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邹振环:交流与互鉴:《清宫海错图》与中西海洋动物的知识及画艺

更新时间:2020-11-17 08:54:39
作者: 邹振环  
其状难见。远访安南,披图足验。”虽然聂璜最终根据俞伯的描绘而将鳄鱼错绘成一美貌与四脚长有火焰之蜥蜴模样的动物,8但是聂璜重视口述资料加以整理的方法,仍值得称道。聂璜另有《蟹谱三十种》,似已佚,目前存世的除《海错图》一书外,还有《闻见录》的稿本《幸存录》。11

   遍览《海错图》图文,我们并不能找到聂璜有意将该书进呈皇帝的词句,可知在作者创作时完全没有任何进献谋名的功利之心,全然出自对海洋动物的兴趣。这一民间画师创作的作品,是在雍正四年(1726)由副总管太监苏培盛12交入清宫造办处,称“《鱼谱》四册”13,可见该书应该是此时正式进入清宫,并在乾隆时期经皇家重新装裱,最后见录于《石渠宝笈续编》。14

  

   二 “麻鱼”“井鱼”与《西方答问》《西洋怪鱼图》

   值得特别提出的是聂璜不仅重视本土文献,也关注来华西人的汉文著述,如泰西的《西洋怪鱼图》、艾儒略的《职方外纪》《西方答问》等。他认为这些汉文西书:“但纪者皆外洋国族,所图者皆海洋怪鱼,于江浙闽广海滨所产无与也。”15或以为这些汉文西书的作者西洋传教士来华后,没有注意到中国沿海地区江、浙、闽、广等海滨所产的鱼类,不能满足他强烈的求知欲。16《海错图》的创作,就是聂璜尝试弥补明清汉文西书此类记述的空白。

   第一册:“闽海有一种麻鱼,其状口如鲇,腹白,背有斑如虎纹,尾拖如而有四刺。网中偶得,人以手拿之,即麻木难受。亦名‘痹鱼'。人不敢食,多弃之,盖毒鱼也。其鱼体也不大,仅如图状。按:麻鱼,《博物》等书不载,即海人亦罕知其名,鲜识其状。闽人吴日知居三沙,日与渔人处,见而异之,特为予图述之。因询予曰:‘以予所见如此,先生亦有所闻乎?'曰:‘有。尝阅《西洋怪鱼图》,亦有麻鱼。云其状丑笨,饥则潜于鱼之聚处,凡鱼近其身,则麻木不动,因而啖之。今汝所述,与彼吻合。'(吴)日知曰:‘得所闻以实吾之所见,不为虚诞矣'。”《麻鱼赞》:“河豚虽毒,尚可摸索。麻鱼难近,见者咤愕。”15麻鱼应该是水生动物中一种带电的鱼类,晚清伍光建的《最新中学物理教科书·静电学》165节讲述过“生物之电”,介绍过一种“电鱼”:“水族有生电之器。电鱼(产地中海与大西洋)之电在其头,其器有小泡,约千枚,连于大脑筋四条,鱼之上面有正电,下面有负电。电鳝之电器,自头至尾。电鳝长至五六尺者,其电甚猛。植物亦有电,根与多水之处有负电,叶有正电,人身之脑筋受扰时,或筋伸缩时,亦微生电。”17

   另一处有“井鱼”的一段文字,不仅提到《西洋怪鱼图》,还提及《西方答问》:“井鱼,头上有一穴,贮水冲起,多在大洋。舶人常有见之者。《汇苑》载段成式云:井鱼脑有穴,每嗡水辄于脑穴蹙出,如飞泉散落海中。舟人竞以空器贮之。海水咸苦,经鱼脑穴出,反淡如泉水焉。又《四译考》载:三佛齐海中有建同鱼,四足,无鳞,鼻如象,能吸水,上喷高五六丈。又《西方答问》内载:西海内有一种大鱼,头有两角而虚其中,喷水如舟,舟几沉。说者曰:此鱼嗜酒嗜油,或抛酒油数桶,则恋之而舍舟也。又《博物志》云:鲸鱼鼓浪成雷,喷沫成雨,《惠州志》亦称:鲸鱼头骨如数百斛一大孔,大于瓮。又《本草》称:海鲀脑上有孔,喷水直上。除海鲀已有图外,诸说鱼头容水,予概以井鱼目之而难于图。今考《西洋怪鱼图》,内有是状,特摹临之,以资辩论。”15上述有关“井鱼”的文字中述及《西方答问》一书,并与中文著述的记载互相印证、论辩。

