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自成:五四百年再回首,新新文化再出发

更新时间:2020-12-02 12:46:51
作者: 叶自成 (进入专栏)  

  

   五四百年纪念日,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盛大而隆重的日子。

   回顾历史,梳理百年来中国走过的道路,发扬五四精神,巩固五四运动的政治成果,接续五四运动的解放思想的火炬,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基础上,接续五四的道路,重张新文化大旗,继续破旧立新,让新文化运动再出发,完成五四运动没有能够完成的文化使命,传承优秀传统文化,顺应历史发展新潮流,构建中华民族人民安身立命、国家长治久安的新新文化。

  

一、五四爱国救亡运动两大政治成果:共产党、新中国


   五四精神是什么?许多人认为是科学与民主,其实不准确。历史的看五四,应当说五四有两大伟大的主题,一是救亡,一是启蒙。前者表现为五四爱国救亡的政治运动 ,后者是破旧立新的新文化运动。

   五四爱国救亡的使命,是由五四运动及其之后的政治革命完成的。

   五四运动爆发于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难之际。五四运动的旗帜是爱国救亡。中国是一战的战胜国,但却要被列强强迫签订辱权卖国的“巴黎和约”,北京的爱国青年揭杆而起,奋起抗争,在广大民众的响应支持下,五四运动逼迫民国政府拒签各约。五四爱国救亡运动提出的"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废除二十一条"的直接目标基本实现。

   中国要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丛林社会中生存,必须要有强大的国家。如何使国家强大起来?五四运动发展的历史的和政治的逻辑就是,组织能吸引广大群众参与和支持的革命政党,推翻腐朽的旧政权,废除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建设一个强大的国家。五四运动所激发的爱国救亡运动的最终结果,一是产生建立了五千年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政治主体---中国共产党,一是建立了五千年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五四运动爱国救亡运动的两大成果,由于这两个成果,最终完成了五四运动的政治历史使命。

   今天的中国,不仅已经完全实现了当年的独立、自由、不再受西方列强欺凌的民族救亡的目标,而且已经从一个国际体系的边缘国家,上升为在国际社会中有越来越大影响力的中心国家之一。五四百年前召开的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见证了五四爱国救亡运动政治使命的实现。

  

二、五四新文化运动:未竟的事业


   以破旧立新为使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则比五四爱国救亡政治运动复杂得多。

   以启蒙为核心五四新文化运动,有三个方面,一是破旧;二是引新 ,三是建新。这一历史使命,完成了一半,还有一半没有完成。

   广义上,中国的文化的破旧立新,自1840年的鸦片战争之后就已经开始了。三千年历史上的大变局,迫使所有有抱负和理想的先进人士思考未来中国应当如何走,共同的结论是,以传统的儒家为主流的旧文化适应不了这个空前复杂的“以夷变夏”的环境,必须向西方学习。不同的是,形成了中体西用的洋务派、西体中用的西化派,和中间道路的改良派。五四之前,中国处于旧文化正在破、西方思潮正在进,但有社会共识的新文化尚未形成的彷徨阶段。五四新文化运动实际上接续这个思想的变革向前走了一大步。

   五四新文化运动,在破除旧文化、引进新思想、形成新文化三个方面,也有三个历史性的成果。

   一是在破除旧文化方面,五四新文化运动在“打倒孔家店”的旗帜下,文言文被白话文取代,旧式的科举教育制度被新式的西方教育制度所取代,摧毁了传统儒家在中国的主导地位和影响,极大的解放了当时中国的思想界;

   二是在引进新思想方面,五四新文化运动全面引进了西方科学与民主的两大思潮,一是十月革命给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二是以自由民主平等为核心的西方国家的文化;

   三是建设形成新文化新思想方面,先后形成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习近平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这一中国共产党的思想体系,成为指导中国前进方向的新的政治文化。就治国理政的政治实践造成的总体结果来看,这一新的政治文化,达到了五千年政治文化的高峰。

   但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使命,无论是破旧、还是立新,都没能最后完成。

   在破旧方面,首先就是没有搞清楚破旧破什么?什么是旧文化?是否过去的就应该完全废除否定?五四的学生们出于救亡救国的满腔热血,不可能理性地完成这项工作。所以,五四的破旧,有两大负面影响:一是破除旧文化还不够彻底,遗留了大量的等级尊卑、好皇帝崇拜、官本位、奴性、家长制、人治等垃圾,以至于这些东西过了几十年之后,又卷土重来,重新祸害我们的人民和社会。今天的中国仍然需要启蒙。二是破旧又有走过头的负面影响,在打倒孔家店时,把孔孟文化中的人文、人本、人道的好东西也一起否定了。

   胡适先生当年提出过整理国故,梳理国粹与国渣,但这一任务没有人进行过认真的努力,更谈不上完成。胡适和鲁迅是五四新文化的两位主将,他们对旧文化的立场有代表性;他们都基本上否定儒家和法家,只对道家有所肯定;但儒家和法家有没有积极的东西,传统文化中哪些应当发挥光大,哪些应当扬弃,是一笔胡塗帐,胡、鲁都没有结论。

