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书国:后普及教育时代: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战略空间

更新时间:2020-11-01 00:34:32
作者: 高书国  
进一步强调“‘全国化’与‘地方化’这两个方向不同的动向直到现在仍是支撑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同样,中国高等教育普及化之后,教育布局结构调整的总体方向,一是地方化——以区域为中心向下延伸,满足高等教育服务于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二是都市化——以城市群为中心向上集中,满足特大城市群人口、产业、社会服务高度聚集的要求。

   (一)教育布局结构向下延伸

   建立与人口布局结构大体适应、基本合理的高等教育布局体系,是新一轮高等教育结构调整的战略任务。未来即将进入与人口布局相适应的高等教育布局阶段。未来要积极鼓励地方特别是有实力的地市举办普通高等学校,争取在10—15年内,形成以国家、省级和地市相结合的“三级”高等学校办学体系,形成比较稳定成熟的现代化高等教育办学和管理体制。整体提升高等教育层次结构,探索与城市综合实力相匹配“三级办学、三级管理”的现代化治理体系。为适应国家和地方综合实力成长,适应区域人才培养的需要,采取集权管理与对分权管理相结合的方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进行相关内容的必要修改。分布于地方的高等教育,既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更能够通过富有效率的竞争性,促进国家整体高等教育健康发展。

   (二)教育层次结构持续提升

   调整高等教育结构,形成学术型与应用型两大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系统,是支撑创新型国家和制造业强国建设的必然选择。在高等教育层次结构提升方面有三个重要生长点:一是在现有普通高等学校范围内,增设硕士点、博士点和博士后工作站,持续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提升全国人口中拥有高学历人口比例。二是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通过职业院校升格为职业大学,较大规模增加专业硕士、专业博士培养规模,形成高层次人才培养“双轨体系”。三是紧密结合经济和产业发展,坚持分类指导和特色发展,推动高校分类发展,建设优势特色专业,提高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人才培养质量,服从和服务于国家重要发展战略和民生工程,整体提升地方高等学校培养高层次人才的能力,培育高水平地方性特色一流大学。

   (三)教育体系结构更加完善

   构建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并行的现代高等教育体系,是21世纪中国高等教育的战略任务。职业教育从教育层次演变为教育类型,形成以中等职业教育为基础,专科与本科职业教育为核心,专业硕士与专业博士一体化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构成现代高等教育体系的重要一翼。自2010年以来,中国高等教育大力发展本科层次的职业院校,支持职业院校与行业企业合作,形成命运共同体,集中力量建成一批中国特色高水平职业院校和专业。2019年,中国有普通高等学校2688所(其中独立学院257所),比2018年增加25所。在2688所普通高等学校中,有本科院校1265所,高职(专科)院校1423所,二者比例为1∶1.13;本科院校与职业院校在校生分别为1750.82万人和1280.71万人,二者之比为1.37∶1。2019年,经教育部同意,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升格为本科层次学校,定名为“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保持职业教育属性和特色,培养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随着职业类高等学校在校生比例上升,初步实现了高等职业教育从层次到类型的转变,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更加完善。

   (四)教育专业结构迭代发展

   高等学校专业成长是高等教育发展的重点战略空间。现代产业深刻地影响着高等教育的专业设置与专业布局,产业结构提升促发专业结构整体创新、迭代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代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方向,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培育发展新动能,加快发展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以智能化为引领的高端装备,加快发展新能源汽车、新能源、节能环保、数字创意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中国高等教育,将面向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优先布局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农业,重点发展高水平职业特色大学、应用型高等学校和小规模特色学院。“以服务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为突破口,形成一批服务产业转型升级和先进技术转移应用特色鲜明的应用技术大学、学院。”伴随国家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进一步完善高等教育布局体系和专业体系,发展与新知识、新产业、新技能需要相适应的新兴专业,提升为地方和国家经济发展人才培养质量和专业服务水平。

  

   四、高等教育的国际空间亟待开发

   国际教育是世界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体现国际教育合作、国家教育综合实力的重要舞台。开创教育对外开放新格局,提高开放水平和国际影响力,是中国教育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的重要途径。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高等教育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全面提升。世界大学排名(QS)从学术声誉、雇主声誉、每个教师的论文、师生比、国际教育比率、国际学生比率等六个指标,衡量高等学校学术研究、教育效率、国际化程度。到2020年,进入世界前100名的中国大学有12所,其中大陆分别有清华大学(第16名)、北京大学(第22名)、复旦大学(第40名)、浙江大学(第54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89名)。中国的世界级大学无论是名次还数量,都有了巨大提升。泰晤士高等教育2021世界大学排名显示,清华大学成为首次进入世界排名前20位的亚洲大学(并列第20位)。中国大陆进入前100位的高校数量破纪录,共6所,比去年增加了一倍。