   《西方答问》卷首标明系意大利籍耶稣会士艾儒略(Jules Aleni, 1582—1649)撰,中国晋江的进士蒋德璟18阅,同为耶稣会士的罗雅各布(Giacomo Rho, 1593—1638)、阳玛诺(Emmanuel Diaz,1574—1659)、伏若望(João Froes, 1591—1638)订,崇祯十年(1637)由晋江景教堂出版。该书分上、下两卷,上卷分国土、路程、海舶、海险、海贼、海奇、登岸、土产、制造、国王、官职、服饰、风俗、五伦、法度、谒馈、交易、饮食、医药、性情、济院、宫室、城池兵备、婚配、守贞、葬礼、丧服、送葬、祭祖;下卷分地图、历法、交蚀、星宿、年月、岁首、年号、西土诸节。开篇宣称:“敝地总名为欧逻巴,在中国最西,故谓之太西、远西、极西。以海而名,则又谓之大西洋,距中国计程九万里云。”该书如《职方外纪》一般,也将世界分为“五大洲”:亚细亚、欧逻巴、利未亚(即今非洲)、亚墨利加(即今美洲)、墨瓦腊尼加(即今大洋洲和南极洲)。“自此最西一州,名欧逻巴,亦分多国,各自一统。敝邦在其东南,所谓意大里亚是也。此州去贵邦最远,古未相通,故不载耳。”19“井鱼”一段所引《西方答问》,即取自该书的“海奇”:“西海内有一种大鱼,头有两角而虚其中,喷水如舟,舟几沉。说者曰:此鱼嗜酒嗜油,或抛酒、油数桶,则恋之而舍舟也。”19艾儒略笔下的“头有两角而虚其中,喷水如舟,舟几沉”的西海大鱼,此段文字原本可能出自瑞典的天主教神甫、地图学家和历史学家奥劳斯·马格努斯(Olaus Magus, 1490—1557)对一种名为普里斯特(physetere)动物的描述。普里斯特又被写成pristes,该词也被用来称呼鲸鱼以及其他大型海洋哺乳动物;这种庞大的齿鲸也被称为“physeter”(斐瑟特)。马格努斯在1539年曾出版有《海图及对北域的描绘》(Carta marina et description septentrionalium terrarium ac mirabilium,又译《海图及北欧大陆风景名胜概览》)一书,之后又完成了为海图所作的附有注释性质的拉丁文著作——《北方民族简史》(1998年英译本题为Description of the Northern Peoples),后者将书中的physetere称为“喷水怪”和“利维坦”,汉译者称“普里斯特”,属于鲸鱼类的一种,长约91米,“极残暴之能事,会给海员带来危险,有时候它会高高立起,高度甚至超过船的帆桁。将之前吸入的水,从头顶如洪水般喷出。连最稳固的船舶也常常会被它淹没,海员也会因此面临着极度的危险”20。上述《海图》一书为“普里斯特”(physetere)所配图像中,也正是描述了竖起身子的喷水怪正用头顶两孔喷水,试图攻击船只让其沉没。对付“普里斯特”的办法,马格努斯也提到采用木桶,但具体描述与艾儒略所述方法非常类似。由于鲸鱼呼吸时也是在水面进行的,其鼻孔在身体的正上方,鼻孔打开吸气时,如果在水下,水就会进入鼻腔,引起窒息;呼气时由于体内气体比外界温度高,加之鼻孔外围不可避免有微量的水,所以看到鲸鱼喷水雾柱,就知道这是鲸鱼在呼气,稍后会短暂停留水面进行吸气,然后再下潜。于是,聂璜就将之与“头上有一穴,贮水冲起,多在大洋”的井鱼联系在一起。

   《西方答问》和《职方外纪》两书中均无图像,图像应该另有所本。上述两段所提及的《西洋怪鱼图》,应该是《海错图》图像的一个重要来源。聂璜还声明“特临摹”《西洋怪鱼图》中的井鱼图。但笔者遍查文献,至今未见《西洋怪鱼图》的传本。“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种题为“海怪图记”的作品,现存有36页图绘,所绘32张彩图全部属于西洋的怪鱼,作者不详,该书除封面有“海怪图记”和“戊辰”外,全书既无任何题款和钤印,亦无文字记注。所绘怪鱼笔法采用中国传统的颜料和细腻的线条笔法,但有丰富的层次感,色彩极为明亮艳丽。2007年12月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的研究生Daniel Greenberg做了初步的研究,认为这册怪鱼图可能由内务府于1688年所裱订制成未具名的作品,作者虽然采用中国的画风,既不同于清代的王翚(1633—1717),也不同于服务于清宫的西洋画家郎世宁(1688—1766),图绘中所呈现出的鱼类质感,强烈地显示出与清宫画院之间应有的关联。Daniel Greenberg通过与16世纪以来西方百科全书的比较,指出图记所依据的原图来源,其中有16幅直接来自北京耶稣会所藏的1558年问世的瑞士博物学家康拉德·格斯纳(德语:Conrad Gesner, 1516—1565)所著《动物史》(Historia Animalium),也有图绘系来自1660年问世的詹思顿(Johannes Johnstone)所编的自然史百科全书,以及1554年出版的龙德莱(Guillaume Rondelet, 1507—1566)编纂的《洋鱼志》和1648年出版的由马格瑞夫编辑的《巴西自然志》等著述,但《海怪图记》作者不是完全照搬原图,而是做了不少修改。全书的作者显然不止一位,其中可能有当年新近抵达中国的法国耶稣会士以及与他们合作的中国助手。21《海怪图记》完成于《海错图》之前,从《海错图》中的部分海鱼形象看,聂璜似乎读过这本图绘,至于聂璜记述的《西洋怪鱼图》是否即此本《海怪图记》呢?三者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三 《海错图》中的“人鱼”

