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郭俊浩 赖正维:从《尚家文书》看清末赵新使团在琉球的活动及其管理[①]

更新时间:2020-12-10 21:25:14
作者: 李郭俊浩   赖正维  

   摘  要:近期公开的琉球王家档案《尚家文书》中《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卷之七)是清同治五年(1866)赵新、于光甲使团在琉球册封新王尚泰期间颁布的公告以及与琉球世子、新王、三司官等往来咨文、禀文等,共计87份文书。内容涉及册封使团参加谕祭册封大典及琉球招待“七宴”,册封使团与当地的贸易和文化交流,册封使团严格兵丁管理,册封使团在廪给供应、册封舟维修等方面与琉球的交流内容,展现了赵新册封使团在琉球诸多活动细节,深刻揭示了册封正副使对随封人员严格的管理以及与琉球方面良好的沟通与交流。通过对尚家文书新资料的探究,可以使我们对清代册封使团在琉球的主要活动、使团内部管理以及使团与琉球方面的沟通交流机制有进一步的深入了解。

   关键词:赵新  册封  尚家文书  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

  

   同治三年(1864)琉球世子尚泰遣使请封袭封,翌年十二月请封使臣到北京。[②]同治五年,亦即丙寅年,册封正使赵新,副使于光甲出使琉球。赵新时任詹事府右春坊右赞善,于光甲时任内阁中书舍人。[③]同治五年四月二十二日,正使赵新、副使于光甲抵达福州。五月十三日,封册舟出发。次日,因头号船发生搁浅故障,只好改换其他商船。六月四日,封舟重新出发。六月十六日,封舟停泊姑米山附近,二十一日停泊那霸港,二十二日册封使上岸[④]。赵新使团抵达琉球后,七月二十日举行谕祭仪式,八月二十七日行册封礼。同年十一月十日,册封使团从那霸港启程归国。

   有关赵新使团在琉球活动的研究,无论中国学者及日本学者都较少涉及。中国台湾学者徐玉虎论文《清赵新使琉球期间宾主馈赠礼物之分析》[⑤],主要对赵新使团在琉球期间宾主馈赠礼物的数量及种类进行了整理和分析。郑国珍论文《明清两代册封使中的闽籍正副使考》[⑥],主要介绍了包括赵新在内的闽籍册封使个人家世及简历,并没有过多介绍赵新使团在琉球的详细活动。此外,台湾学者曾焕棋专著《清代使琉球册封使の研究》[⑦],其中部分内容涉及赵新及其册封副使于光甲的个人履历。

   日本方面研究主要有井上裕正论文《赵新撰<续琉球国志略>解题》[⑧],介绍了赵新所撰册封使录的主要内容。丰见山和行论文《琉球国冠船贸易实像》[⑨]主要讨论了清末中琉间围绕册封使团在琉球贸易中产生的一些矛盾以及双方的沟通。

   新近公开的《尚家文书》是琉球王国时代的王家档案资料,其中《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卷之七)涉及清同治五年赵新、于光甲在琉球册封新王尚泰期间颁布的告示以及册封使团官员与琉球世子、新国王、三司官、通事间来往咨文、禀文、移文等等,一共87份文书。内容包括册封使团人员参加谕祭册封典礼、贸易活动,参拜孔庙、天妃宫,为两宫皇太后恭贺万寿圣节等重要活动。同时,资料亦涉及册封使团与琉球方面的沟通,包括有关谕祭册封活动的仪注、双方贸易摩擦调解、册封使团人员廪给等等。《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还披露了册封使在琉期间注重收集琉球地方资料以及专门为琉球80岁以上老人授匾之趣事,甚至包括对使团兵役的风纪管理,大大丰富了以往有关册封使团在琉球活动研究的资料。

   本文希翼通过对《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新资料的探究,将赵新使团颁发的公告及与琉球官员往来咨文、禀文、移文等资料进行分类、梳理与解读,使我们对明清册封使团赴琉期间的主要活动、内部管理以及与琉球方面沟通交流有进一步的深入了解。

  

