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康: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目标与挑战

更新时间:2021-01-13 11:32:32
作者: 贾康 (进入专栏)  
而到了微观,核心问题仍然是实体经济的发展近年来困难重重,怎么样使广大企业真正“活起来”。中国的投融资创新,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升级,资金链和“供应链金融”等等创新,要注意一些表现不错的核心企业如何通过供应链金融带动上下游大量中小微企业一起发展。新冠疫情冲击之下,大量的小微企业首先是要生存下来,跟着是要寻求继续发展。

   非常之时要有非常之策,国家政策上已经非常明确:2020年两会在货币政策强调的稳健概念之下继续灵活适度的同时,财政政策确认“三箭齐发”,提高赤字率,发行特别抗疫国债,以及扩大支持建设项目的地方专项债总体规模。合在一起,几万亿元的资金要配合货币政策,掌握好扩大内需的必要扩张。同时,则是在优化结构方面发挥财政政策无可替代的“供给管理”、区别对待、提质增效功能

   疫情发生之后,需要适当刺激、扩张,拉动整体经济的增长。在顺序上,首先是向关键大型企业、重点企业倾斜。其后,大量受冲击的中小微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中海量小微企业如何存活?刺激政策现在已经落实到要以充足数量的国债资金等作为支持,把财政贴息的优惠贷款落到实际运行的企业一线。从中央、省往下走,要使资金“直达”式落到一线,由基层政府把优惠贷款具体安排到小微企业,帮助他们生存和发展。这种带有普惠性质的政府支持正在执行过程中,但是其中也有挑战,因为说是普惠,也不可能简单地对所有小微企业“推平头”,必须有具体量值一家家适当分别的合理掌握,值得密切关注——如何做到基本合理,这是对执行系统的一种挑战和考验。

   (四)2020年后世界经济格局、发展态势前瞻

   外部环境方面,中美贸易摩擦已经升级到“技术战”,中国需要“举国体制2.0版”,解决核心技术(如芯片)方面如何能够突破美国带头的打压。这种有别于两弹一星式举国体制1.0版的举国体制2.0版,是说不仅要能使生产出来的产品合格,而且还必须接受市场考验,形成批量化的、足够规模的、质量稳定的、全球市场可接受的产能。一般认为,以“举国体制2.0版”在芯片方面实现突破,也要5年甚至8年的时间。这是眼下我国要清晰冷静看待的下决心突破又一重大挑战性问题。

   技术层面之后,还要注意外交层面,乃至军事层面是不是有可能一直推进到“擦枪走火”的局部军事冲突。希望能够掌控分歧,避免滑入“类冷战”、甚至局部的热战。近期在一系列不良信息的旁边,也能看到一些中美之间在缓和矛盾方面的一些姿态,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态度亦各有不同。总之要清楚地判断“和平与发展”仍是总体而言的时代主题,其以一系列的供给侧创新(包括“共享一条产业链”和“共享经济”,以及制约极端化冲突的“核威慑”式和战略平衡),可使我们在防范最坏局面的同时,有理有利有节地争取最好的结果,千方百计把一些积极因素稳定下来、调动出来。

   从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特点来看,中美之间生产力层面的决定性因素是产业链的共享,即中美之间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美贸易摩擦剑拔弩张之际,有胆略的美国投资家马斯克,出手在中国上海投资建全球最大规模的外商投资单体工厂,一年出头的时间,便有了成规模的特斯拉新能源汽车不断下线投放市场。这种案例说明中美产业链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因素,并没有由于贸易摩擦和疫情冲击而消除,中国还是要抓住基本面,争取把一些可做的事情做好。虽然疫情之下某些局部和短期的表现会近似中美“脱钩”,如现在已经各关闭了一处区域性的总领事馆,但是中美之间贸易归零、产业链完全切开的完全脱钩,是难以想象的,笔者不认为这个发展态势会单向无止境地恶化下来,还是要冷静观察,沉着应对,善于守拙,而争取有所作为,进而继续缩小与头号强国美国的距离而“和平崛起”。

