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龙宗智:比较法视野中的印证证明

更新时间:2020-12-27 10:32:29
作者: 龙宗智 (进入专栏)  
以便足以维持某一结果,如刑事犯罪的定罪。

   Corroboration经汉语翻译为补强、佐证是适当的。因为该词的一般语义表现出一种“他向性”,即以一种独立证据,服务于另一证据(通常是与要件事实相关的重要证据),帮助和促使其得以确认。即所谓“证明证据的证据”。在这个意义上,Corroboration与汉语的印证是有区别的。因为印证一词体现的是相互关系,本身并无主次之分,亦无明显的“他向性”。印证指向的是案件事实,即以证据间印证的方法证明某一事实的存在或不存在。但在语用实践中,Corroboration和印证有一定的共同性。因为其一,Corroboration有时也可以表达印证的涵义,并无明显他向性。如科恩在解释Corroboration所称:“当两位证人都证明——彼此独立地——同一命题为真,最简单的证言性补强就产生了。”此例中的补强,实际上互为补强,共同证明同一事实命题为真,与印证无二。其二,corroboration有时的用意不限于补强、佐证,而有“确证”的意义。而证言被补强,意味着证言获得印证,而被确证。这一点实与中国“印证”一词的语义和语用相似。其三,有的英语法律文献使用mutual corroboration,即相互补强,则可与中国法中的印证及证据的相互印证大致相同。如奥黛丽·A·韦克林在《相互补强》一文中称:“相互补强,是指每一证人的证词都需要补强时,它们之间的相互补强关系。”(“Mutual corroboration is corroboration of each other by witnesses each of whose testimony requires corroboration.”)A·F·谢泼德在其所著《相互补强》一文中亦有同样的说法。这里的“相互补强”(mutual corroboration),亦可称“相互印证”。

   2.证据补强的基本内容

   英美证据法中证据补强的基本内容,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一方面,可以称为“印证性补强”,指不同证据之间的信息具有证明案件事实的同一性。包括信息内容同一,如目击证人甲和目击证人乙均证明同一犯罪事实的发生;还包括信息指向同一,例如小径上有熊留下的足迹,小径边的树木有被擦伤的痕迹,这两个间接证据有同一事实指向:熊曾经路过这里。

   不过,信息指向同一还有另一种情况,这在某些英美证据法学者的著作中称为证据聚合(convergence)。如特文宁教授曾引用科恩教授的定义称:“当两个事实彼此独立地(支持了)同一结论的概率的时候,两项间接证据就出现了聚合。”例如,在Umilian一案当中下列中间待证事实支持了最终待证事实“正是U杀害了J”:U已经有一个谋杀J的计划;U有动机杀害J;U对J的消失有负罪感;U知道J死了,而其他人并不知道。聚合与补强的区别是,前者是以由不同证据支持的不同事实(动机事实、预谋事实、情绪反常、知情事实等),通过衔接聚合来证明待证主要事实(最终待证事实),而后者则是通过证据信息的相互印证(包括间接证据的印证)对同一事实予以证明,如“熊经过此处”。

   不过,信息指向同一还有另一种情况,这在某些英美证据法学者的著作中称为证据聚合(convergence)。如特文宁教授曾引用科恩教授的定义称:“当两个事实彼此独立地(支持了)同一结论的概率的时候,两项间接证据就出现了聚合。”例如,在Umilian一案当中下列中间待证事实支持了最终待证事实“正是U杀害了J”:U已经有一个谋杀J的计划;U有动机杀害J;U对J的消失有负罪感;U知道J死了,而其他人并不知道。聚合与补强的区别是,前者是以由不同证据支持的不同事实(动机事实、预谋事实、情绪反常、知情事实等),通过衔接聚合来证明待证主要事实(最终待证事实),而后者则是通过证据信息的相互印证(包括间接证据的印证)对同一事实予以证明,如“熊经过此处”。