   在某种程度上,1949--1976的时间中,中国一直都在破旧,而且破旧的形式比五四还激进得多。但由于思想上缺乏什么是国粹、什么是国渣的引导,所以,这一时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也是最厉害的。这一时期,全国不知拆了多少古建筑、烧了多少文物、毁了多少文化人……有些旧文化中的个人崇拜等糟粕,还破越越多。相反,传统文化中本来应当继承的国粹,却几乎被连根拔起。

   二是立新方面,虽然在官方意识形态上形成和确定了毛、邓、习的主体思想,但没有为社会重新树立起有普遍共识的主流的新文化。因为五四所打倒的孔儒文化,不仅是一种官方的意识形态,而且也是一种社会信仰和生活方式,有较高的社会共识,这是官方的意识形态所不能取代的。作为社会共识的主流文化,要比官方意识形态有更普遍、更深远、更长久的影响。

   而在社会、民间,文化意识是多元化的、分裂的、对立的,没有一种主导的、影响广泛的文化共识。无论是社会上的儒家、道家还是法家,也无论是民间的西方自由民主主义还是民间的马克思主义,都没有过去儒家在汉唐、宋明清的影响力;而且在互联网和微信时代,社会和民间的社会意见更加碎片化。多元化可能就是新文化的一种要素,但对一个社会来说,主流的有广泛共识基础的社会文化的缺位,确是一个不好的兆头。

   所以,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个未完成的事业。

  

三、五四文化再出发:重新建设新新文化

  

   五四百年,总结和反思过去的文化革命和文化建设的经验教训,中国需要接过五四新文化的大旗,以自觉的姿态、清醒的头脑、高度的智慧、世界的视野,再次前行,再次出发,来一次真正的文化革命,彻底清算旧文化的糟粕文化、垃圾文化、奴性文化、等级尊卑文化、蒙昧文化,高张传统文化中的自由文化、法治文化、人文主义、人本主义、人道主义、君子精神,把百年来从西方引进的民主文化、科学文化结合起来,真正为中华民族建树一个人民安身立命、国家长治久安的新文化。这就是新新文化。

   新新文化的路如何走?

   1、新新文化要确立中国思想的主体性

   一个言必称古希腊罗马,或言必称西方谁谁谁说了什么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历史最悠久、文化博大精深的大国,主体思想长期缺位,是很不正常的。这一点,中国甚至不如朝鲜。

   新新文化一定要确定自己思想的主体性。思想主体性,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自信的基本标志。

   中国的历史文化,到近代已经不能适应国际社会的变化和内部变革的需要,中华民族的精英,不得不重新思考和反思中国的文化思想,一次双一次地引进外来思想,试图以西方列强抗争,以图民族自救和国家振兴。自1840年到20世纪,中国几乎学遍了世界上所有被认为可学的国家,引进了世界上主要国家的主要思想意识形态,对中国的思想文化的影响之大也是空前绝后的。在学西方的百多年中,中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学西方的一个负面结果,就是中国文化自信心全无,丧失了文化主体性。我们一会儿学日本,学德国,一会儿学苏俄,学美国,我们自己在干什么?我们的文化主体性何在?我们的五千年历史文化何在?因此,中国思想文化的发展,必须回归中国文化的主体性、自体性、原创性。

   习近平在十八后,既强调中国继续学习一切外国的好经验好思想,也大力倡导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并且身体力行,在自己的国务党务活动中大量引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经典,实际上是在发起一场新的文化革新,旨在恢复中国思想的主体性、自体性、原创性。

   习近平指出,“我们生而为中国人,最根本的是我们有中国人的独特精神世界,有百姓日用而不觉的价值观。我们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充分体现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升华”, “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如果丢掉了,就割断了精神命脉”。

   文化的主体性的形成 ,有一个如何对待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关系的问题。晚清以来中国的文化建设话题是中学为体,还是西学为体?现在这一两分可以打破了,应当倡导中学为主体,西学为辅体。只要符合中国国情和世界发展的潮流,中学西学都可以是体,也可以是用;中学可以为体,西学也可以为体;但既然中学是基础、命脉、是基因,所以应当是中体为主,西体为辅;具体要分领域和问题而言,比如,在国民教育、科学体制上,西学是体,中学是用;在医学健康上,西学中学可以并举为体;而在国家统一还是地方民族自决、是实质民主还是选票民主、是无神论还是有神论、是佛教道教还是基督教天主教等问题上,应当是中学为主。中学为主体,就是恢复中华民族的主体性,当然这个中学必须是返本开新的,是创造性继承创新性发展的。

   习近平用典所张显的文化革新,与过去洋务派的体用论不同,与维新派的制度全变论不同,也与五四之后的以外来思想对中国文化的全盘否定论不同。习近平主张,无论中外,也无论古今,只要好的、适合中国的,适合现代的,都可以采用借鉴,该厚则厚,该薄则薄,中国的好思想可以为体,外国的好思想也可以为体,古人的好思想可以为体,今天的现代的好思想也可以为体,彻底打破了过去的中体西用或西体中用的两分观点,也打破厚古薄今或厚今薄古的两分,充分表现出文化自信。

   没有中国文化的主体性、自体性、原创性,就没有中国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自信,就不可能有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理论自信。

   2、新新文化要显示中国思想的融合性、创新性

中国进入春秋战国之后,先后出现了管子、老子、孔子、孙子、墨子、荀子、孟子、韩非子、商子等大思想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7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