论道】的评议。

  

   甘思德教授的发言内容非常丰富,特别是非常坦率地发表了他对中美关系的看法,从中美双方角度讨论了当前双边关系恶化的原因。听了报告以后非常有启发,很感谢。

   中美之间要谈起来的问题太多,矛盾太多、差异太大,同时中美的共同利益经过过去40年的积累也有很多。我认为,导致中美关系现在越来越复杂,主要是双方的差异造成的。

   首先,全球化对于双方的结果不太一样。过去30年全球化高歌猛进的发展,都对世界各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在促进全球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最重要的后果,即国内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美国的情况尤其严重。美国贫富悬殊的程度在OECD国家中最为严重,贫富悬殊状况、预期寿命等指标与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相似。应当强调的是,全球化本身并非造成贫富悬殊的原因,国内调节政策的失败才是主因。所谓美国发展模式、美国一些人所鼓吹的制度优势,在进行国际比较后会发现,美国治理的成绩并不是很高,认清这一点非常重要。不少美国人包括拜登政府也是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我认为,贫富悬殊是美国当前几乎所有问题的根源,包括种族关系紧张、精英层与中下阶层的矛盾等问题,都和这一问题有关。

   与此同时,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中国抓住了机遇快速地发展,但也付出了沉重代价,比如环境污染、劳动者权益等方面的代价,贫富悬殊也扩大很快,但是,中国政府的政策做出努力不断纠正快速发展带来的问题,比如政策强调“和谐社会”、“扶贫攻坚”等在缩小发展差距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中美经贸关系获得快速发展,中美互有需要的共同利益推动了两国间的实质性合作。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出现了一个所谓的“中美国”现象,但是在特朗普政府四年美国的右派和极右派强行推动中美“脱钩”,试图打破这种互利的关系。这是经济全球化的后果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第二,政治文化差异很大,中美之间难以相互理解。中美政治文化如同光谱的两极,差别太大,体现在历史文化、意识形态、社会制度的差异上。中美位于光谱两端,其他国家无论是亚洲的一些国家还是欧洲的一些国家,位于两极中间的某个位置。美国政治文化的最明显特征个人主义,追求个人的自由、个人的权利,这与美国的历史与发展经历有关;中国政治文化更多强调是的集体主义,这与中国历史文化传统与中国所处的特殊环境有关。中美两种政治文化的差别非常大难以改变。但从过去40年的经验看,这种政治体制、政治文化的差异,并未阻碍中美之间进行的互利的实质性合作。当前,中美双方应当有智慧管理这个政治文化差异的同时,推动双方之间务实的互利合作。

   第三,中美宗教文化差异大,对两国与世界关系的定位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美国人、美国的文化中有一种“使命”,即要改变世界,其中包括要改变中国这样的国家。甘思德教授刚才所谈美国方面的看法反应了美国人的普遍看法,即美国人有责任改变世界,美国人自信地相信美国在世界中的“例外主义”(exceptionalism),美国的标准是最好的标准。但是,实际上从过去的发展来看,特别是2020年发生疫情之后,美国的政治文化、社会文化、政府体制暴露了种种的问题。

   仅仅“空谈”民主没有用,广大老百姓追求的还是安定、和平的生活,社会公众的基本需求要得到满足。相信美国在这些方面已经吸取了很多教训。有一位中美关系研究的重要学者在前段开会时讲到,美国人要改变世界,要改变中国,不符合美国的标准,美国人就不满意。这位学者记得曾跟美国人说过,美国改变一下周边和世界的小国试一试,比如离美国不远的海地和非洲的索马里。显然,美国改变这两个国家的行动都是失败的。此外,广大的中美洲国家离美国这么近,它们现在是什么状况,美国人应该很清楚,为什么不能很好地改变它们呢,这是一个值得美国人思考的大问题。

   第四,中美之间国际地位差异的影响。美国与西方是世界的“老大”,统治这个世界的时间太长了,它们对现有国际秩序有一种“天经地义”的看法,尤其是国际秩序的核心五个说英语的国家,所谓“五眼联盟”,其中英美霸权在不同时期有更替,它们都认为英美和西方霸权是天经地义的,谁挑战它就打击谁,无论是苏联、日本还是现在的中国。另一个方面,世界上很多国家对美国的看法是,美国的对外政策是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甘思德教授展示的皮尤中心有关中国国际形象的调查结果,主要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印象恶化,但是,如果纳入广大发展中国家,相信调查结论就不会一样。在一定程度上,美国的涉外民调机构也是美国对外政策的工具。

   长期以来中国的国际地位相对于美国和西方是虚弱的,不是国际秩序的中心。近代以来,中国的确是落后了,在过去40年中国紧紧追赶,想推动现代化发展,与世界接轨;当然,对美国和西方的一些过分要求,中国也是抵制的,特别是损害中国主权的要求是抵制的。中国对美国、对西方总的来说是抱着一种谦虚的、学习的态度。我相信未来中国在文化自信增强的同时,还会继续向美国学习,向美国的朋友们学习,美国好的东西要继续学习。华为的任正非讲的很好,中国要继续向美国学习,我们的创新不应该另走一个道路,而是要继续走融入世界的道路。

   最后,未来的中美关系会怎样?拜登上台以后的中美关系会怎样?拜登总统上台给中美关系的“重置”提供了一个好机会。美国的对华政策要思考如何远离特朗普四年的荒唐,民主党上台不能仅仅清算特朗普的国内政策对美国带来的损害,同样要清算他的对外政策,特别是推动极端主义的对华政策对美国、中国与世界造成的损害。

   中美关系在未来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有两种前景:

   前景一:中美之间可以凸显出合作的共同利益,开展务实的合作,尊重政治体制、政治文化的差异,对于有分歧的问题在国际规则下进行讨论解决。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会比较平稳,它符合双方的利益。

   前景二:中美之间将在所有的领域展开竞争,美国在台湾、香港、新疆、西藏问题上,尤其在台湾问题上触碰中国的“底线”,损害中国的主权利益。这种情况下,不排除中美之间可能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尤其是在中国的周边地区。

   我个人对未来两至四年的中美关系谨慎乐观。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中美关系稳定的前景会占上风。谨慎乐观的原因很多,包括经过新冠疫情以后美国的综合国力受到较大损害,相对衰落的趋势是肯定的;国内挑战太多,拜登政府将集中解决国内问题。对于拜登来说,美国主要的挑战不是来自中国,就像不少美国人自己所说,关键的挑战在美国内部。

   我的讲话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0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