   (五)以扩大内需、优化结构为基点,形成双循环发展新格局

   从中国来说,扩大内需、更多侧重“以内循环为主体”有自己的底气。全球按联合国产业系列分类的666个细分产业名录,中国一个不少,是最为齐全的。所以中国在扩大内需方面,已有现在这一发展阶段上的相对优势。但从未来看,如果不能把现在最全的产业链在中国本土上往高端去提升,就会面临两面夹击:先进发达经济体的技术水平明显高于中国,而技术水平低于中国的发展中经济体,其低廉劳动成本相对优势又明显形成了一个必然的竞争和制约。如果中国在高端技术层面总是拼不过发达经济体,低廉劳动成本方面又注定越来越不可能与欠发达经济体相争,那么中国就被夹在中间了,这样就会有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前些年,首先珠三角提出必须“腾笼换鸟”,这是别无选择的。一些大路货的产能,必须转到越南、缅甸、老挝、柬埔寨、孟加拉等地。腾笼之后能否换来“鸟”即升级为更高水平的产能?这就是考验,换不来的话,局面就败坏了。现在应还有一个5到8年的时间窗口,还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比较全的产业覆盖范围形成的相对优势和市场份额。在这个情况之下,应该努力向上升级发展,尽快接近高端,摆脱中等收入陷阱风险。

   现在的“六稳”“六保”要求,自然要更多考虑短期和中期的情况,又要处理好扩大内需要领上的救急和发展后劲的形成、消费和支撑消费可持续的有效投资的关系。在扩大内需的同时,还要注意稳外资,努力继续注意做好对外的大循环。“双循环”是全面的概念,内循环为主体,绝不排斥继续努力扩大开放。在其中,十分需要考虑中国的新技术革命,如何在已亮点纷呈的局面下争取继续往上走。新经济的龙头企业、头部企业,在前些年已经有了世界性的影响。在疫情中,一些数字化平台的抗疫情能力和对整个经济运行带来支撑力的特征,又给人印象深刻。线上线下结合的一些电商平台在民营企业“烧钱”的过程中终于脱颖而出,在颠覆性创新中居于领军位置,而且带来了大中小微企业有可能一起发展的新局面。民营企业是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制度概念之下不可缺少、无可替代的重要组成部分。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共同发展,也有现实的混合所有制之路。PPP等机制创新,也给了民营企业按自愿原则切入的很多发展机会。

   在中国的建设过程中间,有效投资还要特别抓住管理部门现在非常看重的“新基建”。与数字经济紧密相关的“新基建”既是当务之急,又是长远支撑。它也一定会跟传统基建(所谓“老基建”)融合在一起,特别在一些具体的数字中心、人工智能中心等硬件建设旁边,必然伴随着片区开发、综合开发,伴随着各种需要配套的架桥修路、园区、住宅区、医院、学校、商业网点、绿化带等等的建设项目,一个都不能少。放在“规划先行、多规合一”的总体高水平规划之中,这些应是相得益彰的共同发展,这样扩大内需,又会形成维持长远发展的结构优化的支撑力。

   参考文献

   [1]贾康.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及对策分析[J].经济研究参考,2020,(06).

   [2]贾康.应对大变局要强“中国之治”[J].参考消息,2019,12.11

   [3]贾康.力戒经济工作方针执行过程中的形式主义[J].经济导刊,2019,(05).

   [4]贾康.经济发展动力体系认知与以财政支持新动能的思路和要领[J].地方财政研究,2019,(09).

   [5]贾康.苏京春,论财政政策与“六稳”[J].地方财政研究,2020,(06).

   [6]贾康.把握新基建的时代机遇:当下与未来[J].群言,2020,(09).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311.html
文章来源:《财政监督》2020年第2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