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钟秉林:“十四五”期间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基础与关键

更新时间:2021-01-13 10:25:11
作者: 钟秉林  
在学总规模4 002万人,毛入学率51.6%[8]。据此统计,70年来,我国普通高等学校数量增长了12倍,在学总规模增长了341倍,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增长了51.34个百分点。尤其是1998年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发展进入快车道,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增长了41.8个百分点,经历了高等教育精英化、大众化进入普及化阶段,我国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高等教育大国。十九届五中全会全面肯定了高等教育普及化目标的实现,并将其作为“十三五”期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成就。

   同时,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张,高等教育质量问题进一步凸显:首先,高等教育的结构布局、招生政策、管理制度、课程内容、评价标准等都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如何保障不同类型高校的多样化、特色化发展,确保人才培养质量,满足社会对不同层次、类型的高素质人才的多样化需求,成为“十四五”期间亟待解决的重要难题。其次,高等教育规模急剧扩张带来就业难题。“十三五”期间,我国高校毕业生数量急剧增长,预计“十四五”期间还将持续在高位,就业基数庞大,形势复杂严峻。最后,新建本科院校占据我国普通本科高校的半壁江山,在迈入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进程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同时,新建本科院校办学历史较短,基础比较薄弱,如何创新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提升教师队伍水平等,成为今后高等教育发展的重点任务。

   总之,“十四五”期间,我国高等教育将从高速度规模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内涵式发展,必须高度重视各级各类高校的内涵建设和特色发展以及差异化发展的战略规划与路径选择。

   (二)高等教育的类型结构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逐步形成了分类发展的高等教育体系,尤其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提出了高等学校分类管理的治理理念。《教育部关于“十三五”时期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也将高校划分为研究型、应用型和职业技术型,初步形成了国家层面的高校分类体系的指导框架,同时提出了国家主导、地方统筹的高校分类指导思想[9]。不同类型的高等学校各司其职、分类发展,继而发挥组织功能的集聚溢出效应,实现教育系统内部的协调发展,提高对整个社会系统的积极应变能力,使得高等教育系统本身更加具有开放性和应变性。

   当前,我国初步形成了分类发展的高等教育体系,形成了不同高等学校分类发展的战略格局,但是不同类型的高等学校的办学效益依然有待提高。一方面,我国重点高校建设政策的实施效益有待提高。按照效率优先的原则实施了一 系列重点建设政策。新中国成立之初实施全国重点高等学校建设政策,改革开放后形成了多层次的重点高等学校建设体系,20世纪90年代以来,陆续实施了“211工程”“985工程”“双一流”建设计划等。在不同历史时期,重点高校建设政策带动了我国高等教育整体水平和竞争力的提高,缩小了我国与世界高等教育强国的差距。目前,“双一流”建设高校陆续完成了首轮建设成效的总结评估,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同时,我国高等教育的整体实力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依然有不小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一方面一流人才培养的质量与原创性成果匮乏;另一方面,应用型高校转型发展尚有待时日。2015年,教育部、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推进地方普通高校转型发展,从供给侧推进应用型人才培养,推动地方支持有特色高水平的地方高校发展,推动应用型高校优化调整学科专业结构、课程结构,聚焦社会需求和岗位需求,培养高素质应用型人才。但是应用型高校与职业技能型高校如何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方面实现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密切结合,实现真正的产教融合,支撑经济社会的发展,还需要进行艰辛的探索。

   因此,“十四五”时期,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是切实提高不同类型高校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国际交流、文化传承及创新功能。

   (三)高等教育的层次结构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高等教育逐步形成了包括专科、本科、硕士、博士四级层次结构,学士、硕士、博士三级学位制度逐步完善。截至2019年,我国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3 317.90万人,其中专科生1 280.71万人,本科生1 750.82万人,硕士生243.95万人,博士生42.42万人,分别占在校生总规模的38.60%、52.77%、7.35%、1.28%[10]。进入新时代,我国学位体系要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必须优化研究生教育结构,提升研究生培养质量,这对学位结构调整提出了新的要求。同时,在高等职业教育发展中也出现了新的学位诉求。一方面,20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为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加快调整了学位类型结构,从1990年开始设置专业学位,2000年专业学位种类11个,2011年增长为39种,到2019年增加到47种[11],专业学位成为研究生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2020年10月9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方案(2020-2025)》提出,到2025年,以国家重大战略、关键领域和社会重大需求为重点,增设一批硕士、博士专业学位类别,将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规模扩大到硕士研究生招生总规模的2/3左右。另一方面,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发展迅速,并且表现出了愈来愈强烈的学位设置诉求。2014年6月23日至24日,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就加快职业教育发展作出重要指示,要“努力建设中国特色职业教育体系”。《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等政策文件对职业教育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与此同时,职业教育作为一种教育类型,不少高职院校提出了学位设置诉求,在地方层面出现了 “工士”“匠士”“专业副学士”等学位或者荣誉学位证书的探索,也有政协委员建议设置副学士学位,打通高职与本科教育的培养通道。

