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伯江:改元之年的日本与“新时代中日关系”构建——2019~2020年形势回顾与展望

更新时间:2020-10-30 00:05:28
作者: 杨伯江  
这是日本政府六年多来首次将经济形势判断下调至“恶化”,并在此后一直维持这一判断。7月,日本政府年度经济财政白皮书未再重复这次景气周期“可能创二战以来最长纪录”的判断;同时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做出两项重要决定:一是将2019财年经济增速从4月预期的0.8%下调到0.7%;二是维持现行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短期利率维持在-0.1%,长期利率维持在0左右。在日本经济收缩的背后,国际因素的影响尤其突出。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明显构成下行压力,外围环境恶化导致出口丧失活力,国内生产和投资陷入停滞。面对特朗普政府推行单边主义政策、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美贸易摩擦、英国“脱欧”等,日本尽管启动了“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签署了《日美货物贸易协定》(TAG),但开放农产品市场使竞争力较差的农业生产减少约1100亿日元,而美国对日本出口竞争力最强的汽车等产品是否开放市场,还有待以后谈判决定。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导致日本贸易出口持续疲软。[12]财务省发布的贸易统计报告显示,2019年11月,日本出口额同比下降7.9%,12月同比下降6.3%,[13]连续13个月下滑,降幅超过市场预期,显示外部需求疲软给依赖出口的日本经济带来严重压力。

   除全球贸易环境恶化外,自然灾害频发、日韩矛盾激化特别是提高消费税税率等政策因素也对日本经济下滑形成助推效应。2019年10月1日,日本政府将消费税税率从8%提高到10%,对经济收缩具有雪上加霜的作用。为避免对“安倍经济学”政策效果造成冲击、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长率,安倍政府曾放弃在2015年10月1日、2017年4月1日两个时间节点提高消费税税率,两度推迟增税。在这次增税之际,尽管日本政府制定了多项措施以抵消消费者的“痛税感”,但据官方统计,增税当月,日本零售额同比下降7.1%,创四年半以来最大降幅,工矿业产值下降4.2%,达2018年以来最大跌幅,汽车销售量下降24.9%,家庭开支减少5.1%。11月,零售额同比再降2.1%,降幅大于预期,显示消费者信心持续低迷。消费税税率从8%提高至10%,日本国家财政由此每年增收5.7万亿日元,但为抵消增税造成的冲击,政府又额外增加支出13.2万亿日元。而且,新发国债会进一步削弱财政健全性,使基础财政平衡目标的实现更加遥遥无期。

   展望未来,经济增长内外动力不足将成为困扰日本的长期难题。2019年12月5日,安倍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总额高达26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约为2018年GDP的5%。这是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第五次制订经济刺激计划,也是继2016年8月28日的“1万亿日元刺激计划”之后,日本政府再度推出的超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旨在应对经济下行风险,保持中长期稳定增长。计划覆盖了2019财政年度最后三个月和2020整个财政年度,被称为“15个月预算”。安倍政府预计,本次刺激计划将对实际GDP产生约1.4%的推升效应。然而,在国内人口少子老龄化加速、国际贸易形势严峻的背景下,日本经济增长动力严重不足,同时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空间已相当有限,经济前景充满不确定性。2019年12月,日本政府发布的月报预计第四季度经济将陷入衰退。1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内第三次下调日本全年增长预期,至0.8%。12月18日,日本政府预测,2019财政年度经济将增长0.9%。2020年,日本经济仍将维持低利率、低通胀、低增长的基本特征,同时受到全球贸易环境的极大制约。[14]

  

   二 跨域协同,日本融合推进对外战略

   面对中美战略竞争加剧、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日本研判“美中对立”构成日本外交的常态化背景,日本发展环境变数增多,安全环境充满挑战。为此,2019年,日本持续推进安全战略外向化转型,加强自主力量建设,积极开展“俯瞰地球仪外交”,重点强化与中美之外世界“中等力量”的全方位合作,借对外战略的闪转腾挪扩展国际空间,在世界大变局进程中争取有利站位。

