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春堡:中美矛盾的表象与实质

更新时间:2020-10-22 11:31:06
作者: 邵春堡 (进入专栏)  

  

   摘要:近年来,美国政府频频编造假象,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科技战、力主脱钩、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以意识形态方式组织联盟对抗中国,将挑衅和打压中国置于防控新冠病毒之上,肆意制造和扩大中美矛盾,转嫁美国国内矛盾,逃避美国抗疫责任,联合甩锅给中国。实质上是特朗普政府既想以国家的名义,在集中遏制中国的基础上,维护美国霸权地位,进而在全世界割韭菜,又是个别居心叵测的政客想博世界政治上的最大英名。如果国家进步和个人名誉,是通过竞争、民主、市场的方式去争取,无可厚非。问题在于这是个政治异化的过程,不是运用民主权力,而是把霸权扩大到极端,走向了所谓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价值观的反面,造成大量美国人被疫情感染和失去生命、社会阶层撕裂、经济震荡等重大损失,破坏了中美关系,搅乱了世界。对特朗普等少数政客而言,也是饮鸩止渴,终将自食恶果。

  

   近年来,美国政府频频地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科技战、力主脱钩、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不断制造和扩大中美矛盾,掩盖其国内矛盾并企图转嫁到中国;把扩大的中美矛盾置于抗击新冠病毒这个矛盾之上,并以意识形态矛盾为借口,组织联盟对抗中国。特朗普政府为了总统连任,把竞选手段掺杂到这些矛盾之中,使其愈演愈烈,尽管这些矛盾的交织已使美国社会出现前所未有的撕裂,但美国政府仍然疯狂打压和全面遏制中国,暴露了霸权主义的无赖面目、混乱逻辑和强盗本质。

  

   一、贸易战科技战是表象,无端挑衅中国、转嫁美国的矛盾、遏制中国发展是实质。

   特朗普政府以来,从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科技战,到力主脱钩,将中国作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使中美两国由以往相对平稳的状况,变得突然曲折多端和起伏跌宕,把中美关系推到了国际政治经济的风口浪尖。