   (一)国际发展空间持续拓展

   《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旨在打造国际留学中心,成为世界重要的留学目的地国家。据教育部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达到60.84万人,同比增长11.74%,持续保持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的地位。从2010—2019年,中国连续10年成为国际学生最大来源国,这种趋势在短期内不会发生大的变化。更为重要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中国政府将人民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动员国家和人民的力量,投入巨大人力、物力和财力,果断处置,打赢一场防疫阻击战,树立了良好的国际卫生安全形象,受到了国际组织和世界各国的普遍称赞,从中长期来讲将会有助于吸引国际学生来华就读。从近期来看,中国教育国际化进程可能要看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后的全球地缘政治经济变化情况。

   (二)国际合作空间趋势明显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不会改变世界教育国际化的总体趋势。2019年3月,英国政府出台的《国际教育战略:全球潜力、全球增长》提出到2030年将英国教育出口总额扩大到每年350亿英镑、英国国际学生总数增加到每年60万人的总目标,除美国可能对国际留学生加以限制以外,主要发达国家教育国际化战略持续实施。伴随“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与世界各国持续开展教育国际合作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必然选项。未来高等教育各领域对外开放将向深度融合发展。积极参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公约》,提高中国高等学校国际教育合作水平和质量。向世界贡献中国智慧、中国经验、中国方案。积极参与全球教育治理,深度参与国际教育规则、标准、评价体系的研究与制定。培养一批通晓国际规则、熟悉国际惯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形成一批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机构,都将成为高等教育的新的发展空间。

   (三)国际竞争空间更加复杂

   国际教育竞争分为国家教育市场竞争、教育质量竞争、高端人才竞争和国际教育规则竞争等方面。伴随着中国国家综合实力和高等教育竞争能力增强,与发达国家的关系将从“望其项背而追赶”转变为“短兵相接”,中国与发达国家高等教育之间的国际竞争不可避免。从2017年起美国将我国界定为主要战略对手和竞争者,对华政策从合作与竞争并重转为以遏制为主的状态。特别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的引导下,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将从对中国留学生开放高等学校各个学科向“关闭高端专业、开放一般专业”转变。2019年,来华留学生规模已经超过60万人,中国成为继美国、英国之后全球第三大留学生目的地国。与此同时,中国高等学校对外开放留学的优势,也将从语言类、区域性、短期学习向各学科、全球性和长期学习转变,初步预测到2030年来华留学生将突破100万人大关。高等学校在科技、工程、中医、现代信息技术等方面的学科优势,将使中国成为全球重要的国际交流中心。

  

   五、高等教育的质量空间任重道远

   后普及时代的中国高等教育面临的最大挑战与提升空间是教育质量。

   (一)发展世界先进水平的优质教育

   教育质量是教育发展的永恒主题,是高等教育竞争力的核心所在。中国高等教育从规模增长为主进入到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以质图强”的核心是要坚持教育的科学发展,实现从以量求大到以质图强的战略迈进,提升教育教学水平、科学研究能力和人才培养质量,努力实现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的转变。这是中国21世纪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战略转型。《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明确提出:“发展中国特色世界先进水平的优质教育。”其核心要体现三个方面的内在要求:一是要体现中国特色。中国特色是中国社会主义教育的根本属性。二是要体现世界先进水平。先进水平是中国高等教育所具备的世界性的共同价值。三是体现优质教育。优质教育是中国高等教育所应具有的发展水平和品质特征。这既是中国未来教育发展的战略目标,更是中国教育包括高等教育最为重要的成长空间。

   (二)人才培养质量不断提升

   人才培养质量是衡量教育发展水平与质量最核心的要素。教育培养学生独立、自信、分析、判断和决定的能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的内涵和方向:一是要“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终生的有用人才”,解决人的现代化问题;二是要“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为国家现代化奠定强大基础。

   (三)教育质量标准更加完善

   要把立德树人的成效作为检验高等学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做到全员全过程全方位育人。“制定覆盖全学段、体现世界先进水平、符合不同层次类型教育特点的教育质量标准”,对接行业标准、职业标准和岗位标准,健全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标准;制定紧跟时代发展的多样化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标准,体现新时代中国教育现代化的高标准、高要求和高质量;制定紧跟时代发展的多样化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标准,建立和完善高等教育质量评价体系,实现新时代中国教育现代化的高标准和高质量发展。

   “根据国家、社会及学生成长规律,设计并制定有益于学生个性发展与创造天性的管理制度,探索多元人才培养模式,确保人才培养体系有利于学生的人格健全性、知识综合性、能力多样化。"

  

  

   六、高等教育的文化空间优势明显

文化是人类社会的重要标志,是社会发展过程中人类创造物的总称,包括物质技术、社会制度和精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等教育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教育法律、标准制度、教育治理、教育质量和人才质量标志等。实践和历史已经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等教育文化具有时代性、先进性和优越性。经过未来10—15年的努力,我们将建成更加完善、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等教育制度体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61.html
文章来源:《现代教育管理》2020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