   (一)落实“18防卫大纲”,强化自主力量建设

   2018年12月,安倍内阁通过新版《防卫计划大纲》(通称“18防卫大纲”)及《2019~2023年度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简称“中期防”),日本安全战略持续转型、蜕变。“18防卫大纲”宣示强化安全政策的“主体性”与“自主性”,强调“作为独立国家,政府责任的第一要义是保护国民生命、身体、财产及国家领土、领海、领空;而通过日本主体性与自主性的努力来履行上述责任,是日本安全保障的根基”;强调“构建切实有效的防备力量,摆脱在以往延长线上发展的做法,充分确保防卫能力的质与量;为实现防卫力量在所有领域的横向联合,要以与过去完全不同的速度进行变革”;强调“在强化个别领域军事能力的质与量时,要有机融合所有领域的军事能力,在跨域作战中实现军事能力的相乘效果;要朝着2013年版大纲提出的‘综合机动防卫力量’方向深化发展,构建多次元综合防卫力量”;强调“跨域作战能力”,包括太空、网络、电磁等新兴战略领域的作战能力,以及海空作战、远距攻击、反导防空、机动展开等传统作战领域的能力。[15]

   “18防卫大纲”将2015年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及“新安保法”相关内容纳入其中,指出“要强化(日美)在太空、网络等领域的合作,提升战略遏制能力”,“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提升日美两国的存在感”;强调“要以‘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构想’为基础,多角度多层次推进安保合作战略;以日美同盟为基轴,与共同享有普遍价值与安全利益的国家保持密切合作”。“中期防”则具体规划了未来五年日本防卫体制改革与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进程,规定其间防卫预算总额约为27.47万亿日元,较上一个五年计划增加11.3%,创历史新高。[16]为避免激化在野党及防止国民进一步反对,“18防卫大纲”没有明确记述要构建“对敌基地攻击能力”,但强调加速构建远距离攻击能力、强化反导防空能力以及引进远程巡航导弹、改装“出云”级驱逐舰等具体规划,实际上为拥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铺平了道路。至此,日本防卫政策明显突破了“专守防卫”原则,显示出较强的攻击性特征。2019年,落实“18防卫大纲”成为日本对内整军经武、对外推进合作的一项核心内容。

   (二)融合外交、安全与经济合作,投身大国多边博弈

   在2018年与欧盟签署EPA及《日欧战略伙伴关系协定》(SPA)后,2019年9月,安倍出席“欧洲互联互通——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架起桥梁”论坛,双方签署“可持续的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协议,共同推动“基于规则和可持续原则”的投资项目。该协议涵盖贸易、经济、运输、环境和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等多个领域,旨在“促进自由、开放、以规则为基础、公平、非歧视和可预测的区域和国际贸易与投资、透明的采购方式、债务的可持续性以及经济、财政、金融、社会和环境可持续性的高标准”[17]。日欧加强互动,意在“应对美国和中国带来的风险”,在对抗特朗普政府实施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政策的同时,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提供另一种选择”。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还与欧洲投资银行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合作。[17]安倍在论坛上发表基调演讲,称自己“是日本总理大臣中访问布鲁塞尔次数最多的一个”,《日欧战略伙伴关系协定》“展现了近代150年来,欧洲与日本共同达到并将继续拓展的一个广阔而深远的高度”;强调“今后的基础设施,必须都是高质量的。我们需要保持可持续性、不偏不倚、遵守规则的互联互通”;互联互通(connectivity)不仅包括道路、港湾等物理性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也包括更为广阔的空间规模的互联互通;“要实现日本与欧洲之间真正的互联互通,就必须确保从地中海到大西洋的海上航道和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自由与开放”,而“其中包含对于必须予以捍卫的价值观的承诺”。[18]

