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穆:中国文化传统在哪里

更新时间:2021-01-12 15:13:06
作者: 钱穆 (进入专栏)  
又一是中国的国。每一个中国人,在这样的家与国之下,也就有了我们的「天下」。中国人理想中的修身、齐家、 治国、平天下,一以贯之。虽不能平到中国以外全世界人类的天下,然而中国人自己的天下,也可以到达在一个理想下,而获得其平了。

  

   中国文化也曾经历过很多摧残,历史上摧残中国文化的外族的力量,较之如希腊碰到马其顿,罗马碰到北方蛮族,还远更强大。罗马只有阿尔卑斯山一条国防线,中国东北从韩国大同江,西北到兰州黄河西岸到新疆,要比保守一条阿尔卑斯山吃力的多。我们在历史上也有亡国的时候,可是我们的文化传统还存在。因国亡了还有家。简单讲,唐以前中国是大家庭,宋以下是小家庭。五胡乱华一路到南北朝,北方胡族力量跑进中国,但那时中国的大门第,不仅在南方长江流域存在,即在北方黄河流域,也同样存在。一个一个的家,那是最坚强的,打不破的细胞,潜伏在那里,屹立在那里。慢慢到唐朝,中国复兴。《唐史》里有《宰相世系表》,就见那时朝廷每一个宰相的家庭背景都是些大世系、大门第。要到宋朝以下,中国都变成了小家庭。但中国家庭的坚强,还是不可破。蒙古人跑进中国,中国政权是亡了,但中国的社会没有亡。社会怎么没有亡?因有中国式的家庭。那时人逃避异族政权,还得躲藏在家庭里。满洲人跑进中国,中国政权又亡了,但中国的社会仍没有亡,因其仍有中国的家庭。在魏晋南北朝时,佛教跑进中国,中国人一面出家做和尚,但另一面还是保留着大家庭制度。这像是极端冲突,可是历史事实如此。中国人接受了佛教,而保存家庭。今天我们说工业社会来了,我们要现代化,但难道我们就不能再保存我们的家庭吗?

   我们的家庭也非一成不变,当知文化传统有常有变,中国文化传统中有一个家,这是我们之「常」。但这个家也跟着社会而「变」。我们从封建贵族时代的家,转到门第时代的家,又转到宋以后的家,其间变化已经很大。我们今天,则要变出一个无家庭的社会来,那真要不得。所怕的,现在我们大部分青年留学国外,再也不想回来,单留父母在此地,他们成婚成业都在外,还要主张外国理论,不仅我们的家要变,甚至于改进了外国籍,我所谓的中国人也要变。我们此刻要复兴中国文化。难道是仅读几本《论语》,《孟子》,讲几句仁义和平,便了事呢?我们要有一个具体切实的传统,这是我们的「人」和「家」和「国」。

   我小孩时,听人说中国社会是一盘散沙,就为各有一个家,好像要打破家庭组织,我们才能团结。但中国文化传统理想不这样,不能团结一个家,怎能团结一个大社会、团结一个国。不知中国家庭并不是一粒沙,这里面有绝大生机,这是中国文化的「生机」。

   今天我们受了时代挑战,要看我们如何来反应、来革新。革新并不是破坏,也不是丢掉。革新我们的家,但仍还要家;革新我们的国;但仍还要国。人亦然,革新我们人,仍还是要一个人。这里自然要有变。现在我们讲变则是讲错了,我们今天,是不要传统的变。孙行者摇身七十二变,在其背后,有一个孙行者不变。他身体一摇,是在变了,这是他身体在变;若把孙行者身体扔掉,又怎么地变?这只是一种虚无主义,把中国人扔掉,把中国家庭扔掉,现在还不敢说要把中国国家扔掉。古人说「国于天地,必有与立」。如此之国,则又谁与立呢?

  

   我且讲中国文化来台湾,二十年前,我到台湾,就注意到台南延平郡王祠,与嘉义吴凤庙,这都代表着中国人和中国文化传统来台湾。不是说台湾只有郑成功和吴凤,他两人是贤者识其大,一般人就算不能比此两人,也是带着中国文化而来。诸位只一看郑成功祠、吴凤庙,当知这里就有中国文化传统,有中国文化潜力,有中国文化的新生机。一辆汽车、一架扩音机,这是物质的,并无潜力生机可言。但今天,我们中国人观念都变了。认为郑成功、吴凤,都是过去人物,到了今天没有用。我请问日本人来台湾五十年,有没有一个日本人的影子留在台湾?我们台湾人脑子里,有没有那日本精神的记忆呢?欧洲人来到世界各地,也是一样,不使人发生好记忆。中国人到外国去,我曾在南洋听到很多故事,固然不像郑成功、吴凤般,但亦还能保留在那里。