   1、错误认知中国,把中国作为最大竞争对手,在战略上制造中美矛盾。2017年美国将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从2017年到2020年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等报告,大多突出中美关系的战略转变,几个关键词句可概略反映它的内容,一是把中国描述为修正主义大国;二是编造中国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塑造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背道而驰的世界,试图在近期称霸印太地区和在将来取代美国称霸全球[1] ;三是歪曲中国共产党和军队的关系;四是曲解中国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指责国防开支、核政策、台湾等问题;五是制造中国军事威胁,[2]称军队在科技上快速发展,妄评中国军队的大国担当,诬蔑中国正常的核力量发展。[3] 美国战略报告这些内容很不严肃,缺乏起码的事实依据,充满对中国的怀疑、傲慢和偏见,如同编写“中国威胁”的宣传资料,意在影响那些迷信美国战略的国家,进而挑挑拨国家关系,起到打击中国、搅乱世界的作用。有人说越是狠劲地描述“中国威胁”,就越能争取更多的军费。美外交学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说,“苏联解体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失去方向。30年后的今天,美国战略仍找不到方向,但不应试图通过重拾冷战遏制政策来寻找方向。中国不是苏联,一个全球化定义的世界需要新的战略思维。” [4] 可以说美国对华评估和战略已到偏执地步,有的已进入战略实施过程,“似乎每笔中国投资都是政治驱动,每个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每个合作倡议都隐藏着计划。如果美国缺乏足够的信心、开放性和包容性,并选择制造各种各样的‘中国威胁’,那么它的怀疑和偏执最终可能会变成自我实现的预言。” [5]美国对华战略与中国的实际相差甚远,新加坡国际关系专家马凯硕认为,“特朗普政府严重误判中国的威胁,对华战略极其离谱。” [6]可能美国简单延续了“老大”对“老二”的打压思路,在对中国认识上偏颇过大。在军事和武器发展上,中国都是国防性的,且多是在美国对南海、台湾等地区频频挑衅中让中国感到威胁才得以加强的,无论军费比例还是预防性质,完全是主权国家防守应有的建设。在历史文化上,中国贯穿的是中庸之道、和为贵等思想观念,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去挑战、取代或对抗美国,开放以来中国从未对外发动过战争,但并非没有这样的机会,只是按自身文化习惯和制度,通过更有利双方的方式化解矛盾,为经济社会发展营造了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保护了世界生产力。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上,中国增长的仅是与大国相应的体量,人均GDP和发展质量不高,科技创新还需努力。在对外政策上,中国一以贯之走和平发展道路,习近平主席一再表示永远不称霸,不扩张,而且中国从未有殖民他国的历史。在维护现行世界秩序上,中国在坚持维护秩序中参与渐进改革,在倡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战略上,积极争取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广泛支持,同各国一起共商共建共享,这符合中国开放政策和全球化要求。这些内容决定了中国不会因一时冲动轻易改变中美政策。美国改变国内政策,中国无意干涉,即便涉及中美关系的战略,中国也不会随意跟进。否则美国上届政府的政策这届否定,下届政府又改变这届的政策,短期内变来变去,会严重影响中美关系和世界稳定。因此中国坚持战略定力,保持理智不被疯狂带乱节奏,不因美国政府的喜怒哀乐来改变中美政策,而以中美战略大局和长远利益谋中美关系。美国要善于找朋友,不要总是找敌人,如果美国能调整或改变这些思维方式,就会与有着不同文化和体制的强大中国处理关系,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事实上美国正在从中美的正常关系向着对手甚至敌对的方向迈进。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符合亨廷顿的一些理论主张。亨廷顿认为美国需要重新设立假想敌,作为对内凝聚共识,对外团结盟友的基础;需要合纵连横,既要阻止地区霸权联合抗衡美国霸权,又要遏制地区大国发展。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就是在制造西方文明和其他文明的冲突。他写道:“美国和中国几乎在所有重大政策问题上都没有共同的目标,两国的分歧是全面的。” 根据亨廷顿的定义,美国的敌人--“意识形态上与己为敌,种族文化上与己不同,军事上又强大到足以对美国的安全构成可信的威胁”放眼全球,这个敌人只能是中国。那么一旦敌人被确定,美国的民族主义就会激活,借此整合内部力量,消解多元文化主义。亨廷顿还说过:“西方的崛起不是因为价值观,而是因为高度组织性的暴力。[7]甚至还分析中华文明及其核心国家的中国,将以竞争者的身份向西方文明发起冲击,并预言两者将会在本世纪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形式对决,并双双没落。[8]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夸大文明的作用,鼓吹中国威胁论和“西方文明优越论”。其实当今世界主要是国家内部冲突,而非国家间冲突,是作者受霸权心理作祟,为霸权国家干预其他国家寻找借口。如果美国目前的战略也在为其“霸权”找理由和解决方案,那么中国也应该为自己国家的经济高质量转型发展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但是美国只允许它的遏制政策,不允许别国寻求自己的发展方案。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按图索骥,以文明冲突为理论,实施中美关系这一新的战略,就会陷入线性逻辑和教条主义模式,而不从实际出发,那将会造成人类悲剧。

   2、频频挑衅中国,疯狂打压和全面遏制中国,无中生有制造中美矛盾。战略上美国将中国作为竞争对手,实践上美国就开始千方百计找茬口,扩大中美分歧,制造各种麻烦,设法遏制中国发展,否则美国自己觉得就没有机会了。因此,近几年变着各种花样,频频挑衅中国。

