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世瑜:从妇女史到妇女/性别史——新世纪妇女史学科的新发展

更新时间:2020-10-06 10:04:46
作者: 高世瑜  

   摘    要:

   中国的妇女史研究自20世纪兴起后在新世纪持续发展,随着“社会性别”概念的引入,妇女史又走向妇女/性别史,成为一门新兴学科,受到史学界的认可与重视。十余年间成果繁多,形成了多元的视角、多样的课题和广阔的研究范围。文章从论著成果、研究机构、教学课程、学术活动以及学科建设与理论探讨等诸方面对学科发展状况做了综述,评析了理论方面存在的分歧与研究方面存在的不足,肯定了引入“社会性别”视角的积极意义,并认为随着妇女史的不断开掘和从性别角度研究历史的普及与深入,性别视角必将与阶级、地域、族群等共同成为历史研究的角度或范畴,“从边缘走向多元”是妇女/性别史学科发展的长远走向。

   关键词:新世纪; 妇女史; 妇女/性别史;

  

   新世纪之初的十余年,对于中国的妇女与性别史研究可谓意义非凡:妇女史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兴起后,开始进入兴盛和普及阶段;随着20世纪90年代“社会性别”概念的引入,在妇女史研究的基础上,社会性别史研究逐渐兴起,并形成了“妇女/性别史”这一为学界普遍认可的表述方式;同时,如人们自90年代所期盼的那样,妇女/性别史研究已经由边缘登堂入室、进入主流,成为一门新兴学科,受到史学界的普遍认可与重视。

   这十余年间发表的论著以及举办的各种学术活动无法一一列举;又因其特殊性,这一学科与女性学、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文化学以及政治、经济等几乎所有人文、社科学科都有交叉,难以严格划界。以下只能尽量侧重于史学方面,概述其大要。

  

   一、学科发展概况

  

   (一)论著成果

   21世纪初十余年间,中国大陆出版的严格意义上的妇女与性别史著作、译著与论集,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大致在百种左右。至于社会史、女性学及妇女研究等著作中包含相关内容的就无以胜计了。

   这些著作中既有学科理论探讨著作,也有实证性研究论著和论文集。理论著作如杜芳琴的《引入社会性别:史学发展新趋势》[1]《妇女学和妇女史的本土探索———社会性别视角和跨学科视野》[2],畅引婷的《建构的历史与历史的建构》[3]等。实证性研究有通论性著作也有断代或专题性论著,大体以断代专题研究为主。古史通论性著作如常建华的《婚姻内外的古代女性》[4]、李贞德的《公主之死:你所不知道的中国法律史》[5]、何俊萍的《中国古代妇女与法律研究》[6]、贺云翱的《女性考古与女性遗产》[7]、高新伟的《凄艳的岁月———中国古代妇女的非正常生活》[8]等。断代史研究如:曹兆兰的《金文与殷周女性文化》[9]、焦杰的《性别视角下的〈易〉、〈礼〉、〈诗〉妇女观研究》[10]、崔锐的《秦汉时期的女性观》[11]、吴从祥的《汉代女性礼教研究》[12]、姚平的《唐代妇女的生命历程》[13]、陈弱水的《隐蔽的光景———唐代的妇女文化与家庭生活》[14]、张菁的《唐代女性形象研究》[15]、李晓培的《唐代入道女性世界中的性别意识与情欲》[16]、铁爱花的《宋代士人阶层女性研究》[17]、衣若兰的《史学与性别:明史〈列女传〉与明代女性史之建构》[18]、阿风的《明清时代妇女的地位与权利:以明清契约文书、诉讼档案为中心》[19]、杨晓辉的《清朝中期妇女犯罪问题研究》[20]等。近现代史领域有:邵雍的《中国近代妇女史》[21],夏晓虹的《晚清女性与近代中国》[22],须藤瑞代、姚毅的《中国女权概念的变迁:清末民初的人权和社会性别》[23],程郁的《清至民国蓄妾习俗之变迁》[24],陶飞亚《的性别与历史:近代中国妇女与基督教》[25],余华林的《女性的重塑:民国城市妇女婚姻问题研究》[26],刘人锋的《中国妇女报刊史研究》[27],侯艳兴的《上海女性自杀问题研究(1927-1937)》[28],颜绍梅的《近现代云南女子学校教育发展研究》[29],蒋美华的《20世纪中国女性角色变迁》[30],顾秀莲主编的《20世纪中国妇女运动史》[31]等。专题性论著如水镜君、玛利亚·雅绍克的《中国清真女寺史》[32],唐明的《香国纪———中国闺阁文化简史》[33],李素平的《女神、女丹、女道》[34]等。

