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冠浩:政治哲学语境中的意识形态问题嬗变——基于对柏拉图、卢梭和马克思的考察

更新时间:2020-11-04 00:47:51
作者: 田冠浩  
阶级的经济利益对历史的推动也“赤裸裸地表现出来”。(25)因此,对社会的整体结构的意识只能出现在资本主义社会。卢卡奇还进一步指出,资产阶级虽然无意识地推动了资本主义的产生,但它的意识形态却无法真正反映这一社会的结构。因为资产阶级思想是从个别资本家的立场看待经济生活的,而资本主义的真正限制就是资本本身,所以对社会整体结构和矛盾的如实反映将使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上陷入自我否定的境地。事实上,在卢卡奇和马克思看来,只有立足无产阶级立场才能产生从整体上理解社会的要求,因为只有自觉到社会的整体联系以及社会危机的总根源(资本的存在),从而将“它自己的行动作为决定性的因素投放到历史发展的天平上去”,(26)无产阶级才能实现自身的根本利益。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也因此是唯一清晰的、在理论与实践上具有一致性的阶级意识。从这个角度讲,科学的意识形态理论只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产物。因为无产阶级必须从实际的生活和斗争出发,主动地揭露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虚假性,并进而通过对社会的结构以及发展规律的更深刻的洞察来建构自身阶级意识。“对无产阶级来讲,真理是取得胜利的武器。”(27)

   进而言之,虽然马克思关于意识形态的论述多以批判为主,但实际上他与卢梭一样注意到了意识形态对于社会建构的重要性。阿尔都塞对于马克思意识形态理论的发挥就特别突显了这一点。虽然马克思说过,意识形态没有自身的历史或者说它的历史在自身的外部(在实际生活中)。但在阿尔都塞看来,这却并没有否定意识形态在一切历史中的存在。“意识形态的特殊性在于,它被赋予了一种结构和功能,以至于变成了一种非历史的现实,即在历史上无所不在的现实,也就是说,这种结构和功能是永远不变的,它们以同样的形式出现在我们所谓历史的整个过程中……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意识形态没有历史这个提法就具有了肯定的意义。”(28)阿尔都塞将意识形态的首要功能界定为“生产关系的再生产”,因为在社会中意识取代本能成为人的行为根据,所以人们只有接受了统治阶级宣扬的职业、宗教、法律、伦理、民族等观念才能作为合格的劳动者参与生产生活。也正因如此,无论是对维持还是变革既定的社会秩序来说,意识形态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着眼点。

   值得注意的是,阿尔都塞和卢卡奇在阐述意识形态的功能时,主要依据的文本正是马克思的《资本论》和相关手稿。因为正是在这些著作中,马克思全面地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整体结构和运行机制,从而奠定了科学的意识形态理论的基础。根据古典政治经济学这一最典型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劳动力的价值或价格却具有劳动本身的价格或价值的外观”,“仿佛全部劳动都是有偿的劳动”,(29)但马克思却指出:资本购买劳动力正是为了获得超出劳动力价格的无偿劳动,是为了实现对工人的剥削。不仅如此,在更重要的意义上,古典经济学将资本主义的商品生产和流通关系解释为基于人类自然倾向的永恒秩序,从而使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也仿佛成为“自然规律”,但马克思却坚决地反对这一点。在古典经济学只看到物(货币与商品)以及“物与物”的关系的地方,马克思看到了人的力量以及人与人的关系,这意味着人们能够通过调整自身的意识和行动重组自身的生产生活,从而将物的力量交还给人和人的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讲,《资本论》及其手稿就是马克思为无产阶级的解放所做的意识形态准备,因为正像马克思断言的那样:“认识到产品是劳动能力自己的产品,并断定劳动同自己的实现条件的分离是不公平的、强制的,这是了不起的觉悟,这种觉悟是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方式的产物,而且也正是为这种生产方式送葬的丧钟,就像当奴隶觉悟到他不能做第三者的财产,觉悟到他是一个人的时候,奴隶制度就只能人为地苟延残喘,而不能继续作为生产的基础一样。”(30)由于马克思的意图不是一般性地讨论意识形态的功能(生产关系再生产),而是要通过意识形态推进社会革命,他实际上对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做出了一种全新的理论规定。所有传统意识形态都希望尽可能保持稳定以便深入人心,但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却必须在相对的稳定性和自我批判之间保持张力,因为它不是要在某一种规定性上再生产出无产阶级,而是要生产出他们作为个人的全面性,“不是力求停留在某种已经变成的东西上,而是处在变异的绝对运动之中”。(31)这就要求无产阶级必须保持对社会的整体结构关系及其发展变化的密切关注,以便从中洞察改造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契机与方法,并最终用这种新的思想意识武装其成员。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才成为唯一具有科学性的意识形态。

   注释:

   ①柏拉图:《理想国》,张竹明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年,第256-257页。

   ②《柏拉图全集》第四卷,王晓朝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6-7页。

   ③参见柏拉图:《理想国》,第266-271页。

   ④参见泰勒:《从开端到柏拉图》,韩东晖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第477-478页。

   ⑤参见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贺麟、王太庆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0年,第198页。

   ⑥参见黑格尔:《历史哲学》,王造时译,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6年,第300页。

   ⑦参见莫内:《自由主义思想文化史》,曹海军译,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8页。

   ⑧参见列奥·施特劳斯:《政治哲学史》,李洪润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年,第433-435页。

   ⑨霍布斯:《利维坦》,黎思复、黎廷弼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年,第3页。

   ⑩笛卡儿:《谈谈方法》,王太庆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年,第10页。

   (11)《卢梭全集》第4卷,李平沤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年,第31页。

   (12)《卢梭全集》第4卷,第36页。

   (13)《卢梭全集》第4卷,第382页。

   (14)《卢梭全集》第4卷,第41页。

   (15)《卢梭全集》第4卷,第57-58页。

   (16)卢梭:《政治制度论》,崇明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13年,第52页。

   (17)《卢梭全集》第4卷,第74页。

   (18)《卢梭全集》第4卷,第154页。

   (19)《卢梭全集》第4卷,第60-61页。

   (20)《卢梭全集》第4卷,第165,164页。

   (2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16页。

   (2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3页。

   (2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0页。

   (24)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杜章智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年,第110页。

   (25)参见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第114页。

   (26)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第128页。

   (27)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第126页。

   (28)《哲学与政治:阿尔都塞读本》,陈越编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351页。

   (2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人民出版社,1965,第149页。

   (3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455页。

   (3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第480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