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星:陈白沙“道”论的实质及其特点

更新时间:2020-10-14 08:21:22
作者: 韩星 (进入专栏)  
未有凑泊吻合处也。”陈白沙认为,人心是能受道的。得道之心便能使我(君子)有特别的能力:“君子之所得者有如此,则天地之始,吾之始也,而吾之道无所增;天地之终,吾之终也,而吾之道无所损。”陈白沙又对道和人心的功能对比作了阐述:“天道至无心,比其著于两间者,千怪万状,不复有可及,至巧矣,然皆一元之所为。圣道至无意,比其形于功业者,神妙莫测,不复有可加,亦至巧矣,然皆一心之所致。心乎,其此一元之舍乎。”这里陈白沙对天道与圣道,一元之所为与一心之所致区分得很明确,一元是道,心是一元(道)之舍,说得很明白。

  

  

   白沙之被认为是陆九渊“心学”的直接继承者主要是因为他的“主静”。他在《复赵提学书》中记叙自己求学悟道的过程时说:“仆年二十七,始发愤从吴聘君(与弼)学。其于古圣贤垂训之书,盖无所不讲,然未知入处。比归白沙,杜门不出,事求所以用力之方,既无师友指引,惟日靠书册寻之,忘寐忘食,如是者亦累年,而卒未得焉。所谓未得,谓吾心与此理未有凑泊吻合处也。于是舍彼之繁,求吾之约,惟在静坐。久之,然后见吾此心之体,隐然呈露,常若有物。日用间种种应酬,随吾所欲,如马之御衔勒也。体认物理,稽诸圣训,各有头绪来历,如水之有委源也。于是涣然自信曰:作圣之功其在兹乎!有学于仆者,辄教之静坐。”这里他说的静坐以前是心有未得道的状况,心与理与道是毫不相关的,通过静坐,他体悟到了天道、认识到了物理,以得道之心应世、任物,便会随心所欲不逾矩,这种状态就是前面描述的鸢飞鱼跃的境界。

   白沙的静坐只是悟道的一种快捷的方法,对此他的弟子林会春说:“先生从吴聘君游若干年,归而静坐白沙若干年,养出端绪,隐隐呈露,灵丹点沙,直见本体,道在是矣!”它好象说“道”原来就在心中,实是误解,也许正是这样的理解使有的人认为白沙通过静坐得“道”是陆九渊的“道,未有外乎其心者”的翻版。白沙的静坐脱胎于佛家的禅定,这是无疑的。他在《复张东白内翰书》中认为,对“道”的认识有的由“积累”可以得到,有的不能由“积累”得到,有的可以“言传”,有的不可以“言传”。这里由“积累”而得其实就是佛家的“渐悟”,而不由“积累”例如通过静坐而得的就是佛家(禅宗)的“顿悟”。白沙虽然从佛教禅宗那里得到启发,但他本质上还是属于儒学的,因为他把“静”与儒学的“敬”联系起来。

   白沙的学生湛若水在《白沙古诗教解》中有这样一段话:“夫先生主静,而此篇言敬者,盖先生之学原于敬而得力于静。……先生尝曰‘伊川见人静坐,便叹其善学,此静字发源于濂溪,程门更相授受。晦翁恐人差入禅去,故少说静,只说敬,学者须自量何如,若不至为禅所诱,仍多静方有入处。”“按此,则静与敬无二心,无二道,岂同寂灭哉?”这说明白沙得“道”的法门——静坐,这实质上是儒学的涵养功夫,只不过带上了浓厚的佛禅色彩。

   通过以上对陈白沙的道及与之有关的理、心以及如何得道等相关问题的比较、分析,可以看出他的道论思想是相当复杂的,但总体上还是属于儒学思想体系的,他毕竟还是一位承上启下的大儒,在中国思想史上有其不可磨灭的地位。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1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