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剑:志愿军50军的前世今生

更新时间:2021-01-31 10:46:57
作者: 陈剑 (进入专栏)  

  

   近期央视热播的《跨过鸭绿江》电视剧,央视评价说好评如潮。笔者以为,虽然一些史实史料有存疑、斟酌之处,但全景式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跨过鸭绿江》,无疑是同类体裁中最优秀电视剧。

   抗美援朝战争,中国志愿军出兵前后两年9个月,共有27个军共290万人以轮战的方式参战,涌现出无数铁血劲旅。其中有五支部队堪称王牌部队,打出了中国人志气。这五支部队分别是,第一次战役中重创美国王牌部队骑兵第1师的四野主力39军,第二次战役中歼敌1.1万打了漂亮翻身仗四野主力38军,第二次战役中成建制全歼美军第7师第31团的三野主力27军,第四次战役中汉江防御扬威名的四野主力50军,上甘岭上逞英豪的二野主力15军(此外,笔者以为:志愿军68军、63军、40军、42军和12军也可圈可点,战功显赫)。上述五大主力中,除50军外,其余四支部队,大都经历了土地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且一路走来,战绩辉煌。而50军则比较特殊。特殊在哪里?这支部队1949年1月2日才正式由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0军组建而成。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原本默默无闻。如何在很短时间成为志愿军主力,这需要从这支部队的历史说起。

   一、50军前身——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

   50军能够成为志愿军主力,需要对其前身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作一分析。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8月9日,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在南京国防会议上,主动请缨抗战,蒋介石即授予云南部队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番号。

   龙云回云南后,在一个月内,将手中的地方正规军6个旅及有关的武装,迅速组建了一支出征抗战部队-卢汉任军长的第六十军。这支新组建的部队,其渊源历史悠久。清末开始成立,从推翻封建制度到反戈袁世凯,特别是在护国反袁战争中一举成名,大显威风。六十军下辖3个师,即182师、183师和184师,3个师下辖6个旅12个团,官兵总数有4万余人。其中彝族将士2.4万人,占总士兵的60%。60军军中的排、班长大多是受训3年以上老兵来担任,他们都有比较丰富的实战经验;而连以上军官则大多出身于云南陆军讲武堂,均为资历较深、能力较强的军人,而且打过多年仗,具有一定的作战指挥能力,且法式装备。就整体而言,在国民革命军各部队中,60军无疑是有较强战斗力的一支部队。

   1937年10月,60军自云南出发,经云南、贵州、湖南、湖北长途徒步行军赴徐州地区参与徐州会战后期战斗,即奉命阻击南下日军掩护徐州六十万国军撤退。禹王山阻击战,是徐州会战第二阶段的主战场。60军能否守住,直接关乎60万国军的安危。1938年4月22日,滇军第60军4万余将士,从武汉昼夜兼程火速赶赴邳县战场(江苏徐州邳州市戴庄镇),和日军矶谷和板垣两个甲等师团共4万多人撕杀。60军据守的禹王山,地处徐州北部,海拔仅有126米,但在广袤的鲁南平原上,却成了敌我双方必争的“高地”。如果禹王山失守,日军就可以直扑徐州。而此时参加徐州会战的国军还没有完成撤退,李宗仁把希望寄托在60军身上,希望他们能在禹王山顶住日军,为部队撤退赢得时间。这是60军出滇以来第一次和日军交手。

   在整个邳县阻击战中,60军在禹王山和日寇血拼了整整27个昼夜,打退了日军数百次冲锋,期间多次和敌人白刃相搏,硬是把“钢军”板垣师团和“铁军”矶谷师团牢牢挡在了禹王山下,共歼敌1.2万人。这是一个十分显赫的战绩。60军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牺牲。60军参战人数35132人,阵亡13869人、受伤5000多人,平均每天阵亡1000多人,其中有少将旅长陈钟书,团长严家训、董文英、莫肇衡、龙阶、陈洁如,副团长黄云龙。一线团长几乎全部死亡。

