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文波:新时代提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国际塑造力的进展与路径

更新时间:2020-09-28 00:16:14
作者: 刘文波  

   内容摘要:国际塑造力是一个国家塑造自身国际形象、重塑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能力,国际议程设置权、国际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是决定和影响国际塑造力的重要变量。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提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塑造力取得了积极进展:“一带一路”倡议已进入国际议程,取得了国际制度化的可喜成果;为重塑国际规则提供了多领域的系统性制度安排;建构与传播中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话语体系,赢得并达成了广泛的集体认同和国际共识。为可持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推动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应在夯实国家综合实力的基础上,通过进一步增强“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议程设置权、国际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来持续提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塑造力。

   关键词:“一带一路” 国际塑造力 国际议程设置权 国际规则制定权 国际话语权

   作者简介:刘文波,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项目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5BZZ079)。

  

   “一带一路”倡议作为新时期中国深化区域合作、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朝着公平、公正、合理方向发展的中国方案,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积极响应。在这一进程中,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议程设置权日益增强、国际规则制定权不断扩大、国际话语权大幅提升,所有这些都表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塑造力正处在不断上升的态势之中。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第一次用“塑造力”这一词汇来描述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所取得的成就,指出:“我国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进一步提高,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新的重大贡献”。在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下,在世界经济再次来到十字路口的历史时刻,运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国际塑造力的思想,深入研究新时期中国提升“一带一路”倡议国际塑造力的进展与路径,对于有效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可持续发展、推动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国际塑造力分析框架

   国际塑造力是指一个国家塑造自身国际形象、重塑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能力。提升国际塑造力要深入分析以下几个决定和影响国际塑造力变化的主要变量。

   (一)国际议程设置权

   国际议程设置权是决定和影响国际塑造力的一个重要变量。国际议程设置是指相关行为体通过议题形成和议题传播,使议题纳入国际议程并最终实现议题制度化的过程。国际议程设置包含议题形成、议题传播和议题制度化三个步骤:议题形成是指选定待解决的国际问题和制定解决该问题可供选择方案的过程;议题传播是指把形成的议题传播到国际社会,使议题纳入国际议程的过程;议题制度化是指已经得到高度关注的国际议题转化成国际制度的过程。国际议程设置权是构建于硬实力基础之上的软权力,是权力的第二张面孔。软权力是“让他者做你希望他们做的事”的能力,这种权力主要源自对议程的设置和对世界政治状态结构的塑造。美国政治学者彼得巴克·拉克和莫顿·巴拉茨把体现在可察觉的、具体的决策之中的权力,称为“权力的第一张面孔”,把蕴藏于无形之中的、阻止某些议题进入国际议程的议程设置权,称为“权力的第二张面孔”,从而提出了“权力的两张面孔”的著名论断。

   在国际政治中,由于议程设置是“获取和拓展权力的首要工具”,因此,对国际议程设置权的争夺便成为国家间权力博弈的重要领域。对于国家行为主体而言,如果能把本国提出的国际议题成功地设置为国际议程并转化为国际制度,那就意味着该国在塑造它国行为方式方面具有了“软权力”,因此,各国都力图使自己提出的国际议题顺利进入国际议程。但是,由于国际议程本身的承载能力决定了在同一时期内只有少量的议题能够进入国际议程,加之国际议程设置涉及重大的政治利害关系和资源(重新)分配,具有天然的“零和”特征,在这样的背景下,对国际议程设置权力的争夺必然成为国家间权力博弈的重要领域。

   (二)国际规则制定权

   国际规则制定权是决定和影响国际塑造力的另一个重要变量。国际规则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国际规则是指对国际行为主体(主要是国家)行为和国际互动有约束力的指令性规定;广义的国际规则,除了指令性规定还包括指导性原则和规范以及各种制度性安排。国际规则是国际秩序的基础和支柱,它在规范国家对外行为、调节和缓和国家间的矛盾和冲突、推进国家间的交流、合作与共同发展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国际规则是决定和影响国际体系运行和发展的重要变量。罗伯特·吉尔平认为,导致国际体系发生变革的变量除了权力分配和威望等级,就是影响国家间互动的一系列权力和规则。

   国际规则深刻影响着世界各国对各自特殊利益的追求,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现实上看,国际规则历来是霸权国家追求自我特殊利益的工具和手段。霸权国家为了使国际规则更好地实现自己的特殊利益,必然要牢牢控制国际规则的制定权,而非霸权国家则必然致力于争夺国际规则制定权。国际规则制定权之争是国家间利益之争的必然结果。由于国际规则是国际秩序的基础和支柱,是决定和影响国际体系运行和发展的重要变量,它不仅决定和影响国家间的共同利益,而且决定和影响各国的自身利益,因此,国际规则制定权成为决定和影响国际塑造力的主要变量。

