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欢:澳大利亚国防战略的调整及对印太安全形势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1-01-14 09:34:14
作者: 肖欢  
2020年11月17日,经过长达6年的谈判,澳日两国宣布就《互惠准入协定》(Reciprocal Visit Agreement, RAA)达成一致。该协定一旦签署生效,将允许澳日两国的武装力量在进行联合训练演习时无需经过额外审查,同时携带的武器和车辆等装备的进入手续也将简化。这一协议也将会是日本自1960年签署驻日美军地位协定后的第一份类似协定,标志着日本政府60年来首次允许美国之外的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行动,也为澳日加强防务合作和联合军演铺平了道路。在新的国防战略下,美澳、美日同盟的网络化、体系化趋势将更加显著,并可能把南海与东海联结起来,形成南北呼应、相互配合的“三角形”。一旦局势紧张,美澳可凭借关岛、达尔文在内基地群,在短时间内完成海空机动和部署,从而实施有效的军事威慑和行动,而美日也可能在东海方向策应,分散对手的注意力。

  

5 结束语

   总体而言,澳大利亚此次国防战略调整尚处于实施的最初阶段,不排除在局势变化之后再次调整,我们需长期跟踪观察。但是,就目前情况而言,我们可以做出以下判断:

   首先,澳大利亚本身实力有限,国防战略目标的实现困难重重。尽管很多澳大利亚的政界和战略界人士在为新国防战略的出台欢呼,甚至一厢情愿地认为“澳大利亚国防战略的转变可能会改变印太地区的安全运行机制,也会改变美国在该地区的竞争态势”。但是,作为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澳大利亚无论在经济总量、军事实力还是在地区影响力,都只是当今印太地区这一战略大棋局的配角和棋子而已。在新冠疫情重创国内经济的情况下,澳大利亚不仅没有将巨额预算投入到经济恢复和刺激中,而是填入了扩充军备的“无底洞”,令许多冷静的学者深感忧虑。西澳大利亚大学教授马克·比森(Mark Beeson)直白地表示:“澳大利亚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全球气候变化、蔓延的山火。但决策者的想法仍然集中在传统的军事安全上。然而,如果美国的威慑吓不倒中国,无论澳大利亚在军事上烧多少钱,中国肯定不会把澳大利亚放在眼里”。

   第二,澳大利亚国内政治受到民粹主义思想的绑架,难以做出冷静客观的决策。澳国内的一些政治人士还生活中冷战中,习惯用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看世界,特别是看中国,将无底线地批评和妖魔化中国视为选举时的“选票收割机”。对此,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最近呼吁,勿将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和安全辩论政治化。他认为,“当前自由党政府处理澳中关系时,常常把自己对中国的立场定义为强硬,把工党的立场定义为软弱……这不仅仅是‘支持中国还是支持美国’的二元对立,还是澳大利亚政治中的二元对立:即在中国问题上,自由党是在维护澳大利亚的利益,而工党则是一群软弱的绥靖分子。”悉尼大学教授詹姆斯·柯兰(James Curran)敏锐地指出,“澳大利亚往往是世界上第一个最大声批评中国的国家。澳大利亚外交中经常需要的微妙和弹性,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在这样极端化的国内政治环境下,澳国内有识之士针对中国政策的客观谏言无法发声,或者声音太弱,无法被听见。

   第三,澳大利亚错误地将中国视为为威胁,将带来不可承受之重。中国驻澳大利亚公使王晰宁在2020年8月曾这样阐述中澳关系:“中国从未将澳大利亚视为战略威胁,中澳之间没有根本利益冲突,也没有任何重大历史纠葛”。这一论述也反映了大部分中国人认知下的中澳关系。然而澳大利亚错误地将中国视为其安全环境恶化的主要威胁,毫不掩饰地在各个领域挑衅中国,很大程度上抛弃了之前“平衡战略”,成为了美国推行印太战略、遏制中国的“马前卒”。因此,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澳中关系的主基调会是冷淡和紧张。2020年5至8月,中国有关部门依法对原产自澳大利亚的大麦和葡萄酒进行了反倾销或反补贴调查,依法暂停了澳大利亚4家牛肉商出口资格,并开始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铁矿石进行通关检查。虽然以上行动属于正常的贸易纠纷和调查,但也反映出了在中澳政治关系冰冻的情况下,两国经贸关系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而且澳大利亚受到的影响将肯定大于中国。在新冠疫情过后亟需经济复苏的澳大利亚,这种影响可能成为无法承受之重。正如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所(Australia 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警告称,“如果中国决定加大出于政治目的的贸易报复力度,中国有可能对澳大利亚造成更大的贸易损害。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需要双方的贸易保持稳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32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