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唯物史观与民国历史人物评价思考

更新时间:2021-01-24 11:21:34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他在日记里写过,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都是革命党。他仿照俄国革命,把中国国民党称作布尔什维克,要起领导作用。既然都是革命党,就应该携手并进“打倒列强除军阀”,但是到了1926年3月中山舰事件,他的态度就起了变化。他是用左派的面目掩盖了中右派的实质。他利用广东湖南农民运动的胜利气势支撑了他东征北伐的成功。他担心共产党的实力越来越壮大,他的反共面目逐渐暴露,1927年4月就对中共反目,发动反革命政变,夺取了国民革命的完全的领导权。南京政府建立后,他又花了十年时间妄图“剿灭”中共。如前所述,十年内战,他完全放弃了反帝方向,致力于对内消灭敌对势力,主要是消灭共产党。他在这个时期的“努力”,是完全违背历史发展方向的。

   第二,抗日战争时期,是从中华民族的全体利益出发,还是从党派的利益出发?凡是从中华民族全体的利益出发,坚决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挽救民族危亡,争取中华民族独立自由发展前途的党派和个人,就是符合历史前进方向的,是进步的,是符合历史潮流的。蒋介石在局部抗战期间,积极反共,消极抗日,他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是错误的;在全面抗战期间,抗战第一,反共第二,虽然把抗战坚持到底,但他不积极支持共产党抗日,不积极支持发动人民群众抗日,还存在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行为,发动了几次反共高潮,以皖南事变达到顶峰。可以说:在全面抗战期间,蒋介石功略大于过。

   第三,经过八年艰苦抗战,赢得了抗战胜利,人民盼望和平,是组织各党联合政府,走和平民主建国的路,还是坚持走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路?只有坚持联合政府主张、实现和平民主建国的党派和个人,才符合全国人民的利益,符合历史前进的方向。蒋介石在这个时期,用重庆谈判、政协会议掩盖他的反共面目,不接受全国人民的和平愿望,坚持反共路线,调兵遣将,一意孤行地发动反人民的内战,要消灭共产党。发动内战是丧失民心的,结果许多中间党派和知识界人士都站到中共一边。共产党用并不精良的武器,靠千百万老百姓支持,在战场上消灭了远多于自己的国民党军队。不仅共产党没被消灭,由于丧失民心,蒋介石、国民党得不到民众拥护,无法在大陆立足,残部败走台湾。在这个时期,蒋介石没有起到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而是逆历史潮流的。

   第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美国干预下形成海峡两岸暂时分离的局面,是坚持一个中国,坚持中国统一的方向,还是放弃一个中国原则,走台湾分裂的路,这也是评价蒋介石的一个重要原则。蒋介石坚持了民族立场,抗拒了美国“台湾地位未定”的政策,也坚持了一个中国原则。蒋介石的这个立场是可取的,同时,他坚持“反共复国”的立场也存在。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是一场国内大革命的结果,国民党政府被彻底推翻,残余力量逃到(台湾地区习惯于用“播迁”来掩饰)台湾地区,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的南明残余势力。从国际法来说,由于国内革命发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华民国被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完全继承了中华民国的历史遗产,包括属于它的土地和人民以及一切属公物件。这就像中华民国当年推翻清朝政府一样,民国继承了清朝的土地和人民以及一切属公物件,尽管当时台湾还在日本统治下。1945年日本战败,按照《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退出台湾,台湾回归中国。1949年后,尽管还有曾经代表过中国的一些人打着“中华民国”的旗号盘踞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小块土地上,而且得到了美国等国家的支持,还在联合国占据着新中国应有的地位,但是从法理上说,在台湾的那股势力已完全丧失了代表中国的权力。中华民国的法统被国内人民大革命完全推翻了,中断了。

   对这个客观事实,蒋介石心里清不清楚呢?他是清楚的,尽管他口里不这么说,日记里也不这么写。支持蒋介石的美国人(不管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对这一点清不清楚呢?也是清楚的,甚至比蒋介石更清楚。这里仅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旧金山和约”谈判取得基本共识后,美国安排日蒋之间“议和”,日本政府服从美国对华政策并从自身需要出发,不承认台湾“政权”代表全中国,在与台湾当局签订的“和平条约”中明确规定该条约只适用于台湾“政权”控制的地区。这是所谓“吉田书简”的基本精神,这个所谓精神,又是美日两国之间一致认同的。但是,蒋介石并不认同这一点,而是坚持“台湾当局”代表全中国。蒋的这个想法实际上是一个虚幻的想法,在对日谈判中面对美、日的压力,不能不接受日台条约“适用范围”问题,不能不在“适用范围”这个现实面前低头,不能不承认自己不能代表全中国,乃至在文字表述上有所乞求。

   回到人物评价上来,蒋介石及其一伙占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小块土地,抗拒统一,虽然他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那个立场却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这是应该给他正面的评价呢,还是负面的评价?

   1949年以后,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主题性来说,他已经不是民国人物了。虽然他在台湾还挂着“中华民国”的招牌,按照中国历史的正统论,那个“中华民国”已经是伪的了。

   我认为,从盖棺论定来说,如果简单地以功过论,蒋介石过大于功。有人评价蒋介石,有大功,有大过,给人以功过平分的印象,似乎很公正。不惟别人,我过去也有过这种想法。如果用唯物史观来衡量,这种两分法是形而上学的,缺乏辩证法思维,缺乏对蒋介石一生综合地分析,不能从历史发展趋势的角度去分析人物。貌似客观公允,其实是不够客观,不够公允的。有人拿毛泽东说蒋介石抗战期间躲在峨眉山,抗战后要下山摘桃子的比喻,批评毛泽东的说法不科学,在这种语境下对比毛与蒋,正面为蒋介石评功,这是欠妥的。蒋介石、国民党在1938年武汉失陷以后是否消极抗战,是否发动反共高潮,是否不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其答案是有大量历史事实做根据的。1938年以后,蒋介石、国民党在重庆大后方,共产党、八路军在抗敌前线,抗战胜利后,却不准许八路军就近收复失地,只能由国民党独占胜利果实,把它比喻为下山摘桃子,不是很形象吗?

