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晓:洪宪帝制时期的御用机构

更新时间:2020-10-31 21:15:12
作者: 胡晓  

   中枢小组由朱启钤、梁士诒、段芝贵、周自齐、张镇芳、雷震春、江朝宗、阮忠枢、吴炳湘、唐在礼、袁乃宽、张士钰等十余人组成。 (11)中枢小组成员均为帝制派骨干分子,也都是北洋实力派人物。

   国民代表大会选举工作启动后,中枢小组10月7日致各省区军民长官密电称:“1、投票决定国体后,须用国民代表大会名义,报告票数于元首及参政院。2、国民代表大会推戴电中有‘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字样。3、委任参政院为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电,须用各省国民大会名义。”3010月11日密电称:“每县初选当选人来省报到,必须设招待员,或派员疏通意见,再由监督官以谈话、宴饮为名,召之至署,将君宪要旨及中国大势,并将拟定充选之人名示之,须用种种方法,总以必达目的为止。”3110月23日密电称:“国体投票解决后,应用之国民推戴书文内有必须照叙字样曰:‘谨以国民公意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并以国家最上完全主权奉之于皇帝,承天建极,传之万世。’此四十五字万勿丝毫更改为要。”3211月7日密电称:“各省票数全体推戴齐至时,政府自当稍取委蛇逊让态度,以表示重视邦交之意;而在国民一方面则宜表示有进无退,使外人见我万众一心,第能信我改建帝制毫无变乱之可虑,则日之劝告自归无效而消灭矣。”33

   中枢小组完成主持操办国民代表大会选举任务后,绝大多数成员转移阵地,改换身份,参与主持操办大典筹备处工作。

  

   四、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

   1915年3月,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成立。《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公布后,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亦称筹备国民代表大会事务局,主要负责办理国民代表大会选举事务,工作任务与中枢小组相近,只是中枢小组活动不公开,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活动公开。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按时期、有步骤地发出指示和各式文告等成套的官样文章,命令各地把这一成套的文章及时发表,在报刊上大肆宣扬,标榜这一决定国体、选举皇帝的大事,是完全出于民意,是完全合法的、民主的。”34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指示内容如果涉及政治机密,通常也采用密电形式,不向媒体公布。

   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局长顾鳌,是袁世凯幕府法律专家,当时还担任政事堂法制局局长。时人戏称顾鳌是北京政坛“三大忙人”之一:“一为顾巨六(顾鳌),无论何项会议,皆归其筹办;一为林宗孟,无论何院秘书长,皆由其担任;一为金实斋,无论何项会党,皆彼为庶务。三君槃槃大才,可惜生于昙花一现之洪宪朝,未得预开国元勋之列。”35

   1916年1月,云南政报编辑印行《袁世凯伪造民意纪实》,收录了6封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致各省区军民长官文电,分别是1915年10月9日《密示组织法运用要着电》、10月10日《请将选举设法指挥妥为支配电》、10月11日《通告关于选举密件应责专员管理确守秘密电》、10月15日《通告内外相维之义电》、10月29日《通告各监督放手办事勉循内外相维之雅电》、12月21日《通告各省此次国体问题文件除关系法律规定外一律查明烧毁电》。36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中,尚收有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致各省区军民长官另外2封文电,即1915年10月19日《关于国民代表大会选举投票办法密电稿》和10月24日《为改变外人观感要各地慎重办理国民代表大会选举事宜密电稿》。37

   1916年2月23日和3月20日,顾鳌代表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向内务部呈交过两个长篇咨文报告,详细回顾该局办理国民代表大会变更国体选举皇帝工作经过,并从帝制派立场观点出发,分析全国请愿运动和国民代表心理,认为从伦理、治本、历史、地理四方面而言,中国不宜实行共和国体,又从往事、近事、将来三方面来讲,中国现行共和国体必须变革。现在国民代表一致选择君主立宪国体,“有数千年君主之利,而无数千年君主之弊。”38顾鳌还为袁世凯“洪宪新政”大唱赞歌,认为“今上皇帝以救国救民之素愿,为国利民福之良图,于国家根本问题,则从速制定宪法,定期召集民选之立法机关,于国家行政事务,则派人调查弊税,为刷新财政之图,下令考试甄用人才,为延揽贤能之具。其附丽于数千年来君主国体之一切弊政,如沿用阉人,采选宫女,以及拜跪奔走,繁文缛节等等,又已明令声明概从屏弃,永悬厉禁,并声明总期君主秕政悉予扫除。” ⑧38