   邳县禹王山阻击战后,著名音乐家冼星海为这支家乡劲旅所感动,为此写下《六十军军歌》。

   60军以巨大牺牲胜利完成阻击任务,打破了南下日军夺取运河、控制陇海、直取徐州的企图,为第五战区60万国军完成战略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遗憾的是,60军在徐州会战中为60万国军完成战略转移的作用,一直缺乏十分到位的中肯评价。

   继邳县禹王山阻击战后,60军又参加了武汉会战,三次长沙会战、赣北对日作战等。特别是自1940年8月后,日军入侵越南,到1945年8月无条件投降,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日军一直没有放弃由越入滇的计划,但是,都遭到了中国军民的有力反击。60军作为滇南守军创造了拒敌五年于国门之外未失寸土的奇迹——这段历史就是史界称为的“滇南抗战”。

   在8年抗战中,60军没有一个叛变投降成伪军,这在国民党部队里十分罕见。

   1945年8月17日,中国陆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卢汉率领60军从云南蒙自、屏边地区率部赴越南接受安南北纬16度以北日军缴械投降。60军成为惟一在境外接受日本军投降的中国军队。在越南接受日军投降途中,60军与法军遭遇,法军是来抢占胜利果实的,他们也要接受日军投降。法国舰队试图强行登陆,60军直接开炮击毁一艘敌舰,其他敌舰落荒而逃。

   1946年4月,60军从越南的海防港直接开拔来到东北,卷入了内战。1948年10月17日,60军在长春起义。2个半月后,1949年1月2日,解放军总部正式宣布,起义的原第60军改编为解放军第50军,曾泽生任军长,政委是1935年参加红军的云南籍人徐文烈。

   二、汉江阻击战的50军

   (一)汉江阻击战背景

   1951年1月8日,已经解放汉城的志愿军先头部队,在迫近三七线时奉命停止追击,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宣告结束。此时联合国军一片惊恐,参谋长联席会议开始考虑将美军撤回日本。中朝联军领导人都要求志愿军一鼓作气突破三七线,解放大田,解放釜山,将美军彻底赶下海去。彭总为此十分清醒,美军利用其机械化优势,几乎是全身而退到达三七线的,没有伤筋动骨,实际是主动撤出汉城。此时志愿军也出现了误判,虽然不能一鼓作气,但也不认为美军就有能力立即发动反扑。由于经历三次战役连续作战,部队非常疲惫,且战线过长,后勤物资难以供给。志愿军司令部决定自1月8日起主力部队转入休整。

   接替沃克的美军新任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中将,此时56岁,西点军校毕业,二战期间曾先后担任第82空降师师长和第18空降军军长,接替沃克来朝鲜战场任职之前,官至美国陆军副参谋长。虽然联合国军一片惊慌,但李奇微保持了相当的冷静。他认真研究志愿军发动的前三次战役的作战细节。在战斗记录中李奇微发现了一组关键的数字,即志愿军在前三次战役的正式作战时长完全相同:八天。李奇微将这发现命名为志愿军的“礼拜攻势”。基于这样判断,李奇微总结出对付志愿军的战法:当志愿军军粮弹充足发起进攻时,美军利用机械化能力大踏步后退,当“礼拜攻势”接近尾声,立即转身进行反扑。

   在汉城解放一周后,1951年1月15日,李奇微“猎狗行动”伴之“磁性战术”迅速启动。美军以少量坦克和汽车组成的连排级侦察分队,大胆向北进行威力搜索。1月25日美军发起大规模反攻。这出乎志愿军意料。志愿军总部不得不决定发起第四次战役。严格说,第四次战役实际是仓促应战。第四次战役志愿军采取了“西顶东放”的策略。即西线部队顶住美军主力的进攻,东线引诱南朝鲜军北进,待主力集结后首先将其歼灭。从结果看,第四次战役实际并没有完全完成战役目的。但在西线,阻击部队则完成了预定战役任务。

