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甲瑞:印太战略视域下的印法印度洋地区海洋安全合作探析

更新时间:2021-02-03 12:19:29
作者: 梁甲瑞  

  

   内容提要:印度洋地区的海上战略通道价值为世界所公认。世界上一些主要国家提出了相应的印太战略,印度洋地区的海上战略通道价值更为显著。在法国与印度的印太战略框架中,双方都把印度洋地区的海洋安全视为重点。基于印太战略,印度洋地区海上战略通道的安全成为法国与印度共同的战略关注。由于印度洋地区的海洋安全威胁日益复杂,合作是法国与印度维护海上战略通道安全的最好方式,符合双方共同的利益。面对印度洋地区复杂的海洋安全威胁,法国与印度意识到了海洋安全合作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并初步建立了海洋安全合作机制。

   关键词:印太战略;海上战略通道;法国;印度

   基金项目:本文是山东省社科规划项目海洋强省建设专项 “南太平洋地区海洋治理及对山东的启示”( 19CHYJ11) 、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 “中国-大洋洲-南太平洋蓝色经济通道构建研究”( 项目编号: 19FGJB003) 以及2018—2019年度聊城大学科研基金项目“中国与加勒比地区岛国共建海洋命运共同体研究”阶段性成果。

  

   随着 《印太地区的法国与安全》 的出台,法国的印太战略具备了雏形。维护印度洋地区的海洋安全成为法国印太战略中的一个主要目标。

   作为印度洋地区的主要力量,印度在印度洋地区拥有根本的海洋利益。维护印度洋地区海洋安全是印度一直以来的战略目标。印太战略一直是印度地缘政治的核心内容。随着印度洋地区海洋安全威胁日益多元化、复杂化,在印太战略的大框架之下,维护印度洋地区海洋安全成为法国与印度的共同战略诉求。目前,学术界对于法国同印度关系的研究较少,主要集中在双方外交政策评述方面。肖军在 《印度-法国战略伙伴关系评述》一文中梳理了印度与法国战略伙伴关系建立的过程,并对双方未来的关系进行了展望。邱琳在《马克龙政府对印度政策评述》一文中探讨了马克龙政府对印度政策的战略考量,并分析了马克龙政府对印度外交政策面临的外交挑战。南洋理工大学的伊莎贝尔·圣梅扎德(Isabelle Saint-Mézard)在《法国在印度洋地区战略以及印法合作的潜力》的政策报告中探讨了印度与法国战略关系的四个支柱以及局限性。既有研究缺乏在印太战略视域下法国同印度关系的研究。基于此,本文探讨了法国与印度在印度洋地区维护海洋安全的内在逻辑及深度合作前景。

  

   一、印太战略视域下的印度洋地区的海上通道价值

   印度洋地区的海上战略通道价值为世界所公认。它是世界上许多航线的必经之处,三面环绕陆地。只有经过通往阿拉伯海、孟加拉湾以及来自南印度洋的 “战略支点”(choke points) ,才可能进入该地区。印度洋是沟通亚洲、非洲、欧洲和大洋洲的交通要道。印度洋上东南、东 北、西南、西北四个方向上的海上通道被赋予了重要的战略价值。具体而言,这四个方向的战略通道分别是: 位于澳大利亚南部和南非好望角以南的两个开阔的通道,位于非洲大陆和阿拉伯半岛之间的曼德海峡-红海-苏伊士运河通路,以及位于马来半岛、印尼与澳大利亚之间的通道。因此,印度洋具有不同于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地理特性。在麦金德看来,亚洲、欧洲和非洲统称为“世界岛”。在“世界岛”的南边缘,即非洲大陆和亚洲东南部之间,便是印度洋。世界上一些主要国家都提出了相应的印太战略,印度洋地区的海上战略通道价值更为显著。