   在推进与世界“中等力量”的安全合作方面,2019年,日印关系的拉近最为突出。11月,日本与印度首次举行部长级“2+2”会谈,就加快签署两国军队《相互提供物资与劳务协定》(ACSA)展开磋商,并就自卫队与印度军队扩大联合训练规模交换意见。双方在会谈中围绕“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构想”展开合作,进行沟通,并就朝鲜半岛局势交换了意见。日本此前已经与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法国、英国、印尼举行了外长、防长“2+2”会谈,至此,日本这一级别的“2+2”磋商机制增至7个。日媒评论称,日本将印度提升至“准同盟国”地位,“旨在遏制军事力量增强的中国”。[19]

   (三)力推全球数据治理概念,主导规则制定方向

   2019年,日本通过主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第七届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以及新天皇即位仪式三场大型主场外交,接待众多国家元首和国际组织要员,全面推进“俯瞰地球仪外交”。同时,通过率先提出、不断强化相关概念,争夺数字贸易规则制定主导权。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安倍提出“基于信任的数据自由流动体系”(Data Free Flow With Trust,DFFT)概念,希望G20大阪峰会能成为一个“开启全球数据治理的峰会”,“在世贸组织(WTO)支持下,讨论如何在不牺牲个人隐私的基础上,确定安全数据治理的新跑道,同时还能促进医疗、工业和交通等数据的自由流动”。[20]在6月召开的G20大阪峰会上,安倍提出建立允许数据跨境自由流动的“数据流通圈”概念,表示日本将致力于推动建立新的国际数据监督体系;呼吁要在更好地保护个人信息、知识产权与网络安全的基础上,推动全球数据的自由流通并制定可靠的规则,希望2020年6月举行的第12届WTO部长会议能就此取得实质性进展。峰会上,各国签署了《大阪数字经济宣言》,正式启动“大阪轨道”。近年来,随着大国博弈的焦点从军事制衡转向制度制衡,围绕国际制度主导权的竞争成为大国战略竞争的主要形式,而借助规则和制度对华打压成为美国阻止中国发展的主要途径之一。[21]数字经济原本是WTO的讨论议题,日本明显想借G20平台,抓住主导全球数据“朋友圈”的先机,掌握相关领域规则制定的主导权,引领WTO后续讨论方向。

   2019年10月,日美在正式签署TAG之际,还签署了《日美数字贸易协定》。根据协定,“国家不得要求公开为隐匿企业技术和信息而使用的密码”,这是全球首个包含禁止公开密码的规定的数字贸易协定。“日美希望协定内容能够体现在WTO的规则之中,成为制定数字领域规则的模板,并以此牵制中国。”[22]过去十年中,全球跨境数据流通量激增近40倍,制定统一相关规则的重要性与日俱增,目前,美国在与其他国家贸易谈判时都在推动数字规则的制定。《日美数字贸易协定》也是在美方建议下,由两国在三个月内迅速达成的。时任经济再生担当相茂木敏充强调,“日本将在涉及数据流通的国际规则制定方面发挥主导作用,而《日美数字贸易协定》已经在这一领域走在了前面”。[23]很明显,日美急于掌握数字贸易的规则制定权与标准输出权,并借此强化新业态竞争力,遏制竞争对手崛起。

   (四)深入介入中东,彰显国际影响力

积极斡旋美伊关系、坚持“以自己的方式为中东和平做贡献”是2019年日本外交与国际安全行动的重要内容。日本通过积极介入中东事务,在确保本国能源供给安全的同时,彰显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6月,安倍访问伊朗,成为41年来首次访伊的日本首相。包括伊朗在内,各方普遍认为此访未能缓解美伊矛盾,“从改善伊日两国关系的观点看,安倍的外交取得了成功。但从调停的角度看,则完全失败”。[24]此后,美国以维护航行自由与安全为名在中东水域组建多国联盟,却未获得日方响应。[25]12月,伊朗总统时隔19年首次访日,两国领导人在半年内实现了互访。12月27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328.html
文章来源:日本研究报告202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