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志强:人权概念与人权话语的关联互构

更新时间:2020-12-26 14:40:14
作者: 刘志强 (进入专栏)  

   为了寻找理想言说模式的方案,我们将人权概念与人权话语放入系统论的视域下进行考察。如此分析的原因在于,系统论可以超越孤立的、静止的人权符号、文本,而将参与者的身份、意图、智识结构也纳入进来,这就进入一个立体化的研究范畴。在卢曼“社会系统演化”理论中,社会子系统独立承担了不同的功能,实现了“运作上封闭、认知上开放”,建立了各自的“符码”。各子系统不受其他子系统运作状态的支配,易于应对外部变迁的复杂环境。因此,社会系统分化为政治系统、经济系统、法律系统、教育系统、科学系统等子系统,而官方人权话语就内在于政治系统,按照政治系统“有权/无权”的模式在运作。但在国际人权领域,外部环境不断“激扰”政治系统,促使其通过自我反思机制,即系统内部就“我是谁”或“我是什么”进行反思,所以在这个维度上,经由政治系统与科学系统的沟通机制,官方人权话语的信息得以进入科学系统,并按照“真理”为标准的运作逻辑建立了对人权话语的“二阶观察”——人权概念研究。换言之,学界的着力在于为官方人权话语体系输送聚合型人权话语。这就要求,学界不断推演与阐释人权概念的内在意涵,并再度通过系统间的沟通机制回溯进入官方人权话语体系。

   因此,政治系统需要发挥出“化约社会剩余复杂性”的功能,官方人权话语既要对需要快速针对国际人权评价的信息进行识别,这些信息在转译进入政治系统后,就应借助科学系统进行阐释,避免滑向组合型人权话语的桎梏。另一方面,科学系统的符码是“存真/验误”,所以,学界人权概念自主性研究须按照科学系统的符码运作,持续建构科学的、客观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理论体系,从而提升人权概念体系的学理深度来支撑官方人权话语体系。

   (二)官方人权话语表达的双重反思

   官方人权话语能力的提升需要政治系统发挥其功能,即将全球人权话语竞争场域中的利益和要素转化为话语体系内部的信息要素。人权话语在全球化背景中已经脱离过去完全以防御为主导的封闭自守型模式,逐步走向多元共存、倡导理性商谈的开放竞争型模式。因此,我国人权话语体系的建构与完善须立足于全球化语境,特别是官方人权话语应当关注全球人权话语竞争场域中的网状叙事结构。全球化语境可以概括为具有开放的中立性与全球公共讨论两大特征。开放的中立性是一个理想的言谈原则,指言说主体的主张、意见完全合乎理性,而全球公共讨论即在此原则上,借助国际商谈规范体系来形成一些客观、中立的重要判断。这就是说,全球人权公共讨论是一种去中心化、非等级式的话语冲突解决机制。这些人权话语冲突既可能是国家话语权地位大致相等的“横向冲突”,也可能是国家话语权落差较大的“纵向冲突”。因此,参与全球语境中的人权公共讨论,实际上面对的是一个基于不同人权话语诉求、却在相互交织的话语结构中动态共存的网状平衡结构,而对抗带来的压力都转化到其内部的网络节点。因此,我国官方人权话语应当对各网络节点的压力保持敏锐的自主反思性,才能在网状平衡结构中与多方利益主体协调共存,获得更多的话语认同与尊重。此种自主反思需要从“外部反思”与“内部反思”两个向度展开。其一,首先是对国际人权话语沟通机制中的信息保持敏感性,充分认识到其他国家人权话语背后的概念意义,并将这些信息要素转译进入政治系统内部。各国家的人权话语都有一套地方性伦理文化的概念内容作为支撑,包含其他国家民众关于人权一词的观念想象;与此同时,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中的人权话语同样由一套普遍性道德文化作为价值来源。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整体论角度来看,这些普遍性道德文化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地方性伦理文化,具有普遍认同感。因此,对于这些外部环境中的人权话语信息要素应保持积极开放的态度,即以一种理解地方性伦理文化与认同普遍性道德文化相统一的视角参与人权话语的言说与商谈。其次,基于人权所指与人权能指二者之间存在主体间性的原理,官方人权话语在表达过程中实际上已经在对人权所指融入了主观认知,换言之,在官方人权话语表达与学界人权概念阐释之间存在着差异性,而正是这种差异性使得官方人权话语在实践运用中产生创造性,但人权话语的创造性需要受到人权概念意义的规约。譬如,“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人权”与“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人权”都涉及到人权的地位和重要性的问题,但二者如何区分,还需要经过人权概念上的细致辨析。

