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歌:哲学的日常性

更新时间:2021-01-14 09:31:06
作者: 孙歌  
丸山觉得不好,建议他改为《日常性思想的可能性》。丸山并且说:日常性思想这个范畴,还是我从你那里学到的啊!

   我曾经在二〇一一年秋季赴京都大学讲学,寄宿的京大国际会馆离鹤见宅邸不远。抵达之后我给鹤见先生发出了明信片,希望能够在逗留期间见到他。鹤见回了一张很亲切的明信片,说他正在找一家合适的餐馆。几年前我曾经在东京与老先生共进午餐,他居然还记得我当时随口说的“不喜欢日本的中华料理”,在明信片里特意注明他不会选择中华料理店。但是,不想他几乎立刻就病倒入院,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位可亲可敬的前辈了。

   鹤见重视日常,并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注重生活,这是一种哲学态度。他在大学期间倾注了大量精力攻读实用主义创始人皮尔士的著作,并且受到了很深刻的影响。皮尔士从小受到数学家父亲的特殊训练,他不仅掌握了众多自然科学领域的知识,更在感觉上受到了精细的培养。他被训练识别声音、颜色、气味、味道等感官产物的细微差别,据说他可以准确地辨别香水的气味,也长于品酒。这种对微妙事物的感知能力,在皮尔士转向哲学思考之时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注重哲学假说与现实事物之间通过“试验”建立关系的必要性,他追问信仰不被质疑的暧昧粗杂状态,并且坚决摈弃绝对化的终极价值,这些努力与他敏锐的感受力都有直接关系。用鹤见的话说:自古以来几百亿的人们各自从生活中体验着自我的经验、物的经验、实在的经验,要想从这些已经被磨平了棱角的经验中提取出新的真理,没有超乎常人的感觉怎么能行呢?所以鹤见认为,哲学教育一直试图脱离对感觉的锤炼,这是个错误。

   鹤见先生曾经送给我几本他的书,其中有一本是作家黑川创主导的系列访谈,书名为《偶然地出生到这个世界上》。话题的重点是鹤见俊辅在一九五〇年出版的《美国哲学》。这本书由世界评论社初版时只印了两千本,而且其后不久出版社就倒闭了,鹤见没有得到稿酬,只得到一些书。但是在其后的五十年里,这本书被不同的出版社不断再版,在黑川组织访谈鹤见的二〇〇六年,这本书已经卖出了五万五千多本了。在日本战后为数众多的美国哲学研究里,这本《美国哲学》独树一帜,它从几位实用主义哲学家的人生谈起,简洁却深入地介绍了实用主义的主要观点以及结构,特别是结合实用主义哲学的认识论特征,切近现实地讨论了它在改变思维方式上的可能性。鹤见在这本并不厚的著作里树立了一个榜样,那就是把人与思想结合起来认识,从具体状况出发,挖掘出俗语的哲学性——这是个相当困难的课题。黑川以这本书作为话题,组织了由不同领域的知识人和文化人参与的访谈,堪称独具慧眼。在前后四次的访谈中,黑川统领全局,不断以提问的方式整理问题,他扎实的学风与广泛的兴趣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现在,中文世界又得到了黑川创多年在鹤见身边工作之后倾情书写的鹤见俊辅传记。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作品,对理解鹤见的精神世界有着重要的意义。鹤见的一生,特别是他战后在日本思想界的经历,有了这部传记,才能够看得清楚。作者黑川创有着文学创作经验和理论工作能力,加上他对传主的熟悉,在理解鹤见俊辅精神世界的时候,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合适人选。由于黑川也是鹤见创办的思想的科学研究会的成员,这个研究会以及杂志《思想的科学》的一波三折,在这部传记里得到了相当充分的介绍,这是十分珍贵的史料线索。我阅读了这部传记,获得了不小的收获,从思想史的视角来阅读,可以设身处地地体验这本书所提供的关于战后日本社会知识活动的很多具体状况,这些状况令人信服地揭示了鹤见之为鹤见的秘密——他属于一个剧烈转变的时代,他给我们提供了进入那个时代的一把特定的钥匙。我相信,即使是不研究日本,甚至不从事学术文化事业的读者,也可以从黑川的这部著作中获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3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