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振广:台湾问题的国际环境变化与台海局势走向

更新时间:2021-01-17 09:43:41
作者: 李振广  

  

   21世纪的今天,世界已经深深步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中。对于全球每一个国家和地区来说,都面临着陌生的、新奇的扑面而来的机遇与挑战。这场大变局不仅有可能对当今世界经济社会结构及传统地缘政治格局产生重大的冲击和改动,而且也必将对每一个国家和每一个人的生活及未来产生重大影响。无论人们是否做好准备,这场大变局将会成为每一个国家,甚至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的,也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在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初期,人们首先迎来的更多的是挑战和风险,是一种与之前历史经验完全不同的新问题,新挑战。通过中美贸易问题、新冠肺炎等层出不穷的灰犀牛或黑天鹅事件所引发的骨牌效应,人们已经感受到了这场大变局中新挑战的威力超乎想象。理论上讲,机遇往往蕴藏于危机之中,即所谓危中有机,而今天人们期待的新机遇并没有接踵而至。或者说人们已经感受到了灰犀牛事件的威力,但是与灰犀牛事件伴随而来的机遇,人们还在习以为常中熟视而无睹。

   一、台湾问题的国际环境发生重大变化

   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实现两岸最终统一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毋庸讳言,美国是攸关台湾问题解决的最主要外部干涉因素。美国的对台政策决定了台湾问题国际环境有利与否的性质,也相当程度上决定着两岸关系战与和的性质及两岸统一进程的路径与方向。

   中美两国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两个世界性大国,中美两个世界性大国自身的变化及其相互关系的变化,将是这场百年未有大变局的核心观察点,当然这也决定美国对台政策的总方向和台湾问题的国际大环境。自2017年以来,无论是贸易问题还是新冠肺炎问题,不断有事关世界发展大局的灰犀牛、黑天鹅突然冒出来,中美之间的摩擦与竞争,影响中美两国及两国关系,也影响整个世界的形势与格局,并把世界推向一个明显不确定的方向。

   在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曲中,中美关系发生的变化和冲击已经成为重彩华章。台湾问题作为中美关系中最敏感的政治问题,首当其冲,深受影响。美国对台政策发生了转折性变化,在中美关系中奏出了一连串不协调的音符。

   自2017年底以来,中美关系中摩擦与斗争一面成为引人瞩目的现象,先是有美国发起的对华贸易摩擦,接着就是蓬佩奥等人挑起的对华意识形态战略围剿。台湾问题作为美国在对华战略中的一颗棋子,也被美国在对华战略中充分加以利用。对于中国而言,中美关系变差,台湾问题的国际环境就随之变差;于美国而言,台湾问题是推进中美关系变差的抓手,是把中美关系引向对抗的导火索之一。

   自2018年初以来,美国不仅通过了《台湾旅行法》《台北法案》,提升美台关系,而且还在制造两岸局势紧张的同时批准多批次对台军售案,公布对台“六项保证”,并不断派遣军机、军舰在台海周边活动,为民进党当局撑腰;不仅如此,美国还鼓动捷克议长访问台湾,美国亲自出马派遣卫生部长、副国务卿赴台湾地区活动。在美国的带领或胁迫下,欧洲国家也频频藉新冠疫情防疫、人权、民主等议题为台湾张目、发声。

   美国特朗普政府执意揪住台湾问题,狂打台湾牌,其力度、广度、深度、硬度均可谓前所未有。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美国对台政策的战略判断与战略出发点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至少美国已经初步改变自1979年以来在台湾问题上所持的维持稳定防止剧变的基本政策取向,而转向更具侵略性和进攻性的台海政策。在美国新的对台政策框架下,中国大陆不再是与美国共同维护台海现状与稳定的合作者,中国大陆已经变成美国利用台湾问题进行打击和牵制的战略对手。

   影响台湾问题最关键、最重要的国际因素是美国。在美国对台政策发生转折性变化的情况下,对于中国大陆而言,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解决台湾问题的国际环境越来越恶劣。甚至可以说1979—2019年那种促使两岸对峙下降,有利于台海和平稳定的积极国际环境正在成为过去,一个催化两岸对峙上升,推动两岸关系进入新一轮危险期的消极外部环境已经开始成形。也就是说,美国作为台湾问题主要外部影响因素,其负面、破坏性的一面正在占据主导地位。