   总之,如何提升本科与研究生教育的质量,积极发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满足职业教育发展过程中的学位设置诉求等,成为“十四五”时期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调整亟待解决的问题。

   (四)高等教育的治理体系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持续深入推进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与结构调整,逐步建立起了中央和地方两级管理、以省级政府统筹管理为主的管理体制,形成了公办和民办并存的办学体制,逐步完善了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治理体系。中国特色高等教育制度建设与重构一直在探索和完善之中,尤其是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之后,高等教育治理与决策越来越受到不同利益群体多元化诉求的影响,不同领域的教育改革可能也会存在制度重构的冲突与矛盾,高等教育改革进入“深水区”。

   “十三五”期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多项改革方案,如《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等,对我国高等教育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与战略部署。2019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这为新时代我国教育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建设指明了发展方向。2020年10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这是落实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的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纲领性文件。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在评价主体、评价内容、评价方法等方面体现出系统性、整体性、综合性特征[12],为新时代优化高等教育治理体系提供了基本遵循。

  

   三、“十四五”期间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重点

   “十四五”时期,我国高等教育要以转变教育思想观念为先导,以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为动力,以破解重点、难点等现实问题为抓手,集中精力抓好内涵建设,提高质量、优化结构,更好地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社会公众对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选择性需求,为建成高等教育强国奠定坚实基础。

   (一)构建分类发展的质量保障体系

   迈入普及化阶段的高等教育面临教育系统内外部的难得机遇与严峻挑战,世界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呈现出某些共性发展趋势。中国特色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构建,要基于中国实践探索,更新教育发展理念,树立多元化的质量关,推进高校完善内部质量保障体系,实现不同类型高校的分类发展,满足普及化背景下人民群众的多样化、个性化教育需求[13]。

   第一,构建多样化的高等质量保障体系,在自我评估、院校评估、专业认证、状态数据常态监测、国际评估的“五位一体”质量评估活动基础上,形成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

   第二,确立高校质量保障的主体地位,构建多样化的内部质量保障体系。高等学校应以人才培养方案修订、专业认证、教学评估等重要任务为抓手,建立起以专业教学为基础、学生发展为中心的教学质量评价体系,持续提高内部质量保障体系的有效性。要践行学生中心、结果导向,持续将学生学习效果的跟踪评价作为质量评价的重点,开发和完善基于中国学生体验的评价指标和评价量表,全面客观地呈现高校人才培养的效果。

   第三,形成具有学校特色的质量文化。以“十四五”规划的编制与实施为契机,推进高等学校干部和师生员工凝聚发展共识,形成改革合力,在实现高校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等基本功能的过程中,注重反思和升华,形成具有高校特色的质量文化内涵。

   (二)推动线上线下融合的学习变革

   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是新时代高等教育面临的新挑战,也是制定和实施“十四五”规划的战略任务之一。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区块链技术等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融合,改变了人类获取知识的渠道和方式,导致了高校教师角色的转型和师生关系的变化,冲击着高校的教育教学观念和办学理念、教学组织形态和教室布局、教学方式与学习方式以及教学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高等学校要保持敏锐的目光,密切跟踪发展趋势,积极开展多样化探索。

   第一,发展在线教学,扩大优质高等教育教学资源覆盖面。要完善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发挥在线教学优势,促进优质教学资源共建共享,尤其是助力中西部地区高等学校提升教育教学质量。

   第二,提高在线教学质量,探索线上线下教学融合。在线教学与传统课堂教学具有实质性的区别,在线教学如何实现师生互动与生生互动,探索“网真”课堂;线上线下教学如何实现深度融合,构建后疫情时代混合式教学的新常态;如何加强线上教学质量监控,探索新教学方式的质量评价等,都需要加强政策导向,并引导和鼓励教师进行实践探索。

   第三,提高师生信息素养,加强信息化教学能力建设。要顺应科学技术和教学改革发展趋势,通过校本培训等手段,切实提高高校师生的信息素养;同时要重视提高教师的学科交叉和课程整合能力,利用信息化手段,开展跨学科综合性教学,探索跨专业(类)人才培养。

   第四,发挥信息数据优势,加强对师生发展和学校发展的跟踪与评价。发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信息技术的支撑作用,实现对教育教学活动的有效监测和预测,促进教学决策科学化、教学管理精细化和学生学习个性化。

第五,重视在线高等教育治理。信息技术的普及将影响教育决策与治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31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