   汪精卫,跟着孙中山从事推翻清朝专制统治的活动,是有贡献的。在国民党“一大”前后,也是有贡献的。关键是,九一八事变后,他凛于日本的强大,丧失了民族自信心,组织“低调俱乐部”,反对民族抗战,全面抗战开始不久就投降日本,在南京建伪政府,为日本帝国主义分裂中国效劳,大大削弱了中国人民的抗日力量。他是历史不可饶恕的罪人。

   毛泽东,也是民国历史人物,他一生一半跨在民国时期,另一半跨在社会主义时期。在民国时期,他是推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历史人物。虽然在共产党内几起几伏,但是他始终站在历史前进的方向一边,力挽狂澜,推动历史的前进。他个人虽然有缺点,对历史的具体判断不一定十分精准,但对历史的宏观把握是很到位的,他是无愧于历史的。新中国的样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样态,中国共产党的样态,基本是按他的思想来确定的。他对近代中国的历史贡献,超过了孙中山。如果加上社会主义时期,盖棺论定,毛泽东的评价可以三七开,也可以二八开。他的历史功绩是彪炳史册的。

   陈独秀,是一个比较悲剧性的人物。他在清末从事反清运动。在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中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是领导人物,是中共第一任领导人。他在推动国共合作中是有贡献的。但是,中共还在初期发展中,与资产阶级政党国民党的合作缺乏经验,又无法反驳共产国际依据自己的经验发出的一系列指示,在国共合作后期犯了错误。在中共发展的初期,这种错误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他完全可以留在党内,与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一起,继续奋斗。但是,他秉性刚烈,受不得夹板气,个人英雄主义严重,由失败滑到怀疑马克思主义,走上托洛斯基道路,这个错误是严重的,也是令人扼腕叹惜的。抗战期间他坚持抗日立场,虽愿意回到中共,又不愿意检讨错误。盖棺论定,他在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和中共建党初期的贡献还是要肯定的。

   周佛海,是中共“一大”代表,后来投入国民党,再后来投降日寇,成为汪精卫的左右手。此人当然不可正面评价。

   张国焘,是中共早期领袖人物,在中共发展初期起到了重要作用。虽然在党内错误不断,个人英雄主义强烈,在红军长征后期犯了分裂党、分裂红军的严重错误。如果留在党内,检讨错误,继续奋斗,犹不失为一个正面人物。关键时期走错了一步,投降国民党,背叛中共,成为一个不可挽救的人物,一个不可正面评价的人物。

   张澜,旧民主主义革命的积极参与者,民国成立后反对袁世凯称帝。1941年成立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中国民主同盟前身),张澜任主席,积极靠拢中共,支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战胜利后,他反对国民党发动内战、独裁。1947年与中共一起,拒绝参加伪国民大会,民主同盟旋被国民党政府宣布非法。1948年宣布响应中共五一口号,积极参与筹建新中国的活动。新中国开国,成为国家领导人。这是一个从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都积极投身的人士,是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人物之一。董必武、吴玉章也是这样的人,区别只在于,董、吴二位在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信仰了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共的创党人物。

   郭沫若,是民国时期左翼文化人的代表。国共合作时期,他是积极的参加者。十年内战时期,他被迫逃亡海外,埋头从事中国历史研究,在运用唯物史观指导历史研究方面,做出了表率,被称为“中国的恩格斯”。抗战时期,他回国参加抗战,成为国内文化战线的领导者。作为民国时期的左翼文化人,他是一个完全值得肯定的人物。

   陈寅恪,出身官宦家庭,祖父陈宝箴曾任清末湖南巡抚。他是历史学家、大学教授、唐史专家。他在历史大势上信任共产党,不愿意跟着国民党去台湾。终生研究历史,不信仰马克思主义。记得2006年3月我在胡佛研究所看中国驻纽约前总领事张歆海档案时,看到陈寅恪在香港写给张歆海的长信,表示生活困顿,对前途极悲观。这大概是他选择留在大陆的思想因素吧。像陈寅恪这样的知识分子,愿意留在大陆,跟着共产党,尽管不信马列主义,还是一个值得正面评价的人。

  

   三、余韵

   1.评价民国历史人物,要立足整个民国历史时期,既要评价国民党人,也要评价共产党人,还要评价其他政治身份的人士,也包括学术界人士。评价标准基本是一样的。不要以为,只有国民党人才是民国人物。极少数人在网络上赞美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形成所谓“民国热”,那只是一种虚幻的外表,不反映真实的情形。

   2.虽然民国时期是从“谷底”走到“上升”的时期,民国时期毕竟还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时期,又是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的时期。评价民国历史人物,要正确拿捏这个历史时期的定位。如果存在用民国时期历史人物的评价贬低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这种取向是不可取的。新中国成立以来所取得的成就、对中国历史的贡献、各种人物的成长,等等,都是民国时期不可企及的。

  

   注释从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644.html
文章来源:《史学理论研究》2020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