   (三)国际话语权

   国际话语权也是决定和影响国际塑造力的一个重要变量。国际话语权是指国际话语主体围绕国际议题,以官方外交为主,也借助媒体传播、民间外交、文化交流等其他渠道,在国际社会参与国际议程设置及国际规则制定、发表意见、传播价值观念、对国际事件进行描述、解释、评价等的权利和权力。其中,国际话语权利是指国际行为主体发表意见、表达观点等“说话”的权利,具体指在国际事务中的表决权、代表权、投票权、份额、比重等;国际话语权力是指国际行为主体“说话”产生的权力,具体指话语、理念或主张的影响力、感召力和塑造力,这种影响力、感召力和塑造力作为软权力,可以重构其他国际行为体的认知或行为。

   由于国际话语权是国家软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个国家在国际体系权力结构中地位的体现,是衡量一个国家实力、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和塑造力的重要指标,它不仅可以塑造国际话语主体自身的国际形象,而且通过影响和改变国际议程设置和国际规则制定的进程、重构其他国际行为体的认知和行为,来重塑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因此,国际话语权是决定和影响国际塑造力的重要变量。

   在我们分别分析了国际议程设置权、国际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之后,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这三种权力并非完全独立,而是存在着紧密的联系。这种紧密的联系首先表现在三者之间存在着重叠和递进的关系。国际议程设置包括议题形成、议题传播和议题制度化三个阶段,其中议题制度化阶段就是国际规则制定阶段。因此,国际议程设置是国际规则制定的初始阶段;国际规则制定是国际议程设置的最高阶段;国际议程设置权和国际规则制定权构成国际话语权的制度性话语权。正是这种重叠和递进的关系,使国际议程设置权、国际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这三权中的任何一种权力的提升,都有利于另外两种权力的提升。其次,这种紧密联系还表现在国际议程设置权、国际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同属于软权力范畴,它们的形成和提升都遵循软权力运行的规律,即都要受到文化的吸引力、意识形态或价值观念的感召力以及国家决策和执行能力的影响,都以国家的综合实力为基础。国际议程设置权、国际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的有机统一,构成国际塑造力的核心要素。

   二、提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国际塑造力的进展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塑造力关涉中国及“一带一路”倡议自身国际形象的塑造与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重塑。提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塑造力,对于改善国际关系、优化国际秩序、促进世界经济发展、赢取对我国发展更有利的国际环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大意义。“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七年来,提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塑造力取得了积极进展,集中体现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议程设置权、国际规则制定权和国际话语权等权力的全方位提升上。

   (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国际议程设置权的提升

   “一带一路”倡议作为治理全球发展失衡问题的“中国方案”,其提出、传播和制度化的过程就是一个国际议程设置的过程。从国际议程设置所包含的三个步骤的视角分析,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国际议程设置权的提升已取得以下三个方面的积极进展。

   首先,“一带一路”倡议已从国内议题转换成为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国际议题,这标志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议题形成能力的提升。从议题形成的视角来看,作为中国向国际社会提供的一项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倡议选定的待解决的国际问题是:全球发展的失衡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是:通过亚欧非大陆的互联互通建设,“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并以此打造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动力,推动全球的平衡发展。“一带一路”倡议的上述建设内容,既反映了周边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的共同愿望,又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高度契合,因此,理所当然地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和支持,使其成为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国际议题。众多国家和地区将“一带一路”倡议和建设视为重点研究课题。例如日本,在2013年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初,日本并没有对此产生兴趣,但是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蓬勃发展,日本对“一带一路”的关注度陡然上升,形成研究中国必提起“一带一路”的现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日本大学内有与中国“一带一路”相关的研究中心35个,全国有相关智库50个,2017年还成立了一个“一带一路”专项智库:一带一路日本研究中心。在日本国会国立图书馆相关网站上点击关键词“一带一路(いったいいちろ)”,可检索到“一带一路”相关期刊论文988篇,研究论文1 924篇,出版的“一带一路”相关著作22部。2015年10月出版的《Worldwide Major Think Tanks on One Belt One Road国外智库看“一带一路”》一书,收录了美国、英国、加拿大、俄罗斯等25个国家65家国际战略智库关于“一带一路”的百余篇研究报告的观点摘要。在Web of Science上以“One Belt One Road”为关键词进行检索,截至2020年2月29日共搜索到“一带一路”相关文献1 246篇,其中,美国660篇、英国229篇、法国55篇、意大利55篇、德国74篇、瑞典52篇、波兰50篇、比利时38篇、荷兰33篇。这表明“一带一路”倡议已成为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国际议题。

其次,“一带一路”倡议逐渐进入国际议程,这体现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议题传播能力的提升。国际议程是国际组织或国际会议关于研讨重要国际议题的程序安排,进入国际议程是国际议题转化为国际规则的必要条件。打通进入国际议程的渠道,是作为国际议题的“一带一路”倡议进入国际议程的关键。为此,中国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努力:一是通过提出创新观念、构建国际集体认同,来打通中国方案进入国际议程的通道。中国提出的具有引领性和规范性价值导向的“丝路精神”、“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理念,创造了一种引领性或规范性的力量,有力推进了国际共识与全球声势的形成,增强了对于中国方案的国际集体认同。二是通过积极拓展和完善中国在改革开放中与外部世界所建立的官方的和非官方的关系网络,来加强“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传播,推进中国方案进入国际议程的进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042.html
文章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20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