   其二,官方人权话语外部反思性的实现需要内部反思性作为基础和支撑。政治系统应当将转译过后的人权话语要素尽快地向科学系统沟通,为学界的人权研究提供更丰富的人权话语命题,并由学界对此展开抽象概念层面的阐发。由于当前学界的人权研究还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官方人权话语的问题意识输送,因而在此现状下需要官方人权话语及时将外部环境中捕捉的人权信息要素沟通进入科学系统,进而转译为科学系统中的人权命题,由学界针对这些命题进行深入的阐释和论证。另一方面,内部反思基于政治系统的自律性。当人权话语要素进入科学系统后,只能按照科学系统的符码来进行知识生产与命题判断,而不能预先假设人权命题为“真”。政治系统不能持续地“激扰”科学系统作出判断,因为科学系统应当按照自身独立的符码进行运作。也就是说,官方人权话语针对学界的阐释与论证,只能采取接受或者排除的态度,而不是用政治系统的逻辑来影响甚至决定学界作出判断的过程。

   (三)人权概念阐释的范式转换

   从学界人权概念阐释的维度来看,学术研究须按照科学系统的符码运作,持续建构科学的、客观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理论体系,从而提升人权概念体系的学理深度来支撑中国人权话语体系。具体言之,学术界应当拓宽人权命题的来源,而非仅从官方人权话语中汲取养料。如果说既有的主流研究可以称为政治人权学,那么,这就要求在研究方法上重视人权法学研究与人权社科研究。人权法学研究是以人权规范体系为基础,采取释义学的方法发现“个别法规范、规整之间,及其法秩序主导原则间的意义脉络”,从而以概念体系的方法将其表现出来。比如,从我国的人权法规范体系中,人格权编作为民法典中最具独创性的亮点,特别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对于人权的保障落实。那么,以宪法基本权利与民法典人格权为思考对象,从释义学的角度探讨法体系内的融贯性方案,提炼出一系列彰显中国特色人权治理体系的概念与范畴,就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人权法学可以从人权规范体系中提炼并阐释制度人权概念。与此不同的是,社科研究的任务是“呈现社会事实,并以此为理据理解社会”,所以人权社科的研究可以广泛地融入中国的人权实践,从“实证”与“经验”中寻找概念并加以解释。又比如,因智慧社会、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在促进人权保护的同时,也存在侵害人权的风险,而这为人权研究提出了挑战也带来了发展的机遇。第二,人权描述性研究与人权批评性研究并重。人权描述性研究是运用学术的方法对官方人权话语要素的概念复写,而在此基础上需要价值批评性提升事实描述性的研究品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这些共同价值概念具有丰富的内涵与意蕴,如和平、发展都可以从人权视域中实现直接转换,而另外一些概念则需要更深入和细致的阐释。人权研究应当在共同价值的涵摄视域下,逐渐缩小应然与实然之间的差距。概言之,只有同时运用事实描述性研究与价值批评性研究,才能够使学界的人权概念阐释形成官方人权话语表达的意义规约,从而实现话语创造性与概念规约性的统一。最后,人权国内研究与人权全球化研究互补。人权国内研究的对象局限于国内的人权规范与人权实践,从整体上的角度来看仍然是一种地方化的知识,而面对全球化世界中更为宏大复杂的学术问题,人权研究应当具有更广阔的视野。然而,从实质上看,人权的国内研究与全球化研究之间潜在地存在人权的特殊性与普遍性之争,此种对立源于各言说主体对于主体性哲学的理解。因此,学界人权论证理论应当因应时代变奏,实现从主体性到关系性的范式转换,促进以沟通理性、交往共识为旨在的全球人权协商机制的形成,从而化解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对立。在关系性范式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思考全球人权保护实践中事关人类命运的难题。

  

五、结语

   人权概念与人权话语不仅在形式上直接勾连,而且在实质上也存在着复杂的关系,依照语言学人权能指与人权所指这对范畴,能够揭示出人权概念与人权话语之间的繁复交织的逻辑关联。人权概念向人权话语转换可以通过组合型模型和聚合型模型,前者由人权概念的分解与推演,并进行简单组合构成,后者则有赖于对同种类型、同种性质的人权概念展开进一步的诠释。为了实现良好的表意效果,组合型模型与聚合型模型应当被平衡使用。在中国语境中,人权话语的言说格局表现为官方主导、学界论证的二元主体模式,因此,由官方人权话语表达与学界人权概念阐释构成了中国人权话语体系,显著提升了中国的人权话语权。但是,此种格局主要的构造局限是,官方人权话语较多地在组合轴上运用人权话语,忽视了在表达过程中突出内容上的“刺点”。重构一种相辅相成、互动平衡的人权概念与人权话语的关联机制的核心在于,其一,在官方层面,应当将全球人权话语竞争场域中的利益和要素转化为话语体系内部的信息要素。进而使转译过后的人权话语要素尽快地向学界沟通,为人权研究提供更丰富的人权话语命题,并且在人权概念阐释的过程中保持政治系统的自律性。其二,在学界层面,应当不断更新人权学术研究范式。这就要求,在研究方法上重视人权法学研究与人权社科研究,运用价值批评性研究实现事实描述性研究的意义规约,人权国内研究与人权全球化研究形成知识互补,从而提升人权概念体系的学理深度来支撑中国人权话语体系。

  

   《政法论坛》2020年第6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06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