   一、主持谕祭册封典礼与参加琉球“七宴”招待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封建政治伦理观念的国家。册封使出使琉球,不仅加强两国之间政治关系,而且推动了中国封建政治伦理观念向琉球的传播。在中国封建统治者看来,“封其生者而又祭其薨者,厚也,所以劝天下之忠也。祭先于封者,尊也,所以劝天下之孝也。忠孝之道行于四夷,胡越其一家矣”。[⑩]因此,册封使团先行祭礼后再举行册封典礼。琉球国在接受中国册封的同时,也接受了中国的伦理观念。此外,册封使臣在琉球逗留期间,与琉球国王、官员及士大夫往来频繁,对琉球“国中士子每遇进见,必策以忠孝”,[11]这些,对琉球国的政治制度及伦理观念都有一定的影响。

   谕祭与册封是赵新使团到琉球的最重要使命,因此相关诸事正副册封使都会十分重视。《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有相关文书13份涉及赵新使团主持谕祭、册封大典以及参加琉球“七宴”活动。

   六月二十二日,赵新使团抵达琉球。七月一日,琉球通事冯朝仪、王秉谦即拜见册封正副使,谕祭日期定为七月二十日。[12]

   七月初五日,册封正副使咨文琉球世子,要求礼官开具仪注,呈送册封使过目,并要求王世子做好各项谕祭准备事项,如祭品摆设,安放中国皇帝祭文的龙亭、仪仗鼓乐队的准备等等。[13]

   对于谕祭活动,琉球方面非常认真,始终保持与册封使的密切联系。七月初五日,琉球通事冯朝仪、王秉谦请赵新、于光甲审阅琉球方面制作的谕祭文。[14]七月十七日,谕祭活动前夕,冯朝仪、王秉谦两通事还请册封使团九名官员赴琉球先王庙“敬演谕祭礼节”,参加事先演练活动。[15]

   早在谕祭前两周,七月初五日,赵新、于光甲已在辕门告示使团全体人员,参与谕祭活动,必须“整肃衣冠,及早齐集辕门……毋得喧哗”。[16]谕祭大典前日(七月十九日),钦差大使赵新、于光甲再次公告全体册封使团人员,确保谕祭典礼顺利完成。[17]

   钦差册封正副使正一品赵、于为晓谕事。照得:本使者遵奉谕旨,定于本月二十日致祭琉球国先王,已经牌示在案。所有随班之营兵、皂隶人等,各宜排例庙外,非派有庙内供差,不许擅入。尤不得喧哗、拥挤。事关大典,理事整肃,以昭体制。除饬行文武委员遵照前往弹压外,合行出晓谕,为此示。仰兵丁皂役人等知悉。各宜凛遵毋违,特示。遵。

   同治五年七月十九日给咨

   册封琉球新王,亦是使团头等要务。八月二十七日为册封大典之日,为此,八月二十二日,册封正副使即告示全团:“本使者钦奉恩命,賫捧诏勅龙节,择于八月二十七日开读诏书,册封琉球国国王。除移咨王世子知照,并分委宣读、捧诏、捧勅、展轴、捧帑各官遵照外,合行牌示,为此示。仰各执事人等届期整肃衣冠,齐集辕门伺应,毋得参差。特示。遵”。[18]

   不仅如此,八月二十二日、八月二十四日,赵新、于光甲更是两次另发告示,张贴辕门,要求册封之日需按规矩排队步行入首里城,禁止骑马前往,禁止随意进出首里城,禁止吵闹喧哗。[19]

   按照惯例,册封正副使除主持谕祭册封大典外,还要参加琉球官方安排的七次宴会:谕祭宴,在行谕祭礼后于王庙举行,“不奏乐,不簪花,天使世子肃容堂上,各一席”;册封宴,在册封礼行毕后于王殿举行,“奏乐,簪花”;中秋宴,设于王府庭中,演琉球戏及歌舞,放烟火;重阳宴,先设坐于龙潭之北,“观龙舟竞渡”,龙舟戏毕,仍在王府开宴,演戏;饯别宴、拜辞宴,这两宴均在王府开宴并演戏,“拜辞宴毕,王先至世子第中,更设小座,手奉三爵为别”;望舟宴,国王到天使馆设宴,“宴毕,王面致金扇一握为别”。[20]

   为保证“七宴”顺利进行,册封使团照例公告随封文武官吏、兵役匠作、水手等恪守相关规则。以参加重阳宴为例,九月十六日,赵新、于光甲张贴布告于辕门:[21]

