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杜芝明 黎小龙:“极边”、“次边”与宋朝边疆思想探析

更新时间:2020-12-23 09:25:33
作者: 杜芝明   黎小龙  

   摘    要:

   本文以“极边”、“次边”为切入点, 对宋朝的边疆思想进行了探讨。文章认为:“极边”由外边 (与域外接壤之州军) 和内边 (与域外非接壤之州军) 组成, 北方强调的是对外军事战略功能, 体现的是政治边疆;南方强调的是对少数民族的控驭功能, 体现的是族群边界即文化边疆。“次边”位于边疆层级结构的第二层, 宋人常常将其与表示疆域最外围的词语 (极边、沿边、缘边、并边等) 连用, 地理空间主要集中于北方。宋人对“极边”、“次边”的使用说明边疆思想在宋朝发生了重大变化, 表现在边疆 (界) 意识凸显、边疆空间的扩展以及对边疆认识的细化。

   关键词:极边; 次边; 边疆思想;

  

   特定历史时期的边疆相关词语, 应是当时人们边疆思想最直观的反映, 所以以边疆相关词语为切入点和素材研究边疆思想 (观) 的方法, 常为学界所运用。但学界对边疆词语的研究多侧重于政治治理、民族政策、政治地理等方面, 且多集中于宋以前的词语。1宋朝是我国边疆词语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 “极边”一词产生于唐, 而频见于两宋;“次边”与“极边”相类, 是宋朝常见的边疆词语。“极边”与“次边”两词所反映的是秦汉多民族大一统国家形成以后, 边疆思想出现的重大变化, 但目前对此的研究还较零散且不系统。2故本文以“极边”和“次边”为切入点, 对宋朝的边疆思想进行探讨, 以就教于方家。

  

   一

   “极”, 在历史文献中一般写作“極”, 但对此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前者是后者的简体字, 因二字意义迥异。3本文是对“極 (边) ”进行探讨, 出于行文方便的考虑, 概以“极”代之。就实际的运用而言, 先秦, “极”多用于表示建立在想象基础上的天下观。4秦汉以后, 除了沿袭原有用法外, 更多的表示一种建立在实际地理知识基础上的范围, 如“西域内属诸国, 东西六千余里, 南北千余里, 东极玉门、阳关, 西至葱领”。5“自兹以来, 东极三姓所属库页岛, 西极新疆疏勒至于葱岭, 北极外兴安岭, 南极广东琼州之崖山, 莫不稽颡内乡, 诚系本朝。于皇铄哉!汉、唐以来未之有也。”6 “边”, 本为“边远”之意, 而非边疆、边界, 随着地理知识的进步、领土国家的产生以及相互间争夺等因素, 战国诸雄通过强调“边”来确立自己的统治区域, “边”开始有边疆、边界之意。7

   “极”、“边”二字, 从内涵上看都具有“边远之地”之意;从使用情况来看, “极”强调的是以统治中心为参照点的边远区域 (即疆域范围等) ;“边”是政权 (或民族) 治与不治的过渡地带, 强调的是二者的差别。“极”、“边”二字合称出现于唐, 8频见于宋。对于“极边”的含义, 宋人有“极边曰被边”9之语, 这应是同义词的互解, 除此之外笔者还没发现宋人对“极边”的解释。

   在宋人的认识中, 极边的地理空间包括了两大部分:首先是宋疆域最外围的州军构成的区域, 可以称之为“外边”。“外边”接壤于《宋史•外国传》所指涉的区域, 这些“外国”指辽、金、10夏、吐蕃、大理、交址、党项等;同时也包括了际海之区域, 但就笔者所见仅有登州被称为极边, 且只有一条材料。登州虽不与外国接壤, 但被称为“极边”, 是因“地近东北号为极边”11的地理位置, 强调的是对辽的军事功能和与女真联系的功能:“登州隶京东, 海路抵女真, 契丹界置水师隶巡检司”。“本朝隶京东路领水军, 舠鱼船, 入海战舰数百, 教习水战, 知州兼海内战掉都巡检使。”12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际海区域较少被称为“极边”的原因。其次是与域内少数民族接壤的区域, 可称之为“内边”。“内边”接壤于《宋史•蛮夷传》所涉及的部分区域, 主要分布于荆湖路、广南西路、川峡路, 如荆湖的辰州、武冈军、沅州, 广南西路的宜州、融州、廉州、钦州, 川陕路的泸州、长宁军、思州等。除州军外, “内边”还包括了一些镇寨, 如元祐六年 (1091) 湖南安抚钤辖谢麟言“其武阳、关峡、城步等寨皆系极边, 乞逐寨各添屯兵戍守”。13

