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浦兴祖:关于修改全国人大“两法”的若干思考

更新时间:2020-11-23 08:55:06
作者: 浦兴祖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应当出席会议,遵守会议纪律;因病或者其他特殊原因不能出席的,必须向秘书处请假。秘书处应当向主席团报告代表出席会议的情况和缺席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这已涉及到了对代表的管理和监督问题。近年来,笔者曾多次听到人大实务工作者提问:主席团和常委会能不能管理和监督人大代表?这促使我从理论和实践两个维度进行思考。从理论上讲,主席团和常委会都是由全体代表选出的,常委会还应当对由全体代表组成的人大负责,受其监督。如果主席团和常委会监督代表,是否会颠倒了授受关系、监督与被监督关系?按理论和制度设计,全国人大代表应该受选出他的原选举单位的监督。

   但从实践看,最了解代表履职情况的是大会主席团和常委会。据此,笔者曾建议,主席团和常委会应当把所了解的代表履职情况,转达给代表的原选举单位,以此协助和促进原选举单位对他们选出的人大代表的监督。这样,监督代表的是原选举单位而不是主席团和常委会,这就符合理论和制度的逻辑了。

   其五,议事规则修正方案第十八条,重申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公开举行”,并列举了多方面的公开举措。按照宪法规定,我们的人大是“人民”的代表大会,是“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因此,通常情况下人大必须公开举行,以尊重和满足人民的知情权。习总书记指出,“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11]、“人民只有投票的权利而没有广泛参与的权利,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这样的民主是形式主义的。”[12]为了克服民主的形式主义,真正实现全过程的人民民主,全国人大会议的公开化还应继续推进。比如,能否由议事规则规定,在全国人大举行会议期间,各代表团的原选举单位必须用一个专门的电视频道,全天候全过程地直播全国人大会议中自己的代表团审议、讨论等活动的实况。同时,也鼓励人民群众通过网络、电话等方式,向自己的代表团输入真实的民意。这可以让人民投票后不进入“休眠”状态,而是能够继续关注人大、监督人大、参与人大。

   须知,如果人大会议仅流于"形式化"、"仪式化",仅流于"代表的大会"、"代表的自嗨自乐",广大选民与群众却"与我无关"、不以为然,那我们的根本政治制度,就有失去根基、走向枯萎的危险!借修改完善全国人大“两法”的契机,我们的干部群众应当再一次学习作为我国根本政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进一步增强人大的观念,当真用足人大民主的制度空间。

   注释

   [1]当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全体会议,代行全国人大职权;当时中央人民政府,包括相当于后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以及政务院、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署。

   [2]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转引自郑禄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最新读本》,湖南人民出版社1999版,第179页。

   [3]同上。

   [4]《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20页。

   [5]浦兴祖:《人大“一院双层”结构的有效拓展》,载《探索与争鸣》2009年12期。

   [6]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说明》,转引自《马克思主义论人民代表机关》,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88年版,第200页。

   [7]列宁:《布尔什维克能保持国家政权吗?》,《列宁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中译本,第84-85页。

   [8]《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主席团是怎么组成的? 》,中国人大网www.npc.gov.cn,2000年11月2日。

   [9]此处回顾历史一段,参见阚珂:《人民代表大会那些事》,法律出版社2017版,第68页。

   [10]刘松山:《对修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组织法及议事规则的若干建议》,载《中国法律评论》2019第6期,第25页。

   [11]见人民日报客户端,2019年11月3日。

   [12]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新华网北京2014年9月21日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6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