   以上分析的印证性补强,是证据补强实践中的主要内容,如在广义上使用,也是刑事诉讼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方式。但证据补强还有另一方面的内容,可称为“佐证性补强”。它是指补强证据并不直接指向案件事实,而是指向被补强的证据,使其增强可信性。再以被补强证据所载信息证明案件事实。例如张三作证看见路口两车相撞的情况,同时,提出此证言的一方还出示了事故发生时张三所处位置的证据,表明其当时处于较好观察位置,能够看清事故发生情况;又出示了张三路过原因的证据,显示其与事故双方并无利害关系。这些就是对张三证言的“佐证性补强”。

   将以上两方面的证据补强与我国证据法中的证据印证相比较,可以说,主要的证据补强形式,即“印证性补强”,包括证据聚合,与我国刑事证据法上的证据印证的要求符合,二者具有比较法上的一致性。但“佐证性补强”,则不属于印证范畴。因为,印证是要求“证据之间具有内在联系,共同指向同一待证事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第104条),即证据指向同一,而“佐证补强”则是指向主证据,加强主证据。因此,在我国刑事证据法的语用学意义上,一般称为“佐证”或“补强”,而非“印证”。

   3.证据补强的对象和类型

   证据补强,在英美证据法中,通常是针对单一人证或薄弱人证提出的要求,因此,通常针对证人证言、被告人及其同案犯的供述和证言,以及被害人的指证陈述等。物证等间接证据须依靠其他证据产生证据推论,因此通常不必提出补强证据的特别要求。已如前述。在英美证据法中,需补强的对象可以区分为几种情况,从而形成不同的补强证据类型。

   第一种类型是法定补强。所谓法定补强,是法律明确规定的,限制单一人证的证明力,要求对其补强,否则不能认定其所证明的情况为真实,或者不确认其证据能力。这种法定补强要求,即为严格意义上的“补强证据规则”。其中可以划分为两种类型,即对证明力的法定补强,以及对证据能力的法定补强。对证明力的法定补强,是指被补强证据具有证据资格,但对某一事实主张真实性的证明力不足,因此必须经证据补强,才能认定待证事实。在英美法系各国过去均有此类要求,不过随时代变迁补强规则逐渐式微,目前仅存少量关于证据补强的法律规范。如英国法律,目前仅对叛国罪、伪证罪和超速驾驶犯罪,保留有证据补强规范。即根据《1975年叛国法》第1条,要求有“两个合法、可靠证人的宣誓”,以判决某人犯下阴谋弑君或她的子嗣的罪行。根据《1911年伪证法》第13条的规定,伪证罪中的虚假陈述,不能仅凭一名证人的证言认定,因此,必须对该证人的证言提供补强证据。另根据《1984年道路交通管制法》第89条,被控超速罪行的人,其车辆超过规定的限值,“不得仅凭一名证人的证言认定”,亦需予以补强。

   法定补强的另一种类,是对证据能力的补强。如对传闻证据的补强使其获得证据能力。根据《美国联邦证据规则》,804(B)3(B)的规定,在刑事案件中,陈述人作出对己不利且可能导致自身刑事责任的庭外陈述,如该陈述得到了补强情况的支持,并由此已清晰地表明其可靠性(is supported by corroborating circumstances that clearly indicate its trustworthiness),该传闻陈述可获证据资格。807(a)(1)项规定,对于传闻陈述,即使不符合该法关于传闻例外的规定,但如该陈述在可靠性上具有同等的情况保障(the statement has equivalent circumstantial guarantees of trustworthiness),亦不排除其证据能力。亦属传闻证据经过可信性补强后获得证据能力。

   第二种类型是酌定补强,即法律对相应情况并无强制性具体规定,而是根据案件中证据的实际情况产生的补强要求。这种酌定补强,也可以再区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一般的酌定补强,普遍适用于人证不足以证实案件事实的情况;另一种是“可疑证人”(suspect witeness)补强,是指由于证人的某些特征,对其提供证言的真实性需要特别警惕,因此对补强证据需有特别关注。