   随着疆域的变化, “极边”的地理空间也随之变化。北宋末到南宋初, 随着疆域的变迁, 其地理空间也随之由北向南逐步收缩, 最终定格在沿淮水中流至大散关一线。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不同历史语境下宋人对直接统治范围的一种认知, 但这种认知并非疆域思想的充分表达, 如在燕云十六州的认识上, 则体现了思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

   在地理空间认识的基础上, “极边”一词还附带表达一些文化内涵。首先是对极边地位的认识, 多以“最”、“最处”、“更为”等字 (词) 显示其地位的重要性。熙宁八年 (1075) , 神宗批“本州 (按:丰州) 地控西北之地, 最系极边”;14“火山军本岚州地, 东控制契丹, 界西接藏牙三族最为极边”。15其次是对极边群体的认识。“赐德顺军《太平圣惠方》及诸医书各一部, 韩琦言军城初建, 屯集师旅, 而极边之地, 人不知医术, 故赐之”。16最后是对极边地理环境的认识, 多在“极边”后面接相关词语表示。元丰五年 (1082) , 神宗批:“钦州极边烟瘴, 知州许依邕、宜二州奏子孙一人恩泽, 着为令。”元祐元年 (1086) , 广西经略安抚使、都钤辖司言:“乞除桂、宜、融、钦、廉州系将不系将马步军, 轮差赴邕州极边水土恶弱寨、镇、监、栅及巡防并都、同巡检等处, 并乞依邕州条例, 一年一替。”17“烟瘴”、“水土恶弱”与“极边”合称, 反映了宋人对边疆地理认识的一个侧面。

   “极边”在使用中所涉及的具体问题主要有如下情况:一是公使钱、赋税等经济问题。如绍兴三十一年 (1161) , 关于诸州人户典卖田宅契税钱所收窠名“总领四川财赋王之望言, 请从本所措置拘收, 以供军用, 诏从之。凡嫁资、遗嘱及民间葬地, 皆令投契纳税, 一岁中得钱四百六十七万余引, 而极边所捐八郡及泸、夔等未输者十九郡不与焉”。18二是马政、屯戍、备御等军事问题。元祐二年 (1087) 诏“鄜延、环庆、泾原、秦凤路, 除极边屯戍兵将外, 各于邻路近便处留屯”。19三是关于官吏任免、职官、选举等政治问题。如安抚使之职“葢诸将在边, 假使名以为重, 事定亦废。今金、均、黎、楚等数州以极边得存”。20四是民族问题。“思州地在极边, 东、西、南三界接连溪峒, 夷人其守把溪峒隘口, 依条许子孙承袭”;大观元年 (1107) 十二月十二日诏“邵州最处极边, 外制溪峒”。21由此可知, “极边”的使用存在如下特点:首先, 较少涉及籴买、入中等问题;其次, 涉及的具体问题都直接或间接的与军事备御、民族控驭等问题相关。故“极边”强调的是对外的军事功能和对内的民族控驭功能。

   “极边”所涉及的具体问题明显呈现了南北差异的特点。北方极边州军与辽、金、西夏、吐蕃等政权接, 强调的是对外的军事战略功能, 体现的是政治边疆。如“张毣为保州通判, 以为辽人之势虽数为女真所挫, 然上下未叛, 其国尚立, 保州极边皆备详之”。22由于辽、西夏、金等为“夷狄”, 因此北方“极边”也具有族群边界的内涵, 但材料中表现不明显。南方极边州军接壤于域内少数民族聚居区域, 强调的是对少数民族的控驭功能, 体现的是族群边界即文化边疆。南方极边州军包括了部分“外边”州军, 强调内容与其他南方极边州军相类, 但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 这些“外边”州军的侧重点会随之变化, 如“钦、廉皆号极边……今廉州不管溪峒, 犹带溪峒职事, 盖为安南备尔”。23从这条材料看, 廉州所带“溪峒职事”的侧重点已由控驭溪峒转变为备御安南, 故“极边”所体现的内涵经历了文化边疆向政治边疆的转变。虽然类似记载不多, 但在分析“极边”内涵的时候, 必须对其语境进行考查, 不能只看到主要方面而忽视其他。南方极边州军、镇寨的施政范围只是其治所及附近区域, 如熙宁八年 (1075) 权知茂州李琪奏:“臣窃见本州四面, 并是蕃部住坐处, 别无城池限隔, 土人言每遇蕃部小有作过, 则便至城下抢劫。”24“环羁縻溪峒, 置寨以临之……诸寨行事, 动关化外……夫诸寨迥居于诸峒之中”。25因此, 与北方呈现的带状相比, 南方极边州军、镇寨更多呈现为以州军、镇寨治所为圆心的圆形分布, 凸显了族群边界。