   妇女群体研究方面有:张远的《近代平津沪的城市京剧女演员(1900-1937)》[35],邵雍的《中国近代妓女史》[36],安克强的《上海妓女———19-20世纪中国的卖淫与性》[37],王雪萍的《十六至十八世纪婢女生存状态研究》[38],陆德阳、王乃宁的《社会的又一层面———中国近代女佣》[39],佟新的《异化与抗争:中国女工工作史研究》[40],程郁、朱易安的《上海职业妇女口述史》[41]等。区域妇女史则有:沈海梅的《明清云南妇女生活研究》[42]、汪毅夫的《闽台妇女史研究》[43]、贺艳秋的《浙江妇女发展史》[44]、骆晓戈的《女书与楚地妇女》[45]等。此外,与民族学、文化学等学科交叉,还有不少以历史上各民族妇女与性别风俗为主题的跨学科著作,如王怀林的《寻找东女国:女性文化在丹巴到泸沽湖的历史投影》[46]等。

   值得注意的是,出现了以性别与两性关系为研究课题的专著,如:王小健的《中国古代性别结构的文化学分析》[47]、贺璋瑢的《两性关系本乎阴阳:先秦儒家、道家经典中的性别意识研究》[48]及《东西文化经典中的女性与性别研究》[49]、赵东玉的《从男女之别到男尊女卑———先秦性别角色研究》[50]、贾丽英的《谁念西风独自凉:秦汉两性关系史》[51]、张在舟的《暧昧的历史———中国古代同性恋史》[52]、李贞德主编的《性别、身体与医疗》[53]等。此外,南京师范大学还完成了“唐宋时期社会性别制度研究”项目(2005-2007)。

   论文集有邓小南等主编的《唐宋女性与社会》[54],李小江等编著的《历史、史学与性别》[55],王政、陈雁主编的《百年中国女权思潮研究》[56]等,均为会议论文集。此外,李贞德、梁其姿主编的《妇女与社会》[57]是台湾学者论文集,邓小南、王政、游鉴明主编的《中国妇女史读本》[58]则是海内外学者的论文集,各自均收入具有代表性的论文十余篇。

   值得提出的是,著名历史学家陈高华先生与浙江大学妇女研究中心主任童芍素教授联合主编的多卷本《中国妇女通史》2011年由杭州出版社出版。此书以时代为序,自上古至近代,分为10卷,约500万字,论及妇女阶层状况、生活习俗、社会活动、文化贡献、教育状况、法律地位、女性观等诸方面,并配有上千幅文物图片,是迄今为止第一部大型中国妇女通史著作,具有填补空白的重要意义。

   以往涉猎较少的世界妇女史研究进入新世纪后收获颇丰,出版了裔昭印的《古希腊的妇女———文化视域中的研究》[59],刘文明的《文化变迁中的罗马女性》[60],杜学元的《外国女子教育史》[61],贺璋瑢的《神光下的西方女性》[62],以及有关欧洲、英国、法国、日本、华侨妇女史等多种专著。其中裔昭印主编、多位学者合著的《西方妇女史》[63]尤为引人瞩目,该书是国内第一本关于西方妇女的通史类著作,它以中国学者的视角,运用历史学、文化学和社会性别理论方法,对西方妇女的发展历程作了系统阐述,从不同侧面和视角展现了西方妇女的生活图景。此外,凯瑟琳·克莱、帕梅拉·麦克维等所著《世界妇女史》[64]、拉密斯·萨哈的《第四等级:欧洲中世纪妇女史》[65]等译著的出版,更扩大了国内妇女史学研究的眼界。

   此外,海外学者对于中国妇女史的研究受到关注,其代表性著作陆续被翻译出版,包括高彦颐的《闺塾师:明末清初江南的才女文化》[66]、《缠足——“金莲崇拜”盛极而衰的演变》[67],伊沛霞的《内闱:宋代妇女的婚姻和生活》[68],曼素恩的《缀珍录:十八世纪及其前后的中国妇女》[69],贺萧的《危险的愉悦:20世纪上海的娼妓问题与现代性》[70],卢苇菁的《矢志不渝:明清时期的贞女现象》[71],白馥兰的《技术与性别———晚期帝制中国的权力经纬》[72],费侠莉的《繁盛之阴:中国医学史中的性(960-1665)》[73]等。伊沛霞、姚平主编的《当代西方汉学研究集萃·妇女史卷》[74]是西方学者有关中国妇女史研究的精选文集。汤尼·白露的《中国女性主义思想史的妇女问题》[75]则是一部近现代至当代以中国女性为主体的思想史。

