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伯江:为21世纪的睦邻友好合作奠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5周年

更新时间:2021-01-23 00:02:19
作者: 杨伯江  
在当前已成为双方共同关心的重大课题。

   (一)发展中日关系须重视原则问题。中日要建立健康的、建设性的友好关系,相互理解和相互尊重是基础,而两国关系中的台湾、历史及领土等几大原则问题则是考验彼此诚意的试金石。尽管日本一再解释强化日美同盟不是针对中国的,但是世界上不存在无对象的同盟。冷战时代日本也说要开展全方位外交,但当时的日美同盟是以苏联为假想敌的这一不争事实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今天的中日关系是2000年来中日关系的延续和发展,具有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曲折之后重归于好的特殊性。正确对待历史是发展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也是建立中日相互信赖关系的起点。作为中方,同样需要对邦交正常化25年来的对日交往做出总结。

   (二)发展中日关系须摒弃冷战思维。冷战后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安全对话进程均有所进展,通过加强双边同盟“维护安全”的做法有悖于各国以平等协商建立多边安全对话机制的原则,不利于地区形势的缓和。日本收紧与美同盟之网不仅可能在亚洲导致“冷战后果”,而且也体现出国家决策者尚未摆脱冷战思维。作为世界第二号经济大国、与亚洲的关系又带有某种特殊性的日本来说,多从经济技术领域为地区和平与稳定做些贡献,也许更符合主客双方的利益。强化日美双边同盟还将使日本地区安全政策的可信度大打折扣。日本从1993年初的“宫泽主义”开始致力于推动地区多边安全对话,而目前这种“回归双边”的举动很可能使以往的努力付诸东流。

   (三)发展中日关系须推动正和博弈。在列强竞相瓜分海外殖民地的旧时代,以领土争夺为核心的国家竞争往往表现为零和博弈,此方所得或失必为彼方所失或得,二者相加总为零。这种游戏玩不好也可能导致双方均有所失,成为负和博弈。冷战后国际关系形态的根本性转变,使国家之间一方所得不再一定意味着另一方必有所失,而是在不少领域中、不少情况下可以做到两全其美,各得其所。贸易、技术、资金以及环保合作等就是一种往往双方均能有所得的正和博弈。同样,战略利益也是可以共享的。日本在近现代史上曾是“落后的亚洲”中唯一走上工业化道路的国家,而今东亚已经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最引人注目的地区,21世纪亚洲的崛起已属必然。这就需要日本及时调整“一枝独秀”的心态,迎接“百花齐放”的到来,从心理上接受、行动上适应新的形势。

   (四)发展中日关系应当继往开来。21世纪的中日友好应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与新的内涵,为其寻找建立起新的支点、注入新的活力,进而推向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中日之间需要就新时期发展关系的基本原则或曰指导方针共同磋商,达成共识。这已经成为时代的迫切要求。目前中国已经与俄罗斯、法国分别建立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全面伙伴关系”,中美也在寻求“建立面向21世纪的中美关系”。中日需要在坚持“声明”与“条约”的基础上,给两国关系以更为明确的定位,并结合几个原则问题确定更具体、更具约束力的行为准则,最终建立起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符合双方利益的友好合作关系。

   注释:

   [1] 中国海关统计数字。日本贸易促进会的统计为624亿美元。

   [2] 该“统一见解”的主要内容是:“我们基本上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台湾之间的对立问题是中国的内政问题”。

   [3] 日本驻华公使阿南惟茂《日中邦交正常化25周年纪念演讲——当前的国际形势与日中关系》,日本驻华使馆《日本简讯》1997年3月15日,第108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603.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1997年 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