   钦差册封正副使正一品赵、于为晓谕事。照得:本使者于本月十八日前往王府会宴重阳,所有随从各执事兵役人等,届期及早齐集赴辕伺应,各宜鱼贯随行,毋得擅自骑马。只准驻于奉神门外伺候,不得擅入王殿,喧哗混杂,有失体统。除行文武委员弹压外,合行牌示,为此示。仰各执事兵役人等,一体遵照毋违。特示。遵。

   同治五年九月十六日给发辕门悬挂

   此外,针对饯别宴、拜辞宴、望舟宴,《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中也有相关告诫执事人等记载。[22]

  

   二、参与协调贸易活动

  

   明清册封琉球二十三次,册封使团除了向琉球国王、王妃、嫡子、王舅及官员赠送礼品外,还从事贸易活动。据记载,“历来封舟过海,兵役等皆有压钞货物带往市易旧例。”[23]尤其自康熙五十八年(1719)起,历次封舟均募商船充封舟,朝廷不给船户租金,同时商船改为封舟的费用也由船户负担,为此例准船户带货前往图利。此外,除了上述船户水手外,封舟上还有许多冒充从役水手等前往琉球贸易者。明嘉靖年间册封使陈侃曾说道:“驾舟之人,皆欲乘便贸易,窜名于籍,而不知操舟之术者。”[24]

   册封使团往往所携货物数量巨大。据徐葆光《中山传信录》记载,康熙五十八年之册封,“凡兵役随身行李货物,每人限带百斤。”[25]但据《冠船之时唐人持来品货物录》记载,所携货物在数百斤以上者大有人在。[26]册封使团所携货物种类很多,以呢布丝绸、药材、香料、古董及装饰品居多。册封舟返航时,带回海参、鲍鱼、鱼翅、海菜等。因此,册封使团的贸易活动,大大促进了明清与琉球的经济交流。

   历来每次册封过程,琉球会提早做好准备,并派遣接封使前往中国。接封使除了负责迎接册封使前往琉球,还要负责协调册封使团携带货物等相关事宜。久米村士族郑秉衡作为此次接封使,负责与赵新使团协调贸易事项等工作。据家谱记载,郑秉衡首先与赵新册封使团商议尽量减少货物携带数量,并且在货物种类上避免携带人参、肉桂、麋香等贵重物品。其次,郑秉衡请求册封使严厉禁止商人前往琉球讨债。最后,他建议赵新使团能否换用火轮船。[27]郑秉衡所商议内容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减轻琉球方面应对册封使团到来的财政压力。对此,中国方面积极配合,在福建筹备启程之时,册封正副使已经张贴公告于福州太保铺,禁止商人为追讨欠款,假扮成兵士或水手混入册封队伍。[28]

   《丙寅册封告示并杂文集》涉及贸易文档一共20份,内容极为丰富。赵新使团在琉球的贸易活动于八月十一日开始进行。此前,册封正副使多次张贴公告于辕门,禁止与琉球人私下贸易,禁止违禁品贸易,严禁欺诈琉球人的行为,以下是六月二十七日告示:[29]

   钦差册封正副使正一品于、赵为谕禁事。照得:本使者赍节册封琉球国王,乘坐海船二号,该船经各大宪明定章程,每船例准船户随带粗重货物以资压载,兹于本月二十二日安抵该国。所有两号船上货物,自应听候定期委员督盘,会同该国泒官定价银售卖,不许船户水手人等扶同夹带,私相买卖,违禁取利。除节行文武委员严密稽查外,合行出示严禁,为此示。仰船户人等知悉:尔等所有压载货物,务须听候定期督盘,平价售卖,不准夹带额外违禁货物,串同琉球商民人等私买私卖,以及先行寄顿人家,致滋事端。如敢故违,立提重办。至球民人等如敢私相授受,查出一并移咨究办。各宜凛遵毋违。特示。遵。

   同治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给发辕门前寔贴

   同治五年七月十二日,册封使团弹压官胡颐龄担心此次册封使团内部匠役、船梢、水手等人私自携带货物贸易,咨文琉球久米村紫金大夫阮宣诏,再次重申中方不准各员衙役擅自携带私货交易,并告知琉球方面可对私自交易事件一律禁止。[30]

赵新使团与琉球贸易中曾发生贸易纠纷事件,主要原因是琉球评价司对中方货物定价偏低,引发一、二号封舟船户邱大顺、金振茂及其他船户的强烈不满。船户认为封舟从福州启程时曾渗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8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