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亮亮:对布伦纳利润下降式危机的若干批评

更新时间:2021-01-10 14:10:25
作者: 赵亮亮 (进入专栏)  

  

  

   摘要:针对当代资本主义的演变,布伦纳认为1960年代以来的利润下降是经济危机使得经济危机的发生具有必然性,并且用它来解释最近的几次危机。但是,它的理论存在一些缺陷,本文从以下三个方面做了批评:用过度竞争解释利润率下降在现实和逻辑上都有困难之处;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中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形式发生了变化,将非物质生产部门派出在外去考察理论率是不合理的;布伦纳忽视了东亚及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的兴起,这导致了剩余价值向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转移。

   关键词: 利润率下降; 经济危机; 剩余价值

  

   罗伯特·布伦纳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长期致力于经济史研究。1998年,布伦纳在《新左派评论》杂志发表了长达250多页的论文,论证了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爆发的必然性[1]。布伦纳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在战后的繁荣结束之后,从60年代开始陷入了长期的下降过程,这使得爆发的周期性爆发具有了必然性。在他看来,利润率长期下降,并且难以恢复是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而利润率下降的则要归因由于资本主义国家在制造业中长期难以解决的生产过剩和过度竞争。布伦纳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0年美国经济泡沫的破灭都视为利润下降式危机[2]。本次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布伦纳仍然坚持利润下降是危机的根源[3]。

   布伦纳的危机理论独树一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环绕这些观点,先后引起了很多争论。利润下降式危机甚至直接和布伦纳的名字联系起来了。相关的争论说明,布伦纳的理论并非没有缺陷,它对于战后全球经济和当前危机的解释力如何还需要进一步分析。布伦纳利润率下降是危机的观点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关系到对金融危机的本质进而资本主义本身的认识。克里曼(Klmian)指出,一些经济学家宣称:“利润率尤其是美国公司的利润率已经几乎从80年代初的低点完全恢复过来了”;“如果这是一次发生在利润率几乎完全恢复时期中的大危机,那就意味着这只是一次金融危机而不是我们所认为的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危机,进而意味着需要补救的只是金融体系:我们需要恢复管制,或者需要银行国有化,而绝非是要去动摇这个社会-经济体系的根本。于是很多人都投靠到了凯恩斯主义的阵营中,呼吁反对金融资本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本身。”[4]

   本文的目的是对布伦纳的理论加以分析,以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本次金融危机。以下我们先对布伦纳的理论做一简要介绍,然后对过度竞争说做一评述,接着考察利润计算中存在的问题,以及不被布伦纳重视的国际价值转移。

  

一、布伦纳的利润下降式危机

    布伦纳将二战后至20世纪末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战后20年的繁荣期、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期的危机、之后的长期下降期。布伦纳总结出的一个类似于特征化事实的现象是,资本主义经济在1960年代末期以来,出现了利润率的长期持续下降。这符合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的预言,但布伦纳提出的导致利润率下降的机制与马克思经典理论有所不同。对利润率下降的解释也是布伦纳危机理论的一个重要目的。

   以往的研究中,对利润率下降的一种解释是,它是工人力量的壮大和工人运动的结果,这也可以称之为利润挤压说。布伦纳对此给以反驳。理由之一是工人运动的兴起和利润率下降这两者在时间上不相符。他认为当工资上涨对利润构成挤压时,资本家会减少资本投资,这一方面是因为利润下降本身,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利润是投资的源泉。投资下降反过来会导致失业率的上升,缓解劳动力市场上的紧张程度。另外货币紧缩等手段也会间接地通过增加失业来缓解工资对利润的压力。其结果是,工资挤压不可能成为利润率长期下降的原因。

   布伦纳提出了新的解释。他将利润率下降和资本主义的发展不平衡联系起来,他认为,二战以后的世界经济中,主要的竞争力量有两方。以美国为一方,作为较先发展起来的国家,以德国、日本为代表为另一方,作为后起国家,两者相互竞争,在争夺世界市场的过程中,两方的竞争力在不同时期相互消长。先前发展起来的国家拥有较高的技术,但后起者通过采用这些技术,并将它与本国较为丰富的劳动力资源结合起来,通过出口导向型发展方式与更为发达的国家争夺市场,这种竞争主要发生在制造业领域。后起国家的进入加剧了市场上的争夺,导致利润下降。在后起者进入之前,先前的生产者可以获得正常的平均利润,但是随着后起者的进入,产品的市场价格下降,先前国家和企业无法保证其全部资本都获得原来的平均利润。但是由于固定投入可以视为沉没成本,只要他们的流动资本能够获得正常利润,企业就不会退出市场。再加上,企业在长期经营活动中积累了一些无形的资产,例如信息、与客户的联系,这使得他们不愿意退出市场。这种调整的困难,尤其是退出的困难,导致了长期生产过剩和所谓的过度竞争,成为利润率长期无法恢复的主要原因。

  

二、对过度竞争说的一些质疑

   (一)过度竞争不是利润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在布伦纳的理论中,过度竞争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他认为正是1960年代末期开始出现的国际竞争的加剧,结束了战后20年的的繁荣,发生了利润率的下降。美国的制造业利润从1965年的大约30%下降到了1974年的大约13%;德国在1968-1975年间,从最高点降到了最低点,下降幅度大约为10%;1973-1975年间,日本下降大约为20%。但是,布伦纳给出的数据却表明,在1965到1973年间,出口在总产出中的比例虽然有所上升,但是其比重并不高,还不足导致整个国内制造业利润率下降。就出口占全部产出的比重来看,德国的汽车行业从1967年的 40.7%上升到了1974年的46.1%,机器制造业从1967年的38%上升到43.5%,在制造业总体,同期从18.7%上升到了24.2%。1965-1973年间,出口占GDP的比重在美国从5.1%上升到了6.9%,在日本,从1960年的5.6%上升到了1973年的7.9%。如果说利润率的下降与国际竞争的加剧有关,那么它充其量只能解释利润率在边际上的下降。

