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文燕银 陈琳 张高飞 毛文秀:教育扶贫新阶段:精准扶智2.0

更新时间:2020-09-29 07:31:18
作者: 文燕银   陈琳   张高飞   毛文秀  
提升欠发达地区广大农民的科学技术水平,要有针对性,而这必须在传统教育之外寻找新的教育形式支持。

  

   (5)提升创新创造信心与能力

  

   创新创造是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能动改造。新时代既需要知识人、实践人,更需要既有知识、又擅长实践、还能创新创造的人(曾文婕等,2017)。新时代既要关注大创造,也不能忽视小创新。创新创造并非仅仅是科学家这类具有高层次知识水平群体的专有权。欠发达地区的特殊地域和自然条件,决定了提升欠发达地区农民立足本土的小创新、小创造特别有意义。然而,长期处于贫困状态,加之能力与方法欠缺,欠发达地区农民对创新创造缺少信心,缺乏创新创造的意识与精神,同样缺少创新创造的本领与能力。因此,精准扶智要增强农民创新创造的信心,激发其创新创造的潜力,使其积极投入创新创造实践,进而不断提升个人的创新创造能力。创新创造,是精准扶智中不可或缺的“智”的高级形态,是未来社会发展的必然。很显然,对创新创造缺少概念和认识的欠发达地区农民,要使其能够立于当地进行创新、创造,必须借助于有专门化知识与能力的人,对其进行长时期的教育和指导。

  

   (6)提升终身学习能力

  

   我国在已有的精准扶贫工作中,“坚持开发式扶贫方针,把发展作为解决贫困的根本途径,既扶贫又扶志,调动扶贫对象的积极性,提高其发展能力,发挥其主体作用”(习近平,2015)。这同样适用于精准扶智2.0阶段。新时代社会变革加剧,终身学习已成为每个人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和必然选择。欠发达地区农民也应形成终身学习自觉(王楠等,2019),在终身学习进程中逐步提升各方面能力。终身学习,是“智”持续提升的保障。提升学历层次普遍不高的欠发达地区农民的终身学习能力,也需要在传统教育之外寻求新的教育形式加以支持。

  

   由以上探讨不难发现,精神境界、文化知识、信息素养、科学技术、创新创造信心与能力,以及终身学习能力等的提升,都必须依靠教育。他们是精准扶智2.0的重要组成部分,缺一不可。其中,提升文化知识水平是基础;提升精神境界是激发内生发展的源动力;提升信息素养是促使欠发达地区农民具有时代思维、时代能力,增强其时代活力的重要方法;提升科学技术水平和提升创新创造信心与能力是使欠发达地区农民拥有因地制宜、创新发展的主要力量;提升终身学习能力是促使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

  

   实现以上“智”的六方面提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必然需求。这个过程是极其艰难的,因此需要创新方式方法,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化难为易,进而将“精准扶智”不断推向更高水平。

  

   三、信息化精准扶智的创新方式

  

   尽管全面脱贫的目标即将实现,脱贫攻坚战取得显著成效,但长期受地理位置、自然条件、经济发展状况等因素影响,欠发达地区教育水平仍较为落后,优质教育资源不足,且欠发达地区农民人口众多,以“支教”“三下乡”等一线帮扶方式进行扶智,无法顾及全体,帮扶覆盖面小、成本高,可持续性不强。而且相对于在校学生,欠发达地区农民构成复杂,个体差异悬殊,主要从事农、林、牧、副等不同行业的工作,学习时间和学习需求更为个性化,且处于动态变化之中。通过统一集中的面对面教育方式实施扶智,可操作性不强,针对性较弱,教育效果难以保障。因此,必须寻求常规方式以外的精准扶智方式。

  

   目前我国可汇聚两大力量为精准扶智2.0所用:

  

   一是利用信息技术力量精准扶智。近年来新发展的宽带网络技术、卫星传输技术、高清显示技术、智能终端技术、云技术、智能技术、物联网技术等,已使人们的非面对面交流取得近乎面对面交流的效果,这为创新精准扶智方式提供了更多可能性。用信息技术支持的远程方式开展更高水平的精准扶智,与《“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提出的“实施网络扶智工程”(国务院,2016)以及《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中提出的“推进网络条件下的精准扶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2018)等要求相契合,能加速实现精准扶智2.0的目标。信息技术支持的精准扶智,具有泛在全域性、远程视真性、群智协同性(国务院,2017)、低价高效性等优势,可突破时空限制,形成“远程手拉手,异地心连心”的帮扶新形态。面对大体量的欠发达地区农民,在信息技术支持下,可为他们提供帮扶的平等机会,使得一对一、多对一精准帮扶成为可能,精准扶智实施更为灵活、针对性更强,且帮扶成本大幅降低,可持续性增强。此外,远程扶智可进一步丰富和发展我国已走出的利用现代远程教育提升教育公平的特色之路(陈丽雯等,2018)。

  