   “印太”概念是亚太地区和印度洋地区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关系发展的产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较早涉及到了印太概念。201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描述了印度洋-太平洋盆地作为全球贸易和商业中心的重要性。2012年,印度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会的雷嘉·莫汉 ( C.Raja Mohan) 教授认为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海域必须被看作是一个单一的、综合的地缘战略区。2017年,日本创造了“自由、开放的印太”这一术语。印太在地缘战略、地缘经济和地缘能源之间相互作用。广义来讲,印太地区包括印度洋和太平洋,而印度洋将成为印太的中心。印太地区成为全球的焦点区域,深刻影响着国际体制的演进。正如美国在 《印太战略报告》中所指出的“印太地区是美国未来最为重要的区域。该区域横跨了地球的一大片区域,从美国西海岸到印度西海岸,汇集了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并拥有超过全球一半的人口。在世界上十个军力最强的国家中,有七个国家位于印太地区,其中六个国家拥有核武器。在世界上十个最繁忙港口中,有九个位于印太地区。”目前来看,印太已经从一个地理概念演变成一个地缘政治概念。印太战略成为地缘政治战略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自由、开放成为印太战略的基本属性。维护印太地区海上战略通道的安全是构建自由、开放印太地区的关键。在整个印太地区中,印度洋地区所拥有大多数的海上战略通道,对印太战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些战略通道的价值为世界主要岛国所重视。除了印度之外,美国、澳大利亚、日 本、法国等国家都在印太战略中明确强调了印度洋地区海上战略通道的重要性。未来,印度洋地区的战略价值会进一步提升。伴随印太战略的逐步深入,印度洋地区海上战略通道的能源运输价值将会逐步提升。“印度洋地区是全球贸易和商业的枢纽。世界上 9 万艘商船的近一半及全球石油运输的三分之二都要经过印度洋地区的海上航线。”这既是地缘政治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历史的延续。19 世纪中后期,英国与法国开始争夺对大西洋和印度洋之间的海上通道控制权。 1859年,法国取得开凿苏伊士运河的特许权,之后近一个世纪与英国围绕东地中海、红海及苏伊士运河的主导权不断展开斗争。

  

   二、印法的印太战略与印度洋地区海上通道安全

   在法国与印度的印太战略框架中,双方都把印度洋地区的海洋安全视为重点。法国在印度洋地区拥有一些海洋外领地。这表明其印太战略更为重视该地区的海洋安全,这与其国家安全密切相关。

   (一) 法国的印太战略与印度洋地区海上战略通道安全

   2019年,法国发布了《印太地区的法国与安全》,提出了基于自身利益的印太战略。印度洋地区在法国印太战略框架中的地位不容忽视。 2015年法国 《国家海洋区域安全战略》(National Strategy for the Security of Marine Areas) 指出:“法国拥有广阔的海岸区和多样化的海外领地,是一个主要的海洋国家。法国海洋安全利益之一是维护船只航行以及货物的安全,并确保主要海上航线的安全。”在国际社会保障海上航线安全的联盟中,法国是主要的利益相关者。法国海军战略思想家拉乌尔·卡斯泰克斯认为制海权本来就是一种相对观念,即使海洋享有绝对主权,也还是不能阻止敌人在此水域中出现。所 以,制海权的真正含义为控制海上交通,以求达到我方的战略目的。就印度洋的海上通道而言,连接欧洲与亚洲的海上通道在北方,而法国大部分的海外领地在南印度洋。与能源运输相关的一系列问题和国家间的冲突威胁着欧洲国家海上通道的安全。大部分的威胁是海盗、恐怖主义、人口、毒品和武器的走私、非法捕鱼等。法国在印度洋的海外领地同样会受到威胁。很多跨国犯罪威胁到了通往法国南印度洋战略岛屿的安全以及能源运输的安全。法国 2009 年的 《国家海洋战略蓝皮书》关注了南印度洋这个特定的区域,并支持法国的海洋战略。“主要的国际海上航线在此交汇。为了有效保护南印度洋的海洋环境,无论哪个部门都要重视 ‘印度洋上的法国’这一概念。南印度洋海盗日益猖獗,非法捕鱼盛行,法国必须担负起该地区海洋治理的重任。”法国承诺遵守国际法,维护航行自由,保护南印度洋海上战略通道,打击海盗和恐怖主义。

