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胜前:史前中国的文化基因

更新时间:2020-12-03 19:09:22
作者: 陈胜前  
将信将疑之中找来罗素的那本《中国问题》(The Problem of China)来读。罗素作为一位局外人,对中国社会的观察有一种旁观者的清明。二十年代初,他在北京访问讲学一年多,与许多中国知识分子交往,与社会的各个阶层都有接触。他注意到一个我们几乎忘记了的中国特性,那就是雅致!琴棋书画诗酒花,中国人的生活已经为近万年农业社会的历史所积淀的文化意义所渗透。“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中国人可以欣赏素墙上梅花的阴影,可以在阴翳中沉醉于若有若无的画像。中国人对美的欣赏是微妙的、细致的,有特别深厚的文化历史底蕴。中国人写诗若不含一些典故,那么就会少许多蕴藉;中国人练习书法,若是没有上溯古代碑刻名帖之上,笔墨之间看不出联系来,那么纵然能够把字写得非常工整,也是不会有人欣赏的。中国人的雅致是建立在对深厚历史文化的酝酿之上,仿佛酒一样,越陈越香。这也可以追溯到中国新石器时代先民对玉石的爱好上,玉的美就是含蓄的,含蓄也成了中国审美的特征。如果不是中国文明绵延不绝,我想不可能有积淀深厚的文化意义,也就不可能有如此悠长的回味。因为经历多了,中国文化不屑于那种没有余地、赤裸裸的表述;或者说,中国文化更多强调向内求,所谓克己复礼。中国文化的雅致是含蓄的、微妙的、深厚的。雅致是一个中国正在复兴的文化,也是我们值得发扬的文化。

文化基因是历史的产物,如果你不喜欢“基因”这个词,也可以称之为传统、习惯或偏好。文化不仅仅是人适应的产物,还是人自身选择的结果。人的世界是主动的,不是像动物那样总是顺动或随动(钱穆语),这可能是文化基因论所忽视的地方。选择(包括学习、博弈与决策)仿佛是走有许多分岔路口的道路,选择了一个方向,也就意味着放弃了另外的方向。中国古人因为很早就走上了农业的道路,很早就过着人口稠密的生活,很早就生活在不同文化相互交织的生活环境中,部分原因可能是不得不,部分原因是主动的选择甚至是追求。就像中国人的先祖很早就选择了崇玉,玉也反过来熏陶了中国文化一样。中国文化的至高梦想就是“天人合一”,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后面的许多选择也就顺理成章了。追求人与物的和谐,自然也追求人与人和谐,包括一个人内心的圆满与平衡,也包括与不同群体或文化交往时的包容与和平。中国文化的基因根源在此,向史前时代的追溯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文化的历史与现实。过去数千年中,大部分时候这些文化基因是有利的,近现代则饱受诟病。正当我们即将要将其抛弃的时候,它似乎完成了调整,重新焕发出了生机,与当代社会的发展找到了契合点。旧邦新命,一洗沉疴,令人欢欣。近代以来,我们酷爱刀刀见血的自我剖析与批判,这里换一种视角,或可以平衡一下。即便有读者不能苟同,也或可以理解为一种期望吧。

   原刊于《读书》2020年7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75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