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湘穗:深度解析中美关系及未来走向

更新时间:2020-11-11 09:50:18
作者: 王湘穗  

   大家上午好,刚才听了许局长的报告很受启发。最近在北京老开会,开会就是研究美国大选,给美国两个总统算命,各种都在研究。实际上2016年的时候由于美国的政治局势对中国影响很大,所以中国也很注意研究。上一次我们开会的时候,那时候普遍的认为希拉里赢。中信基金会同时也是社科院的研究员吕祥,我有几次参加会,他是那个会上唯一认为希拉里危险,特朗普有可能。

   但是这一次不同,我们基金会由于是国家高端智库,承担了部委一些课题,也包括中美关系的。在去年贸易战之后加强了对于中美关系的研究,孔总亲自带领我们密集的开会,不同的专题,像前一段时间关于金融的事情几乎一周开一次,也得出一些看法。我就把在跟踪中美关系的研究过程中间得出的看法跟大家汇报一下。

   我们在研究中美关系的时候,现在初步在形成一个分析框架。在这个分析框架下作出判断的时候可能接近于一些事实或者能够跟上一些变化。比如说我们智库比较早的时候有一个内参,对于中美关系,中美博弈的定性问题究竟是什么?那个时候比较流行说修斯底德陷阱,雅典的崛起和斯巴达的恐惧,或者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恐惧,这里边没有是非,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美国的霸权主义和中国的发展权益之间的矛盾,所以我们的斗争更多是有反霸凌的斗争,我们应该认识这一点。

   先说一下现状,现在中美关系处在螺旋式下降,这里列举了一些事,这些事大家都知道,通过列出这些事给大家一个感觉,在这些事情中间几乎全是美国主导,美国在进攻,美国取攻势,我们在取守势,是被动的应对,这可以看出来导致中美关系螺旋式下降的主要原因不在于中国。

   到8月份的时候就比较紧张了,前一段时间还在说中美关系会不会发生冷战?到了8月份的时候日本一份报纸就说美国可能对南海会动手,当时我看西方评论当中讲8月的炮火会不会出现?为什么是8月的炮火呢?1914年8月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美国记者写过一本著名的书获得普利特奖的,就叫《8月的炮火》。会不会发生这种大规模的冲突,上升为世界性的战争,这是他们在考虑的。到了9月份当时比较明确的讲会不会对于黄岩岛或者台海有些事,10月份说会不会有惊吓,都过来了,我们现在看出来好像似乎没事儿,这个没事儿不是平平安安过来的,在这个过程中间发生了很多事,进行了很多的博弈,导致目前这种结果,就是中美之间的底,没有到热战,还保持着战略博弈和在科技经济技术,而且没有直接到军事对抗,这是一个结果。

   我这里有两张图,一个是我们发生东风21和26的图,这个图说的是什么呢?美国当时双航母舰队在南海地区进行演习,演练登岛等等,我们这边也做了演习,但是好像似乎对于美国的威慑不够,先是美国7月底的时候发射了民兵3战略核武器向太平洋地区,没有往我们这边打,打到太平洋中部一个环礁的地方,他说这是早就安排好的。几天之后我们又发射了东风21和26,在西沙以南地区击中了一艘正在机动的船。打了这个船我看美国驻日内瓦军方代表有一个气急败坏的表态,就说中国人有没有考虑,如果你们杀死航母上数千美国士兵会导致什么样的政治后果?他们认为中国在向他示强。但是中国为什么要示强?是因为美国挑衅在先。

   而中国所做的这些事情,明晰的传递了信号给美国,不要进行军事冒险。所以说这一段时间比较安稳。旁边有一个图讲中国导弹具体的圈,这是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画的图,大家可以大致看一下,这是美国人估计的,比较靠近这个线是我们战术导弹控制线,第二岛链那是1500公里的线,美国的军方和战略评估机构,他们基本上得出的结论,就是在目前中国周边1500公里的范围内美国不占优,不要对于中国大陆进行军事挑衅。