   在地理空间上, “极边”体现的是宋人对疆域 (边疆) 和华夷之辨的认识;就具体问题看, 其强调的是对外军事功能和对内民族控驭功能。因此“极边”也就具有了政治边疆、文化边疆 (族群边界) 的意义。

  

   二

   “次边”作为一个重要的边疆词语, 宋人也经常使用。“次”与“边”合用始见于宋文献, 宋人对“次边”无明确注解, 但可从相关记载中, 对“次边”内涵进行探讨。“次边”大致包括了两层意思:其一, “无边面”, 元祐三年 (1088) 兵部言“其次, 岚、石州已在近里, 各无边面, 并改为次边, 委是经久利便”。26其二, 不能离边面太远, 需“俯逼”边界, 哲宗元祐七年 (1092) , “诏以隰州为次边。以本州言所隶上平、永宁两关俯逼西界, 经久备御不可缓故也”。27既“无边面”, 又需“俯逼”边界。元祐三年, 兵部言“熙河兰会路沿边近收复开拓并建州城、堡寨, 展套蕃土, 甚是阔远, 其秦州合作次边”, 哲宗答应了兵部之请。28由此段材料可以看出, 在疆土扩展的背景下, 秦州已经由极边29变为了次边;次边乃紧挨“沿边”之区域。宋人对“次边”的认识主要是基于地理位置的考虑, 但并不是所有“无边面”、“俯逼”边界、紧挨“沿边”之州军都被冠以“次边”, 这几项只是“次边”的必要条件。

   对“次边”探讨, 首先需要弄清楚“次边”与“近里”的关系。在兵部关于“岚、石州已在近里, 各无边面, 并改为次边”之言中, 岚、石州既为“近里”又为“次边”, 故这里“次边”与“近里”的指称是相同的。范仲淹在“再奏乞蒋偕转官知原州”中提到“况泾州是近里”, 30而在庆历三年 (1043) 泾原安抚使王尧臣上言中却有“其五, 泾州虽为次边”之语, 31说明泾州既是“近里”, 又为“次边”, “近里”与“次边”意同。但两者并不是在所有的情况下都表达相同的地理空间, 如元丰五年 (1082) 鄜延路经略沈括、副使种谔言“除本路九将外, 更增置四将, 以新招土兵分隶缘边八将驻札边面;次边三将驻于金明、青涧城、延州, 近里两将在鄜州、河中府”。32在文献中, “次边”与“近里”有的时候指称相同, 但出现较少;较多的记载是“次边”与“近里”都为边疆的组成部分。

“次边”是相对于统治区域最外围而言的次级区域, 也是构成边疆层级结构的一环, 多与表示疆域最外围的词语 (如极边、缘边、沿边等) 连用。从“极边”、“次边”的内涵看, 两词很明显指称边疆的两个层级。元丰七年 (1084) 在神宗下诏询问寄籴利害时, 李南公、王子渊言:“寄籴法行之已久。如保州、广信安肃北平等军在定州之北, 系极边要切储蓄之地, 真定府、祁州、永宁军亦系次边。合行计置军储处, 与都仓相去皆近便, 缓急般取, 克日可到。”33淳熙十二年 (1185) 在关于税场问题上, 淮东提举赵不流言“盱眙系极边, 扬州高邮系次边, 不仰此豪末之利, 而徙使豪民扑买小民被害所有净利钱。本司欲依数抱认起发, 乞将上件税场并行住罢”。34上两则材料中, “极边”、“次边”分别在寄籴、税场问题的语境下, 出现在同一材料中, 且与具体的州军相对应, 明显反映了宋人对边疆层级的认识。除了“极边”与“次边”的表述方式外, “沿边”、“缘边”、“并边”等也常与“次边”搭配表达对边疆层级的认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033.html
文章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2010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