   我试讲一件中国人到美国的故事。在南北战争时,美国有一位将军,他是一独身汉。脾气很坏,家中工人非打即骂,一个跑了,又来一个,又跑了,后来去了一个中国山东人,不几天,这位将军又发脾气,这人受不了,也跑了。忽然,这位将军家里起火,很狼狈,这人又去了。将军问他,你怎么又跑来?他说:我因你打我骂我而跑,此刻你家里起了火,我该来帮你。他说,我们中国人是讲忠恕之道的,我今天来,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忠恕之道。这位将军问:忠恕之道怎么讲?他说,此是我们中国孔夫子所讲的道理,孔子在两千年年以前。那位将军说:你能读两千年前的书,了不得。他说我不识字,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那么你父亲是个读书人,还是了不得。他说:我父亲也不识字,是我祖父告诉他的,我祖父也不识字,我家世代务农,都不识字,不过是曾祖父告诉祖父,祖父告诉父亲,父亲告诉我,知道做人总要懂得「忠恕之道」。你今天很狼狈,我从前在你这里做过事,故来帮助你。那位将军大为惊诧,留他在家里继续作事,一主一仆,一路下去,做了多少年。他病要死了,向将军说:我无家无室,无亲无眷,吃的住的穿的都是你供给,我积有多少钱,我死后,这钱也交还你。那人死了,那将军想中国会有这样的人,真是了不得,便把他的钱加上他自己大部分产业捐给哥伦比亚大学,要他们设立一个讲座,来研究中国文化。他想,中国人总该有一套花样在里边,所以哥伦比亚大学到今天,仍有一个研究中国文化的讲座,这是全美国第一个讲中国文化的讲座,他们称之曰「丁龙讲座」。丁龙即是此人之姓名。可是直到今天,他们所研究的,似乎并没有直从丁龙为人及其所讲的为人之道来研究,只是讲解中国历史、中国文学、中国哲学等。固然中国文化也在这里边,但哪里是每一个都要读十三经、二十四史才能讲中国文化呀!中国文化,几千年到今天,应是真实亲切活生生而有力的,不该只向故纸堆中去找。现在我们中国人多到国外去留学,从前只是去学科学,现在也有人去学中国文学、史学、哲学,要从他们处来认识中国文化。此是中国人已没有了自信,把我们相信做人的大传统都丢了,我们都要重新做人,重新起家。立国也要照外国,不照美国,便照苏维埃。台湾同胞到了海外,也要讲台湾独立,现在都要讲外国道理。

  

   诸位试想,我们此刻要来复兴文化,所担责任多大!然而这事情也简单,复兴中国文化这条路还是很近。《中庸》上说:「道不远人」。这一番道理,就在我们各人自己身上,而且「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我们每一人该能来复兴发扬文化,文化却不能来发扬复兴我们。一部《论语》放在这里,不去好好读本,《论语》只成为一部死书。我们大家不要孔子,孔子也还有什么办法?诸位或说没有好环境,不许我读书, 但丁龙、吴凤曾读何书?中国文化大传统,就在丁龙、吴凤身上。我们不能做丁龙、吴凤吗?若使台湾没有一个郑成功,没有一个吴凤,在此讲中国文化,试问何从讲起?可知中国人到哪里,那中国文化传统也就跟着到哪里。

   我又要说一句,也只有中国人,才能来担任弘扬中国文化,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责任,也只有我们能来担此责任。诸位不要认为研究文化是一番大理论、一项大学问,在外面东听一点,西听一点,不如反而求诸己,只在我本人身上。当然也有很多复杂的思想和理论,乃至很多复杂的问题。但我们也可说,幸而我们少识了几个字,少读了几本书,我们只是关闭在一个小圈里,我们也还能认识得自己,还有一个我,还能自全自守。我们并不要做时代一大贤人,且做一不贤者。懂得一点小道理,像吴凤、丁龙,他们都懂得不多。他们并不曾懂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种种大知识大理论,然而中国文化之伟大,则就伟大在这里。正因为中国文化主要讲的是做人,做人得大家做,所以要无条件的做。若我说:失掉机会,没有进大学,没有到外国去留学,怎么做一像样人?诸位当知,中国人讲做人是无条件的,无这许多困难。不贤者,小人物,无知无识,都能教他做个人。所以中国文化才能到今天。外国人条件多,种田得贩黑奴,造路得用华工,发扬资本主义的向外开辟殖民地。到今天,条件多问题亦多,马路、汽车、洋房一切,我们都不如人家。可是诸位不要害怕,回过头来,先要自信,我们在做人的一点道理上,中国的还是颠朴不破。中国人所讲,还是具体、亲切,而简易。从每一人的心上讲起。反而求诸己,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我们今天,还能学做孔子,至少可做一不贤的孔子,复兴中国文化的大道就在此。

   我今天提出「人」和「家」和「国」这三点,当然希望诸位都要从第一点「人」讲起,而后讲到家,我便是这一家之主。有父母,就该孝;有子女,就该慈,有夫妇,就该相亲相爱。这一家之主便是我,我不是在家中做客。放大讲来,一切都这样。一切都由人,由我这一人而到家、到国、到天下。中国文化便是这么般简单而伟大,此层切盼诸位先自记取。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3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