   二、近期台海危局及其亮点

   自2020年9月以来,由于美国接连派出卫生部长、副国务卿到台湾地区活动,严重冲击了中美关系中的一个中国原则。对此,中国大陆也不得不做出坚决回应,加大以军事手段震慑“台独”的力度。近期一连串大陆军机军舰在台海周边活动,不仅是对台湾民进党当局的震慑,同时也是对美国试图突破中美关系底线的警示和警告。当前台海局势高度紧张的根源毫无疑问是美国一手造成的。事实上,如果没有美国打台湾牌,提升美台关系,为民进党当局走向“台独”撑腰,显然也就不会引发中国大陆在台海地区做出强烈军事反应。所以,台湾问题国际环境变差是美国有意为之,台海局势陷入动荡也是美国有意引导、制造的。

   从某种意义上看,中美关系进入自1972年以来前所未有的艰困期,美国对台政策大方向或将会长期向着不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方向走下去。2020年下半年以来美国频频在台湾问题上大动作出手,台海局势如此高度紧张,则与美国特朗普政府末期处于国内政治选举需要打台湾牌有极大关系,也是未来美国中长期对华政策及对台政策改变的先期信号。这两大因素的叠加导致了台湾问题外部环境越来越不利于维护台海地区和平稳定。台海局势动荡,危机四伏逐渐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常态。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角度看,这次因美台关系提升而导致台海局势紧张,是中国崛起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中美关系中的量变达到了第一个新的临界点而出现的阶段性结果。

   如果以此为基础对下一阶段台海局势做一个判断的话,有几个因素首先值得考虑:

   第一,在中美关系中美国打台湾牌虽然还没有达到极限,但是美国打台湾牌的招数已老。从《台湾旅行法》、《台北法案》到批量多次对台军售,再到美国内阁官员、副国务卿出访台湾以及美国军机军舰在台海周边加紧活动,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这些动作的确引发了对中美关系以及台海局势稳定的重大冲击,但是在这些招数的刺激作用下所引发的中国大陆对台施压的对等升级,反而极大压缩了台湾当局的战略及战术空间。美国对台政策再进一步,例如美国国务卿或总统访问台湾、美台建交等,那将是直接损毁、突破中美关系底线,导致台海局势的彻底崩盘,美国政策一旦抵近这一临界点,台湾牌的作用将走向相反——台湾将真正成为美国手中的累赘和包袱而不再是对华施压的有效筹码。此外,还有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是,特朗普此届政府末期在台湾问题上进行的超常规操作,具有极其浓烈的“蓬佩奥风格”。但这种高风险激烈对抗的政策风格是不可持续的,或者只是特朗普政府末期蓬佩奥导演的末日疯狂,是一种特殊现象。随着2021年1月20日民主党入主白宫,新的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会有必要进行一段时期的观望调整。

   第二,台湾民进党当局压力剧增。虽然表面上美国这一段时期在政治、安全、涉外、军售等方面给了民进党当局很大的支持,但与此同时,正是由于美台勾连导致中国大陆做出激烈反应,而台海局势高度紧张的巨大压力几乎全部压在台湾民进党当局身上。毫无疑问,无论是两岸擦枪走火,还是中美关系失控,台湾民进党当局都将承受第一波冲击。实际上,对于民进党当局而言,这将是不可承受之重。此外,在美国对台关系提升的幌子下,美国通过对台军售从台湾榨取了巨额经济利益,使得台湾当局的财政压力越来越大,难以承受。从某种意义上,台湾前有大陆强力震慑,后有美国敲骨吸髓,在大陆和美国的双重压力之下,台湾当局所承受的压力恐怕也在接近临界点。这也将迫使台湾民进党当局不得不考虑美台关系发展速度对其自身及台海稳定带来的压力,尽力趋利避害。