   顾鳌在3月20日咨文报告中,还极力否认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存在操纵舞弊问题,认为“本局为国家行政机关,只知尊重国家法令,依照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本局既负筹备选举投票之责任,而解释法令与执行法令二项职权,亦即为本局应负之责任。”“本局前此办理国民代表大会事宜,均系依照法定程序慎重将事,既无片言之假借,尤无一事之虚诬。”39解释和执行《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是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职权,但在实际办理国民代表大会选举工作中,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确实存在操纵舞弊问题,只是挂着国家行政机关招牌,打着所谓“公正合法”旗号,违法行为没有中枢小组那样明显,仅以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1915年12月21日密电为证:“故当事务进行之中,彼时公私函电容有误出于法律范围之外者,虽经权并用,系出于爱国之热诚,而事过境迁,则皆为无用之陈迹,且此项文电无论如何慎密,终涉迹象。倘为外人侦悉,不免妄肆品评,更或史乘流传,遂留开国缺点。中央再四思维,以为不如一律查明烧毁,庶得以清积牍而免遗憾。”40

  

   五、参政院

   1914年6月,参政院成立,主要负责总统政务咨询。不久又增加“代行立法院”职能。参政院设院长、副院长各一人,袁世凯任命黎元洪和汪大燮担任;设参政五十至七十人,由袁世凯根据下列条件任命:1、有勋劳于国家;2、有法律、政治专门学识;3、有行政经验;4、硕学通儒有经世著述;5、富于实业学识经验。41杨度、梁士诒、孙毓筠、陆征祥、严复、刘师培、顾鳌、沈云沛、张镇芳、荫昌、那彦图等帝制派骨干,均被袁世凯任命为参政。

   1915年9月1日,参政院开会讨论各省区国民代表请愿变更国体问题。9月6日,袁世凯派杨士琦到参政院宣布总统训词,表面不同意变更国体,实际是规劝参政院不要轻举妄动,而应该顺应“民意”,妥筹善法,把改制这件国家大事做稳做实。429月20日,参政院开会讨论国体问题,会后向袁世凯咨文建议:“提前于年内召集国民会议,或另筹征求民意妥善办法,为根本上之解决。”4310月6日,参政院呈文袁世凯,表示赞成全国请愿联合会第三次请愿书意见,原定国民会议手续过繁,时间过缓,建议迅速组织国民代表大会,并将讨论通过的《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呈请袁世凯批准公布。《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由梁士诒负责起草。10月8日,袁世凯批准公布《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44国民代表大会变更国体选举皇帝工作启动后,参政院陆续收到全国各省区及中央团体选举结果报告。

   12月11日,参政院开会宣布国民代表大会选举总结果,表示全国国民代表共1993人,赞成君主立宪投票1993张,全体国民代表一致决定实行君主立宪国体,推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45杨度、孙毓筠建议参政院以“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名义,立即向袁世凯上推戴书,获得参政院会议通过,并很快拟定呈递推戴书。46袁世凯没有马上接受参政院推戴,而是效仿古代圣皇“揖让”礼数表示谦恭推辞。参政院是旧式官僚云集地方,十分熟悉这套古代圣皇“揖让”礼数,很快又呈上第二份推戴书,对袁世凯进一步歌功颂德,称赞他一生政绩有经武、匡国、开化、靖难、定乱、交邻六大功勋,并为袁世凯内心不安的两大政治道德问题,即取代清朝和背叛民国问题,百般辩护,竭力粉饰。最后写道:“我皇帝功崇德茂,威信素孚,中国一人,责无旁贷,昊苍眷佑,亿兆归心,天命不可以久稽,人民不可以无主。伏冀撝衷勉抑,渊鉴早回,毋循礼让之虚仪,久旷上天之宝命。亟颁命诏,宣示天下,正位登极,以慰薄海臣民喁喁之渴望,以巩固我中华帝国万年有道丕丕之鸿基。总代表不胜欢欣鼓舞恳款迫切之至。” ⑨45

