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遥:中国的新国际秩序观与战后国际秩序

更新时间:2020-10-04 21:56:55
作者: 姚遥  

  

   摘要:战后国际秩序是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以联合国为核心的规范与机制。受强权政治和垄断资本的侵蚀破坏,战后国际秩序许多合理成分未能充分发挥作用。中国的新国际秩序观尊重战后国际秩序的本原设计,旨在推动国际秩序回归《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重构与创新。

   关键词:国际秩序观;战后国际秩序;自由世界秩序;中国外交

  

   近年来,面对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和创新全球治理机制的不懈努力,一些西方政客出于种种目的,对中国秉持的国际秩序观妄自揣度甚至恶意曲解,声称"中国正在挑战现行国际秩序"。2015年11月,美国时任国防部长卡特提出,中国"正在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釜底抽薪"。"2018年10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宣称,中国在"试图按照自己的喜好改造现行国际秩序"。2019年10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进一步妄言,中国正在以强制力量"威胁自由与开放的国际秩序"。

   与此相对的是,中国始终强调做现行国际秩序的坚定维护者,表明"不会去推翻当年自己亲手建立的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也无意另起炉灶、再搞一套"。习近平主席在国际场合反复强调要"维护战后国际秩序"。2020年9月10日,《中国关于联合国成立75周年立场文件》发布,强调坚定支持多边主义,坚定捍卫《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法治化合理化。同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持续深化,世界正处在动荡变革期,如何在纷乱的国际舆论中正本清源、激浊扬清,在政策和学理层面阐明中国倡导的新国际秩序观与战后国际秩序的关系,具有深刻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战后国际秩序的本原设计

   中国领导人及学者在谈论国际秩序时,时常会使用"战后国际秩序"与"现行国际秩序"的表述,这二者之间有一定联系,但在不同语境下也有明显差别。

   一方面,"战后国际秩序"是确定的且有狭义和广义之分。一般来说,狭义的"战后国际秩序"重点强调的是国际政治安全秩序,是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前后,战胜国携手创建的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这一秩序有时亦被称为"战后和平秩序"。2015年1月习近平主席会见法国总理瓦尔斯时就强调"要携手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和战后和平秩序"。四有学者将"战后和平秩序"的核心归纳为∶大国合作;求同存异、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尊重民族自决;建立联合国。而广义的"战后国际秩序",不仅包括政治安全秩序,同时也包括经济秩序,特别是建立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贸总协定等机制基础上的经贸金融秩序。总体而言,中国政策界所谈论的战后国际秩序,侧重基于《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的政治安全秩序及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规范与国际机制。

   另一方面,"现行国际秩序"受各方博弈影响而存在变化。对于二战结束时设计的国际秩序,有学者认为其并未真正实现过,而现行的一些国际秩序也并不全部产生于二战的终结,因此现在人们常常谈论维护战后秩序,是"把概念上的和运作中的两种秩序混为一谈了"。阅这种看法有其道理但稍显偏激。二战结束时设计的国际秩序未能完全实现确是事实,但若说其完全未实现则言过其实,对战败国的惩罚、联合国的建立应该说都是"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构成"现行国际秩序"的基础。也有学者认为,"战后国际秩序"是指"二战后在美国、苏联和其他主要战胜国的主导下,为避免战争,谋求世界持久和平、稳定和繁荣,各国通过协商谈判建立的,以联合国体系为核心的,以国际法和国际规范为行为准则的,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演进的国际秩序"。这种对"战后国际秩序"的理解基本属于广义范畴,但由于其"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演进"的界定,我们难以将其与"现行国际秩序"区别开来。毋宁说,"现行国际秩序"是源于"战后国际秩序"并经过不同力量博弈而逐步在全球发挥实际作用的机制与规范,目前正处于转型之中。由于"现行国际秩序"是各种力量博弈后的产物且面临多重冲击与挑战,所以各国对其看法存在明显差异。有人认为它总体上依然是由美国主导、以自由主义为特征的"自由国际秩序"1,有人则强调西方影响的式微并称之为"后西方秩序"。而中国所认可的"现行国际秩序",则是以联合国为主体的包括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等相关国际机制构成的多边主义国际框架。可见,受不同立场和站位影响,各方对"现行国际秩序"的认知与界定存在一定主观性。

   战后国际秩序的本原设计旨在固化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体现了国际正义的原则和国际社会的愿望,国家武力扩张行为受到空前制约,人类基本价值对国际规范的影响大幅增加,非西方国家的诉求得到更多的重视。3因而,战后国际秩序的合理性与进步性毋庸置疑。中国作为战后国际秩序构建的重要参与者,以维护世界持久和平为出发点,坚持不扩张原则,以公平正义为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支持建立强有力的联合国作为集体安全制度核心,支持在联合国框架下实行大国合作和大国发挥特殊作用的原则;支持民族自决与非殖民化。可见,从原则立场到具体践,中国所极力维护的对象主要是相对狭义的"战后国际政治安全秩序"。

   战后国际秩序对世界和平与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近代以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其并非表面上所呈现的均势与平等,而是先将整个世界一分为二: 一边是作为殖民强权的主权国家,另一边是不被见为具有主权地位的殖民地、保护领、托管地、势力范围等弱势民族。叫 经过二战,英法等老牌殖民主义列强的实力显著下降,德日等法西斯战败国受到严厉惩罚和约束。为了防止殖民地争夺引发战争,也为了回应世界人民的进步愿望,由世界各国共同认可的《联合国宪章》贯穿着主权平等原则,"国家不论大小、强弱,一律主权平等"成为最根本的国际秩序基石。与此前的国际秩序相比,弱小国家不再被西方列强视作可以任意处置的"主权例外",其标志即是被赋予联合国会员国地位。作为对"主权平等"原则的补充,"集体安全""大国协商"等原则也成为战后国际秩序规范的重要内容。

