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岱:心向·心向

更新时间:2021-01-25 12:17:47
作者: 金岱 (进入专栏)  

  


1.

  

   童雪猛吸了一口烟,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那副注射器。那注射器安静地躺在那儿,象小时候梦想过的巧克力蛋卷,更象小时候害怕过的那种小小的毒蛇。

   这感觉很奇怪,从前没有过,但忽然就把她吸住了,狠狠地吸住了。她很惊异,很害怕自己的这种感觉。她怎么会这样注意起这小小的玩意儿来?怎么会如此这般地被这漆黑、骇人的深渊诱惑?

   夏萍刚才就用过它!

   夏萍现在得意了,她下不了台,观众瓢泼大雨似的掌声,看赌马般的喝彩声,她一支歌接着一支歌,又唱又舞,又笑又叫,台上台下疯成一块。

   夏萍刚才还象要死了样,象被撂上了岸的一条快没气儿了的鱼样,可是一下子戳下去,就立马换了个人似的,象是鬼魂忽然附了体……

   她们这些卖嗓子的女孩儿,有几个最终逃得脱这玩意儿的?童雪虽然进这圈儿并不很久,可运气不错,红得快,入得深,听说的事儿也就不算少了。钱——掌声——名气——钱……这是一个怪圈,一个可怕的怪圈,象老家河里的漩涡,人漩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你得想办法给自己加码,能量不够了,不加码怎么办?海洛因是最好的码,一下子戳下去,娘胎里的劲儿都出来了……

   她想她自己说不定也是逃不脱的。她使劲儿地抽着烟,其实她平时并不抽烟,这是摸了夏萍的烟来的。夏萍的烟,夏萍用过的注射器……巧克力蛋卷……小小的毒蛇……她只觉得脑袋在膨胀,在旋转,浑身又发冷又发燥,心底里又兴奋又恐惧……

   那天童雪本是唱压轴戏的,可夏萍下不来台,那针真神,硬是下不来台。她童雪也就只好免了,免了就免了,免了更好——她不知道这是失落,是忌妒,还是真的感到庆幸——反正真要她上去,她保不了不知道怎样开口呢。她没有一针下去,她还没有想清楚要不要一针下去,怎样压得了那猛戳了一下子的夏萍的台呢?

   从剧场回来,童雪一边恍恍惚惚地收捡着东西,准备洗漱,就寝,一边习惯性地按开了DVD机,DVD机里传出了一阵有点怪异的钢琴的音响,那是原先就躺在DVD机里的那张克莱斯勒的碟,是多年前克莱斯勒访华演出的碟,那声音吸住了她,让她停了下来,坐了下来,不再想动弹了。

   她其实听过好多遍的克莱斯勒的《梁祝》,今天竟一下子就让她掉下泪来了,真莫名其妙。

   有点怪异的《梁祝》的钢琴音乐,歌厅,剧场,掌声,喝采声,注射器,老板,钱……艺术,理想,尊敬,钦羡……所有这些在她脑中旋风般地转动起来……

   据说人家奖他一架纯金的钢琴。他满世界刮起钢琴旋风。人都说他把严肃音乐通俗化了,古典乐曲现代化了,一顺儿的音乐加上恰恰恰的节奏,就这两下子,他就得了金钢琴,就成了钢琴王子……

   歌手怎么了,歌厅怎么了,歌厅里的歌手唱得好,一样成为歌星,全国全世界都知道,她童雪不正走在成功的路上吗?(她不是获了电视歌手大奖赛的大奖了吗?她不是已经开始在剧场唱了吗?)当然,歌星也是通俗啦,流行啦什么的,可通俗又怎样了,流行又怎样了?金庸的小说一开头不也是报屁股头上的东西吗?现如今人家金庸不成了文学泰斗吗?严肃音乐可以通俗化,通俗音乐就真的绝没有登高雅之堂的望吗?