   一般酌定补强,是指证人作证,不足以使法官或陪审团产生足够信任时,均需要补强。威格摩尔指出:“针对证言类证据,证据补强包括提供资料以反驳可能使人产生怀疑的情况。即使诉讼对方没有试图建立任何弹劾真实性的假设,(本方)也可以适当地这样做。因为法庭对这些证言的真实性可能感到犹豫不决,而通过证据补强将消除犹豫不决的根据。因为仅凭该证人提供的情况,并不导致我们必然相信——我们对人性的认识会禁止我们这样做。”也就是说,在证人证言,仍不足以令人信服地证明相关事实时,就产生了证据补强需要。而且,如果补强证据不足,还需要继续补强(累积补强),直至法庭能够排除合理怀疑地相信某一事实存在或不存在。

   “可疑证人”补强,是指证人因为在案件中有自己的利益或特定的目的,或者因为其认知能力的限制,可能影响其证言的真实可靠,这种情况下,更应注意证据补强。但这种补强要求并非法律的强制规范,而是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产生:即使证人具有“可疑证人”特征,但如陪审团或法官相信其证言,该证言即使不补强,亦不能认定为相应的事实认定非法或无据。如在普通法中,曾有三类案件要求法官在没有补强证据的情况下,指示陪审团须谨慎定罪。三类案件的证言,包括共犯(可能不在同一案件中)和同案被告人的证言、儿童的证言、以及性犯罪案件中原告的证言。但这种警示,并不产生证据规范效力——即使有这种提示,陪审团仍然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相信或不相信某一证言。而且,这一有明确适用对象的提示规则在英国已经废除。代之以法官的酌情提示:如果证人可能不可靠,或似乎有自己的利益与目的(如共犯和共同被告),或法官认为适当的任何情况下,法官均应当或可以给予陪审团警示,提示他们谨慎对待证据(“嫌疑证人警示”)。不过,警示后陪审团仍可作出他们认为是适当的任何事实决定。但某些案件如法官不对陪审团作必要警示,则可能被上诉法院认为法官失职而撤销原判。

   4.证据补强的方式与条件

   由于证据补强的对象不同,对补强方式与条件的要求就有所不同。如前所述,证据补强可分为印证性补强和佐证性补强两种类型。前者系对证据内容的实质性补强,因此有更高的补强要求。以英国证据法的要求为例,达到法律规定的补强目的,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补强证据与被补强证据应该是相互独立的来源。例如,不能以证人或被害人以前的证词来补强后来的证词。因为来源同一,证人不能自己证实自己。第二个条件,补强证据应当与被控罪行相关。例如,指控强奸的被害人的证词得到医学证据的支持,证明大约在涉案时间某人与她发生性关系。但这一证据不足以作为法律要求的强奸犯罪要件事实的补强。因为它没有表明被告是强奸案的当事方(或未经女方同意)。

   在英国法中,同一罪行的共犯之间,其供述(证词)不能作为补强证据,达到互相补强以认定事实的目的。但根据“相似事实原则”,如果被指控的犯罪与另一不法行为之间的相似性十分显著,以至于能够有力地支持被告犯有被指控的犯罪,则这种证据是可以作为补强证据而被接受的。但高度相似事实作为补强证据是一种例外情况,关于两项行为一般相似性的证据则不能被接纳。

证据补强,并非要求补强证据为单一证据,而是允许采取“累积”的方式实现补强。在累积补强的情况下,并不要求每一项补强证据都单独涉及指控的犯罪。例如,在强奸案中,对被害人的陈述,可以累积补强如下:(1)医学证据证明被害人在被检查前一小时左右发生过性关系;(2)通过其他独立证据证明被告人在那次性行为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07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