   法国自称为“印度洋国家”,主要是因为法国在南印度洋有两个海外领地———留尼旺岛和马约特岛。留尼旺岛大约有83.3万人,是法国海外领地中人口密度最高的省份之一,基础设施发达,经济繁荣。马约特岛于2011年3月成为法国的海外领地,被面积为74000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所包围,是南印度洋的重要海上战略通道。此外,法国在南印度洋还有一个特殊的实体,即法属南方和南极洲。早在1772年,法属南方和南极洲领地就被称为“南方的法国”。从1995年开始,法属南方和南极洲成为法国的海外领地,是法国在印度洋上的重要领地。从2007年开始,法属印度洋诸岛包括了欧罗巴岛、光荣群岛、新胡安岛、印度礁和特罗姆林岛。法国海军准将让·杜福克 (Jean Dufourq) 认为,“法国在印度洋有两个主要的军事利益中心,一个在西南印度洋地区,另外一个在阿拉伯-波斯湾地区。就西南印度洋地区而言,法国拥有保护海外领地的主权责任;就西北印度洋地区而言,法国有两个军事基地———吉布提和阿布扎比。

   (二) 印度的印太战略与印度洋地区海上战略通道安全

   作为印度洋地区的大国,印度致力于成为海洋强国和世界大国。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 曾说过,印度的“天定命运”是成为世界第三或第四大国,而且近年来这在印度领导人提及印度大国命运时已成老生常谈。美国的印度战略文化观察家乔治·坦纳姆(George Tanham) 声称,印度的精英们认为, “国家根据世界权力大小按等级划分层次”,从根本上说是将婆罗门社会等级观念扩展到了国际体系中,他们自然希望看到印度达到或接近该层次结构的顶部。在大卫·布鲁斯特看来,印度官方虽然否认有领土方面的野心或有任何寻求地区霸权的愿望,但它一直怀有成为印度洋主导力量的抱负。印度的印度洋战略思维源自若干传统和主题,其中包括昔日 “大英帝国”遗留下来的地缘战略、印度对尼赫鲁不结盟和有关印度门罗主义的主张。

   近年来,印度的印太战略日益明显。“向南看”(印度洋) 及“向东看”(太平洋) 战略是印度印太战略的内在逻辑,也是印度战略利益框架所要扩展的区域。印度海军上将阿伦·普拉卡什 (Arun Prakash) 呼吁要从印太角度来维护印度的海洋安全利益。面对战略利益框架扩展的背景,印度外交部长萨尔曼·胡尔西德 ( Salman Khurshid) 指出印度超越了东盟地区,实际上正在面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大卫·斯科特将印度的战略利益框架扩展视为“向东看3.0”战略,是印度从“向东看”战略向印太战略的调整。印度于2015年发布的 《确保安全的海洋:印度海洋安全战略》也强调了这一点。“印度的海上邻国不仅是那些与我们拥有海洋区域共同边界的国家,也包括与我们拥有公海共同边界的国家。印度拥有大量的海上邻居,超出了印度洋地区。这体现在了‘向东看’战略中。为了在印太地区内强化印度同海上邻国的关系,印度将‘向东看’战略演化为 ‘加速东进’战略,重视海上安全合作。”印度学者雷嘉·莫汉认为自20世纪90年代初期印度公布“东向”政策之后,其与亚洲国家的关系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虽然印度目前仍视东盟为东亚核心,但印度的兴趣已经延伸至包括西太平洋在内的整个亚洲。印度快速发展的经济为印度与太平洋地区的互动奠定了坚实基础。

就地缘政治而言,印度的印太战略体现了其在亚洲地区日益突出的地位,而且表明印度成为印太地区安全结构的基石。应当指出的是,在印太战略框架中,印度更为重视东印度洋狭窄区域到西太平洋这一范围。印度官方较为明晰的界定是印太地区包括了孟加拉湾、马六甲海峡、南 海、菲律宾海和西太平洋。进一步说,印度洋地区是印度印太战略的根本,而确保印度洋地区海上战略通道的安全是印度印太战略的前提。 《确保安全的海洋: 印度海洋安全战略》指出了印度洋地区海洋战略通道安全的重要性。 “海上战略通道安全是一个国家的主要利益。和平时期,海上战略通道常与国际海洋航线重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93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