   第三,在美国对台政策挑战的磨砺下,中国大陆在台湾问题上已经放开手脚,并正在应对自如。无论是针对岛内“台独势力”进行必要的震慑,还是对美国的不断挑衅作出必要回应,大陆已经做到了坚决果断、应对自如。特别是近期通过汪洋主席在纪念台湾光复75周年研讨会上的讲话和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国在中美关系、台湾问题上所发出的底线信号已经十分明确。这预示着,美国对台政策的操作空间将因此趋于萎缩,台湾当局也将长期面临来自大陆方面的反分裂、反“台独”高压。这也意味着中国大陆在反对美台勾连以及“台独”分裂方面将更加积极主动。

   2020年下半年的台海危局的实质是中美围绕台湾问题展开的数个回合的激烈较量。从形式上看,由于美国强打台湾牌,造成此次台海形势极为严峻的根源在于美台勾连。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斗争已经从政治经济和涉外领域升级到军事层面,其表现形式就是大陆军机不断在台海周边训练活动,把军事压力直接压在台湾当局身上。如果说这一段时期台海地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擦枪走火的战争危机,应该一点也不夸张。经过半年的较量,在台海地区兵凶战危之下,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新的亮点或特点。

   首先,这是一场全新的台海安全压力测试。这场由美国高层亲自部署,由美国政府亲自上阵的中美台海大博弈,是对中美在台湾问题上政策底线的一次摸底和探试,也是一场台海安全压力测试。从2020年9月以来,美国在对台政策上从政治经济到军事安全,从内阁官员、助理国务卿、海军情报官员不同层级官员访台,所谓的台湾牌中的大牌、小牌、野牌,都试过了,也让人看清了这些牌的限度。至少目前看,在政策理性的限定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政府还没有打出以美国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访问台湾、美台建交为标志的王牌。通过这场安全压力测试,可以看出,虽然不排除美国不断威胁要打出台湾问题上的王牌,但是在现实和未来国家利益基本判断的牵制下,美国要决心打出这张王牌并不容易。中国大陆对美国的战略挑衅做出了对等而激烈的反应,通过军机穿越“台湾海峡中线”等压缩台湾当局的军事安全空间,而且也同时把中国大陆在台湾问题上的底线进行了清晰展示。通过这场台海安全压力测试,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博弈的政策空间更加清晰。

   其次,显示出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行为与危机管理能力趋于成熟,展示出战略博弈的高度与水平。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策略也是极限施压的一种体现,政策行为力度及节奏的把控,既有极强的挑战性,也有很高的技巧性。蓬佩奥主导下的美国对台政策所展现的“蓬氏疯狂”的背后是冷静的政治算计与精准的力度把握,其政策实际效果达到预期的政策冲击,但又没有引发台海安全和中美关系的破局。对于中国大陆而言,通过这场中美台海博弈,在摸清美国对台政策底牌的基础上,以相应的烈度和措施,沉着坚决地回应美国的挑战,经受住了这次台海战略博弈的考验,牢牢掌控了台海安全形势主导权,做到了应对自如、游刃有余。

   第三,危中有机,中国大陆抓住了机会。中国大陆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无论是在中美关于台湾问题的博弈中,还是两岸之间的博弈中,在我们看到出现了很多新的困难、问题的同时,实际上也给我们创造了很多潜在的机会。美台勾连是一种挑战,同时也给我们挤压“台独”分裂势力的战略空间提供了绝佳的机会。美国大打台湾牌,显然是在主动制造台海危机,企图利用台湾问题陷中国于被动。而这一次,中国大陆藉美国打台湾牌的机会,顺手对美国反打台湾牌。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我们战略安全的软肋,但如果台湾这张牌打大了同样也可以转变成美国的软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也有输不起的压力。在中国的家门口打台湾牌,美国并不具有天然优势。这一次中美台海博弈期间,中国大陆充分利用美国打台湾牌的机会,大力推进非和平统一的准备演练,其结果是台湾当局的战略空间被我们一点点压缩,同时把政治军事压力传导给台湾当局和美国。这不仅让台湾当局面临来自大陆的直接军事政治压力,而且也使台湾变成美国政治包袱或拖累的可能性急剧上升。

三、对于未来台海局势的初步判断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38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