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湘穗:深度解析中美关系及未来走向

更新时间:2020-11-11 09:50:18
作者: 王湘穗  
你此一是非,彼一是非,彼此都没是非,你有你的利益,我有我的利益,我觉得我们实际上是有主义和制度之争的,是有正义之争的。

   孔总有时候老问,要限制资本,限制资本不光是限制国内资本的问题,也得限制国际资本的问题,为什么呢?资本积累的最大化,他希望这种模式下他的利益最大化,不允许像中国这种在世界体系边缘国家进入到世界体系的中心去,和欧洲谈的时候,我们现在想中国就像一个巨大的肉虫沿着一条植物在往上爬,本来我们G7全部都在食物链高端,结果你这个巨大的肉虫上来以后,在G7中间已经把G6都给挤下去了,就剩下美国在上面,你们再往上爬,美国也会下,那美国肯定也就不干了,这是他们的这种形容。

   恶化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两国力量实力的量变正在导致质变。中国的发展实际上确实在冲击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也在危机美国的全球体系和全球霸权,这是客观的。就是你的成长改变了世界力量格局,甚至改变了美国在世界的地位,因此美国只能打压你,而中国被迫的要反抗美国的霸权和霸凌,这就是恶化有一定的必然性。

   我们还要看到,美国打压中国是非正义的,罗斯福讲人权四大要素,其中有讲到人有避免匮乏的权利,你美国有避免匮乏的权利,中国人就没有了?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发展呢?中国发展怎么就不行呢,你为什么要打压我们呢?因此它是非正义的。所以解决中美矛盾不是中国人放弃发展的权利,而是中国人要继续的发展,而美国你要放弃全球霸权,我们要看到中美斗争的这种正义性。

   这是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画的报告,里边有非常多的要素和加权指数,连原子弹弹头多少都作为指数其中参考。

   这是2015年做的评估,美国大概在G20中间,主要国家中间占25%,中国占20%,中国美国交叉的时间在2023-2025年。在疫情中国一发生的时候他们立即就调整了中国的势头,等到美国一发生他们又把这个势头挑起来了,说可能交错会更早。综合国力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修正的指标相对比较可靠一点,也比购买力评价可靠一点。

   按照IMF最近的估计,2020年中国大概可以达到美国GDP的73%,去年是68%,增加5个点,这个势头很可能在疫情没有结束之前,还会以每年5个点的速度在超越,这样美国当然就会有压力。

   这是9月份的调查,跟13个西方国家进行了调查,其中有一个项目就是说谁在领导今天的世界经济?很有意思的是,认为美国是世界经济领导的是34%,中国领导的居然占到48%,这个肯定让美国人不舒服的,我们都感到很忐忑不安,但这就是13个国家的调查结果。

   如何认识?一个是历史之变,这就是世界大格局变化的一部分,此消彼涨,这是一个重大的国际政治现象。第二个我们要做是非之辨,我们有免予匮乏发展的权利,美国遏制我们,打压我们,采取霸权主义是错的,是非正义的。第三个是我们要有主次之分,在中美关系目前恶化的主要原因不在中国,在于美国。是特朗普先说是武汉病毒,中国病毒,包括蓬佩奥,都要搞上法律法官要审判我们了,说我们有意泄露,制造生物武器。

   同时我们应该有长期准备,只要中国还想发展,美国就会持续打压。如何恶化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就是坚持发展自己,这既是战略又是策略。发展了自己在战略上提升了中美讨价还价,在世界上的力量格局。同时发展自己既忠于自己的事务比去攻击美国更加有效,所以发展自己是最有效的防御,也是最有力的进攻。

   中美未来会如何发展?我就讲几方面的态度。中国的态度还是14字方针,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我2015年去跟美国做交流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提出了这个方针,美国不接受。我就问美国这些战略家,你们为什么不接受?它有什么错误吗?他说,没什么错误,就是因为是你们中国提出的,我们不习惯被其他国家定义双边关系,双边关系如何定义应该由我们美国人来定,你们这个不行,我们不接受,这就是美国没有准备平等的对待你。这就是变成我们的愿望和努力目标,甚至不是实际能够做到的。