   联合国是战后国际秩序设计的最重要标志,其逻辑出发点是即便不存在一个"世界政府",只要能够把国际机制设计好,世界事务也和国内事务一样是可以管理和协调的。保罗·肯尼迪认为,"联合国的建立者创建了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其包容性与18年之后、1815年之后甚至1919年之后都不同,"因为此时所有大国都参与了进来"。联合国体现了民族国家理念和多边主义原则的"世界政府"理想,反映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求和平、谋发展的强烈愿望,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角度看,无疑具有历史的进步性。继国际联盟之后,联合国成为第二个全球性集体安全保障体系。实行集体安全是为了威慑侵略行为,使任何有意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忌惮于其他国家的集体反制。联合国是集体安全机制的核心,区域和次区域组织在解决本地区问题时可在其授权之下发挥作用。

   保持大国之间的协商一致,是战后国际秩序的另一重要规范。战后,反法西斯同盟中的五大国被公认为作出了更突出的历史贡献、具有更强大的客观实力,因而也被赋予了更重要的国际责任。联合国安理会实行五个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制",其初衷是为了保证大国协商一致、避免矛盾冲突,因此更多意味着责任,而非特殊的权利。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战后国际秩序依然主要基于西方为主的人类历史经验,特别是战后经济秩序基本由美西方主导,有利于西方发达国家。在设计过程中,该秩序也并非通过民主程序,而是由少数大国发挥主导作用,因而不可避免存在某些负面因素,在一定条件下便会制约甚至损害战后国际秩序有效发挥积极作用。

  

   二、战后国际秩序遭到破坏

   虽然战后国际秩序的本原设计反映了各国对主权平等、集体安全、大国协调等重大原则的普遍认同,但在强权政治和垄断资本共同作用下,战后国际秩序的许多原则在实践中被架空或遭到破坏,从而导致现行国际秩序出现了诸多弊端。

   (一)强权政治对战后国际秩序的破坏

   二战后,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终结了列强主导的全球殖民体系,然而,强权政治并未成为历史。一些新兴强权滥用实力与优势,变相复辟弱肉强食的旧思维与旧规则,对《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形成了干扰、破坏。

   第一,少数大国主导战后安排破坏了联合国的主权平等原则。二战期间,有关战后安排的决定大多在美苏英三强之间或由其主导召开。三国时常无视当事国的主权和意愿强行拟定国际条约、划分势力范围,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背道而驰。例如,划分战后欧洲和远东势力范围的《雅尔塔协定》主要在美苏之间展开。即便是名义上被列为"五强"之一的中国也时常被排除在外,诚如中国政府谈判代表顾维钧所言,许多条约由二、三或四强起草和签署,"我为其不民主的性质感到震惊"。

   第二,美苏冷战破坏了集体安全与大国协商等国际规范。197 年冷战爆发,美苏两极对抗取代国际合作。美苏借助组建区域性军事集团,形成了绕开联合国机制、有违集体安全原则的排他性军事同盟和单方面安保体系。

   美国背离《联合国宪章》的集体安全原则,缔结了一系列区域性同盟条约,在世界战略要点大肆建立军事基地并直接驻军。苏联亦如法炮制,在除中国和朝鲜以外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直接驻军。

   美苏冷战也使大国协商名存实亡。美国不顾苏联等国的反对,推行其单独占领日本的政策,主导对日和约草拟与签署,苏联拒绝在《旧金山和约》上签字,中国国共两党均未被邀请参加旧金山会议。联合国成立之初,会员国数量较少,美国依恃其强大实力操控了投票机制。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研究室主任凯南曾言,"我们的立场隐含着一种理论,那就是归根结底联合国不是一个世界性的组织,而只是51个国家抵制苏联的工具而已"。四由于美国的阻挠,新中国曾长期被排除在联合国之外。

   冷战期间,美苏各自利用权势对弱小国家实施控制和干涉,主权平等原则依然受到践踏。美苏都想把亚非拉国家置于各自控制之下,"不断对其他国家进行控制、颠覆、干涉和侵略"。5牛津大学教授文安立(Odd Westad)指出,冷战是以与殖民主义稍有差别的各种方式对殖民主义的延续,"华盛顿和莫斯科都反对形式上的殖民主义",然而它们在第三世界的所作所为却"与它们的直接前任——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英国和法国的殖民工程———极为相似"。

第三,美国以建立"自由世界秩序"为幌子偷梁换柱、党同伐异。1991 年苏联解体,美国成为所谓"冷战胜利者",这种简单化的胜负标签"使得美苏几十年来对第三世界的灾难性干涉的后果被遮蔽、淡化了"。7冷战结束后,美国强权陷入了单极霸权幻想,试图构建"美国治下的和平",途径即是建立"自由世界秩序"。美国主导的"自由世界秩序"支柱有三∶其一,干预全球局势的超强军力和同盟体系;其二,操控世界经济运转的制度设计和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其三,自我标榜的"普世"价值体系和一系列配套观念。"美国所领导的'世界秩序'是西方秩序的延伸,虽然它与以联合国为主体的国际秩序有重叠,但也有明显不同∶它在安全上以军事同盟体系为支柱,将军事同盟体系成员的安全利益凌驾于非同盟国家的安全利益之上;在政治上则谋求按照西方政治制度和价值模式改造非西方成员。"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对联合国也是可用则用,不可用则弃置一边。美国主导的"自由世界秩序"对中国并不包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07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