   克莱斯勒的恰恰恰的钢琴节奏,仿佛敲开了童雪心里头的一道似乎已然很遥远的门扉,从这门扉里透出一股氤氲着的某种光来。这若有若无的光,渐渐地,一点点地驱散了先头剧场里的那些喝采声带给她的沮丧感,渐渐地,一点点地驱散着先头注视着那注射器时带给她的莫名的,神经质般的兴奋,恐惧,焦躁和从脚底直冒上来的冷气……

   一股稳实的,堂皇的,光明的感觉,在她心底里升腾起来,升腾起来……

   你童雪怎么说也是个幼师毕业,中专生怎么了,中专生也算得有点把专业的人才吧;还有,你童雪到底是个,至少曾经是个幼儿园老师,幼儿园老师也是老师,不是吗?夏萍不是连中学也没毕业吗。你不能跟她比,不能跟夏萍她们一般,一伙,一气,你到底有点把专业的人,多少有点把知识的人……照童雪过去学校那些老师的说法,她这种人在过去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了,她现在小资产说不定也算有点,小知识也应该算有点,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戴戴不是挺合适吗?她童雪不想走夏萍的路,不想靠跟老板睡觉,挣来人家出钱给你包装,让你出名,更不想一针戳下去,立马间红的发紫,那红是红了,紫是紫了,数钞票一忽儿间是数不赢了,可红又红得了几天,紫又紫得了几回,钱那是赚得完,填得满人的欲壑的吗?那些经久不息地站在歌坛上的,是靠得这些吗?到头来,油水干了,老板甩了你,多数的不还是进的戒毒所,歌没了,人也玩完了;顶好的,跟个境内境外的什么大款跑出国去,做了人家的二奶,三奶甚至七奶八奶的……童雪认为自己是有点不同的,她是有抱负的,老想干点大事出来的,她童雪历磨难,闯世界,岂只是为了点点子钱,岂止是为着做做某个大款的“彩旗”(“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那样的“彩旗”)?她童雪绝对得走点不同的路……童雪想着想着,克莱斯勒的琴声变得越来越甜美起来了……

  

2.

  

   满街的热浪翻滚。满街的人熙来攘往。满街的车川流不息,汽油味裹挟着尘土的气息向人身上的毛细孔里灌来。

   一间成衣店,又一间成衣店,再一间成衣店……一间鞋店,一间水果店,一间咖啡屋,一个超市……所有的街店里几乎都传出各式各样的尽量刺耳的音乐尽量扰人的节奏……

   一辆小车停上了人行道;一个男人在对着手机里大声骂人,和谁吵架;一群顽皮的少年追逐着,笑骂着在行人中间,在你身边挤挤搡搡地冲将过去……

   童雪脚步迟缓,心里烦躁地在街上走着。

   她心里烦躁是因为她老觉得有什么在她身后追逐着,包抄着,压迫着……她脚步迟缓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想要,是否情愿,是否应该,她拿不稳自己的感觉,她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真的往那儿去……

   老魏在电话里说:“你怎么的也得去看看,人家才勇真是为了你,真的。”

   “为我?”

   “不为你为谁?那天才勇忽然对我说,英语里‘雪’怎么说,我说是SNOW,他说那就叫‘SNOW音像’吧,我说,洋味太大,还是叫‘思乐’,‘思乐音像’如何?他高兴地跳起来。”

   童雪对着话筒沉默了。

   “他这是发疯,为你发疯。才勇美容业做得好好的,都有了连锁店了,干吗忽然180度转向,投资音像?”

   “为什么?”

