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超 郭强:面向21世纪的科学社会主义——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地位与时空方位

更新时间:2020-09-27 23:56:25
作者: 王超   郭强  

   〔摘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理论形态上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也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飞跃,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将这次飞跃提升到新时代的高度,提升到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在实践形态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了社会主义从传统到现代的新飞跃,而这次新飞跃的基本实现是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为标志的。从理论和实践双重维度阐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面向21世纪的科学社会主义,也有助于从这样的认识高度认识其世界意义。

   〔关键词〕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发展史

   〔作者简介〕王超,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郭强,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北京100091。

   纵观世界社会主义运动500多年发展历程,有两条主线贯穿始终:一条是马克思主义丰富与发展的理论主线,一条是社会主义历史性飞跃的实践主线,这两大主线良性互动、交相辉映,生动展现了社会主义500多年波澜壮阔的历史轨迹。从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发表宣告马克思主义诞生,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兴起,至今已有170多年的历史;从十月革命取得胜利,科学社会主义最先在俄国从理论变为现实,到现在已过百年。不同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断推进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如今,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上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1〕,这需要我们去审视马克思主义在21世纪发展新的理论需要以及社会主义实现从传统到现代新飞跃的实践意义。

   一、学界相关研究成果综述

   科学社会主义作为理论形态,广义上就是马克思主义,是客观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理论表达,狭义上是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之一,是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理论表达。科学社会主义作为实践形态,是“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2〕的社会主义革命运动和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践。正如科学社会主义具备理论和实践两种形态,对于研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地位以及时空方位而言,也应当从理论和实践两种形态着眼。

   (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地位研究

   研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地位,首先要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地位,主要是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关系。当前学界的主流观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既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的坚持和发展,也是对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有学者称其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在本质上体现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和发展”。〔3〕也有学者就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源流关系做了探讨,认为“科学社会主义是“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流”,两者之间是普遍与特殊、共性与个性的关系”。〔4〕其次,有学者也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实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历史性飞跃”〔5〕。以上学者的观点都在说明马克思主义是与时俱进的理论体系,必然要随着社会主义实践而不断丰富和发展,肯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的理论成果。

   (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时空方位研究

   研究实践形态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所处的时空方位,也就是研究社会主义发展史经历了几次历史性飞跃。对此,学术界尚未达成一致意见,有“三次飞跃论”,也有“四次飞跃论”。较多学者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苏联模式的改革与超越方面研究新飞跃,有学者认为,它“是对传统社会主义的改革和创新,否定了教条对待马克思主义、对待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作法”。〔6〕也有学者从现代化的视角分析,“中国道路已从整体上走过和超越了苏联模式阶段,同时也实现了社会主义从传统到现代模式的转换”〔7〕。其次,关于当代世界社会主义发展格局,有学者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在成为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标志性实践”,〔8〕也有学者认为“为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各国的建设与改革提供了有益借鉴,为世界社会主义的振兴做出了积极贡献”。〔9〕多数学者肯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中的重要地位,正在成为引领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发展的重要实践载体和推动力量。

   基于以上对学界相关成果的梳理,我们发现,要科学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地位和时空方位,既要科学地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又要科学地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关系。我们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飞跃,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新飞跃,是有充分论据支撑的,也是学术界普遍可以接受的。理论上的难点在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问题。党章明确规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党和人民实践经验和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既不能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仅仅当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四分之一,笼统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地位并不能彰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创新性、体系性,也不能阐明为什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更不能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之外、之后的独立体系,单独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飞跃、科学社会主义的新飞跃,这既不符合实际,也违背党章,我们必须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来正确看待二者关系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四者绝不是简单的并列关系,而是继承和发展关系,后者都包含了前者的主题,继承、完善和发展前者的基本观点,将前者发展到了新水平。也就是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对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中主题和观点都以发展了的新时代形态包含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之中,“八个明确”“十四个坚持”既是新发展,又是集大成。可以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形态,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新阶段,这丝毫不影响其理论地位和时空方位,反而会因为明确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世界社会主义的双重发展而凸显其作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以及实现社会主义从传统到现代新飞跃的地位和意义。

   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地位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也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飞跃,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形态将这次飞跃提升到新时代的高度,提升到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

   (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原创性。广义上的马克思主义是发展、开放的体系,不仅指马恩创立的基本理论、观点和学说的体系,也包括后继者在不同时代和民族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在这层意义上讲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和发展,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与时俱进的体系,是指马克思主义随着社会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因为社会主义的实践会提出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比如社会主义发展阶段、本质、发展动力、经济发展方式等问题,这些都需要用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去认识、去解答,“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10〕,这就需要在实践基础上进行理论升华,将马恩生前未能认识到或未能完全解决的重大问题上升到基本原理的高度进行总结和提炼,这正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本质要求。由此看来,过去传统社会主义那种教条对待马克思主义个别结论或者拘泥于发展个别结论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原创性意味着我们要根据历史条件、现实国情及其新鲜经验,重新认识曾经认定为教科书式的金科玉律,破除“道路只能一条”“模式只有一种”的教条思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初期主要的出发点就不是照抄经典作家的本本、不照搬苏联等国的模式,而是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鉴于“左”教训和“韬光养晦、绝不当头”的国际战略,在相当长时期内尽量只讲“中国特色”,不讲其世界意义。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原创性并不会因为我们党的谦虚谨慎就蒙蔽其真理光芒,也不会因为其中国特色就失去其一般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讲“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旨在强调实践在发展,思想还要解放,认识还需进一步深化,要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整体性、突破性创新。实际上是在说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不仅是为社会主义增添中国特色,推动社会主义的横向发展,更蕴含着对马克思主义的新探索。

   (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源于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突破性创新以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全面性、时代性发展。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革开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党的建设、和平外交等,是我们党带领人民创建和发展中国道路实践中对社会主义建设的总体思考,以及创新经典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方面。  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理论。马克思曾将共产主义社会划分为“第一阶段”“一个较高的阶段”。列宁结合俄国实践,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的社会划分为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时期、社会主义时期以及共产主义时期。而斯大林急于向共产主义过渡,以生产关系“兴无灭资”的标准宣布建成社会主义,超越社会发展阶段,对社会主义建设产生负面影响。在总结反思国际国内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基础上,邓小平指出,中国社会主义“处在初级阶段,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11〕党的十九大仍强调“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12〕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理论在中国的新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立论依据,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新贡献。

   社会主义发展动力理论。马克思恩格斯所处的年代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矛盾尖锐化的年代,他们认为的发展动力一般指暴力革命或阶级斗争,但也没有否认“旧社会可能和平长入新社会”〔13〕的可能性。确立社会主义制度后的苏联,斯大林曾以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已同生产力完全适合,阻塞社会主义改革之路。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确立以后,还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这是改革,所以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14〕党的十八大以来,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战略决策,体现了对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革命性创新。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是社会主义社会进步发展的基础和前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031.html
文章来源:《党政研究》2020年第5期
收藏