   (二)彭德怀选择50军

   汉江以南是一块平原地区,美军可以有效发挥其重装优势和火力优势,而没有山地依托的志愿军十分被动。为了掩护大部队北渡汉江,志愿军阻击部队需要用血肉之躯硬顶敌人机械化部队的突破。西线战役,究竟派哪一支部队才能够顶住美军主力进攻?当时可供选择的第一方案是志愿军主力38军和39军。但彭德怀却力排众议,选择了38军(112师)和50军。依笔者看,彭德怀选择50军,主要有以下两方面考虑,一是50军是一支擅长阵地防御的部队,其前身60军在禹王山坚守27个昼夜,全军伤亡过半,顶住日军两个师团的进攻,阵地岿然不动;解放战争中,军长曾泽生指挥该军守卫吉林市,解放军以两、三个纵队的兵力围攻,连入城布告都印好了,最终未能攻取。二是第第三次战役中,50军神勇表现让彭总眼前一亮。特别是在仙游里附近拦住了英军皇家重坦克营。经过3个小时的激战,没有反坦克武器的50军,硬是以血肉之躯扛着炸药包和爆破筒,将敌全部歼灭。此外,50军148师442团1营成为第一批打进汉城的部队。这些,都给彭总留下了深刻印象。

   (三)50军汉江防御

   艰苦而悲壮的汉江阻击战就此打响。在汉江血战中,50军被部署在战线最西部的汉城以南,背临汉江,对手是敌一线5个作战集团中实力最强的美1军(含美军3师、25师,英29旅和土耳其1旅),可谓是‘重点中的重点。这完全是针尖对麦芒的阻击战和进攻战,没有任何战略纵深和回旋余地。最惨烈的时候,一天3、4个连队全部牺牲在阵地上。营连一级的建制很快被打散了架,最后都以团级建制进行防守。这是中国军队所经历规模最大强度最高的运动防御战役。军长曾泽生向五十军下达了一条死命令:不许后退一步,哪怕全军阵亡。战至2月4日,全军勉强能以完整建制投入战斗的兵力只剩下4个营又4个连——不到半个师。曾泽生就靠那半个师的本钱,又在汉江南岸苦撑了3天。2月7日,50军逐步转移至汉江北岸。撤至汉江北岸,面对攻势不减的“联合国军”,50军丝毫没有退缩,继续阻击。在汉江北岸,他们继续坚持了一个多月的防御战斗。

   在50天的阻击里,50军与阵地共存亡,有7个整连、31个排、138个班,都打光了,50军战士的鲜血洒遍了汉江两岸。入朝时全军32000人,历经一、二、三次战役,特别是第四次战役汉江血战后,又付出1万余人的伤亡,减员只剩下10023人。最终完成了阻击要求。50天时间里,50军歼敌1.1万余人。

   汉江血战,最痛苦的还是缺粮少弹。经过第二、三次战役消耗后,第50军的弹药携行量早已不够一个基数,军、师后勤携行的弹药不够半个基数,没有预备基数。炮弹,更少得出奇。弹药补给更少。由于战线过长,粮食和弹药供应不上,战士们过着“一把炒面一把雪”的生活,打到后面有的部队连炒面也吃不上。在此艰难的条件下,曾泽生和徐文烈仍通电全军,“克服一切困难,不惜一切牺牲,决不轻易失去一个阵地。”战前许多人觉得50军可能顶不住美军的攻势。但最终50军以巨大牺牲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也让共同参与汉江防御战的38军佩服。其战斗力和意志甚至超过了许多有着优良传统的解放军老部队。

   (四)胜利原因

   50军取胜原因,笔者以为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50军战术正确。其战术按照曾泽生军长表述就是:人员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在汉江50昼夜的阻击战中,50军以极少的兵力分散配置,使部队伤亡降到最低。这支部队在防御作战的时候也不死板,伏击、突击、反击等在50昼夜的阻击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二是重视工事的构筑。这也是这个军的传统。以阻击战出名的60军是这样,第50军继承了这一传统。在入朝作战的时候,50军特别注重工事的构筑,每到一个地方,就算再累也要把工事挖好。很多部队对50军阵地构筑水准无不赞赏,这也正是彭总看重的地方。

三是从军长到士兵的高昂的斗志,英勇奋战不怕牺牲精神。这高昂斗志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共产党人在部队中模范带头作用,部队经过改编后,一些共产党成为军中骨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84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