   12月12日,袁世凯等不及“三揖三让”,即表示接受“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参政院中华帝国皇帝推戴,“国民责备愈严,期望愈切,竟使予无以自解,并无可诿避。”47据说参政院第一份推戴书由杨度起草,第二份推戴书由孙毓筠起草,“二人皆文豪,夙有倚马万言之誉,须臾脱稿矣。以陈于袁,袁奖励备至。”48

   洪宪帝制时期,黎元洪态度消极,一再请辞参政院院长,但袁世凯不同意,也不放他出京,只允许他请病假,由副院长汪大燮代行院长职务。袁世凯接受参政院推戴书后,汪大燮认为已经完成拥袁称帝任务,亦提出辞职,袁世凯也没有同意,只允许他请病假出京休养。黎元洪久不到任,汪大燮请假离京,袁世凯任命晚清资政院总裁溥伦为参政院新院长。

   1916年3月22日,袁世凯宣布撤销帝制,将中华帝国皇帝推戴书退还参政院。4月1日,参政院开会议决:“所有国民代表大会决定之君主立宪国体一案,及本院承认总代表名义,亦应同时撤销。”49院长溥伦递交辞呈,一些参政亦呈请辞职,袁世凯没有同意。6月29日,新任总统黎元洪下令裁撤参政院。

  

   六、大典筹备处

   1915年12月19日,袁世凯批准设立大典筹备处。内务部总长朱启钤任处长,处员有梁士诒、周自齐、张镇芳、杨度、孙毓筠、唐在礼、叶恭绰、曹汝霖、江朝宗、吴炳湘、施愚、顾鳌;下设八个办事机构,负责人为:总务科主任沈铭昌,撰述科主任王式通,法典科主任顾鳌,内仪科主任阮忠枢,礼制科主任郭则沄,会计科主任袁乃宽,文牍科主任陈燕昌,警卫科主任张士钰。50

   早在10月下旬,国民代表大会选举工作尚在进行中,内务部会同政事堂礼制馆已经开始筹备大典,分为对外、对内、祭祀、家族四项,“如与各国元首文电往来,外宾晋谒,以及皇帝登极,臣下朝贺,与夫祭天、祭孔、君主家祭,暨皇族相见,皇族婚丧庆贺等礼节”,“其后复议及年号、国旗、朝服,以及册立皇后、皇储典礼暨皇帝临朝时一切之仪仗。”5112月1日和7日,朱启钤两次主持召开大典筹备会议,到会者为北京政府各机关负责人及各省区军民长官代表。12月14日,袁世凯发布筹备大典申令:“各部、院筹备事宜,务以简略撙节为主,其前代典章,失于繁重者,均不许采用,而事虑累民,永悬厉禁。”52

   大典筹备处正式成立后,主要任务就是筹备皇帝登极大典,亦称洪宪开国大典。大典时间开始定在洪宪元年元旦(1916年1月1日),后来因为云南独立,护国军兴,加上外交危机,时间一再延期,最后洪宪帝制取消,登极大典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但大典筹备处在短短数月间,确实做了不少事情,当然花费也相当大,据报载大典预算包括祭典费、工程费、调度费、飨宴费、接待费、犒赏费、关系费等支出,共计590余万元。53实际花费远远超过这个数目,说明袁世凯“务以简略撙节为主”的筹备大典申令,完全是空洞虚假的官样文章。

   关于地点。商定在紫禁城(故宫)太和、保和、中和三殿,太和殿更名承运殿,保和殿更名建极殿,中和殿更名体元殿。三殿外部盖瓦、墙壁、宫门、道路等均进行整修,内部亦重新装潢布置,尤其是主殿承运殿,梁柱粉刷一新,中间八大柱加髹赤金,绘饰盘龙云彩。御座金漆加绘五彩花纹,四角盘龙,扶背披绣龙黄缎,座衣座褥亦用绣龙黄缎;御座前设雕龙御案,御案前左右排列古鼎、古炉三座;御座后陈设九折雕龙嵌宝屏风,屏风两侧各设日月宝扇一对。⑧50

关于年号。因为袁世凯以武功定天下,一些人主张用武字,并征引东汉开国建武年号和明代开国洪武年号为例证。太子派阿谀袁克定,主张用武定年号。也有人认为民心渴望太平盛世,不宜过份渲染武力,因此主张用文字。袁克文名士小圈子也主张用文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56.html
文章来源:安徽史学. 2020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