   王毅也有这种讲话,崔天凯也有讲话,就是说无意与美国争夺全球地位,希望和平相处,有一部分是正确的,一部分是外交辞令,为什么呢?虽然中国无意与美国争夺主导地位,但是你实际在跟美国争夺全球主导地位,这也是美国人当面跟我说的,你们不要讲说你们没有这种意愿,我们美国人不相信意愿,意愿是一晚上可以变的,实力得几十年才能变,而且有的国家永远不可改变,不丹要威胁美国,与美国为敌,我们会理他吗?我们理他都不理他,你们中国说不与我们美国为敌,但是你们有实力威胁我们,你们能打我们,我们认为你们是威胁,就是这么简单。

   习主席9月3日讲了五个不答应,其中有两个不答应就是说我们要维护自己的权利,你不能干预我们。昨天在纪念抗美援朝上面也讲了一段话,本身就是纪念抗美援朝。这次很大规模的宣传,我觉得跟时代背景有关。特别是习主席那个讲话我建议大家好好看一下,讲的很有意思,很有个性。比如说中国人不信邪,应该要坚持对于外国侵略势力,叫做有压力的时候腰不弯,腿不抖,非常地口语化。书生们写不出来,重要的是传达了一种信息,在面对这种斗争的时候,我们要敢于斗争,敢于斗争是第一步的,然后是善于斗争。

   我们讲处理关系的底线和边界是什么?坚决维护中国人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确保中国发展与安全,这是我们的底线。从目前来看,我觉得处理的还是很好的。比如说中国目前跟特朗普和拜登都有一些接触。我们总体上感觉特朗普是说话不算话,签了协议赖帐的家伙,不太好打交道。尽管如此,我们几乎在单方面的履行我们的经济协议,因为在那个事情以后他们有些意向性的承诺,比如说不增加对于我们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制裁,但他们还在搞。硬的你来中国周边挑事,我们也做好军事斗争准备,是真的在做,准备一场针对中国的局部战争,软硬都在做。

   同时也在两边下注,跟拜登也有,前一段时间美国方面所有的人都不敢跟中国接触,但是最近有些放松,尤其是一些民主党的智囊高官,前高官,后任高官都开始跟中国的智库半官方进行二轨交流,他们普遍带来的这种信息就是我们会重启中美关系,你们要耐心等待,中国也在争取这种转机。在目前这种比较险恶的情况下我们把持的还是章法有度。

   美国官方目前特朗普政府有一个对话战略方针,确定中美两国是大国竞争关系,而且很明确美国准备为中美两国的大国竞争关系付出必要的代价,同时我们要用全政府的方式来对付中国。这跟我们当时提出的建议,我们也要全政府的方式来进入跟美国的博弈。他们国安部还提出要跨国界对抗中国。

   从美国政府来看,这是由美国国家利益决定的国家国策,哪个总统上台恐怕都很难改变,只是策略上有所差异。

   特朗普关于第二期的历程中间有十个主题,第三条就是结束对中国的依赖,里面一共有五条,这里面还有一些量化的目标,比如说把100万个就业岗位从中国搬回去等等之类的。我们中国公布了四条,第五条没有,这第五条是非常险恶的,就是让中国对病毒在全世界各地传播负责,这一条是他留下的伏笔,特朗普如果有第二任期,在第二任期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包括什么呢?比如说对于中国在美国的金融资产,中国在美国的一些企业之类的,他们现在是主权豁免,我看美国法院判都是以主权豁免给驳回了。有一个黑人当在监狱里面,他还没得,但是他说导致我生活质量下降,所要1000万美元,他也告,我看被美国法院给驳回,但是后面我估计会起来,而且现在美国正在拉其他的西方国家有意的向中国进行索赔。

   拜登他会有一些变化,他对中国的态度表态了,中国是竞争对手不是敌人。他可能对中国采取的政策,首先他们班子里都认为金融政策已经失败了,但是又不能够完全不接触,因此他们主张以遏制为主的接触,努力要建立一个反华统治战线遏制中国发展。