   “人鱼”是中西文化中不断被提到的神话动物。《海错图》在神话动物的表达方面,也与西方“人鱼”有知识上的交流。如第一册中绘有“人鱼”,称:“人鱼,其长如人,肉黑发黄,手足、眉目、口鼻皆具,阴阳亦与男女同。惟背有翅,红色,后有短尾及胼指,与人稍异耳。粤人柳某,曾为予图,予未之信。及考《职方外纪》,则称此鱼为海人。《正字通》作,云即()鱼,其说与所图无异,因信而录之。此鱼多产广东大鱼山、老万山海洋,人得之,亦能着衣饮食,但不能言,惟笑而已。携至大鱼山,没入水去。郭璞有《人鱼赞》。《广东新语》云,海中有大风雨时,人鱼乃骑大鱼,随波往来,见者惊怪。火长有祝云:‘毋逢海女,毋见人鱼。'《人鱼赞》:鱼以人名,手足俱全。短尾黑肤,背鬣指胼。”22

   文中“人鱼,其长如人,肉黑发黄,手足、眉目、口鼻皆具……人得之,亦能着衣饮食,但不能言,惟笑而已”一段,显然是据艾儒略的《职方外纪》,该书卷五“四海总说”“海族”中这样描述人鱼:“又有极异者为海人,有二种,其一通体皆人,须眉毕具,特手指略相连如爪。西海曾捕得之,进于国王,与之言不应,与之饮食不尝。王以为不可狎,复纵之海,转盻视人,鼓掌大笑而去。二百年前,西洋喝兰达地(今译荷兰)曾于海中获一女人,与之食辄食,亦肯为人役使,且活多年,见十字圣架亦能起敬俯伏,但不能言。其一身有肉,皮下垂至地,如衣袍服者然,但著体而生,不可脱卸也。二者俱可登岸,数日不死。但不识其性情,莫测其族类,又不知其在海宅于何所。似人非人,良可怪。”“有海女,上体直是女人,下体则为鱼形,亦以其骨为念珠等物,可止下血。二者皆鱼骨中上品,各国甚贵重之”23。《职方外纪》中的“人鱼”描述,显然给聂璜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第二册“龙肠”又几乎全段转录《职方外纪》,称:“《职方外纪》载;‘西洋有海人,男女二种,通体皆人,男子须眉毕具,特手指相连如爪。男子赤身,女子生成有肉皮一片,自肩下垂至地,如衣袍者然,但著体而生,不可脱卸。其男止能笑而不能言,亦饮食,为人役使,常登岸为土人获之。又云一种鱼人,名海女,上体女人,下体鱼形,其骨能止下血'。”24这一段文字与上述《职方外纪》的原文相比,去掉了其中“见十字圣架亦能起敬俯伏”等与天主教相关的信息,聂璜接着还以中国文献作为互证:“《汇苑》又载:海外有人面鱼,人面鱼身,其味在目,其毒在身。番王尝熟之以试使臣,有博识者食目舍肉,番人惊异之。又载东海有海人鱼,大者长五六寸,状如人,眉目、口鼻、手爪、头面无不具,肉白如玉。无鳞而有细毛,五色轻软,长一二寸。发如马尾,长五六尺。阴阳与男女无异。海滨鳏寡多取得,养之于池沼。交合之际与人无异,亦不伤人。他如海童、海鬼更难悉数,亦不易状。……《字汇·鱼部》有‘'字,特为人鱼存名也。”24

来华的西方传教士在中国讨论“人鱼”时,自然也带有其西方的知识背景。如康熙时期南怀仁1674年刊行的《坤舆图说》之“异物图说”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565.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