   一是在发展上,中国的发展速度超出美国能够接受的程度,特别是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上的地位,让美国感到威胁,于是借口中国在贸易中讨了美国便宜就随意提高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乃至发起贸易战;借口安全问题限制和打压华为、中兴、TikTok、中芯国际等企业,疯狂制裁中国高端芯片,发起科技战,与中国脱钩,全面遏制中国发展。二是在军事上,美国对中国具有较大的军事优势,但中国快速增长的国防力量被美视为重大威胁,中国若照现在速度发展,美军优势就会相对减少,对美军而言现在是开战的黄金期,企图通过冒险形成事实上的战争状态,使特朗普成为战时总统,延长总统任期。因此,美国经常派军出没台湾、南海、东海附近,更加肆无忌惮地予以挑衅,制造紧张气氛,有向冷战乃至热战发展的势头。三是在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上,中国只是按照国际惯例去处理自己的领土和历史遗留问题,而正是美国的一次次挑衅让中国更加重视这些地区的军事防御。特别是美国向台湾输出武器,以至美国卫生部长和副国务卿窜访台湾,给台独发出错误信号,激起台岛的蓝绿阵营狂欢,加紧准备独立。四是在人权问题上,美国还疯狂地插手新疆、香港等中国事务。五是在网络战上,从TikTok、微信在美国下架开始,针对在美国有影响力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实施清洁网络计划,为对中国断网做准备。六是在其他问题上,把反种族歧视运动说成受中国左右;胡说美国这次选举受到中国干扰;甚至对特朗普确诊也有议员提出必须让中国承担责任,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中国避其锋芒,以柔对刚,防止矛盾激化。

   3、视中国为替罪羊,存心向中国转嫁国内矛盾,肆意扩大中美矛盾。特朗普政府改变并实施了许多政策,引发大量内外矛盾。一是政治矛盾,特朗普改变和否定了许多奥巴马时期的内外政策,引起民主党与共和党的矛盾,包括抗疫、贸易战、脱钩等方面两党不同的分歧,以至若拜登当选总统,有些政策要重新改回来,两党的矛盾导致了参众两院的矛盾,使其正常的政党政治、民主政治走向异化,远离真理和事实,扩大了两党的裂痕和各自的极端倾向。二是经济矛盾,特朗普政府为了所谓美国第一,违背经济规律、市场规律,打贸易战、科技战,搞脱钩,结果没有得到实际利益,反而加剧了经济下滑、债务攀升、就业紧张、贫富分化,美元危机在即;三是社会矛盾,由于经济和政治上的矛盾,导致共识减少,加剧了内部的明显分化,由歧视非裔引起的反种族歧视运动,此起彼伏,持续数月,形成一场内部革命,造成社会混乱、民族撕裂,这场运动已不纯粹是反种族歧视,而是一系列根深蒂固矛盾的外在反映,特别是疫情面前生命低贱,贵贱不平,反映了人权的虚伪。四是内外矛盾,除美国强化对5G、脱钩引起的复杂的内外矛盾外,在退出巴黎协定、伊核协定、世卫组织、单边主义、不履行国际责任方面引起许多国际矛盾,暴露了美国许多根本上的问题,反映了帝国的衰落。

   疫情强化了上述矛盾,特别是竞选手段掺杂到这些矛盾中,使矛盾的张力更加复杂化尖锐化。就单纯对疫情处理,美国政府都难以应对,面对交织在一起的错综复杂的矛盾,更让特朗普政府感到非常棘手。因此,转嫁这些复杂而尖锐的矛盾到中国便是他们摆脱困境的选择。因为转嫁带根本性质的矛盾,既符合经典理论的判断,也是美国政府的无奈之举。于是他们将中国作为替罪羊,企图想通过甩锅、金融战、军事冒险等方式向中国转嫁矛盾。他们的短期目标在于攫取中国利益,获得总统连任,长远目的在于保持霸权地位,使特朗普成为“最英明”的总统,起码与林肯齐名。

  

   二、意识形态对抗是表象,组织反华联盟、维护美国霸权地位、集中遏制中国是实质

   据说美国因未达到将中国变为其价值观的预设目标,蓬佩奥宣布中美接触政策失败,并将责任归于尼克松和基辛格。这种判断立即遭到美国国内的反对。事实上当初尼克松与中国接触主要是联华反苏,并无意识形态和制度的意图。尼克松访华时说,“我是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而来。你们深信你们的制度,我们同样深信我们的制度。我们在这里见面,并非由于我们有共同的信仰,而是由于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希望。” [9]

1、单兵较量碰壁后组织意识形态联盟对抗中国。特朗普政府初始,在国际上“退群”,在经济上实施单边主义,特别是针对中国,围绕5G、脱钩等问题游说各国,除个别国家采取应付态度,多数国家包括美国自己的企业并未响应,为此美国还得罪不少国家,遭遇孤立后的美国转而采取联盟的方式来对抗中国。特朗普政府单兵较量的主要是经济利益,结果同中国打贸易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2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