   去年阅兵看到到东风17以后,他们认为是2500-4000公里都可能不行,这就意味着他们要调整一些战略,我想讲这些事是什么呢?这些就为中美关系对抗的边界在划定底线,中美对抗难以发生大规模的入侵,这是一个重要的基础。就是说可能对抗到什么程度,大家 是要事先有评估的,这就是评估的部分,他们认为面对中国由海向陆这是他们最初的战略,后来叫做海空一体战(第二轮),现在到了离岸封锁,而且不是在马六甲以内,是马六甲以外到印台地区,都是逐步逐步向远去的评估。

   美国国防部9月1日发布了一个报告《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2020》,这个报告不是非常客观,某些方面对于中国过高的肯定,有些方面有意识的压低。肯定的是中国在地缘威胁等等比较强,实际上中国跟美国军事上是不一样,美国的战略叫做全球力量,全球感知,全球打击,中国都是局部的,因此中国的地缘威胁能力并不是特别强,但是防御自己还是可以的。美国有意把中国核武器这块压的非常地低,有的报告说只有1枚可以打到美国,在他们第一次打击之下。但是他们这个报告没有做到具体的分析,显然是胡扯。

   我们正式说有多少核武器,比较官方的一次讲是朱熔基总理1998年去美国访问,说我们就200多枚导弹,对你们没有多少威胁。20年过去了,我们肯定会有一些变化,美国也对于我们进行核打击一直是他们的军事选项之一,但是在这个选项中间,有一些调整和变化让他们越来越吃不准。

   这里边的变化主要有三次。中国安全的底线,就是必须要保持有第二次的核打击能力。美国第一次的变化,就是发现了“地下长城”。以前他们对于我们卫星侦查能力很强,对于我们所有路上发射井的位置都标定了,认为他们第一次可以摧毁多少。后来他们突然发现,中国挖了5000公里的地下长城,这就意味着所有的发射井互相之间是连接的,地下可能是空的,因此你第一次打击完全没准头,你不知道消灭多少。

   第二次是南海伏击区的问题,大家可能记得王伟撞机事件,为什么美国侦察机老在南海那个地方呢?他们突然发现中国核潜艇在南海,利用南海地下3000多米的水深,有很多的皱褶,利用岛礁建立起来以后成为一个海上的发射区。由于介质是海下的非常难侦查,可能又成为我们没有做到三位一体,但是海上有了,现在我们把黄海也做出来了,以此让美国觉得比较不好评估了。

   第三个他们认为中国已经有了超快打击系统,就是我们的导弹东风41,东风26、21、17,马赫数已经到了十几,突防速度超过他们的反导系统,因此基本上反导系统就失效了,所以美国也觉得比较挠头。这就保证了中国跟美国对抗的一条重要的边界。

   刚才我讲,第一,不容易发生大规模对中国的入侵,因为中国有拒止线。第二,不太可能发生对于中国大规模的核攻击,我们先把边界想清楚,想到最坏的地方以后你会发现我们还是有保障的。

   特朗普有一个特点,实际上特朗普这个人是不想打仗的,他在9月7日劳动节上专门有一次表态,他说我不想打仗,真正想打仗的是五角大楼和有些军火工业集团,而且他在林肯纪念堂在做演讲的时候,发言人老讲说中国搞起了疫情,我们是不是应该报复它,好像有讲战争军事威胁的问题。特朗普马上打断,我们不讲这个问题,我们不考虑这种问题,这恐怕也是他们的边界,但是不排除有些美国的右翼政客想把中美关系拖到不可逆的状态中间去。

   后来我们就比较关注金融战的威胁,一直跟踪发现一个特点,在香港《国安法》之前,判断基本认为,搞金融战对于美国来讲是自损一千,对我们是杀敌八百,他们可能不会做。但是在香港《国安法》之后,特别是美国国会提出了一些要求之后,大家普遍认为采取某些措施进行金融战是可能的。当时比较大的可能就是说,即使不瞄准某个大行,它只是在SWIFT系统中间你加强审核,不让你实时到帐,这样的话对你整个中国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

   现在来讲中国话题虽然很热闹,实际上在美国大选中间,它的话题已经是边缘化,边际效应递减,因为我觉得民主党也采取了跟特朗普相近的战略,因为你一骂中国,我骂的比你还厉害。你说对中国强硬,我比你还强硬,我还要说你在中国有户头等等,这样的话这些方法也基本上抵消了