   (二)过度竞争说违背了一般均衡

   布伦纳认为过度竞争下,低利润率也会成为一种均衡。这是因为,先前占有市场的那些企业拥有某些无形的资产,如与客户的联系,这使得推出变得更加困难,面对新的进入者,他们会进一步加大投入以在原有市场上展开更激烈的竞争。

   但是布伦纳似乎混淆了个别行业的利润下降与全社会平均利润率的下降。按他的分析,个别行业可能会因为过度竞争存在利润率下降。但是这并不会必然地导致社会平均利润率的下降。个别行业的过度竞争只能是暂时的。在一个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低于社会平均利润的情况下,新的企业不会进入该行业,因为投资于其它行业可以获得更高的利润率。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下降是由于过多的资本进入了该行业,但是不可能每一个行业都会同时有大规模的投资增加,故而过度竞争也无法解释平均利润率的下降。

   此外,还应该考虑到社会总供求的状况,如果出现了过多的闲置资金,即储蓄大于投资,才会有较多的资金迅速进入到个别行业,引起过度竞争。但是,在储蓄大于投资的情形中,经济处于总需求不足的状态,产品价格下降,恰恰是企业投资意愿不足的时候,过度竞争显然不会在这时发生。

      布伦纳认为,后来者会在原有的行业投资,从而引起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下降,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事实不符。在一些市场上,新企业所占有的技术常常能够生产出新的产品种类,引发新的需求,而不仅仅是对已有产品生产技术的改进。这样新的投资往往能够创造新的行业,而不是进入旧的行业与现有企业竞争,直到行业平均利润明显下降。布伦纳认为新的企业在进入一个行业的初期,可以到那些行业内有企业尚未开发的市场去投资,从而避免在开始进入的阶段就展开激烈的竞争,而经过一段时期的积累之后则会与原有企业在同一市场上直接竞争。但是跨国公司投资的事实表明,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虽然在1980年代前后,发达国家跨国公司的主要是到发达国家投资),主要以充分利用这些地区的廉价劳动力资源为目的,从而逐渐将发达国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这一意味着跨国公司的投资在很大程度上是进入了本国企业已经推出或将要推出的行业,新老企业并不是在同一个行业展开竞争的。而且,跨国公司的活动是在发达国家的传统产业已经失去了优势的情况下,自觉地扩大了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这类投资也具有较高的回报,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本国竞争导致的利润压力。或者有一些企业是主动将本国的产业转移到了国外,所以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竞争,认为他们之间存在过度竞争难以成立。

  

三、非生产性劳动的界定与利润率计算

   布伦纳将利润率下降尤其是制造业的利润率下降作为一个经验事实,其理论的核心就是要解释它的原因。由于利润率下降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各个流派关注的一个焦点,这方面出现了很多研究结果,总的来看,文献中得到的结果大多支持倾向于支持利润率下降。但也有个别文献有不同的结果。之所以存在这样的分歧,是由于计算时采用的方法有所不同。

   针对美国的情况,如果把全部产业划分为生产性行业和金融业服务业,就会发现,前者的利润率长期下降,而后者的利润率则有所上升。Krippner将这种情形解释为经济的金融化结果[5]。如果把所有的都作为一个整体来计算,实际上利润率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因为制造业的利润率下降被非生产性行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利润率上升弥补了。

   有不少研究在计算利润率时,将全部非生产性行业单独划分,结果发现,利润率经历了长期而稳定的下降。布伦纳并没有给出计算利润率的具体方式。但是他只考差了制造业的利润率变动趋势,而将其他部门排除在外,这是确定无疑的。

   因此,利润率下降式危机这个命题能否成立就完全依赖与对利润率如何定义。其中的关键又涉及到如何界定非生产性劳动,以及对非生产性劳动是否也创造利润的看法。Z认为利润率的下降是由于非生产性劳动在全部劳动中比例的上升。蒋建军和齐建国[6]对美国的利润率进行了估计,其中包括了实物性产品的生产部门和非实物性产品的生产部门,结果是,在1983-1999年间,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分别增长了1.23和1.5倍,剩余价值量则增加了1.8倍。

   笔者认为,正是由于布伦纳等人对生产性劳动的范围界定过窄,才导致他们仅仅将注意力集中于制造业的利润率下降。实际上,由于技术创新在当代的生产活动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创造价值的劳动已经完全超出了传统的制造业中范围。过去的生产活动主要依靠工人的劳动力,在马克思的经典理论创立的时候尤其如此,但是到了当代,技术进步使得生产效率发生革命性变化。技术创新必须被视为创造价值的劳动,而且它对价值的贡献占据了绝对主体,远远超过了工人通过操作机械设备参与直接的生产的贡献。并且,技术创新已经越来越成为独立于制造业和农业等生产性活动,一些企业只是通过开发新技术获取利润,显然在计算一个经济总体的利润率时将它们排除在外,是极其不合理的。

以服装的生产为例,一件高档服装的市场价值中,所用的面料和人工成本、设备折旧的成本所占比例很低,款式才是决定服装市场价值的决定性因素,这应该归于设计师的劳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281.html
文章来源:《金融评论》2013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