   “这不明摆着,想做你这歌星的坚强后盾呀。我对他说了,你这是发疯,为女人发疯,你会吃亏的。他不听。他还说要与我联手,图书音像出版一体,我不干,他这方面不懂行,就是只做音像我肯定他也搞不定,那里头水太深。音像出版,音像店,麻烦大着去呢。”

   老魏的故事很忧伤。

   童雪的脑袋很恍惚。

   “思乐音像”几个字眼,有一瞬间让她心头闪过一点火花,一丝柔意。但很快地,她就更多地体味出了一种被追逐的感觉,一种从后面的包抄,什么因为她的投资转向,什么因为她的发疯,什么要做她的坚强后盾,所有这些,给她带来的更多是压迫感,莫名地从后面而来的压迫感。

   才勇这个男人,不错,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的确曾经近过,近过,很近过……

   她喜欢她吗?可能,但肯定吗?她呢?不知道,但又好象很知道……

   没错,那是几分懵懂,几分顺从,几分糊涂,几分女孩的对男人和性的朦胧的好奇与渴望……

   不错,才勇可能发财,发挺大的财;当然,也可能破产,破产!可会是因为她童雪而破产?……

   可是她能怎样?她童雪能怎样?她现在感到的更多是某种追逐,某种包抄,某种压迫……没错,做坚强后盾,替她包装,而她呢,为她赚钱,做他的女人,替他生孩子,成为他的赚钱的机器和生孩子的机器?是这样吗?不是这样吗?……

   她又想起了那天的注射器,那小小的巧克力蛋卷或小小的毒蛇。

   她再一次想起“思乐音像”几个字。

   但是,前面是诱惑,诱惑她向漆黑的深渊扑去;后面是追逐,追逐把她赶进漆黑的牢笼。

   童雪感到被诱惑和追逐,被深渊和牢笼的地带逼迫着。

   她只觉得满街的热浪满身的汗,满街的喧闹满心的嘈杂。

   不,她在心里对自己大声说,得走快点,走快点,到荫凉点清静点的地方去……她加快了脚步。

  

3.

  

   童雪鼓了好几个月的勇气,终于壮起胆子给东西大学音乐学院的方教授打了个电话,说她想上学。

   方教授是童雪上次参加的电视歌手大奖赛的评委之一,给过她几句很鼓励的评点。可当时那么多的歌手,出色的多得去呢,方教授还真能对她童雪有点印象?

   谁知方教授真还记得她,并半开玩笑地说,行,我收你这个徒弟。不过,问过了她的学历后,方教授说,“你得先读成教本科,今年的招生刚开始呢。”

   无疑是因为在喧闹嘈杂颠簸流转灯红酒绿的生活急流里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停泊的港湾,童雪对她的生命中出现了东大音乐学院这样一个地方,感到一种特别奇异的心安神宁。她从心底里发出感恩和幸运的慨叹:我真就做了这里的学生吗?这样一所名校,这样一所音乐的神圣学府!这是真的吗?

   她几乎不再愿意走出校园。校园内外,那是两个世界。

   每回她从大街上踅进校园,踅进校园门口那条长长的林荫道,那条引导人们渐渐进入校园深处的长长的林荫道,那条用潮湿的草木气息迎接你,你脚下可以踩着落叶,抬头可以望见枝桠的交错,不时可以闻到扑鼻的某种芬芳的长长的林荫道,你就感觉忽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外面那个世界的喧嚣,外面那个世界的混杂的尘埃和气息,外面那个世界的滚滚的热浪,好象忽然一下子全都消失了,都被一种巨大的魔力吸走了,似乎这是一个巨大的静音器,过滤器,一个巨大的空调什么的。

至于那些歌厅里或剧场里的掌声与喝彩声,居室里的纠缠你的男人送来的鲜花和半夜里都会响起的电话铃声,给你出碟子的老板的无常喜怒,还有那既象巧克力蛋卷又象毒蛇的小小注射器,以及“思乐音像”的字眼带给你的追逐感和包抄感,等等等等,也都会在这长长的林荫道上,在这里的宽阔的教室,静谧的图书馆里,在这里的安详的老师和安静的同学们中淡远、隐去、消失……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694.html
文章来源:《船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