   值得关注的是12月份,11月3日投票之后,可能美国关于计票方面出现混乱,但是在12月8日选举人票投票之后,包括裁定大概在12月8日之前都能够定下来。从12月8日到1月20日,这几十天时间恐怕是政府垃圾时间里出惊奇的可能会有一些情况,因此要有这种防范。

   后果会对中国有什么影响?我参加了很多会,也包括美国的各种各样的会议,认为拜登获得270张(大部分选举人的票)是大概率事件。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也是大概率事件,能不能够控制参议院?可能在1-2票之间,原来说是可以,但是民主党有一个议员突然出了性骚扰事件,受这个人的影响,可能就会有变化。

   按照美国的宪法规定,副总统是参议院首席他有一票,因此民进党如果当选的话是有可能控制参议院的。但是仍然存在黑天鹅事件,比如说昨天进行辩论,我看他们判断,对特朗普的判断叫做,好消息是特朗普昨天没有丢分,坏消息是特朗普昨天没有加分,对于拜登来讲昨天表现一般,但是还好他没有晕倒在台上,为什么?因为他年纪很大。因为特朗普上一次战术就是快速的压迫他,让他反应迟钝。因为拜登可能确实有一点老年痴呆,有时候反应就会断片想不起来,他想造成这种情况,但是昨天大家都没有做更多的丢分,也有人讲拜登会不会遭遇枪击事件?这些也有,前一段时间也讲了,还破了一个案子就是暗杀拜登的。

   除了这些极端事件以外,这都是小概率事件。比较大概率事件是特朗普不承认败选,然后挑起。为什么呢?因为美国大概是40%的选票是通过邮寄的,而40%的选票中间有80%属于民主党,因此在11月3日门口开票的情况可能特朗普会票多,但是随着邮寄选票增加,民主党可能就会胜。有可能11月3日门口的选票出来我就宣布胜利,不承认邮寄,认为你们在作弊,因此他就把邮政局长给换了,已经在做这种准备,而且现在大法官的问题对他也很有利,所以大概率会捣乱。

   由于美国人内乱向外扩散,把攻击中国成为赢得党派政治主导的一个重要抓手或者突破口,那个时候麦卡锡主义才会真来,就跟杜鲁门时期的情况是一样的。到那个时候会不会出现台海、南海等问题,日本又在放消息,说存在着特朗普突访台湾的可能,台湾的人还挺高兴,因此在12月到1月是高风险区。

   我们把这些现象和大家关切的问题讲完以后,我们往深度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导致中美关系现在的恶化?我们不是讲螺旋式下降嘛,不光是下降,现在都快扎到泥坑里面去了,我这里罗列了一些因素就不展开讲了。

   我罗列这些因素就是想说,导致中美关系恶化是多种因素的综合长期作用的结果,而不是单一因素,不是我们外交部某一个发言人怼了美国以后导致的,因此你认怂也没用,因为有大量的比如说地缘政治因素,国家实力变化的因素,文明冲突,甚至是种族矛盾的因素。比如说美国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主任,一个黑人女人,她们说我们跟苏联的竞争冷战是高加索人之间的竞争,我们跟中国不是,他们是另外一个种族,就是说不是文明的冲突,它已经要搞到种族的冲突了。还有媒体操纵,利益集团,意识形态,新冠,也包括美国政客的个性和私人私欲。为什么蓬佩奥特别的反华?人家认为他就是要想成为共和党右翼的代表,然后准备2024年来竞选,他还有自己的一些意愿,也包括我们的一些政策和一些行为,比如说我们的“一带一路”是我们要做自己扩展的时候,但是他认为你这个战略是对他攻击的。我们做2025是要搞产业提升,但是这也改变力量对比,美国人也认为这是要砸我的锅,所以他就要砸你。就是说并不是我们有什么错,而是你这么做会进一步拉开中美增量速度的变化,导致美国局势的恶化,所以有非常多的因素导致的。我们不要认为,如果中国说点软话。

我们归结了一下,中美关系的主要矛盾是什么?简单的讲就是美国要维持全球霸权,而中国要持续发展的矛盾。中美之争不是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490.html
文章来源:莫干山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