   他的危险点,一个是民主党党纲取消了一个中国政策,还有拜登大概是前天接受一个媒体采访的时候说要提升美台关系。这个我不知道是竞选语言,还是真的政策改变,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对于中美关系会是引爆的点,但是我觉得没有太大的余地,很快他们就会碰壁的。还有就是新疆问题,他们现在正在以新疆问题是往人权上靠,往种族清洗上靠,想把种族清洗的帽子戴给中国,对于中国形成一种反华的同盟。

   他的外交团队已经集齐了2000人,有20个小组,49个联席主席,有些准备用国务卿的,用国家安全助理,当然这都是猜测。总体上来看是以民主党几任总统的班底为主,以奥巴马的班组为底。主要的几个人布林肯、拉特纳、苏利文、坎贝尔,有些人不太好说,他们实际上跟中国一直保持联系,还来过,就是在今年,来过还给中国出过主意,就是说你们应该做做这个事,这个事做了以后我觉得会给特朗普出点难题,可能有利于改善中美关系。这可以说什么呢?他有一定的策略性,而且有一个基本的共识,就是中美不要进入冷战模式,不要进入冲突状态,争取共存,这是他们几个人的认识。但是对华接触已经结束,中美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是中国不谦虚不谨慎挑衅美国的基本利益,这是他们的看法,所以说会有矛盾,但这种底线上会比原来要好一些。

   除了政府这两个候任总统以外,还涉及到美国国会,美国国会现在基本上是极端反华。美国国会的反华程度超过了珍珠港事件之后的美国国会对日,因为那时候对日宣战美国国会还是有些反对票的,现在有很多涉华法案美国国会几乎是全票通过,这是让人感到很可怕的事情。但是我觉得美国国会也是在做边缘战略,为什么?卢比奥是最反华的。前段时间在台湾问题上搞多了,他就说这个事情适可而止吧,那是中国的底线,别搞了,看来他们也还明白。但总体上来讲,在2019年以来已经提出了366个法案,一天一个,12个成为法案。最近10月20日正式提交这个报告,有130多个,中间有大量涉华,6个涉台,这样就会导致中美关系从美国的角度来讲,有国会在这个地方阻碍很难变化。

   有些智库的,布鲁金斯协会就认为现在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是有些经验教训的,他们建议要重新审慎两国关系,要维持美国关系,要重塑领导地位,对华政策要回归积极互惠的政策等等,还讲了一些做法。

   兰德是一个滑头智库,因为谁出钱多他帮谁说话,但有的报告水平还不错,这篇报告水平就不错,总体上就是怎么对付中国呢?看中国怎么发展,中国怎么发展呢?有四条。第一个崛起,中国实现完胜的中国。第二个是崛起的中国。第三个是停滞中国,第四个是内乱中国。

   他认为第一个可能性最低,为什么?这等于是用一种推导,就是由于要做到完胜需要犯最少的错误,而中国在目前看也犯了不少错误,因此它做不到完胜,但是最大的可能性是崛起,其次是停滞,内乱最小。美国对中国可能采取并行,碰撞或者各行其事。

   国际战略中心有五个关键问题,总体上是需要重新检讨,我这里不更多说了。

   这是跟中国的竞争战略框架,总体上是认为中国不是苏联,也不是日本,美国在地缘政治、市场、供应商、竞争对手四个部分的战略框架中间美国已经没有办法遏制中国了,这是他们的基本结论

   美国对华战略分为五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拒绝,大概是2010年。第二个阶段是愤怒,现在就是愤怒的阶段就是到2020年,第三个阶段是进入抑郁了(2030),第四个是讨价还价(2040),第五阶段是接受(2050),所以我们还得接着熬。

   这是美国国家竞争战略,美国现在跟我们竞争做法基本采取混合竞争的方式,和原来不太一样,以前军事战争,经济战争领域非常清楚,贸易战就是贸易战,制裁就是制裁,现在互相混在一块以达到国家目标,包括低劣的使用军事力量和军事手段不断地撬动金融杠杆也在改变国际政策,这个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一点。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490.html
文章来源:莫干山研究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