   按照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范围较为严格的搜集,2001年至2011年11年间,各类期刊发表的中国古代至近现代有关论文约有1100余篇;而按照河南大学长期致力于妇女学资料工作的谢玉娥搜罗更广、含括也更广泛的“中国妇女史、性别文化史研究”目录统计,2003年至2010年,相关论文则多达2000余篇[76]。总体看,平均每年大约有一二百篇相关论文问世,并且呈现出明显的逐年增多趋势,其中硕、博论文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可见近些年许多研究生选取此新兴学科作为研究方向,也可见新一代史学研究者对于这一新领域的关注与兴趣。

   从论文选题看,几乎无所不包。除少量探讨学科理论方法外,更多的是各种专题研究。时段上,从上古到近现代;地域上,从中国到外国、从中原到边疆;族类上,从汉族到少数民族,均有涉及。既有断代通论,也有对某民族、区域、阶层、群体的专论。其中断代专题研究占据主要地位。这些专题既包罗婚姻、家庭等传统题目,也开发了许多以往研究不足或从未关注的领域,如:妇女政治行为与心态、女主政治范式、经济活动与地位、赋税负担、财产权利与纠纷、法律地位、妇女诉讼、妇女犯罪、宗教信仰与活动、价值观、才德观、审美观、女祸史观、名人女性观、妇女书写、女教著作及思想、妇女形象建构、母权、女子孝道、体育休闲、戏曲参与、女性宴饮、女性身体、医疗照顾、分娩场域、战争与性暴力以及地域女性群体性格比较,等等;近现代的妇女解放运动与女权思想、不缠足运动与身体解放、女学女校、妇女报刊、留学活动、法学与女性身份建构、妇女教会组织与宣教活动、宗教生活、母亲文化、生育卫生、妇女救助、休闲娱乐、知识阶层妇女观,等等。

   社会群体研究颇为兴盛,对于后妃、参政太后、公主、贵族妇女、官宦妇女、平民妇女、女工商业主、侍妾、娼妓、婢女、女佣、保姆、女工、才女、寡妇、比丘尼、女冠、宗教信徒、三姑六婆、八旗妇女、客家妇女,以及近现代义和团女性、女教师、女学生、知识女性、女伶、女警察、都市女性、早期女共产党员群体等都有专门论述,还有对某大姓家族妇女礼法的个案研究。

   地域与民族也受到关注,如对山东、江南、云南、徽州、闽台、侨乡等地域,对古代南诏、契丹、党项、羌族以及蒙古族、维吾尔族、苗族、侗族、白族、畲族、壮族、藏族、土家族等少数民族的妇女历史与文化以及性别风俗的研究等。

   随着妇女史进入妇女/性别史,性别制度及构建引起关注,相关论文如赵宇共的《对中国史前社会性别制度起源的质疑》[77],杜芳琴的《等级中的合和:西周礼制与性别制度》[78],彭卫的《汉代性别史三题》[79],夏增民等的《儒学与汉代社会性别制度的理论建构》[80],杨剑利的《规训与政治———儒家性别体系探论》[81],高世瑜的《唐律:中国古代性别制度的法典化》[82],吕美颐、郑永福的《社会性别制度与史学研究》[83],《性别制度与社会规范》[84]等。

研究还涉及古希腊、埃及、古罗马、拜占庭、欧美、日本、韩国、朝鲜、印度、南洋等国家和地区。论题包括妇女政治地位、妇女权利及选举权、选举中的性别政治、党派妇女政策、妇女公共参与、妇女与革命、女权运动及思潮、妇女法律、妇女教育、妇女职业、经济参与、家庭地位、日常生活、女性医学、卖淫业;贵族妇女、中产阶级女性、工业妇女、城市妇女、乡村妇女、女汉学家、沙龙女性、白领女性、白人妇女、修女院等群体;佛教、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的女性观等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098.html
文章来源:妇女研究论丛. 2015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