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永平:知识分子与财务自由

更新时间:2021-01-21 22:08:04
作者: 高永平  

   当然,一个社会并非只是为知识分子拿出一笔钱来就万事大吉了。如果没有良好的学术评价体系,这些钱仍然不会产生多少学术成果。上文说到,即使是在制度成熟的美国,大多数金钱还是会被浪费掉。这种浪费有些是不可避免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中都有这种情况。自然科学本身就具有探索的性质,有些资金的唯一作用就是证明某条科研路径走不通。人文社科领域则更是如此,每年汗牛充栋的学术著作,真正能成为学术经典的著作寥寥无几。除了这些客观因素,社会供养知识分子还有如下问题。其一,遴选出值得社会供养的人非常困难。因为遴选这些人的工作也要靠人来完成。在这个遴选过程中,人性的缺点必然干扰遴选过程。遴选者和被遴选者的私人关系、学术观点的异同都会影响遴选的结果。遴选权的主观性还会导致寻租行为的发生,怎样减少寻租行为的发生,就是设计遴选制度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其二,即使排除了学术遴选者的舞弊行为,学术活动的不确定性仍然使被遴选者的欺骗行为无法完全避免。其结果是,社会要用纳税人的钱白白养活一大批学术骗子。其三,社会为知识分子提供的优越待遇会引诱一批没有学术志向的人混入知识分子群体,滥竽充数。特别是当这些人经过了学术遴选阶段获得终身教职以后,胸无大志的原形即不再遮掩。这些都是制度所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西方国家实行的终身教职制度仍然是所有制度中最好的——虽然这一制度仍然是"两恶相权取其轻"的结果。 

   现在,中国政府每年对科教领域的投入已经居于世界前列,但真正有价值的学术成就却寥若晨星。甚至还出现了刮掉进口芯片的商标冒充研究成果的丑闻。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还没有形成完善的人才遴选制度和学术评价制度。在这里,国人重私人关系而丧失人格操守的劣根性难辞其咎。我们遗失了在蔡元培一代人身上还留有的士大夫气节,却保留了猥琐的私德倾向。我们没有借来西方个人主义文化中对内心尊严的珍视,但却引入了他们的利益交换规则。这是一种类似结合了肖伯纳的外表和贵妇人的智力的混合体。如果我们的人才遴选和学术评价制度不能尽早完善,学术骗子骗吃骗喝而真正的学术精英却瘐死于槽枥之间的现象还会继续下去。当然,我们也不能过于悲观,实践证明,设计良好的制度是可以改良文化和行为方式的。 

   从民族竞争和繁荣的角度来说,怎样供养那些创造知识财富的知识分子,是一个社会最核心的制度安排。请不要消灭所有的有钱人吧,他们中间总能冒出个把非凡之士。如果可能,就为那些"看起来像是"有识之士的人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和研究条件吧,谁能保证他们中间就没有李四光和华罗庚呢?当然,哪些人"看起来像是"有识之士,最好还是由完善的制度说了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5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