   二是利用社会各方力量精准扶智。我国有数亿在职、退休人员可为精准扶智所用。数次工业革命共同作用的结果,是使人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如今,无论是在职人员还是退休人员,都有许多闲暇时间,可以进行远程交流。全国数量庞大的退休教师群体可在提升欠发达地区农民精神境界、科学文化水平、信息素养、终身学习能力等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具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在职人员群体,处于社会生产实践的最前线,掌握不同行业的技术技能,通晓不同行业发展的主流方向与最新动态,可为提升欠发达地区农民职业技能、生产经营、技术应用、创业等方面的能力贡献智慧。随着人的寿命的不断延长,60多岁的退休人员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人,仍精力旺盛,且这些人是祖国由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建设者,具有几十年的智慧积淀,可促进更高效的扶智。总之,信息技术支持的以远程方式开展的精准扶智,可联通社会各方,最大化凝聚远程帮扶力量,使利用在职人员、退休人员等新的队伍力量进行精准扶智成为可能,为更高水平的精准扶智提供强大的帮扶人力资源。

  

   因此,远程泛在、多方协同、高效适切的可持续精准扶智新方式,将会应运而生。新的精准扶智方式可以国家层面上建立的精准扶智平台为支撑,以网络志愿者联盟为组织服务中心,构建精准结对的动态扶智共同体持续实施,如图1所示。

  


图1    信息化精准扶智创新方式

  

   1.以“互联网+教育”大平台为精准扶智纽带实现远程泛在扶智

  

   建设“互联网+教育”大平台是《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所确定的重要发展目标,该大平台将具有融通、汇聚、全覆盖等特征。精准扶智作为新时代社会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赵兴龙,2019),理应纳入“互联网+教育”大平台的服务范畴。国家规划建设“互联网+教育”大平台时,只需增拨少量资金加建并融入精准扶智平台,就可为欠发达地区农民提供精准适切的提升平台,进而为其自主可持续发展提供良好的支撑。融入“互联网+教育”大平台的精准扶智平台,可设计提供如图2所示的多种功能模块。

  


图2 精准扶智平台功能模块图

  

   (1)扶智组织中心

  

   新型精准扶智方式主要以远程形式开展。为确保远程泛在式的精准扶智有序进行,需要构建相应的组织机构对其进行集中统一的规划与管理,因此精准扶智平台应具有扶智组织中心的功能,使精准扶智工作小组可借助该平台对远程帮扶各环节进行组织与指导。作为扶智组织中心,精准扶智平台相应要具有如下作用和功能:发布扶智政策,进行党和国家相关政策宣传;审核并发布扶智需求信息,以及各地精准扶智实践的动态信息;汇集社会各方的远程扶智志愿者,以网络自组织方式形成网络志愿者联盟,并进行组织管理;宣传精准扶智典型案例;开展远程扶智培训,进行扶智考核评价。

  

   (2)远程扶智社区

  

   远程扶智受主客观因素影响较大。要实现稳定可持续扶智,需营造良好的远程扶智氛围,培养扶智双方的认同感与归属感。因此,精准扶智平台需具备远程扶智社区的功能,以此作为扶智双方扶智与沟通的桥梁。作为远程扶智社区,精准扶智平台需具有如下作用和功能:推荐扶智志愿者,发挥平台的智能分析与匹配功能;构建动态扶智共同体,实现扶智双方精准结对;开展共同体互动协作活动,基于具体的活动实施扶智;提供问题与经验交流渠道,扶智双方共享帮扶经验与建议、个人提升方法与策略等,或将疑难问题抛至社区寻求解决方法,以群智力量推进远程扶智实践。

  

   (3)网络学习空间

  

   欠发达地区农民发展现状以及信息化条件各异,为其提供实用适切的个人网络学习空间,可以更好地支持和调动他们自主提升的积极性。因此精准扶智平台需具备网络学习空间的如下作用和功能:汇聚优质学习资源,满足扶智对象的实际提升需求;推送个性化资源,实现精准资源服务;提供学习交互服务,支持学习共同体组建,促进智力资源与生成性资源共享,使农民产生社交黏性,增强其对空间应用的兴趣;开放虚拟仿真实验室,为农民提供良好的实践试误平台,提升其自主发展的积极性与自信心;提供全天候学习支持服务,发挥智能导师(郭炯等,2019)与网络志愿者联盟的协同作用。

  

   (4)扶智大数据中心

  

   远程扶智实践以精准扶智平台为基础支撑,基于远程扶智社区展开,该平台自然而然被赋予了扶智大数据中心的作用和功能:自动采集扶智全过程数据,生成扶智对象的个人发展数字档案;智能分析扶智数据,可视化呈现扶智轨迹;提供基础决策与预测,为扶智对象提供后续发展建议与参考。当然,扶智大数据中心需在技术支持下保障数据的真实透明、安全可靠(郑旭东等,2020),由此才能实现基于大数据的科学评价、决策与预测,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精准”。

  

   2.以网络志愿者联盟为组织服务中心进行多方协同扶智

  

多方协同扶智以国家统一建设的精准扶智平台为基础支撑,在精准扶智工作小组的组织管理下,先由少数具有新时代雷锋精神的扶智志愿者牵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049.html
文章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